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失憶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失憶

而我卻走了。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我已經在這座城裡整整呆了一年。
日復一日,我這樣才城鎮裏面逛著。我看到了貧苦的老人病死在街頭。也接到過富貴人家慶生髮放的糕點。
但是我仍然沒有飛升成仙。雖然我能感覺到,我已經活了太久太久。
每一次閉上眼睛,都想死了一樣。每一次睜開眼睛,都像重新活過來一樣。
他和我一樣,也在不停地行走。但是他比我要自信的多。他的目光很堅毅。
蓬蒙一日千里,大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意思。而嫦娥的境界,卻停滯了下來。
春夏之交,萬物都在生長。草籽發了芽,從地下冒出頭來。雄性的鳥梳理乾淨羽毛,發出一陣陣鳴叫。無論植物還是動物,他們都在做同一件事。繁衍後代。我和嫦娥倒在倒在草地上,也做著同樣的事。
他看著我,反問道:「你又要到哪去?」
終於有一天,我發現世上所有的道術我都已經瞭然於心了。
在路上,我知道了他是一個道士。正在追尋長生不老,飛升成仙的法術。
我們忘記了蓬蒙,樂而忘憂,流連忘返。
我們兩個幾乎放棄了修道。每天遊山玩水,深山被我們轉遍了,於hetubook.com.com是我們向更深處走。
旁邊那男子小聲的說道:「我叫蓬蒙。」
很快,在對岸出現了兩匹馬。馬上有兩個人。他們風塵僕僕,大汗淋漓。正在向我跑過來。
他氣喘吁吁的看著我,又看著那女子,說道:「你確定就是他?」
我仍然沒有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誰。但是我已經見慣了生老病死。
但是我知道我和他們不一樣。因為我還在思考。
我在混沌中睡去。又在混沌中醒來。
他們在對岸沒有停留,只是驅趕著駿馬繼續狂奔。
他看著我,說道:「我正在躲避死亡。如果你感興趣,可以和我結伴而行。」
我聽見一陣馬蹄聲,正在疾馳而來。
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了。我遇到曾經走過的城郭。但是裏面的人,我已經一個都不認得了。他們或者已經走了,或者,已經死了。
我疑惑的在山林中行走著。穿過荒原,涉過溪流。終於來到一個城鎮。
我仰觀日月,俯視河山。不停地思索,不停地推演。
我則繼續孤獨的在人間遊走。我遇上不少的修道之人。我和他們交換心得,探討道術。
有一天,我站在河邊出神。忽然,空氣中傳來一和_圖_書陣躁動。
我一臉新奇的看著這裏。這些生機勃勃的人。
然而,幾年過去了。我發現我的道術並沒有任何的增長。這時候我才注意到,我已經很久沒有真正的練過功了。
裏面熙熙攘攘的有很多人。他們急匆匆的走路。個個衣衫襤褸,像是有什麼急事一樣。
她和我一樣,墜入了愛河。
然後,女子跪下來,說道:「求仙人收我為徒。」
她站在地上,好一會眩暈。終於,她看了看我,慢慢的走了過來。
後來,師父也死了。
我答道:「我不知道去哪。所有的地方對於我來說都是未知。」
我趕上他,問道:「你要到哪去?」
如果我撞上去,樹會斷掉。如果這女子撞上去,她會斷掉。
我不想在垂垂老矣的時候,仍然穿著滿是泥垢的衣服,和一群小夥子一塊排隊,做著和自己的老態不相稱的工作。
我覺得,我已經找到了關鍵的一點。所缺少的,只剩下時間了。
我微笑著點點頭,說道:「他們都叫我后羿。」
我伸出手,一股柔和的力量,憑空拖住了她。
那些疾馳的駿馬腳下一滑。重重的栽倒在地上。馬背豎直起來,將馬背上的女子重重的拋起。
https://m•hetubook.com.com販在哀嘆:「這些流民太可憐了。」然後他捂緊了剛蒸出來的饅頭,搖著頭說:「我有心救你們,可是不想讓我自己也餓死。」
我拜他為師。白天的時候到處遊走,晚上的時候打坐練功。
她繞著我轉了一圈,一雙眼睛,從頭到腳,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我。然後,我聽到她輕輕地問道:「聽說這裏住著一位仙人,不問世俗,已經活了幾百年。」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我走過了很多地方。也遇到了很多人。
她笑著說:「你應該就是那位仙人吧。我遍尋天下,想要找到長生不老之術,你願意收我為徒嗎?」
我把自己藏匿在深山老林,我想綜合天下修道之人的法術,自己參悟出一番道理。
我看見小販小心翼翼,躲開富貴人家的馬車。也見過他坑蒙拐騙,訛詐老人的錢財。我見過他跪在地上,挨有錢人的馬鞭,也聽到過他在半夜打自己老婆。
我走了一整天,已經很累了。於是坐了下來。
我的目光,被嫦娥所吸引。她的一顰一笑,都牽動著我的心。我沒有辦法再打坐冥思。只能焦躁不安的在河邊踱步。
工頭髮給我們有些破爛的被褥,以及賣相很差的和_圖_書飯菜。我聽見他在嘆息:「死了很多人,明年的工錢又得漲。」
人生在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樹長在荒野,人生在城郭。我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我想知道自己的歸宿是什麼。我想得到答案。這座城裡沒有,於是我離開了。
我搖搖頭:「我已經不記得了。」
那女子一副很高興的樣子,說道:「我叫嫦娥。」
我看到醫生匆匆出診,也見過患了絕症,臉色蠟黃倒在街邊的老伯。
春天到來的時候,工頭又在招工。
她看著我,問道:「那麼,你自己又活了多少年呢?」
我看見不知名的鳥,又看見不致命的花草。
我收了兩個徒弟,從此深山中不再孤寂。我將平生所學,傾囊相授。開始的時候,我們三個人一塊修鍊。這兩個人得到我的指點之後,進步一日千里。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個人,他的頭髮和鬍子紛亂的長著。身上的袍子胡亂的穿著。
我搖搖頭:「我住在這山裡,卻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麼一個人。」
我不知道我是誰。我為什麼在這裏。我很惶恐,不知道未來是真么樣子。難道,會永遠這樣循環下去嗎?做工,吃飯,睡覺,做工,吃飯……
我還沒有說話,後和圖書面騎馬的那個男子已經跑過來了。
我行走在世間,不知道我從哪來,要到哪去,也不知道我是誰。
無論出於什麼目的。人總是向善的。
我拜了很多師。我學會了用算籌計算出房梁的寬度。學會了用刻刀在傢具上雕出花紋。學會了用瓦刀蓋一面牆。但是這些都留不住我。
冬天來臨了,大街上一日冷似一日。我們抱團取暖。漸漸地,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他們在早晨的時候凍成了冰坨,然後被板車拉走了。
我漸漸的適應了這裏。在這亂紛紛的城鎮裏面做工。然後領到一天的口糧,填飽肚子,然後在做工。
我和那些衣衫襤褸的人沒有什麼不同。我們像是會說話的工具,排著隊幹活,排著隊吃飯。太陽落山的時候四處分散,白天到來的時候又聚在一塊。
她驚呼一聲,但是在空中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她重重的撞向河邊的一棵大樹。
河水深,完全可以涉水而過。但是河下有光滑的石頭,也有糾纏著的水草。
女子看了男子一眼,說道:「如果你覺得不是,可以自己在找。你已經跟著我走了三個月,我不想再被你糾纏了。」
我微笑著扶起她:「我不是仙人,但是對於道術,還有一點研究。」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