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六十二章 自投羅網

第四百六十二章 自投羅網

我心裏並沒有底,只能含含糊糊的說:「快的話三天,慢的話一個星期左右吧。」
我朝思暮想,想要和無雙和好。然而,現在要去冥界了,忽然有一點猶豫。
這一幕,在我的上一世也出現過。真是天道好輪迴啊。
我看見漆黑的大門緊閉,上面雕著兩個面目猙獰的小鬼。
我看著鬼使,有些退縮的說道:「我和無雙已經這樣了,我再去冥界,不是找死嗎?」
我看見鐵鏈上面帶著鎖魂環,將我的手和腳都困住了。
鬼使看著我,臉上帶著笑意:「原來你是害怕丟人。不過,冥界你非去不可,如果你不去,菩薩的魂魄沒有人看著,很可能被人劫走。另外,他現在的情況很不穩定,需要你用陰氣幫他聚魂。」
老頭一直在街對面等著。這時候看見嫦娥出來,連忙跑過來,問道:「哎?許由呢?他怎麼沒出來?是不是死了?」
鬼使著急的說道:「菩薩受傷了,只有冥王才能夠救他。快讓我們進去。」
我正在出神的時候,聽見無雙說道:「你們還在等什麼?」
嫦娥沒有反應過來:「什麼意思?為什麼讓我守著棺材?」
然後他又熱情的對嫦娥說:「要不要我找兩和_圖_書個人,幫你抬棺材?不過外人不能入我們村的祖墳,只能埋在亂葬崗。亂葬崗山南海北的死人都有,倒也熱鬧,只不過沒什麼保障。都是無主的墳,說不定就被膽子大的刨了。所以值錢的東西就不要放了。」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鬼使。最後看了看地藏王,問道:「菩薩怎麼了?」
然後,他們提著鐵鏈沖了過來。
陰差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地藏王,然後點了點頭,把我們放進去了。
那些陰差並沒有殺我,只是推推搡搡,要帶著我走。
我一聽這聲音,心裏頓時涼了半截。我抬頭一看,果然是無雙過來了。
我搖搖頭:「當然不是。我只是有點發憷,無雙每次都把我大罵一通,實在太丟人了。」
然後,有個陰差從裏面探出頭來。
我躺到棺材裏面。然後靈魂出竅。從裏面走出來了。
我回頭看了看嫦娥:「你就別去了。」
我苦笑一聲,看著他們說道:「你們還是要殺我?我要見無雙。」
我著急的喊道:「你們要帶我去哪?」我忽然猛地一驚:「我明白了。你們要把我扔進化魂池對不對?無雙,你可太狠了,這是要讓我魂https://m.hetubook.com.com飛魄散啊。」
判官們笑道:「鬼使。我怎麼覺得你現在說話的口氣像是太監呢?你這是假傳聖旨啊。」
我心中惱火:「你們這些人,也太不把我當回事了。難道你們以為就憑這些人,就可以把我抓起來嗎?」
我一邊掙扎,一邊大喊,半點都沒有什麼男子氣概,仙人風度了。
我指了指那口棺材,說道:「你守著棺材,不要走遠。」
隨後,咣當一聲,把大門重新關上了。
我看了看陰差,然後嬉皮笑臉的說道:「我聽說冥王下令。只要我進入冥界,殺無赦。怎麼你們這麼輕易就讓我進來了?該不會是有什麼埋伏吧。」
嫦娥默默地跟在我和鬼使後面,將我們送到大門外面了。
我頓時停止了呼喊,然後詫異的問道:「什麼意思?不是殺無赦嗎?怎麼變成關起來了?」
然而,事情就是這麼出乎意料。我敲了兩下之後,那扇門執拗亂響著看了。
不得不說,女性對男人總是有吸引力的。就算老頭現在頭髮都半百了。看見嫦娥孤身一人站在門口,仍然忍不住多嘴兩句。
他說了這句話之後,看了看嫦娥的臉色,估計自己也意識到,hetubook.com.com我們剛死了人,他在這慶祝有些不好意思,於是說道:「要不然,你們先辦喪事,辦完了我再回來。」
隨後,他戀戀不捨的走了。
鬼使有些疑惑的說道:「怎麼關門了?鬼門關的大門可是從來都沒有關過。」
嫦娥看著我,點了點頭,說道:「他在棺材裏面躺著。」
我心中暗暗嘆氣:「一具軀體而已,我們修道之人,會那麼在乎嗎?」
老頭一聽這話,馬上喜上眉梢,說道:「我現在是不是能拿回房子了?」
嫦娥有些發怔:「你不讓我去?那你自己還回來嗎?」
然後他招了招手,周圍呼啦一聲,湧出無數的陰差。
旁邊押著我的陰差忍不住提醒道:「你別喊了,不是要殺你。而是把你關起來。」
眾人還沒有說話。遠處清晰的傳來一個聲音:「我冥界的事,有冥王做主,什麼時候輪到地藏王指手畫腳了?」
我滿意的點點頭,笑道:「你真是個明白人。」
鬼使問道:「怎麼好端端的,把鬼門關封起來了?」
我走上前去,輕輕地敲了敲門。我敲門只不過是出於生活的慣性,實際上並沒有指望大門可以敲開。
老頭低聲嘀咕了一句:「我的天,連頭七都m.hetubook.com.com在我們家擺了嗎?」
鬼使忽然站出來,一副狐假虎威的樣子說道:「我和地藏王菩薩呆的時間比較長,現在我自作主張,用菩薩的名義把許由保下來,怎麼樣?我相信菩薩醒了,也不希望許由被殺。」
陰差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這是冥王的命令。你有膽量,自己去問她。」
我指了指自己的身體:「肉身不能進入冥界。我得把身體留在這裏。你留下來,幫我看著。」
陰差搖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冥王自從把她父母帶回來之後就改變主意了。」
我惱怒的看著這些陰差:「不打傷他們,難道要他們殺了我嗎?」
看她的樣子,分明是擔心我到了冥界,和無雙和好如初,然後再也不回到人間了。
鬼使也不以為意,只是說道:「你們答不答應?」
只是嫦娥卻不領情,淡淡的說道:「不用了。」
領頭的判官說道:「冥王的名諱不是你能隨便叫的。把他抓起來。」
我看見無雙,心裏面湧起一股異樣的感覺。我想走過去,和她好好敘敘舊。但是我又知道,後果多半是被她一腳踹回來。
陰差點點頭:「這個自然。我很明白的。」
路上的時候,鬼使充分表現出了忠心護主的hetubook.com.com樣子。他一直穩穩的背著地藏王,並且時不時的就囑咐我用陰氣護著地藏王的魂魄。
老頭只好訕笑一聲:「那好,如果有什麼需要,直接叫我就行。」
然後,那些陰差和判官呼啦一聲圍上來。用鐵鏈將我五花大綁起來了。
嫦娥點點頭,然後回頭對老頭說道:「一個星期後,我們就走。」
陰差一副很世故的樣子:「這種話你也信?冥王就是那麼一說,你就那麼一聽,難道當真有人要殺你不成?我們這點本事,也殺不了你啊。」
這時候死到臨頭,實在顧不得了。
我知道鬼使說的是實情。我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我就跟著你走一趟。」
我們很輕鬆的通過黃泉路,來到鬼門關前面。
我囑咐了嫦娥兩句。也跟著鬼使走了。
嫦娥沒有看他,而是盯著我,問道:「你多久回來?」
我正要動手,大開殺戒。鬼使勸道:「許由,別動手,你打死了這些陰差,無雙更生氣。」
嫦娥聽我要把身體留下來,臉色好了很多,似乎覺得有了我的什麼把柄,我就一定會回來。
我心裏面也惴惴不安:「難道無雙知道我來了,所以特地把我拒之門外?這也太殘忍了。」
鬼使詫異的看著我,然後問道:「你怕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