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三十五章 葬禮

第四百三十五章 葬禮

那些親戚們都開始八卦起來了,就連那些裝模作樣,一路哼哼假裝哭泣的人也回頭問:「為什麼?」
高樓大廈建不到這裏,路燈也壞掉了大半。這裏陷入一片黑暗中,似乎天生不喜歡暴露在光明之下。
這幅景象看起來很詭異,足以把任何行夜路的人嚇得魂飛魄散。
從這一刻開始,原本莊嚴肅穆,哀傷緩慢的送葬隊伍變得熱鬧起來了。
無雙湊過去聽他們閑聊,聽得哈哈大笑。
我從來不知道,我們家一直很低調,居然也有這麼多可以八卦的事。直到棺材放進坑裡面,被小夥子們堆起兩個墳包。這些親戚才安靜下來。他們把基本的禮儀草草進行了一遍。然後,各自散了。
這支隊伍很長,兩兩並肩。他們每個人都身穿白衣,手裡提著白紙燈籠。
我媽點點頭:「那就好,那就好。」
我知道他臉上帶著笑容,心裏面卻是很惱火的。畢竟瘦子的魂魄到現在都沒有找全。而這裏居然有人打著瘦子的旗號,明目張胆的和我們混在一塊。
入夜之後,鄭州的大街上依然燈火通明。但是在郊區,卻一片黑暗。
我媽臉色鐵青,看著這些親戚說道:「平時這些人都客客氣https://www.hetubook.com.com氣的,怎麼現在這麼煩人呢?」
走了一會,我們已經到了祖墳。
後面一個大媽慢悠悠的說:「你們被罵他啦。」
這個人,居然是紙紮吳。
我爸媽和瘦子,邋遢道士幾個人全都是魂魄狀態。沒人看得見他們。倒是那些親戚朋友,看見我和無雙走在隊伍的最後面,一直小聲的嘀咕著什麼,甚至有時候還要笑兩聲。
我一聽這話,眼前一亮,連連點頭,心說,總算來了個懂事的。
只聽邋遢道士問道:「許由,是不是喪事辦完之後。咱們就得出發找那個大秘密了?」
我媽卻不動地方,她有些緊張的指著一個方向說:「那邊有人。」
紙紮吳點點頭:「和我想的一樣。我也打算去冥界。咱們正好順路。」然後,他看了看瘦子,嘿嘿的笑道:「徒弟,見了我怎麼也不打招呼?」
不錯,這是一隻送葬的隊伍。而棺材里躺著的,則是我的父母。
在這黑暗中,有兩串亮光。這兩串亮光像是一隻大蜈蚣的兩排腳。蜿蜒盤旋,沿著郊區的小路,慢慢的向前行走著。
我黑著臉說:「因為這八個人不是咱們家親戚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雇來幹活的。」
我媽有些擔心的問我:「這麼干行嗎?不會被人把墳刨了吧。咱們這老早就不許土葬了。」
有一位老成持重的長輩不樂意了。從隊伍前面怒氣沖沖的走過來,看著我和無雙喝道:「你們倆怎麼回事?笑什麼呢?知道這是什麼時候嗎?我說許由,你爸媽把你拉扯這麼大,容易嗎?現在他們沒了,你也不說哭兩聲?整天跟這新媳婦嘀咕什麼呢?摔盆扛幡,你連最基本的事都不幹?你不怕你爸媽死了也不安寧?」
我爸緊張的說:「別在祖墳裏面亂指。大晚上的,哪有人?」
我媽很堅定的說:「真的有人,就在那邊。」
瘦子愣了一下,這才說道:「啊,那什麼,師父,你怎麼在這?」
無雙笑著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隊伍也散亂了,親戚們開始三五成群的聊天。大部分的內容是在編排我們一家。捕風捉影,說的有鼻子有眼。
然後,她的身子飛快的掠了出去。
無雙小聲的說:「該不會是延年益壽會的人正在監視我們吧。」然後她說道:「你們在這等我一下,我去把他們抓過來。」
眾人紛紛哦了一聲,亂鬨哄和-圖-書的說道:「原來是這麼回事。」
然而,等你走進了就會發現。這隻不過是一隻隊伍罷了。
我說道:「人間有點危險。我打算送他們去冥界。」
後面一個中年婦女叉著腰罵道:「我看啊,他根本就是娶了媳婦忘了娘。」
我和無雙陪著爸媽的魂魄走在最後面。
無雙拉著她的胳膊:「放心吧,我和許由已經在棺材里給你們畫好了符了。現在這棺材就像是一個大冰箱,陰氣全都聚過來了。保證你們的身體壞不了。」
無雙覺得挺好玩,問我:「這八個年輕人挺奇怪啊,一路上老老實實地,也不說閑話,到了地方就幹活。」
我媽又擔心地問:「那我和你爸還能回來嗎?回來之後,身子不會已經爛了吧?」
不成想,那大媽接著說:「我早就打聽到了。許由啊,從小跟他父母關係就不好,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我在紙紮吳情緒失控之前攔住他,說道:「走吧,我們去冥界,然後一塊尋找那個大秘密。」
然後她又有些不滿的說:「既然我和你爸不是真的死了。幹嘛還要辦這個喪事啊,感覺挺晦氣的。」
走在前面的都是親戚。得益於前一陣子我媽疑神疑鬼的以為自己要死hetubook•com.com了。這些親戚已經把禮金之類準備的妥妥噹噹。今天白天的時候一聲令下,他們全都趕了過來。
我看了無雙一眼,然後一臉笑意:「當然了。」
我媽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啊。」
我擺擺手:「您放心。我們在墳上給你們在墳地里畫上咒,誰也動不了。再說了,這是咱們老家自己的地裏面,誰敢動?」
我們在原地等了一會。幾分鐘之後,無雙帶回來了一個人。
我爸微笑著拍拍她的肩膀:「咱們都已經算是死人了,還計較那麼多幹什麼?難不成你還想變成厲鬼嚇嚇他們?」
我說道:「你們畢竟不是修道的,隨隨便便就進入冥界,有點壞規矩,咱們在人間辦個喪事,意思就是說,你們已經死了,免得冥界的那些陰差為難。還有就是,不辦這個喪事,警察局啊,親戚們啊,還以為你們活著呢。兩個大活人突然不見了,不得一通找嗎?這要是找不到還好說,萬一找到了,把你們的身體拉到火葬場火化了,這可怎麼辦?所以說,今天這喪事不晦氣,是為了保護你們。」
這大媽得意洋洋的說道:「我聽說,許由不是他們親生的。這孩子丟了一次,然後被送到孤兒院了。但是他們去孤兒院hetubook•com•com領人的時候抱錯了。所以啊,他們一家人打著親生的旗號。實際上,這小子是個養子。」
剩下我和無雙站在墳墓面前。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後,我對爸媽說:「走吧,我們準備準備去冥界。」
他們沒有死,只不過被我和無雙把魂魄勾出來了。
瘦子和邋遢道士正在兢兢業業的在我們這裏當卧底。他們只關心一件事,就是地藏王的惡念交給他們的任務。
紙紮吳嘿嘿笑了一聲:「我是專門來看你的啊。」然後他繞著瘦子轉圈,一邊看,一邊嘖嘖有聲。
我百口莫辯,一臉苦笑的看著他們:「這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這是……」
紙紮吳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看著我們。他向我們打招呼:「那個什麼。周圍沒有延年益壽會的人,我看過了。」
這些親戚還在三五成群的閑聊。除了抬棺材的那幾個精壯小伙。他們揮汗如雨的刨坑。
我皺著眉頭看他:「剛才在偷窺我們的是你?」
走在最前面的人扛著靈幡,後面跟著兩個人,一路走,一路扔著紙錢。在隊伍的中央,有八個精壯的小夥子,他們抬著兩口黑漆棺材。
紙紮吳擺擺手:「不叫偷窺,我一直暗中跟蹤你們。許由,你把你爸媽的魂魄勾出來。這是要幹什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