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五十五章 圍攻

第四百五十五章 圍攻

我摩拳擦掌:「立功的時候到了。走,我們要跟著去救人。」
我看著她:「怎麼了?」
我問地藏王:「被冥王帶走了?」
鬼使說道:「許由,你就別打我們冥王的主意了。要是她知道你是為了那把劍才出手,肯定氣得七竅生煙,感激你?別做夢了。」
我心中一動,說道:「她想報仇?」
我鬱悶的看著他:「這是什麼道理?」
嫦娥拽了拽我的衣角,神色有點複雜。
我們看見他一個人回來。不由得問道:「怎麼回事?無雙不肯來嗎?」
我有些歡喜的說道:「這樣的話,無雙會不會感激我幫她救出父母?」
十幾分鐘后,我們終於看到無雙和惡念了。
我看著嫦娥,一時間有點猶豫。
鬼使想了想,建議到:「可以讓無雙去。無雙救父母,名正言順啊。不過……」說到這裏,鬼使看了看我:「許由不能跟著,不然的話,無雙有點不冷靜。」
大批大批的陰差包圍著他們。這些陰差的實力不怎麼樣。但是他們用人數的優勢,死死地困住了奇才和老黑。只要他們不被打得魂飛魄散,就會重新衝過去。
然後我說道:「當初我遇到張夫人的時候,張夫m•hetubook•com.com人曾經給我講過一件事,可能和這個有關係。」
鬼使滿頭大汗的搖搖頭:「不是。無雙根本就沒有回冥界。我找了很久,最後找到了紙紮吳,他告訴我,無雙走了就沒有回來。」
地藏王嘆了口氣,惆悵的說道:「如果惡念不知道張夫人的價值,那還要好一點,可是萬一他知道了。就會走在我們前面。等他拿到桃木劍,找到那種力量,就一切都晚了。」
地藏王說道:「無雙不知道,那麼張夫人呢?張夫人的長輩呢?我覺得,桃木劍這麼重要的東西,冥王肯定嚴加看管。他們的族人不可能不察覺。」
我驚呼一聲:「不好了,她肯定是自己找惡念算賬去了。」
我搖搖頭:「女人的心思最好不要猜測。我們走吧。」
地藏王點點頭:「冥王還在的時候,有她坐鎮,那把劍安然無恙。後來奇才忽然帶著大批的道人攻入冥界,尤其是幾乎斬殺了冥王。她倉皇逃走了。從那時候開始,那把劍就不見了。我猜,是冥王帶走了那把劍。她雖然三令五申,明令任何人不能動這把劍,不能尋找那種力量。但是到最後,她自https://www.hetubook.com.com己終究還是沒有忍住。」
鬼使點點頭:「你們等我一會,我手腳很快。」
地藏王有些泄氣的說道:「怎麼回事?為什麼又是他?」
我搖搖頭:「我問過無雙了,她不知道桃木劍的下落。」
然後我看著地藏王說道:「張夫人告訴我們。她之所以能認識張元,是因為她在被一些人追趕。現在想想追趕她的人,是不是為了這把桃木劍呢?」
我看著她那張悲傷地臉,一時間有些回答不下去了。
鬼使有些迷茫的看著嫦娥:「她去幹什麼?」
我有些崇拜的看著地藏王:「菩薩,你的神念真是厲害,居然能看到這麼遠的地方?」
我們沒有再等,一擁而上開始圍攻惡念。
鬼使擦了一把汗,說道:「在路上我想了一會,估計也是這麼回事。她不想讓你幫忙,所以假意把惡念放走。然後再追上去要人。」
地藏王看著我說道:「按道理說。冥王就算不是仙人,她的強大也是人類不可比擬的。她既然留在人間,有了後代,說明她放棄了想法,不想再找那種力量了。而無雙是她的後人,想要找到桃木劍,還要從無雙身上下手。」和_圖_書
鬼使跳起來,說道:「菩薩,我們趕快阻止他吧。」
地藏王不自然的笑了笑:「這個我不懂。」
鬼使說道:「在冥界?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然後他又一臉慌張的說道:「糟糕,冥界讓奇才佔了那麼多年,他會不會已經把桃木劍拿走了?不對,不對,他不認識這把劍,會不會把劍給扔了?」
地藏王點點頭:「應該是這樣。冥界被占,簡直是奇恥大辱。她想得到那種力量,然後奪回冥界。」
忽然,我想到一件事。我有些發愣。我坐下來,抱著腦袋仔細的梳理。
地藏王想了想說道:「這把劍,恐怕被冥王帶走了。」
我點點頭:「應該是這樣。」
地藏王搖搖頭:「我們幾個人,不足以讓惡念把人交出來。貿然的要人,反而會引起他的懷疑。」
地藏王接著說道:「而且,據我估計,她應該最終沒有得到那種力量。不然的話,奇才不可能安安穩穩的在冥界呆了那麼多年。」
地藏王點點頭:「這樣也可以。鬼使,你去冥界一趟,把無雙請來吧。」
接下來,發生了一件讓我很意外的事。嫦娥放開我,然後主動地朝西方奔過去了。
地藏王想了想:「許由,要不https://m•hetubook•com.com然你先迴避一下。等無雙要人,如果惡念不答應的話,我們再一擁而上,逼他把人交出來。」
只不過,事情進行的很不順利,惡念異乎強大,就算無雙加上十八判官,仍然有些支撐不住。
地藏王搖了搖頭:「不是我看得遠,是他們一直在向西面移動。」
我說道:「當時我們聽的時候,注意力都在她和張元的愛情上面,誰也沒有想到這裏面大有玄機。」
我點點頭:「我看見了,桃木劍被冥王帶到了冥界。」
這時候地藏王已經坐了下來。片刻之後,他指著西面說:「他們在那裡。」
我苦笑一聲:「在惡念的身上。無雙曾經看到張元和張夫人的臉在惡念身上出現過。想必,他們的魂魄被抓住了。」
地藏王坐下來,問道:「什麼事?」
我有點不爽的看著鬼使:「你怎麼回事?不告訴她實情不就行了嗎?你就說我們是為了幫她救出父母。不就得了?」
我們幾個人沉默的坐在夜色中。等著鬼使回來。
我搖搖頭:「不會。你想啊,如果他見過這把劍,為什麼還要跟著惡念一塊找劍?說明他沒見過,不知道這把劍在冥界。」
地藏王站了起來,問道:「你看見了?」
和圖書們尷尬的坐了很久。鬼使才終於從冥界回來了。
我說道:「張夫人自己也不知道對方是誰。那時候我剛剛把無雙從棺材鋪救出來,我以為抓她的和抓無雙的是同一種人,所以並沒有在意。現在想想,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嫦娥的聲音有些悲傷:「你去救她的父母。然後和她在一起嗎?」
鬼使插嘴問道:「如果冥王沒有得到那種力量,那麼桃木劍到哪去了?」
我們向前奔走了很久,始終沒有看到無雙和惡念。
我說道:「真不知道惡念是誤打誤撞,還是聽到了什麼風聲,為什麼處處都在我們前面?」
地藏王點點頭:「看來,即使張夫人不知道桃木劍在哪,她的身上也應該有線索。對了,張夫人在哪?」
地藏王皺皺眉頭,問道:「當時她沒有告訴你,是什麼人在追趕她嗎?」
嫦娥就坐在我身邊,自始至終沒有說什麼話。無雙走了之後,嫦娥算是贏了。可是她給我的感覺是敗了。
鬼使拉著我說:「許由,你還走不走?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
奇才和老黑沒有任何危險。他們只是被纏住了而已。無雙的計劃很完美主義。她帶著十八判官,打算先滅了惡念,然後再逐個擊破,殺掉奇才和老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