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七十章 念珠

第四百七十章 念珠

地藏王點點頭:「我總覺得,他活不過去今晚了,那些無常不會放過他們的。他有了這念珠,至少可以保下一條性命。明天是走是留,就看他的造化了。」
老闆點點頭:「我看你也像是道士。」
老闆笑了笑,說道:「我們這是陰間的十字路口。這裏人人從小和鬼打交道。所以人人都會扎紙人,保不齊什麼時候就用上了。你們想到外面買這些東西買不到,因為根本沒有人賣。來吧,這幾個紙人夠不夠?」
果然,幾秒鐘之後。噹噹當,我們的房門被人輕輕地敲了三下。
我心裏一激靈,坐了起來。這下我明白了,這哭聲不是別人的,是溫玉的。
無雙照例坐在屋子裡面,看著地藏王和張夫人。而我和鬼使出門,按照那些地址,把這幾戶人家轉了一個遍,偷來了幾樣死者生前用過的東西。
無雙從裏面挑了幾個,說道:「這些人有男有女,我們只要到他們的家中去,取一樣這些死者生前用過的東西。應該就能偽裝他們了。」
我們連連點頭:「夠了,夠了。」
我、無雙、地藏王。我們三個人不是半仙,就是神仙。所以魂魄能夠凝成實體。老闆能看見我們。至m.hetubook.com.com於鬼使和張夫人,他就見不到了。
外面站著似乎嚇了一跳的老闆。他看看我,說道:「我就是來提醒你,天黑了,該走了。不然過了十二點,很危險。」
這時候天還沒有黑。我們東倒西歪的躺著坐著,稍事休息。
老闆看著我,有些好奇的問道:「上墳的那些紙人?」
我們點了點頭,收拾妥當,正要出發的時候,忽然,聽見樓梯上傳來一陣輕輕地腳步聲。
我再也睡不著了,只好盤腿坐著。我知道,她沒有等到我回來,估計是以為我在冥界被無雙給殺了吧。
我點點頭。
鬼使答應了一聲,匆匆忙忙的走了。幾個小時之後,她回來了。告訴我們說道:「有,他們的名字和住址我都查到了。」
我們都點頭答應了。
天還沒有黑,應該不是鬼。但是剛才的哭聲實在太怪了,就在我耳邊。
我連連擺手,然後和無雙幾個人回到房間裏面了。
然後,他從念珠上取下來了一顆,放到了老闆的手心裏。
我和無雙並沒有系統的學過怎麼扎紙人,怎麼樣吧紙人做的以假亂真。但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更何況有地藏王這個hetubook•com•com大高手在旁邊指點。
老闆連連擺手:「不用,不用。我開店,你們交錢住宿,謝什麼?」
地藏王鄭重的說道:「謝謝。」
我笑了笑,說道:「其實,你可以把我當成道士。」
地藏王說道:「這是個問題,我們得想辦法,把我們自己也隱藏起來。」
我們兩個小心翼翼,異常仔細的在紙人身上寫上了我們的生辰八字。
然後他讓我們等一會,自己出門了。幾分鐘之後,他又提又抱的拿回來七八個紙人。並且問我們:「怎麼樣?你們還需要什麼別的東西嗎?我這裏還有紙錢。」
無雙幾個人抬起頭來,揉揉睡眼:「走,咱們走。紙人呢?」
我們必須在這裏放出紙人,然後才能悄悄地向前走。
就這樣,溫玉有一聲沒一聲的哭了一下午。到晚上餓時候,終於消停了。
我看看外面已經基本上黑下來了。長舒一口氣,把其餘的人輕輕拍醒:「哎,咱們該走了。」
老闆說道:「那你們到底是幹嘛的?昨天晚上,你們和鬼打在一塊。今天又要買上墳的東西……」
我猛然一驚,從桌子上抬起頭來。我看見夕陽從窗戶裏面照進來。把屋子裡映的很明hetubook.com.com亮。
我向四周看了看,沒有任何異常。不僅如此,連警惕性最高的地藏王也沒有任何反應,他正在閉目養神。
然後,他說道:「你們要找紙人,不用買,我這裡有。」
我們把這些東西取回來之後,無雙已經按照這些人的生辰八字畫好了符咒。讓我們對應著帶好了。然後交代說:「無論如何,都要收斂自己的氣息。千萬不能露出來,不然肯定會被發現。」
然而,就在這時候,我忽然聽到一陣微弱的抽噎聲。
我們幾個挨個下樓,地藏王走在最後。忽然,他停了下來,轉身看了看老闆。
老闆被他看得有些緊張,問道:「有,有事嗎?」
我一聽這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是衝著我們來的。
張夫人說道:「一人帶上一個。在街上的時候,將他們放掉,讓他們向反方向走。」
然後我們想了想,又從每個人身上取出一縷殘魂。這樣,總算達到了以假亂真的餓程度。只要奇才幾個人不湊近了看,絕對發現不了這些人的真假。
旅館老闆聽說了我們的計劃之後,整個人都呆住了。然後他幾乎是在哀求著說:「兄弟,你們還要呆在這裏啊?」
我點點hetubook.com.com頭,說道:「我們還有些事沒有辦完。」
我點點頭:「這附近有紙紮店嗎?我得去買點材料,然後扎紙人。」
地藏王沒有回答他,反而說道:「如果你遇到什麼危險,在生死關頭,就把這念珠砸碎。千萬不要捨不得。」
我安慰他:「你放心,我們在這裏扎幾個紙人。十二點之前,肯定走。那些無常見我們不在了,也不會難為你的。」
做好這一切之後,我又有點擔心的說道:「這些紙人的確可以以假亂真,迷惑對方的視線。但是如果他們分兵兩路,繼續追我們怎麼辦?」
這些東西無非是眼鏡梳子,鋼筆相片之類的。
我們商量了一陣,最後決定還是要在這裏呆上一晚。畢竟再往前面走的話,我們的計劃就全部被打亂了。
老闆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看著我說道:「這不都一樣嗎?」
老闆愁眉苦臉的說道:「你們不害怕那些無常再來找你們的麻煩嗎?」
老闆點點頭:「好吧,你們也小心點。」然後,他好奇的問了一句:「你們剛才說什麼?要找紙人?」
我看看那些紙人,做工倒也不錯,不由得問道:「難道你原來是開紙紮店的?怎麼預備著這麼多紙人?」
老闆摸m•hetubook.com•com索著這顆珠圓玉潤的念珠,不由得說道:「這是什麼做的?看起來像是木頭,但是比木頭又沉。摸著挺硬,但是感覺又不是石頭。這是古董嗎?是不是很值錢?」
我知道他擔心什麼,於是微笑著說道:「你是擔心無常找你的麻煩吧。」
我背在門口,隨後猛地把門拉開了。
然後,地藏王跟上來了,向我們說到:「我們走吧。時間不早了。」
無雙想了想說道:「這個好辦。」然後她回頭對鬼使說道:「你去冥界一趟,看看這座城裡面,有沒有剛剛死掉的人。」
我慢慢地趴回到桌子上。剛剛迷糊了幾分鐘,那哭聲又來了。
我點點頭,說道:「多謝。」
一整天,我們都沒有再下來。
地藏王微微一笑,想了想,從懷裡掏出來一串念珠。他指著這念珠說道:「老和尚剛剛剃度的時候,師父曾經給我一串念珠。從那時候到現在,這念珠不知道數了多少遍了。前幾日,我把念珠上的兩顆送給了兩個小友。今天,不如也送給你一顆吧,權當是紀念。」
老闆又問:「要不要再來點紙錢?」
我和地藏王走出大門,我悄悄地問他:「為什麼送給他念珠?念珠捏碎了,你的幻象就會出來,他最近有大災難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