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一十五章 叫陣

第五百一十五章 叫陣

無雙猛地一揮手,一股強大的力量迸發出來,直接把這男人拍在牆上了。男人的被重重的撞在牆面上,轟然一聲,牆塌了一半。他頹然倒地,不知道是死是活了。
無雙奇怪的看了李寡婦一眼:「村子里的人不是已經都被抓起來了嗎?」
無雙又問道:「有神念也找不到嗎?溫玉幾個人可以隱藏氣息,我們的孩子還小,肯定難以隱藏。」
無雙看了看馬臉漢子,說道:「今天的事,誰也不許多嘴,不然的話,剛才的人就是榜樣。」
李寡婦破口大罵:「你和我有仇,就這樣坑我啊?」
那男人搖搖頭:「沒有。」
馬臉漢子自然知道這是在警告他。於是連忙縮了縮脖子。
這次李寡婦沒有在承認了。因為承認了也沒人信。
那些村民一陣亂鬨哄的交談,但是誰也沒有給出個靠譜的回答。
那些村民聚在一個牆角,面面相覷。一時間,居然有些安靜。
無雙點點頭:「沒想到,大半夜還有客人。」
無雙淡淡的點頭,神情冷漠:「你要自首,還是告發?」
陰差點點頭:「都帶到了。」
無雙帶著人,重新回到街心。繼續聽村民們互相檢具告發。
外面站著一個中年https://m•hetubook•com.com漢子。謹慎的向院子裏面張望:「你們村怎麼回事?我剛才看見一大群人,站在牆角不知道在說什麼。可把我嚇壞了,我還以為是捉姦的呢。」
最為證人與當事人,李寡婦和那馬臉漢子也跟過來了。我們走到李寡婦家的時候,我偷眼看過去,李寡婦面色有些蒼白。雙手攏在袖子里,微微有些發抖。
我感覺,自從馬臉漢子回來之後,村民們熱情多了。因為大家發現,檢舉無罪,後來乾脆雞毛蒜皮的小事都開始叨叨起來。
我搖搖頭,說道:「如果溫玉成心要把她藏起來,我們根本找不到。」
無雙淡淡的問道:「說吧,怎麼回事?我剛才在你們家床下面看見一雙鞋,你的腳根本穿不了那麼大的鞋。」
李寡婦正慌張的看著無雙,兩隻眼睛亂轉,似乎在想什麼借口。
無雙的臉色越來越不好,她像是壓抑了很久一樣,忽然仰天大吼了一聲。
無雙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拉開一個抽屜:「你也抽煙?」
忽然,外面的門輕輕地響了。有人在以極輕微的聲音敲門。
不得不說,無雙為了找孩子真的已經火了。
男人hetubook.com.com左顧右盼,支支吾吾,終於說道:「大家都說她克夫,我這個……」
無雙不耐煩的說道:「就算沒有見過人。難道連不尋常的動靜也沒有聽到過嗎?有可疑的地方就說出來,讓我們重點查查。」
李寡婦咬著牙點了點頭。
我心中暗暗想到,或許馬臉漢子沒有說錯,她真的心裏有鬼。
無雙的身子慢慢的飄起來,浮在半空中,這一幕把村民驚得目瞪口呆。
那漢子驚呼一聲:「怎麼有人?」轉身就想跑。
無雙搬了張椅子坐下來,說道:「你們可以互相檢舉揭發。到天亮之前,自首的無罪,被人揭發出來的必死。揭發別人的有賞。開始吧。」
李寡婦戰戰兢兢的走過去,慢慢的把門打開了。
那漢子說道:「想你了唄,怎麼不能來。」
無雙又問:「那你為什麼不娶她?」
無雙搖搖頭:「陰差勢大,想要把他們困在這個村子裏面可以。但是想要把他們找出來,還有一點難度。許由,咱們倆去看看吧。」
無雙在寡婦家轉了一圈,然後指了指廚房裡面擺放著的一堆酒瓶:「你是個酒鬼?」
無雙板著臉問旁邊的陰差:「人都帶到了嗎?」
書記開始https://www.hetubook•com.com苦勸:「誰要是見過這幾個人,趁早交出來。你沒聽人家說嗎?這是要命的事啊。」
無雙俯視著村子,大聲地喊道:「溫玉,如果你不服我,救出來,我和你真刀真槍的打一場。帶走別人的孩子,到處惹出事端,算什麼真本事?你不害臊,我都替你覺得丟人。我就在這裏等你,你敢不敢出來?」
我對無雙說:「這些村民八成根本沒有見過溫玉幾個人。而且我在村子裏面看了,這裏也根本沒有閻王廟之類的。咱們恐怕不容易找打他們幾個了。」
終於,有個老頭站出來了,說道:「這位領導。我是這個村的書記。我想代表大夥說兩句話。」
然後,她揮揮手,讓李寡婦把門打開。
我失望的嘆了口氣:「折騰了半夜,原來是這麼個事。」
這時候,有個陰差跑過來報告:「剛才有人進村。我們按照之前的命令,許進不許出,把他放進來了。」
無雙擺擺手:「去查查這個寡婦家。」
無雙問李寡婦:「他說的是真的嗎?」
我和無雙結伴向李寡婦家走過去了。
書記顫顫巍巍的搖搖頭:「都不是,我就是想代表大夥問問。你們要找的人,是誰?我們也好認真想https://m.hetubook•com•com想。」
那些本來正在爭論的村民聽見這一聲吼聲,全都安靜下來了。畏懼的看著無雙,誰也不敢說話了。
然後她很不爽的問道:「你們村子裏面,是不是藏了幾個人?」
書記也一臉訕笑的說道:「這兩家有矛盾,這小子可能是在公報私仇。」
無雙從廚房裡面走出來,沉聲問道:「這是誰?」
這些村民都搖頭:「沒有啊。」
這時候,有個馬臉漢子站出來,指著一個頭髮亂蓬蓬的婦人說道:「我覺得李寡婦家不對勁。前兩天,每天晚上他們家狗都叫的特別厲害,我感覺像是來了什麼人似得。」
這老頭扭過頭去,開始張羅著把村民湊在一塊。然後問道:「有人見過這幾個人嗎?」
李寡婦低著頭,點了點頭。
無雙一步步走過去,問道:「你是誰?」
李寡婦和這男人倒還沒說話。馬臉漢子先幸災樂禍的說道:「啊,我知道你,你是鄰村的。嘖嘖嘖,原來李寡婦偷漢子啊。想不到啊想不到……」
這些人,大部分只是穿了件外套就被揪出來,所以在夜風中瑟瑟發抖。當然,他們發抖還有可能是因為害怕。
那些村民面面相覷,都搖頭說:「沒有啊。」
李寡婦聲音都發虛了:「你怎m•hetubook.com•com麼來了?」
偌大個村子,只剩下了呼吸聲,和陰差們翻找東西的聲音。這些陰差並沒有放棄,仍然在一遍遍的搜查。
周圍的陰差忙忙碌碌,半小時之後,將村子里的所有人都抓來了。
然而,她的謊言被馬臉漢子拆穿了:「她哪是酒鬼啊。去年鄰居家辦喜事,她喝了一杯,臉就紅的要命,差點當場醉了。」
我站在無雙旁邊,感覺自己是某個可惡的翻譯官。
書記點點頭:「那我組織大家想想,您別著急,我組織大家想想。」
無雙緩緩地走過去,挨個在這村民面前看了一遍。
這樣一直鬧到天亮,始終沒有什麼頭緒。
無雙說道:「一個叫章信,一個叫溫玉。一個是老頭,一個是年輕女人。他們抱著一個嬰兒。這些信息夠多了嗎?」
無雙皺著眉頭看了看那男人,問道:「你有老婆嗎?」
可是他跑了沒兩步,被無雙一揮手,一股強大的力量爆發出來,將這人的身形困住了。
陰差果然去查了。十幾分鐘后,他跑回來,搖搖頭說道:「掘地三尺,沒有找到我們要找的人。」
我們走到寡婦家裡之後,看見院子裏面收拾的很乾凈。屋子裡也很普通。掛著相框,擺著插花。非但不覺得冷清孤寂,反而有些溫馨的感覺。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