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一十五章 記憶工具

第四百一十五章 記憶工具

老婆子伸出樹皮一樣的手,按在我的身上。
我點點頭:「所以呢?她去哪了?」
這時候,我聽到老婆子說道:「小夥子,你以為孟婆湯是喝下去的嗎?如果你這麼想,那就錯了。」
我看她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雖然很不滿,但是臉上卻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我自然知道她在擔心什麼。她擔心我找到以前的記憶之後有二心。
我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像是在一間房子裏面,我問無雙:「我們在哪?」
我從碎磚搭成的檯子上爬了起來。我左右看了看,身邊只有無雙和鬼使。我奇怪的問道:「溫玉呢?」
無雙無奈的點了點頭:「費了這麼大勁,找到那些靈芝。沒想到,只恢復了這點記憶,什麼用都沒有。」
地藏王在旁邊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師弟,你這膽量也太差了。以前我敬重你是一條漢子,所以才和你公平較量。早知道你這樣,嘿嘿,我就不該手下留情。」
我頓時不再呼喊了。我猜她已經惱羞成怒了。或許,真的要把我給閹了。
我閉上眼睛,似乎快要睡著了。忽然,我聽見地藏王炸雷也似的一聲大喝:「如果我再回到冥界,一定要殺了你這個老婆子和圖書。」
我微微一笑,抓住她的手,沒有說話。
無雙有些失望的問道:「就這些?」
我感覺全身像是飄在雲端一樣,軟綿綿的,眼皮越來越沉重。
我睜開眼睛之後,馬上看到了幾張臉。分別是無雙溫玉幾個人的。
老婆子並不抬頭,一邊忙活,一邊說道:「你這五臟六腑都已經塞住了,我給你暢通暢通。」
幾秒鐘之後,她像是終於完工了一樣。然後,我看見她從腰間解下一個大水壺,開始慢慢的清理我的腸胃。
老婆子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吹滅了燈籠,萬一傷到你怎麼辦?」
隨後,老婆子用小刀割開了我的衣服。幾秒鐘之後,我被赤身裸體的吊在半空中了。
我點點頭:「是啊,這些記憶是上一世的。」
我問她:「那個地下室怎麼樣了?有沒有引起懷疑?」
我掙扎著大叫:「冥王,你不能這樣。我和無雙結婚了。無雙是你的後人,咱們是一家人。」
我滿臉賠笑:「就是問問,不幹嘛。」
地藏王搖搖頭:「你不是在做夢,你看到的,是以前的記憶,你都看到什麼了?」
無雙點點頭:「嗯,回來了。不過,你和圖書看見什麼了?怎麼又是吹燈,又是辦事的?」
我放緩了語氣,商量著說道:「老人家,你別這樣,咱們萬事好商量。如果你實在強求的話,能不能把燈籠吹滅了。咱們黑燈瞎火的,辦事的時候我心裏還好受點。」
隨後,我看見她忽然握緊了那把刀,刀尖向下,刀刃對著我,從肚臍眼到胸膛,猛地向上削了過來。
我尷尬的撓撓頭:「我做噩夢了,以為一個老婆子要那啥我。」
我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我看著她,卻不敢有什麼動作。
我低頭,看見胸膛已經被打開了。老婆子手裡拿著小刀,正在我的五臟六腑裏面忙碌著。
我皺皺眉頭,我死的時候,魂魄都被打散了。飄得到處都是,她打算去哪找?
無雙虛踹我一腳:「你想幹嘛?」
無雙又問:「那你有沒有看到,那個大秘密是什麼?」
無雙說道:「在停屍房。剛才你昏迷不醒,而且亂喊亂叫。所以我們只好把你放到這裏來了。這裏沒有屍體,是個不錯的容身之處。」
我掙扎著大叫:「什麼玩意啊,死我倒不怕,但是這個老婆子太噁心了。」
我點點頭:「當然。」
我想掙扎,但是我不敢和-圖-書,因為她的刀始終在我身上划來划去。
我奇怪的問道:「什麼意思?」
我驚訝的語無倫次:「一定要玩的這麼大嗎?」
我劇烈的掙扎,把綁著我的鐵鏈帶的嘩嘩響。
我晃了晃腦袋,問道:「我又回來了?」
我連忙叫住他:「菩薩,你要去哪?」
無雙搖搖頭:「陣紋破了之後,地下室就塌了。那些富豪報了警,估計也查不出什麼來。地下室倒塌之前,我曾經想把你前世的身體找出來。不過沒有成功。地藏王說,本來你們兩個的身體都保存的很好。不過,惡念佔了地藏王的身體。他把你的精華吸幹了。所以在短時間內能迅速的恢復實力。」
我搖搖頭:「我沒有看到。什麼都沒來得及問,就被冥王抓起來了。」
鬼使搖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你趕快回家。因為你隨時有可能出現幻覺,想起前世的事情。那些記憶很混亂。你要自己將他們拼接好。」
我不由得問道:「老人家,你在幹嘛?」
地藏王說道:「能走就好。你最好找一個穩妥的地方。因為接下來的一個月,你會連續出現幻覺,看到過去發生的事。如果你得到了什麼和圖書消息,就告訴鬼使,他會通知我的。」
我點點頭:「我明白,咱們走吧。」
我點點頭:「就這些。」
我迷迷糊糊的,腦子也有些遲鈍了。我想:「原來她是孟婆。原來冥王把我交給她,是讓她清除我的記憶。為什麼?難道是擔心我泄露那個秘密嗎?真是可笑,我根本就不記得了。」
說完這話,地藏王就走出房門,不見了。
鬼使說道:「溫玉說,他曾經問諦聽,怎麼樣才能讓你變成后羿。諦聽說,要找回你失去的記憶。然後指點了幾個地方。她按照諦聽的指點,才找到了那些靈芝。結果發現,這些靈芝裏面的記憶根本就不是后羿的。」
鬼使說道:「所以溫玉說諦聽騙了他。諦聽的目的根本不是想幫他。而是想讓你恢復上一世的記憶。至於它有什麼目的,我就不知道了。或許,是想阻止地藏王菩薩的惡念吧。」
說完這話,地藏王就匆匆向外面走去了。
我點點頭,說道:「沒有了就沒有了吧。我要那麼都身體做什麼。這又不是衣服,穿髒了換一件洗洗。」
無雙差點吐出來:「你這人怎麼這麼變態?」
地藏王走過來,看了看我,問道:「現在能走了嗎?」
和*圖*書鬼使說道:「溫玉剛才哭著跑了,說諦聽把她給騙了。」
我說道:「我看到的東西很少。應該是我的前世和你一場大戰之後,進入了冥界。然後,冥王把我們兩個的記憶抹去了。我看到的那個老婆子是孟婆。」
幾秒鐘之後,我發現她從我身體裏面割出來什麼東西,隨手扔在地上。
我被這聲音一驚,猛地睜開了眼睛。
於是,我們三個人向我家走去。
老婆子這話讓我腰間一緊:「交給她了?這話怎麼說的?難道我如花似玉,就要被這麼個老傢伙給摘了嗎?」
地藏王說道:「一個月之內,我的惡念應該不會做什麼事。我得利用這段時間,趕快把傷養好。不然的話,到時候沒有人能阻止他。我先回冥界了。」
鬼使說道:「溫玉說,她已經知道這些靈芝會在什麼地方出現了。所以,她決定去后羿死掉的地方,找這些靈芝。」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到全身一陣酥麻。然後,是像被螞蟻咬了一樣的疼痛。
那老婆子看見我這麼說,不由得滿臉不悅,她看著我,然後從懷裡面取出一把小刀來。
這時候我已經沒有身體了。只剩下魂魄。我不知道老婆子為什麼對我的魂魄這麼感興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