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四十一章 勸鬼

第四百四十一章 勸鬼

我有些無語:「所以你就認定是他殺了你?」
老婆子勸道:「誰說人家害死你了?你明明是中風死的,醫院都開了證明。人家孩子根本沒有推你,且不說你自己沒有看到,可就算人家推了你,也是你自己有病在身才死的呀。你都這麼大歲數了,怎麼能和他較勁呢?」
幸好,周圍的道士用桃木劍把老頭攔住了。
忽然,他撓了撓頭,說道:「我想起一件事來。這老頭死的時候,我兒子在場,你們說,是不是和這個有關係?」
老婆子想了想說:「害他?沒有人害他,醫院給了我一張證明,說老頭子是中風死的。哎,我早就勸他。凡事看開點,不要爭來爭去的,得饒人處且饒人,吃點虧又有什麼?可是他自己不聽。自己脾氣本來就爆,還整天的看不慣這個,看不慣那個。年輕的時候還沒什麼,等到老了,血壓也上去了,心臟也不行了。他臨死的那些日子,自己知道收斂了,可是早就完了。在大街上走著走著,突然就躺在地上了。」
老婆子一愣:「報仇?不知道啊,我們家和別人都沒有仇。我們家老頭子脾氣是不大好,時不時的和周圍鄰居吵架。但是都沒有到結仇這m.hetubook.com•com麼嚴重。」
我問他:「他怎麼殺了你?」
我看見老頭子乾枯發皺的皮膚動了動,緊接著他張張嘴,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
我長嘆了一口氣:「原來你指的是屍體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是陰陽眼,能看見鬼呢?」
無雙問道:「你們家老頭子……每天都去找一個小孩報仇,你知道嗎?」
老太太嘆了口氣,說道:「你看看,聽不清楚吧。」
老頭子似乎被我義正詞嚴的話鎮住了。然後他說道:「這小孩殺了我。」
我一聽這個,馬上來了精神,問道:「怎麼回事?真是你兒子把老頭害死的?」
這兩個道士磨磨蹭蹭的湊到屋門口。看他們兩個的樣子,似乎頗為忌憚。
然而,那老頭子卻不滿意了。他勃然大怒:「你說誰碰瓷呢?你兒子害死我了,反倒無賴我碰瓷?我今天跟你們拼了。」
無雙有些火大:「你這老頭怎麼回事?怎麼就一口咬定是小孩推了你呢?你又沒有看到。」
我一聽這個,心裏有譜了。
我指了指老農,說道:「他已經說過了,小孩根本沒走出大門,只是遠遠地望見你,所以才喊人的。」
然後hetubook.com.com,她嘆了口氣,走到老頭子面前,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在咱倆還活著的時候讓人做了這兩幅棺材嗎?」
老婆子說道:「我看不到鬼,但是我能聽到我們家老爺子說話。但是只能聽到聲音,他說的是什麼,我就聽不明白啦。我也不知道是老了,耳朵聾了,還是他死了,吐字都不清楚了。」
老農本來乍一看見鬼,嚇得哆里哆嗦。後來發現這鬼就是鄰居大爺平時的樣子,後來又聽見他這麼不講理,不由得蹲在地上,一邊抽煙,一邊嘀咕:「見過碰瓷的,沒見過死了還碰瓷的。真是夠不要臉的。」
老頭一臉不屑:「他們是一家人,你找他們作證,能信得過嗎?」
這老頭明明是自己病死的,又何苦要找這小孩報仇?
我和無雙走到屋子裡面,然後對著棺材裏面老頭的屍體說道:「老頭子,我知道你在裏面,有什麼話,你出來說清楚吧。今天你跑不了了,我們的人已經把這裏守住了。」
老頭子氣呼呼的說了一句:「難道他們害死我,就白害死了?」
他被我提在手裡,老臉通紅,一臉怒氣的看著我。
我和無雙從老太太屋子裡走出來。都有點泄氣https://m.hetubook.com.com
過了一會,這兩個人都懷裡掏出來一大疊鎮鬼符,他們開始在牆上一排排的貼開來……
老農蹲在門口開始抽煙,抽了一支又一支,然後說道:「沒仇啊。這家老頭脾氣特別臭,我們都不怎麼搭理他,上哪結仇去?」
然後,他忽然變了一副模樣。雙目通紅,一頭短短的白髮長到了幾寸長。雙手揮舞著,要撲倒老農身上。
老頭氣得直蹦:「廢話。當然是他。這些小孩就是少教養,沒準趁我不注意,在我身後推了一把,讓我摔死了。」
我看著這老婆子,心中想到:「她還真是活的明白。天天守著自己丈夫的屍體,倒也沒有什麼悲傷地神色。這種淡然的態度,簡直太適合修道了。只可惜她年紀太大了,就不要折騰了。」
無雙說道:「他說那個孩子害死了他。我能問問嗎?你們家老頭子怎麼死的?」
我們都看到,老婆子的魂魄從身體裏面走了出來,笑眯眯的看著老頭子。
我把他放下來,說道:「你為什麼禍害那小孩,最好說清楚,不然的話,我們只能當你冥頑不靈了,採取一些強制措施了。你知道,我們是道士,清官難斷家務事,遇到糊塗案的https://www.hetubook.com.com時候,還是向著活人的。」
老農什麼時候見過這個陣勢,馬上嚇得掉頭就跑。
老頭子還要再爭辯,忽然咦的一聲,驚叫出來了。
老婆子倒很耐心,她慢慢的坐下來,說道:「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今天再說一次也沒什麼關係。我是想告訴你,我們兩個的歲數都已經不小了,一半身子已經在棺材里的人了。我想讓你啊,別整天那麼大火氣。這些街坊鄰居人品都不錯,誰也沒有欠著咱們的,你幹嘛一定要防賊似得防著他們呢?」
大師兄信誓旦旦的保證:「當然,當然,放心,放心。」
這時候,老婆子已經顫顫巍巍的從屋子裡走出來了。她聽了幾句,已經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我搖搖頭,告訴他們兩個:「那隻鬼就在棺材裏面躺著呢,你們如果想抓,現在就去,過一會沒準又跑了。」
然後,她指了指身邊的棺材:「你看,他這不是還在這裏躺著嗎?」
老婆子笑眯眯的說道:「姑娘,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知道,我們家老頭子已經死了,可是我能看到他。每天都能看到。」
院子里的兩個道士看見我和無雙走出來了,像是看見大救星一樣。圍過來問道:「怎麼樣?抓住那隻鬼了https://www.hetubook.com.com沒有?」
我們走到大門外面的時候,看見大師兄把老農請來了。他對那老農說道:「看見沒有?我們可不是吃乾飯的,這不是已經查出來了嗎?你兒子出事,和這家的牢頭脫不開關係,你最好說清楚,你們兩家到底結了什麼仇?你什麼都不說,我們沒辦法幫忙啊。」
老農搖搖頭:「那不能。那天中午,我兒子要出門買冰棍。我剛給了錢,他走到大門口,還沒出門呢。就大聲喊:『隔壁家的老頭摔倒了。』那時候大中午的,街上根本沒有人,我出門一看,老頭已經斷了氣了。老太太倒是通情達理,讓醫院查了查,說是中風死的。跟我兒子一點關係都沒有嘛。」
然後他求助似得看了看那些道士:「幾位大師,這幾天我好吃好喝的招待你們。現在這個鬼就在這,你們幫我抓住他不?」
這時候,老婆子已經從棺材裏面爬出來了,顫顫巍巍的開了燈。
老頭子正在氣頭上,怒氣沖沖的擺了擺手:「不知道。」
我伸出手去,直接把老頭子的魂魄勾出來了。
老頭像是鑽牛角尖一樣認死理:「當時我身邊沒有別人,反正就是他。」
老頭子想了想,理直氣壯地說道:「我死的時候周圍沒有人,只有他一個,不是他是誰?」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