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零六章 囚籠

第五百零六章 囚籠

等我從鬼門關走進去的時候,我發現那裡空蕩蕩的。無論是陰差還是小鬼,都不見了。
無雙怒道:「你在幹什麼?我已經說過了,除了這個村子自然會告訴你,現在不能說。你怎麼不聽呢?」
我忽然心裏一驚,扭頭就想逃。然而,頭頂上一聲悶響,一個打鐵籠子,兜頭罩了下來。正好把我扣在裏面了。
這時候,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陰謀論者加迫害狂。
我走到她身後,這時候才發現,這不是真人,只是一尊雕像而已。
我走在村子裏面。這裏靜悄悄的。
後面那些道士發出一聲驚呼。而我卻看到了另外的信息。
老大嘆了口氣,說道:「本來是要跟我們一起走的。他說了,每天白天得時候,他老婆都會去廟裡上香,每天傍晚在固定的時間回來。前後差不了幾秒鐘。我們本來想等等你們兩個,所以一直看著時間。沒想到,今天他老婆忽然提前回來了。他老婆一出現,老周就破了膽了,再也不敢跟著我們走了。」
我提著桃木劍,一臉警惕的走過去。
我一提這件事,無雙的臉色又變了一變,然後她很著急的說道:「這件事在路上我慢慢跟你說,現在我們得趕快走m.hetubook.com.com。」
然後,那些道士拉拉扯扯,帶著無雙向村子外面走了。
這時候,那些道士也已經圍過來了。他們紛紛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我看著她,慢慢的說道:「你的桃木劍很厲害,為什麼和老冥王說了一會話之後,變得這麼慢了?」
無雙雖然不說話,但是我腦子裡已經有了千百種構想:「老冥王到底想幹什麼?她肯定需要力量。她要攻進冥界嗎?現在已經沒有必要了。難道,她要成為絕世強者嗎?根據我對她的了解,她似乎對這個不是太感興趣。」
上面寫著:「某年某月某日,許由……」
這時候,原本在飯館等著我們的幾個道士出來了。他們看見我和無雙一個勁向前猛跑,還以為我們有什麼消息呢。連忙揮舞著胳膊說道:「在這呢,這邊。」
然後雙掌平推出去,將這些道士打得七零八落。
我在地上走了兩步。忽然覺得腳下有些異樣。
人都死了?
不過,她雖然一擊打開了缺口,而我已經追上來了。一下搭住她的肩膀,將她揪住了。
我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我看著她,說道:「不對,我https://www•hetubook.com•com總覺得你不對勁。」
無雙點了點頭。
我這次真的有些生氣了。我看著無雙,問道:「你居然想跟我動劍?」
我在後面越想越不對勁,開始追過去。
我抬了抬腳,感覺地上似乎有些黏。我蹲下去看了看,驚駭的發現,是人融化掉之後形成的東西。
好像是老冥王。她背對著我,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暗罵一聲:「媽的,這裏居然有陷阱。」
我正要離去,忽然發現雕像上面似乎刻著一行字。
我伸出兩個手指,將她的劍尖夾住了。
真是奇怪。這些村民是陰差的後人,居然在晚上這麼安靜。
無雙一臉的緊張:「別去,危險。」
我輕輕地叫道:「老冥王,是你嗎?」
我看著那些道士,說道:「你們,帶著她去飯店等我一會。」
短暫的幾秒鐘慌神之後,我就鎮定下來了,不過是個鐵籠子而已,對於我這種實力的人,它還奈何不了我。
我手上用力,將她手中的劍奪了下來。
老冥王一言不發,只是在那站著。
然後一伸手,將薄紗拽下來。
我溜到閻王廟,進入到地下。
我聽了無雙的話,倒愣了一會,然後說道:「看來和*圖*書,不是所有的傳聞都是沒有根據的。這村子的村民自稱是陰間來的,倒也不是胡說八道,也還有點根據。」
這幾個道士一錯愕,似乎在考慮這個命令是什麼意思。不過好在他們的反應還可以,很快擋在了路中央。
我嘆了口氣,把心裏面複雜的情緒壓下去。無論是好奇還是恐懼。孩子還在裏面,我必須回去一趟。
無雙不知道我要幹什麼,出於本能的打算反抗。但是她的力量弱了很多,根本不足以走出我的掌控。
我一說這話,無雙忽然臉色一變。隨即,居然抽出桃木劍來。
「許由」後面的幾個字被遮住了。
無雙的桃木劍猛地頓住,再也不能向前動一分。
我嘆了口氣:「這樣啊,老周可憐了。」
我詫異道:「為什麼趕快走?到底出什麼事了?」
然後我伸手去拉無雙的胳膊,結果無雙像是一條游魚一樣躲開我了。
老大指了指西邊,說道:「太陽已經落山了,老周的媳婦回來了。我們這群人呆在裏面,容易引起他們的懷疑。所以老周把我們趕出來了。」
我嘆了口氣,低聲嘟囔道:「得罪了,得罪了。莫怪,莫怪。」
無雙想也沒想,舉著桃木劍向我刺了過來。
hetubook•com•com了,太慢了。無雙的桃木劍,簡直慢的可以。
我撿起她的桃木劍,說道:「放心吧,我的身手還可以。」
老大說道:「老周如果想逃,恐怕得等到明天早上了。我們已經約好了,等他老婆再去廟裡燒香的時候,就把他帶出去。」
這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問題。這雕像和其餘的敵方頗有不同,它居然是裸著的。也就是說,雕成它的時候,它就沒有穿衣服,而是有人在身上替她披了一塊薄紗。而這薄紗裸著後背,正好將那行字露出來了。
隨即,她跑了起來。
但是我沒有在意,因為我的目光被刻在臀部的幾個字吸引了,上面寫著:「被囚與此。」
無雙眼神中的驚慌更加的明顯了。
我點點頭,說道:「你們帶著無雙,先去村子外面等著。我去閻王廟再看看。」
無雙一聲大喝:「讓開。」
我奇怪的問道:「為什麼?」
我有些詫異:「難道在十幾分鐘之內,這裏就搬空了嗎?」
無雙一直想去村子外面,這次終於如願以償。然而,她只是死死地盯著我,似乎在哀求我,不要去閻王廟。
我有點火了:「你現在就告訴我。」
無雙只是靜靜的看著我,並沒有說話。
然後我奇怪的看著他們:和_圖_書「老周不打算跟你們一起走嗎?」
我問她:「老冥王還說什麼了?咱們的孩子,你為什麼沒有帶出來?」
如果和背上的字連起來念,就是:某年某月某日,許由被囚與此……
老大說道:「不行了,不能再去飯店了。」
可以想見,下面的內容是刻在臀部的。而這裏,恰好被輕紗罩著。
裏面也靜悄悄的,我向裏面仔細的張望。在陰影處,似乎有一個人影。
無雙馬不停蹄的向村子外面走這,一邊走,一邊說道:「我不是說了嗎?出了這個村子我自然會告訴你。」
我氣喘吁吁的問道:「無雙,你到底幹什麼?」
我驚訝的看著她:「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的力量呢?是不是給了老冥王?」
我的手將薄紗拽下來的那一刻,感覺手感有些不對勁,似乎拉斷了什麼東西。
我搖搖頭,沒有答話,只是看著無雙:「能不能告訴我,老冥王跟你說什麼了?」
我沖他們大喊:「攔住她,攔住無雙。」
我奇怪的看著她,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藉著假冥界昏暗的燈光,我發現地上到處都是這樣的粘液。
無雙搖了搖頭:「除非從這個村子出去,不然,我什麼也不會說。」
我快走了兩步,一腳踹開了閻羅殿的大門。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