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八十五章 恐怖旅館

第四百八十五章 恐怖旅館

我把門輕輕地虛掩上,並沒有關住。
忽然,我想到:「老闆,知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呢?」
我聽到外面沒有聲音了。然後貼在門縫上,慢慢地向外看。
外面黑乎乎的,我一點點的將門縫開大。
無雙白了我一眼,說道:「整天疑神疑鬼的。把劍給我。」
她現在沒有必要騙我,看來,她真的把自己的身體燒掉了。
我和無雙雖然實力大打折扣,但是畢竟還能幻化出人形。我們兩個走過去,咣咣咣開始砸門。
這時候,天已經黑了。街上的路燈全都被人關掉了。
無雙怒道:「你懂個屁。」
我看看劍上的陰陽雙魚。它現在很安靜,沒有任何波動的跡象。我說道:「我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事情還沒有辦完。你想啊,當初那個女子把魂魄附在這把劍上,就是為了找到那個秘密。可是秘密已經被揭開了,她為什麼不出來爭搶呢?我覺得這裏面似乎另有隱情。」
這時候我想起來,無雙的名字也是自己起的。難道這玩意也遺傳?
我點了點頭,說道:「你們說,這老闆知道我們是鬼嗎?」
我不知道她要幹什麼。不過,還是把桃木劍遞了過去。無雙把桃木劍拿在手和-圖-書裡,掂了掂。然後轉身遞給方丈:「你來。」
我現在什麼也感應不到,只能問道:「有什麼問題。我沒感覺到啊。咱們來的時候不就在這裏住嗎?」
幾天之後,我們走出了沙漠,重新回到那個小鎮上。
我問了無雙很多次,她的身體在哪。因為按照我們現在的實力,有一具肉身反而更安全。然而,無雙卻回答的很乾脆:「燒掉了。」
我和無雙在門外聽了一會,裏面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老闆似乎在搬什麼東西。
我對無雙說:「咱們要不要幫她起個名字?」
無雙搖了搖頭。
然而,就在他砍到門鎖的那一刻。大門忽然晃動了一下,緊接著,裏面傳出來一個迷迷糊糊的聲音:「誰啊,這麼晚了?」
我點了點頭,把蠟燭接過來了。
方丈說:「你不記得了嗎?進么的時候,老闆說,你們六個人。你想想,這裏除了你和無雙還有我可以幻化出肉身以外。其餘的三個人都是魂魄。他怎麼看見的?」
老闆下樓之後,無雙拍了拍我。
我聽得心中一驚,不由得點頭說道:「沒錯,沒錯,還真是這樣。」
大門打開之後,老闆端著蠟燭和-圖-書走進來了。他上下打量了我們幾個一下,然後說道:「原來是你們六個啊,我還以為那些無常又回來了呢。進來吧。」
其餘的人都沒有說話,氣氛很詭異。我心中惴惴不安。
等著老闆開好房之後,我們慢慢地走了上去。
無雙小聲的說:「因為這裡有問題。」
我慢慢地走過去,然後把門打開了。
忽然,我看見外面有一隻眼睛,也貼著門縫,正在向裏面看。
他話雖然這麼說,不過,仍然接過了桃木劍,使勁的門鎖砍過去。
我心裏盤算著。我和無雙一間,張夫人和張元一間,鬼使和方丈湊合一下……
我們正在說話,忽然,外面想起來一陣輕輕地敲門聲。
然後我問他們:「咱們現在怎麼辦?」
外面站著一臉笑容的旅館老闆,他嘿嘿的笑著說:「晚上關好門,免得進來壞人。嘿嘿。」
究其原因,無非是溫玉的實力太強了,而我們又身受重傷,沒有十天半個月恢復不過來。這時候,不要說用神念感應她們了。能讓魂魄不散掉就已經不錯了。
他吃力地把棺材搬起來。放在桌子上,然後開始燒紙。嘴裏念念有詞,一大堆生意興隆,保佑發財之類的hetubook•com.com話。
張夫人和張元一路上都在小聲的嘀咕。他們擔心孩子被溫玉帶走後會不會有危險,那種強大的力量,會不會傷害孩子。
我嚇了一跳,猛地退了一步,隨後使勁將房門打開了。
無雙搖搖頭,說道:「誰知道呢。」
無雙臉上沒有多少悲傷的神色,更多的是自豪和期待:「她自己會給自己起名字的。」
門並沒有上鎖,它虛掩著,應手而開了。
無雙瞪瞪眼,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你說來什麼?當然是把這扇門給砸開啊。我們個個受傷,只有你沒事,而且你有身體。你最合適了。」
老闆開好了一間房,然後嘟囔著說道:「你們吶還是太節儉。六個人住一間,我還是第一次見。」
無雙小聲的說道:「老闆已經死了。」
老闆從門縫裡面伸出來一隻手,手裡捏著一把鑰匙,然後以一個彆扭的姿勢,把鐵鎖打開了。
我們都有點奇怪。無雙說道:「這老闆該不會是逃走了吧。」
我問他們:「怎麼回事?你們怎麼知道老闆死了?」
然後,他在我的注視下,走到旁邊的房間去了,他開始敲門,並且嘟嘟囔囔的說道:「送蠟燭了。」
他遞給我一隻蠟燭https://www.hetubook.com.com,嘿嘿的笑著,說道:「晚上黑,點上跟蠟燭吧。你也知道,我們這晚上都不開燈的。」
方丈有些詫異:「來什麼?」
我正要和她爭辯幾句,張夫人拉了我一把:「許由,你就聽無雙的吧。」
我們幾個走了進去。老闆點著蠟燭,站在鬼胎前面,問道:「你們打算開幾間房?不用擔心我這裏房間不夠,最近一個客人都沒有。」
我們在黑漆漆的街上走著。摸黑找了很久,總算找到了當初的旅館。
進了房間,關好門。我迫不及待的問:「怎麼回事?為什麼要開一間?」
我們兩個輕手輕腳,並肩走了下去。
黑乎乎的樓道里站著一個人影。正是端著蠟燭的老闆,他咧著嘴,露出一口黃色的牙齒,在飄忽的燭光下,顯得格外詭異。
我有些不滿的看著她:「為什麼要一間?」
我們商量了一路。但是都沒有想好辦法,營救我們的孩子。
但是我心裏卻出奇的平靜。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溫玉不會傷害她。至於原因,或許是因為溫玉善良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又或者,是因為溫玉選擇了把孩子帶走,而不是當場殺掉。
而我自己的肉身,則被溫玉帶走了。這件事想起來就讓www•hetubook•com.com人心煩意亂。
我和無雙向裏面張望。我看見燭光下,老闆正在背對著我們,搬動一個小小的棺材。
我嚇了一跳,看看眾人,他們都沒有什麼反應,看來全都已經看出來了。
我輕輕推了推那扇門。
無雙說道:「這老闆明明已經死了,還要讓那個我們住進來,不知道他安得是什麼心,咱們得查查他。」
我還沒有想好,無雙卻搶先說道:「一間,一間就行。」
無雙看了看我手裡的桃木劍:「你怎麼還留著它呢?咱們不是已經找到那個秘密了嗎?」
我有些奇怪的看著老闆:「發財?他都已經死了,還發什麼財?」
我有些奇怪,問道:「為什麼?」
方丈不情願的接過桃木劍:「我差點讓惡念吸幹了。魂魄也受了很重的傷。再說了,我都餓了好幾天了,哪有力氣砸門?」
但是裏面過了很久都沒有回應。
我點點頭:「很有可能。那些無常把他嚇得不輕。」
我聽這聲音分明是旅館老闆的。於是連忙說道:「是我,許由,我們回來了。」
老闆端著蠟燭,顫顫巍巍的走到自己的房間裏面了。
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感覺氣氛有點不對勁。她們似乎因為什麼事達成了一個共識,然後單單瞞著我一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