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九十一章 何九

第四百九十一章 何九

十幾分鐘后,天果然黑下來了。這裏的人家也漸漸的亮起燈來了。我和無雙在村子里轉了一圈,果然發現一家沒有亮燈的。
我和無雙走在街上,看見道路兩旁堆著高高的柴禾,這是做飯用的。柴堆旁邊放著樹墩和石頭,三三兩兩的閑人坐在上面聊天。
無雙點點頭:「我們這一趟,就去找胖子吧。」
他沉聲答應:「嗯,是我。」然後,推著車,身影在窯洞裏面消失了。
老闆畢竟是生意人,見到的場面很多了。這時候,他冷靜下來,又擺出那副笑臉迎客的樣子來:「這是哪裡的話,你們不是付了房錢了嗎?公平交易,公平交易。」
窯洞裏面放著帶燒的磚。一個光著膀子的年輕人正在拉著一輛板車,將一車車的磚坯送到窯洞裏面去。
我和無雙很想早日找到胖子。但是我們的身體阻止了我們。
我答應了一聲,然後走過去,向那些閑人說:「我們是外地來的,能不能在這裏借住幾天?」
無雙想了想,說道:「快的話,三天吧。」
這一天黃昏,我們終於來到一個小村子。這村子是北方農村中極為普通的一個。
無雙笑了笑,說道:「我找胖子,可不只是為和-圖-書了多一個人幫忙。」
就我們現在這個狀態,即使找到了溫玉,也是任人宰割的份。
老闆根本答不出話來了,一下癱倒在地上了。
另外一個說:「你這眼光太差了。你注意到沒有,他們兩個人雖然年輕,但是這衣服已經穿了很久了,分明是走了很長的路。我看,他們不是私奔,現在餓小青年私奔也是去大城市。他們應該該是犯了什麼案子,出來逃命的。」
那人答道:「出了村,一直向南走。你們看見幾個高的出奇的大煙囪。那是我們村的磚窯。何九就在那邊上班。你去了一打聽,都知道。」
我和無雙走過去。我看見磚爐像是人工堆成的黃土高原,又在這高原上挖出一個個窯洞。這些窯洞連成一片,是一個巨大的爐子。
無雙性子直,她有些得意,臉上馬上就流露出來了:「沒錯,我就是冥王。」
那幾個人上上下下的大量我和無雙。
因為這家人實在太窮了。牆頭只有半人高,大門上有幾個碩大的窟窿,可以鑽進人去。
忽然,我想到了,胖子身邊還有另一個人。是小山魈。
這要是在以前,這些人早就被無雙打趴下了。不過這次,無雙和_圖_書沒有動手。她只是一臉不耐煩的看著這些人:「有沒有人可以讓我們接住幾天?錢不是問題。」
一路上,判官負責警戒。而我把陰氣源源不斷的聚攏在她身子的周圍。
然而,無雙的身體始終不見好轉。如果不是有鎖魂環,她恐怕早就堅持不住了。
我奇怪的看著她:「那你是為了什麼?」
其中一個說:「看他們兩個年輕人,口音又不是本地人,怎麼到我們村子里來了?還要借住?我看是私奔的。」
我和無雙喊了兩聲,屋子裡並沒有人走出來。
無雙微笑著點點頭:「你不介意就好,我們這就走了。日後如果有什麼困難,你可以找我。能幫的,我一定幫你。」
無雙慘然一笑:「想不到胖子這點力量,我們都這麼珍惜了。」
我看見很多挖土機,正從一個將近百米深的巨坑裡面挖上土來。然後倒在機器上,做成一個個的磚坯,碼成一溜,像是萬里長城。
無雙淡淡的說道:「因為我知道,不只是我再找他,另一個人,也在找他。」
我說道:「胖子不是在教徒弟嗎?有他在,應該可以把道術傳承下來吧。」
等我們走近這家的時候,才終於明白m.hetubook.com.com為什麼他肯定會把房子借給我們住。
我無奈的說道:「今時不同往日了。多一個人算一個人吧。」
我奇怪的看著一臉嬉笑的人,心想:「難道這何九是瞎子不成?」
無雙哈哈大笑:「老闆,你嚇得分不清我的性別了嗎?」
我看見老闆臉上先是閃現出驚恐之色,但是這驚恐只是一瞬,馬上就變成了震驚,他有些結巴的說道:「閻……閻王爺。」
然後他們開始肆無忌憚的評頭論足。
有的說,是偷東西了。有的說,是詐騙了。其中一個說,我們倆一看就是姦夫淫婦,殺了人逃出來的,說的有鼻子有眼,具體情節和西門慶很雷同。
這時候,對面的鄰居說道:「這個點何九還沒有下班。你們要麼等著,要麼,去找他。」
無雙點點頭,說道:「這幾天我們就現在這個村子裏面養傷吧。」
老闆謹慎的問:「有個事,我一直想問,我剛才看見你調動了陰間的小鬼,難道你是……」
這人連忙應聲:「對對對,是窩藏罪。」
我心裏面一邊佩服無雙的心思縝密,一邊又開始有些發愁。我不想見到溫玉,既然做好了選擇,就不想再猶豫。可是我又不能不見她和圖書,因為我的孩子在她的手上。
我有些高興的說道:「好,人多力量大。」
人群中有個見多識廣的,糾正他說道:「那叫窩藏罪。」
能讓無雙用這種口氣說話的,估計只有溫玉了。只是我想不明白。溫玉為什麼要找胖子?
我和無雙下定決心,要離開這裏了。判官把老闆帶了進來。無雙沖他笑道:「我們在這裏打擾了很久,希望你不要見諒。」
無雙微笑地說:「你在人間,不要做壞事。等你陽壽耗盡,來到冥界的時候,我會盡量照顧你的。」
我問那人:「何九在哪上班?」
無雙聽了這話,生硬地問道:「何九在哪?」
這讓我感覺有人給我下了一個套,讓我鑽進去,然後他看著我掙扎,糾結,以此為樂。
無雙輕輕地說道:「幾場大亂鬧下來。世上的修道之人越來越少了。我擔心幾十年之後,就再也沒有道士了。」
我謝過了這人。然後和無雙慢慢的出村了。
這世上的人並沒有減少多少。街上依然有熙熙攘攘的行人。可是我們的同行,卻消失了大半。
無雙站在那裡,眼看就要發作了。幸好這時候,有人說道:「不過,何九估計讓你們住,只要你們有錢。」
我點m.hetubook.com•com點頭:「三天之後,就算我們兩個不能完全恢復過來,以我們的實力,想要合力擒住溫玉也綽綽有餘了。」
我問無雙:「以你的傷勢,需要休息多久?」
這裏果然有個龐大的磚窯。點著不知道多少大燈泡,把這裏照的燈火通明。
然後她揮揮手,帶著四個判官向外走了。
人群中有人說了一聲:「有錢也不行,如果我們讓你住了,那就是同犯,得吃官司。」
我試探著問了一聲:「你是何九嗎?」
那人指了指不遠處的煙囪:「看見那些磚爐了嗎?何九就在那。」
那些人估計覺得強龍不壓地頭蛇,所以沒有絲毫懼怕的意思,他們還在討論我和無雙到底犯了什麼罪。
於是,我們決定休整幾天。
我們一路向東走。漸漸地,都感覺到一絲蒼涼的意味。
我抓住一個人,問:「何九在哪?」
那人嘿嘿的笑了一聲,說道:「過一會天就黑了。天黑之後,你在村子里轉一圈,沒亮燈的那一家就是了。」
我和無雙在外面等了一會,才看見他拉著車,滿頭大汗的走出來了。
這時候,天色已晚。
我們選擇在晚上走,因為我和無雙身上都有傷。晚上陽氣不太旺盛,可以讓我們從容的調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