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五十三章 劍的下落

第四百五十三章 劍的下落

我開始變著法的拖延時間,一邊奔跑,一邊問道:「我說那誰,你幹嘛總跟我過不去?咱們往日無怨,進入無仇,你總想著抓我幹什麼?」
晚上之後,我們五個都住手了。再強大的人也會感覺到精疲力竭。
我看見嫦娥翻滾在路旁,掙扎了兩下,終於還是沒有爬起來。
我一激靈,抬起頭來,說道:「對啊,奇才哪去了?」
惡念用行動證明了他的態度。我感覺後背一陣生疼,被人抓住了。
我湊過去看了看,沒錯,確實是鬼使。他現在被人打得遍體鱗傷,情況很是不妙。
惡念的右手甚至還在抓著方丈,而沒有了地藏王的牽制。方丈幾乎徹底的變成了惡念的傀儡。
奇才擺擺手,不滿的說道:「你不用管,等我們辦成這件事之後,就可以隨心所欲了。」
惡念不耐煩的說道:「難道到了這種時候,你們還想和我斗?」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老黑和奇才,最後指了指方丈:「你們斗得過嗎?」
然後他指著身後的老黑和奇才說道:「要不然,你把他們兩個打一頓?」
我苦笑一聲:「被您說中了,她去冥界當冥王了。」
這一瞬間,形勢大變。因為方丈的和圖書力量比平時強大了很多。我感覺,他變成了另外一個惡念。
老黑對我比了一個輕蔑的手勢,隨後,走到惡念身後了。
無雙很淡定的說:「如果我不同意呢?」
看來,惡念也知道了桃木劍的消息,怪不得他會向西方走。
惡念冷笑:「你覺得以你的實力,能把人從這裏帶走?」
現在她一身王者裝束,不怒自威,分明是冥王的模樣了。
惡念惱怒的吼了一聲,一甩手,將嫦娥打倒在地了。
我想也沒想,伸手向這黑影身上拍了過去。這時候,黑影大叫:「別動手,是我,是我。」
惡念冷笑了一聲:「我不想抓你。只不過,只有你知道那把劍的下落。」
惡念得意的看著我們三個人。說道:「許由留下,其餘的人可以走。」
我回頭,看見惡念掉了一隻手。而從地下伸出一把劍來。正是這把劍,削斷了惡念的手腕。
無雙並沒有回頭看我,她用桃木劍指了指地上躺著的鬼使:「這個人是冥界的人,你把他打傷,就是和我冥界作對。」
無雙冷笑說一聲:「打一頓就不必了。冥界有十八大地獄。我把他們帶走,關上幾年就可以和*圖*書了。」
在激戰的過程當中,無數巨大的力量向周圍擴散開去。我發現附近有些遊盪的小鬼被力量挾裹著,沒入了地下。有不少的魂魄,誤打誤撞,被塞到了屍體裏面。
我們面對面坐著,隔著十幾步,互相瞪著對方。
我們三個人正在錯愕,身後忽然傳來一聲大喝:「在這。」
我和嫦娥跳起來。正要反擊。地藏王拽了我們兩個一把。喝道:「快跑。」
我嘆了口氣,低下頭去了。
然後,一個黑影朝我們飛了過來。
然後,從不遠處走出兩個人來,分明是奇才和老黑。
惡念看著我們三個,忽然笑了,然後他以極快的速度向我們奔跑過來。
眼看惡念的手已經要抓到我的後背,嫦娥伸手,向他個胳膊上打了過去。
地藏王和溫玉看了看我,不為所動。
我大叫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把劍在哪,你別逼我了行嗎?」
我伸手抓起地下的鬼使,和嫦娥一左一右,扶著地藏王飛速的向遠方逃了。
我正這樣想著,惡念喝道:「既然你們這麼不識時務,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忽然明白過來了,這裏的行屍是怎麼回事。怪不得鬼使說這間廟是一切災難www.hetubook.com.com的來源。
無雙舉起了桃木劍,喝道:「判官何在!」
我看見他這幅樣子,肺都快氣炸了。從地上撿了塊石頭,用力的扔了出去。
這時候,我旁邊的嫦娥小聲問了句:「菩薩,你知不知道奇才哪去了?他一直跟著惡念的,但是現在我卻沒有見到他。」
不過,這時候也顧不上那麼許多了。地藏王說的沒錯,我們根本不是惡念的對手,逃跑是唯一的選擇。
伴隨著桃木劍走出來的,是無雙。
地藏王點點頭,說道:「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當時沒有告訴方丈,這世上還有一個人,長得我和一模一樣。三頭怪獸逃走之後,方丈發現了惡念。當時他以為是我,於是一路追隨。他看見惡念說話做事都透著一股邪勁,甚至還出言勸阻。惡念一直將它蒙在鼓裡,騙他尋找那個秘密,直到我追到方丈。但是為時已晚,方丈已經被他控制住了。這期間,我雖然想把他救出來,但是一直都沒有成功。」
然而,就在這時候,後腦生風,噗地一聲,我感覺惡念放開了我。
惡念似乎早就知道我們要反擊,迅速的向後退了兩步。他的速度奇快。所以我們的力量根m.hetubook.com•com本沒有傷到他。
我由原本頹廢的乞丐,越戰越勇,重新恢復了昂揚的鬥志。
然後,他帶著人氣勢洶洶的衝上來了。
緊接著,我們周圍忽然多了很多人。除了判官以外,還有數不清的陰差。
老黑回過頭來,衝著嫦娥淫笑道:「隨心所欲。」
我看著失去意識的方丈,覺得惋惜不已。
這聲音分明是鬼使的。我連忙向旁邊讓了讓,任由鬼使摔在地上。
我們五個人從半夜打到了黎明,又從黎明打到了黃昏。
我在心裏默默地分析著。我可以擋住奇才,嫦娥可以擋住老黑。只可惜惡念和方丈連成一體,他們太強大了。如果地藏王沒有受傷還可以勉強一戰,現在他受傷了,實在有些力不從心。
鬼使感激的說道:「許由,你真是好人。每次逃跑都不忘了帶著我。」
這時候,惡念重新伸出手來了。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抓住我。
惡念居然很不要臉的說道:「這不是我打傷的,這是老黑和奇才打傷的。」
我悄悄地問地藏王:「方丈怎麼變成這幅樣子?他被惡念抓住了?」
我們奔跑的速度已經夠快了。但是惡念比我們還要快。眼看他已經接近我們了。然後,他伸出手,向和_圖_書我抓過來。
溫玉沖奇才喊道:「快過來,別和他們混在一塊。」
我連看都沒看他:「那你最好學著點,以後逃跑的時候也叫我一聲。」
那把劍?什麼劍?恐怕只有那把能指引方向的桃木劍了。
我和嫦娥一愣,感覺有點異樣。因為地藏王給我們的餓感覺一直是胸有成竹,強大無比。現在他居然讓我們逃跑。我怎麼想都感覺這話應該是鬼使說才對。
老黑猛地一偏頭,躲開了。石頭打在樹上,深嵌進樹榦裏面了。
惡念搖搖頭,神色有點不快:「這兩個人我還有點用,等我辦完了事,你想怎麼罰他們都可以。」
地藏王之前被惡念打了一掌,仍然有些氣力不濟。他看著我,問道:「無雙呢?」
我們三個人圍上去,將他圍在正中央。惡念的右手貼在方丈後背上。方丈雖然閉著眼,然後忽然像是被喚醒了一樣,開始對我們拳打腳踢。
地藏王看了看旁邊的嫦娥,似乎明白了什麼。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你也不必太執著了,一切隨緣吧。」
惡念退後了兩步,斷腕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長出來一隻手。他活動了活動手腕,冷笑道:「你現在還要救他?我可是聽說,他幹了點對不起你的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