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二十二章 顯靈

第五百二十二章 顯靈

我的第一反應是:「壞了,被孟婆發現了。」
我搖搖頭:「怎麼可能。冥界還出銀礦了?」
我嘴裏附和著無雙,心中卻想道:「老冥王真的還活著嗎?我們以往見到的都是她的替身,難道,她的真身會在這裏面。」
然後,她跪在蒲團上,恭恭敬敬的磕了幾個頭。
我心中想到:「既然你是無雙的祖宗,那麼也算是我半個祖先,我拜你一下,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無雙見他這樣無賴,也是失去了興趣。開始虔誠的向老冥王的雕像說道:「老祖,如果你還在的話,就現身出來吧。你的後人遇到麻煩了。」
我想到這裏,不由自主的抬頭看了看。這一看可了不得,我發現原本雙目微閉,面目慈祥的老冥王,居然睜開眼了。她正在意味深長的看著我。
我閉著眼睛躺了很久。忽然感覺周圍的空氣像是被誰燒開了一樣。正發出一陣茲茲的聲響。而我周身傳來一陣劇痛。像是無數條蛇在咬我。
想了很久我才發現,我被人扔回到化魂池來了。我身子周圍的氣泡在池水的侵蝕下已經所剩無幾了。
她看見我,隨手將銀錠仍在地上,抱頭痛哭,一邊哭一邊捶我:「你這孩子和*圖*書,三天了,總也不回來,我還以為你死在下面了。」
然而,孟婆卻伸出冰涼的手指,一下搭在我的脖子上了。
隨後,無雙一動不動的跪在那裡。
但是這個念頭很快被我否定了。對方很顯然不是孟婆。因為這個聲音比孟婆葯威嚴的多。
我向周圍張望了一番,看見無雙和方丈閉著眼睛在旁邊浮浮沉沉。他們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我連忙叫醒他們。和他們兩個結伴向回趕。
我開始想道:「難道,這是老冥王?」
隨後,那些痛哭的小鬼忽然全跳起來,歡呼道:「冥王回來了,冥王回來了。」
方丈解釋道:「你們看這裏啊,陰森森的,分明是一座陰宅,而且這裡有是建在冥界下面。我看,老冥王十有八九是死了。」
無雙拜完之後,發現我還在站著,不滿的拉了我一把,讓我也跪下來。
在水中,我發現今天的化魂池與以往有些不同。我看見很多亮晶晶的東西,從水面上掉下來。像是流星一樣,從給我們身邊劃過。
我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她,盡量釋放出善意,我的手肘則悄悄地捅了捅身邊的無雙:「哎,你們家老祖真的顯靈了。」
屋子hetubook.com.com裡面有點黑,雖然點著長明燈。但是這燈光並沒有照亮多少。
顯然,有這種猜測的不止我一個。無雙輕輕地說道:「你們覺得這聲音是老冥王的嗎?」
我猶豫著點點頭,說道:「當初我們在沙漠裏面聽見過老冥王說話,好像就是這個聲音,不過,那時候的她快要死了,底氣沒有這麼足。」
我這時候可顧不得什麼別的了,嗷的一嗓子站了起來。
不過,還沒等我研究出來,我們就已經浮到水面上了。
無雙沒有任何反應。我心急如焚,這傢伙不會關鍵時刻睡著了吧。
無雙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們:「這是什麼意思?冥界又出事了嗎?」
那小鬼被忽然出現的人影嚇了一跳。等看見是無雙之後,興奮的喊起來:「冥王回來了,冥王回來了。」
我們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慢慢的走了過去。
我們三個嚇得一哆嗦。裏面有人?
隨後,我聽見孟婆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年輕人,老婆子的話當成耳旁風了嗎?念你和老冥王頗有淵源,你這條命,我就不收了。」
這一眼差點沒把我嚇死。我看見跪在我旁邊的人根本不是無雙了。而是孟婆。
https://m•hetubook.com•com丈不知道吃錯什麼葯了,居然和無雙杠起來了,擺事實講道理,一定要說老冥王已經死了。
我接過那一小塊金屬。發現上面有一個淺淺的印記,似乎是什麼符號。
我心想:「完了,完了。這下可完蛋了。又讓孟婆抓住了,我的記憶肯定保不住了。」
然後,我感覺她在我脖子上按了一下。我腦袋一麻,就此人事不知了。
我看著應門一張供桌,桌子後面是一個高大的佛像,不是別人,正是老冥王自己。
這老婆子一張滿是皺紋的臉,正咧著嘴沖我笑。
胖子藏頭草,見我們都這麼做了,他連忙也跪下來。千不該,萬不該,他不該一邊拜一邊念叨:「有怪莫怪,得罪莫怪。」
我朦朧中睜開眼睛。發現我周圍一片混沌。
無雙有些不高興了:「聽你這話,是覺得我們老祖死了,怕找你麻煩?」
一天被人弄暈兩次,任誰也不會好過。
到了我們這個境界,只要有一縷殘魂尚在,就不能稱為死了。所以方丈的這種說法,純粹是在胡攪蠻纏。
我想起來方丈的話,想轉過身去和孟婆硬拼,可是我的身子已經被對方控制了,根本無計可施。
我咽了口吐沫,緊張的說www•hetubook•com.com了聲:「老冥王?」
我嚇了一跳,條件反射一般的,轉身就想走,可是我身子晃了晃,就有重新穩了下來。
方丈在百忙之中抓了一把。研究了一會說道:「這東西,像是銀的。」
我不知道在化魂池裡呆了多久,我感覺我已經精疲力竭了。
這時候,裏面傳出來一個聲音:「你們來了?」
供桌前面有三個蒲團,想來是供人拜祭之用了。
我們站在宮殿的門口,看著黑乎乎的門洞裏面。忽然有些擔憂,不知道應不應該進去。
我媽哭的兩眼通紅,手裡還攥著一把銀錠。
我還從來沒有見她這麼虔誠過,不由得唏噓不已。
於是我瞧瞧向無雙望了一眼。
我感覺一股奇寒從脖頸處湧進來,幾乎把我全身凍住了。
這些人一邊扔,一邊哭。簡直極盡哀傷。
耳朵上壓力一輕,我的鼻子呼吸道一陣新鮮空氣。隨後,我聽到震天動地的哀哭聲。
我有些詫異的爬上來,很多人圍坐在化魂池邊,正將大把大把的銀錠投下去。
而無雙則氣急敗壞的說道:「老祖如果死了,剛才是誰在說話?」
於是我也磕了幾個頭。
無雙說道:「不論簡陋不簡陋,這裏供奉的是老冥王,我們就應該拜祭她。」
和-圖-書不管是臨時抱佛腳也好,還是絕望讓人有了幻想也罷。我現在倒強烈的希望老冥王能顯靈,幫幫我們。
這間宮殿裏面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什麼了。
一句話把方丈問住了。然後他厚著臉皮說了句:「人死而為鬼,是老冥王的魂魄在說話。」
我們正在外面竊竊私語的商量,裏面的聲音又說道:「進來吧,不必在門口站著。」
無雙跳上岸來,向一個小鬼突兀的問道:「你們哭什麼呢?」
我大驚失色,連忙用陰陽二氣,將身體包裹起來了。這時候我才發現,我連陰陽二氣用起來都很吃力了。
很快,人群中分,讓出一條路來。有一伙人從這路中間匆匆的趕過來了。這夥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父母,以及張元夫婦,還有紙紮吳等人。
方丈有些不滿地說道:「從外面看,這屋子金碧輝煌,格外高大,怎麼走進來了一看,這麼簡陋呢?」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嘴角上鉤,露出了一抹微笑。
無雙點點頭,說道:「不知道這裏面的冥王是不是真的,或許,又是一個替身。哎,總之我們多加小心。」
無雙喝道:「放屁,老祖那麼大本事,不會輕易死的。這些日子,我和許由見到了不少事,都能證明老祖還活著。」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