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九十六章 神石

第四百九十六章 神石

然後,她從身上逃出來另外一塊石頭。
鼠王果然有些激動,問道:「我,我行嗎?」
無雙點點頭,問那鼠王:「你對這石頭做了什麼?為什麼它變成了神石?」
我說道:「你身上的力量讓我很好奇,要不然,我也來試試?」
老鼠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鼠王點點頭,說道:「開始的時候,我是用它來磨牙。後來我發現,我的身體也來越強壯,動作越來越敏捷,我想了很久,才發現是因為這塊石頭的緣故。」
無雙說道:「先讓我看看,如果關係重大,我自然會帶走。如果牽涉不到什麼,你自然可以自己留著。」
我看了看無雙,然後說道:「這位是冥王,掌管天下鬼魂。只要你綁了我們這個忙,我可以讓你擔任這個地方的土地。吃人間的香火,不必再住在這一男的鼠洞裏面。」
鼠王有些得意地說道:「我為什麼不能住在鼠洞裏面?我雖然法力高強,但是我喜歡和我的同類呆在一塊,不可以嗎?」
石頭上面帶著血絲和粘液,髒兮兮的被扔在了地上。
隨後,無雙點了何老爹:「你既然是他的軍事,你去吧。」
鼠王嘆了口氣,說道:「我原本只是一m.hetubook.com.com直普通的老鼠。但是在一個極為巧合的情況下,我從地下挖出來了一塊神石。這塊石頭讓我有今天的力量的。」
我猜測到:「是不是需要什麼方法?像是鑰匙一樣,開啟這石頭裡面的力量?」
我詫異的看了老鼠一眼:「那裡還有別人?」
無雙點點頭:「這麼奇妙的石頭,怎麼會隨意拋在荒野中呢?」
人是萬物之靈。但是有些動物,經過艱苦的修鍊,也能取得一些成就。比如我曾經遇到過的白狐,又比如傳說中的四大仙。
鼠王這才徹底的慌了。它連忙說道:「你別過來,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鼠王有些慌了:「你要拿走嗎?」
無雙想了想,又問:「你是在哪發現它的?」
然後它沖外面大叫了兩聲。
鼠王看見我們這副架勢,顯然是心灰意冷了,他嘆了口氣,說道:「果然,我就知道,這種寶貝,你們看到了,不會放手的。」
無雙皺著眉頭,實在看不下去了。她回頭看著我們:「你們誰去幫幫他?」
無雙點了點頭,提著桃木劍繼續接近那鼠王。她一邊走,一邊說道:「剛才這力量出頭保護你,只不過是因為我的力量https://www•hetubook.com•com打過來,它自然而然的反擊而已。如果我連這點道理都想不明白,也就不用做冥王了。現在,我慢慢地走過來,用桃木劍劃破你的皮肉,將你開膛破肚,扔到一邊,你猜,那力量還會再管你嗎?」
無雙看看我,問道:「什麼意思?」
鼠王的聲音仍然很鎮定,但是我卻感覺到,這鎮定中有一絲慌亂。他說道:「你要挑釁我?這裏可是我的地盤。」
我詫異的看了鼠王一眼,然後向無雙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是很厲害的道術。」
鼠王很不情願的看著我們兩個。我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我們到這裏來,搶走了他的石頭,還要徵用他的族人,換誰都會不爽的。
無雙搖搖頭:「這隻老鼠很不尋常。」
這場面看得我心驚肉跳,實在是太慘烈了。
鼠王氣定神閑的看著無雙,笑道:「威震四海的冥王,似乎力氣也不怎麼樣。連我這隻老鼠都奈何不了。」
何老爹哭喪著臉走過去,用力的幫助鼠王,把那塊石頭從肚子裏面取出來了。
鼠王無可奈何的說道:「貪心不足蛇吞象唄。看見好東西,就想據為己有,除了吞到肚子裏面,還有什麼辦法?和_圖_書
但是老鼠得道的,就基本上沒有聽說過了。
我們全都後退了一步。
說完這話,我用力的向鼠王打過去了一拳。
無雙點點頭,說道:「一個地方的土地,一般都是當地有些道行的妖物充任,有的事蛇,有的是黃鼠狼。更多的地方,是在閑置著。我可以讓你當這裏的土地,但是你要恪盡職守,做好你的事,不能出什麼亂子。」
我對無雙說:「你繼續,我來擋住這些老鼠。」
然後我對鼠王說:「能不能幫我們兩個一個忙?」
無雙看著鼠王,問道:「你就是靠著這塊石頭,修鍊到這個境界的?」
無雙點了點頭:「有道理啊,咱們要把這裏挖開嗎?」
她像是在威脅,又像是在謀划:「這力量根本就不是你的。而且你也根本不會運用,不然的話,你也不會在這裏趴著了。」
無雙果然停住了腳步,她淡然的問道:「說吧,怎麼回事?」
我忽然想到:「等等,這裏,如果不是荒野呢?」
無雙點點頭:「和我媽給我的那一塊很像。」
五分鐘后,鼠王終於從嘴裏面嘔出來了一小半石頭,剩下的一大半,仍然在他的肚子裏面。
把石頭吐出來的鼠王變得嬌小了許多。
雖然隔著和_圖_書十幾步的距離,但是我能感覺到我的力量撞在鼠王身上。然後,一股十分雄渾的道術從他身上激發出來,將我的力量頂了回來。
我說道:「這塊石頭不會平白無故出現在這裏,我總覺得,周圍應該有什麼東西。或許,這裏還有別的寶物,只不過,年深日久,被土埋住了。然後,恰好有人在這上面蓋了房子,變成了村子,又恰好有老鼠在這裏打洞。」
我點點頭,說道:「我知道它不尋常啊,尋常的老鼠能接下你這一拳嗎?」
我看見無雙向鼠王打過去了一拳,心中想到,這鼠王恐怕不死也得重傷了。
我搖搖頭:「咱們不用動手。讓這些老鼠來就行。」
無雙看著另外一塊,說道:「為什麼我在這塊石頭上面,感覺不到道術呢?」
我看見這花紋,頓時呆住了。我拿著石頭走到無雙面前,說道:「你看,這石頭是不是有點面熟?」
鼠王淡淡的回答道:「反正你們也拿我沒辦法。」
老鼠讓了讓,在它身後有個淺淺的坑:「就是在這,我從這挖出來的。」
然後,我看見他的肚子劇烈的涌動起來。他張開了嘴。開始一陣陣的抽搐。
石頭乾淨了之後,卻把我看呆了。因為我看見這石頭上面畫著一和-圖-書些花紋。是一隻不知名的神獸。
鼠王想了想,說道:「希望你說話算話。」
我聽到身後一陣亂鬨哄的聲音。看來,它的那些鼠子鼠孫趕過來了。
無雙問鼠王:「你不打算告訴我們了嗎?」
我看著無雙,問道:「怎麼回事?剛才是不是輕敵了?」
無雙搖搖頭:「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別人。但是這力量很奇怪。這力量恐怕不如你我,但是這裏面蘊含的道術,極為精純,甚至,比我們的內丹還要厲害。如果這是老鼠搞出來的,他現在早就成仙了,不可能還住在這老鼠洞裏面。」
無雙說道:「這力量不是它的。我能感覺得到。」
我有些詫異的看著它:「你是怎麼把這玩意吞下去的?」
然而,鼠王身上激起一層淡淡的光暈。將這一拳擋下來了。
無雙抽出了桃木劍,她一步步,慢慢的向鼠王走了過去。
這兩塊石頭無論是大小,形狀,還是色彩,都頗為相似,我看見它們之後就有一種感覺。這兩塊石頭,恐怕是從同一塊石頭上面鑿下來的。
無雙點點頭:「果然藉助了外力。那塊石頭在哪?」
我向那塊石頭走過去,在土裡面仔細的蹭了蹭,然後撕下一塊衣角來,認真的擦了一遍。總算把這石頭擦乾淨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