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六十六章 暴風雨前的平靜

第四百六十六章 暴風雨前的平靜

地藏王點點頭,說道:「難得他這麼積極,讓他也跟去吧。他實力不怎麼樣,萬一有點什麼事,別人不會認真對付他,正好用來報信。」
張夫人說道:「不僅你們沒有和他交過手。實際上,從來沒有人見過他。大家接觸到的,也只是那些無常罷了。」
地藏王微笑著點點頭說道:「惡念是肯定會去的。我必須看著他,緊要關頭,還可以用桃木錐阻止他。」
我想了想,說道:「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打敗惡念一夥應該不成問題。畢竟幾年前的一場大戰,奇才和老黑都元氣大傷,應該敵不過我和無雙。至於大宗師,我們從來沒有和他交過手。實在不知道他的實力。」
我睏倦的點了點頭:「嗯,出發。」
我看見她這幅樣子,心裏面樂開了花。
無雙皺皺眉頭:「你能幹什麼?你要教我們怎麼逃跑嗎?」
地藏王說的輕鬆,用桃木錐阻止惡念,實際上,就是自殘。這話聽在我耳朵里,不由得為之唏噓。
我們兩個連忙搖搖頭:「沒。沒打架。」
我也兩眼望天,學著她的口氣說:「我老婆是冥王,冥界是我家,我要肉體幹什麼?我也扔了。」
張夫人說道:「和*圖*書沒打架怎麼這麼困?看起來,好像一夜沒睡啊。」
我心中的想法並沒有在臉上流露出來,而是同樣氣喘吁吁的說道:「你追,你有本事追上我?」
我已經魂不附體了。生怕回答的慢了,引起無雙的懷疑,於是做出一副緊張的樣子來:「你聽,什麼聲音?」
我一邊倒水一邊逗她:「你看看,跑的這滿頭大汗,再不喝點水,一會脫水了。哎呦喲,不行了,臉上已經有褶子了。」
然後又謹慎的走了出去,向外面看了看,還是什麼都沒有。
我們回到人間,我沒有敢去找我的身體。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無雙總算不再提溫玉的事,我可不想自找苦吃。最理想的狀態就是現在這樣了,大家都不去提它,慢慢的忘了就好了。
看來我和無雙最近鬧矛盾已經是人盡皆知了。
我們幾個想了想,也確實是這個道理,於是點頭答應了。
她扶著桌子,氣喘吁吁的說道:「跑,你還跑。」
這時候,我雖然做出一副認真傾聽的樣子來,實際上腦子裡已經想明白了。這聲音不是從冥界傳來的,是從人間過來的。
無雙指了指周圍的人:「你,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我媽,還有地藏王菩薩。」
我安排溫玉看著我的身體,沒準,她正在我耳邊叫我呢。
我哪敢告訴她我的身體讓溫玉看著呢。我機智的反問她:「你的肉體呢?」
無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追了,無聊。沒見過你這麼無聊的。讓我打兩下能死啊,就知道跑。」
說完這話之後我才反應過來,我問道:「出發?我們要去哪?」
鬼使說道:「我能通風報信,萬一有點什麼事,我第一時間就能趕到。」
無雙兩眼望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是冥王,冥界是我家,我要肉體幹什麼?扔了。」
這時候,我們開始有點疑惑了。
說了這句話,我又後悔了。真是飢不擇食,慌不擇路。我讓她聽這個幹嘛?萬一聽到溫玉的聲音,我還活不活了?
這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無雙搖醒了。
我疑惑的問:「既然沒有人見過他,那麼,他大宗師的名號,是怎麼來的?」
我嚇了一跳,手一哆嗦,茶杯掉在桌上,水全都灑了。
第二天,我們兩個頂著熊貓眼出來了。然後迷迷糊糊的向張夫人和我媽他們打招呼。
無雙一聽這話www.hetubook.com.com,轉身給了我一腳,如果不是我躲得快,又得屌爆一次。
我跟著她回到屋子裡面,她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邊喝,一邊問道:「你到冥界來,你的肉體呢?仍在哪了?」
紙紮吳點點頭:「那樣我就放心了。」
我點頭哈腰的答應下來了。一晚上無雙又是讓我倒水又是讓我捶背,足足折騰了一宿,愣是沒讓我合眼。
無雙下意識的摸了一把臉,隨即回過味來,瞪我一眼:「呸,死遠點。」
我問地藏王:「你傷得這麼重,還要和我們一塊去嗎?」
鬼使在地藏王身後自告奮勇的說道:「還有我,還有我。」
我睜開眼,看見大夥都在這裏。無雙對我說道:「起床吧,咱們該出發了。」
無雙一副要找茬的樣子:「你又要出什麼幺蛾子?」
無雙追了我一陣。終於是累了。
張元和張夫人死後能夠重新活過來,已經很不容易了。他們兩個一身修為已經被廢掉了。
剛才無雙追我的時候,雖然聲勢浩大,氣勢洶洶,但是始終沒有動用內丹的力量。這從另一方面說明,她的氣,已經大半消了。
後面她又說了些什麼,惹得大家哄堂大笑。但是這話我並沒有聽到,https://www.hetubook.com.com因為我實在太困了。
我媽看見我們兩個哈欠連連,問道:「怎麼困成這樣?昨晚上又打架了?」
實際上,我沒有合眼,她也好不到哪去。為了折騰我,她也基本上一夜沒睡。
無雙詫異的看著我:「有嗎?」她聽了一會,什麼都沒有聽到。
惡念一伙人沒有出現。大宗師控制的那些無常也沒有出現。
一直以來,我的神經都緊繃著,這時候在冥界,終於感覺到了一點點安全。我的身心放鬆下來,積攢了多日的困意侵襲下,我很快睡著了。
這一路上沒有任何的波折。我們順利的向西方走去。
所以張元並沒有跟著我們出去。至於張夫人,如果不是為了找到桃木劍,我們也不會讓他們出去的。
我晃了晃因為沉睡有些發木的腦袋,點點頭說道:「對對對,要去找桃木劍。」
無雙疑惑的聽了一會:「什麼聲音?哪裡有聲音?」
無雙追了我幾個鐘頭,累得氣喘吁吁,也顧不得生氣了。她坐在椅子上,一個勁的敲桌子:「倒水,倒水。一點眼力勁都沒有。渴死我了。」
然後我問道:「有幾個人去?」
我站在她身後,總算鬆了一口氣,說道:「或許是我聽錯了。」
我把水端過和_圖_書來正要放到桌上。忽然,又聽到一聲呼喊。這聲音清晰無比,分明是溫玉的。
如果剛才我們兩個真的動起手來。不用說這間屋子了。恐怕半個冥界都要遭殃。
地藏王憂心重重的說道:「對方始終不出現,恐怕是打算暗中跟著我們。一旦我們找到桃木劍,他們就會來搶奪啊。」
地藏王說道:「這個不用擔心。如今的陰差,已經今非昔比了。如果有人攻入冥界,他們完全擋得住。再者,我早就在冥界布下了禁咒,應該不會有人能再輕易進來了。」
無雙把我從床上拽起來,說道:「去找那把桃木劍啊。我們都準備好了。」
我點頭哈腰,滿臉笑容的答道:「對對對,倒水倒水。」
紙紮吳見我們幾個高手都要離開冥界,有些憂心重重的問道:「你們都走了,萬一哪天再有什麼實力強大的人殺過來,怎麼辦?」
無雙哼了一聲:「想呆在我這,最好老實點,不然的話,早晚把你掃地出門。」
無雙說道:「而且我們都已經走了。他們的目標已經不在冥界了,應該不會再闖進來。」
我心中得意:「你終於還是跟我說話了。」
我想到這裏,連忙故作緊張的說道:「我怎麼聽到一聲慘叫呢?你聽聽,有沒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