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二十四章 真身

第五百二十四章 真身

我和無雙只得跟上去。繞過那堵牆之後,幻覺中的迷宮並沒有出現。我們反而看見許多間小小的屋子。
我把我看到的內容,詳細的講了一遍。
方丈心有不甘的反駁:「怎麼能是一派胡言呢?你沒看到就說我騙人嗎?簡直莫名其妙。」
「當時我真是欲哭無淚,要不是她抓著我,我早就跑了,我用得著她提醒嗎?但是這時候說什麼也晚了。我把手搭在棺材上,用盡全力向外爬。一邊爬一邊喊:『無雙,許由,快走。』沒想到,我剛剛從棺材里探出頭來,一扭頭,看見跪在佛像前面的,早就不是無雙和許由了,而是孟婆,兩個一模一樣的孟婆。這兩個老婆子慢慢的轉過頭來,然後把我摁回到棺材裏面了。」
我慢慢的走過去,拿手碰了碰它。它像是紙灰一樣碎掉了。
我這話一出口,明顯感覺到無雙哆嗦了一下。
方丈臉上的表情很豐富,他仍然保持著推開棺材蓋的姿勢,嘴裏喃喃說道:「當時我看了一眼,看見是老冥王躺在裏面,把我嚇得身子都動彈不得了。」
無雙問道:「你什麼意思?」
無雙和方丈奇怪的看著我:「你又看到什麼了?」
我看了看仍然站和-圖-書在地上,雙目緊閉的胖子,問道:「他怎麼辦?」
方丈講到這裏,就不說話了。
這些屋子錯亂的分佈在這裏,有點不成章法。
我點點頭:「沒錯,我和你們看到的都不一樣。」
方丈臉上閃現出不屑的神色:「你們這不是跟我開玩笑嗎?老冥王的雕像到處都是,我當然知道她長什麼模樣了。」
我心裏閃過一個念頭:「催眠。」
然後他看了看張元:「你得給我撐腰啊。」
我向後望了望,看見我們已經被小屋包圍了。我嘆了口氣,還是推門進去了。
無雙看看我:「你和他看到的一樣?」
然後她看了看旁邊的胖子:「看來,我們看到的,真的是幻覺。」
孟婆指了指那堵牆:「走吧,在後面。」
也就在這時候,孟婆扭過頭來了,沖我嘿嘿一笑:「那個和尚沒有看錯,這小屋裡面確實都是棺材。棺材裏面,也確實躺著老冥王的屍骨。不過,那些都是替身,真正的冥王,可沒有那麼容易見到。」
與此同時,我聽到身後一聲輕笑:「年輕人,感覺怎麼樣?」
隨後,我發現我站在一堵牆面前,而我的面前,長著一顆奇異的植物,像是火一https://m•hetubook•com.com樣紅,像珊瑚一樣玲瓏剔透。
無雙似乎有所觸動,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回頭,看見孟婆駝著背,正一臉笑意的看著我。
張元擺擺手:「先讓方丈說完,你們別打斷他。」
孟婆淡淡的說:「你們三個人看到的,只不過是你們心中的想法罷了。你覺得冥王還活著,冥王就活著。那和尚覺得冥王死了,冥王就死了。這年輕人懷疑冥王是替身,那麼冥王就是替身。至於冥王現在是死是活,你們很快就知道了。」
老冥王就站在屋子的正中央。她睜著眼睛,看著我們。一副活生生的樣子,半點不像是死人。
方丈面對無雙的威脅凜然不懼:「我看到什麼了就說什麼。」
無雙和方丈都有點疑惑了:「咱們三個怎麼回事?三個人明明在一塊,為什麼經歷的事情都不一樣?」
屋子裡點著一盞小小的煤油燈,雖然昏暗,但是也足以把這裏照亮了。
隨後,她停在一座小屋跟前。說道:「進去吧,你們要找的答案就在裏面。」
張元點了點頭。
方丈摸了一把禿頭:「後來我就暈過去了,醒了之後就在化魂池裡面了。」
無雙想和圖書了一會,說道:「肯定有人記錯了。不對,肯定有兩個人出現幻覺了。」
我臉上的肉輕輕地抽搐了一下,我想把胖子拍醒。然而,孟婆像是知道我想幹什麼一樣,她幽幽的說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動他。」
「我掙了兩下,根本掙脫不開,隨後老冥王一使勁,把我抓緊棺材裏面了。我倒進去之後,耳朵正好落在老冥王嘴邊,這時候我聽見她用極微弱的聲音說:跑。」
然而,自腰部以下,她的身體全都是石頭的,這石頭上面,甚至有明顯的斧鑿之痕。
孟婆輕笑一聲:「他?如果他能自己醒過來,那自然是最好了,如果醒不過來,那就留在這裏陪我這個老婆子吧。」
孟婆向我們兩個招招手:「你們跟我來吧。」
方丈急的跳起來:「怎麼能不一樣呢?剛才無雙的說法你也不同意……」
我看見老冥王,第一反應是,她是假的。這是從石頭裡面雕刻出來的雕像,只不過,這雕像沒有雕刻完整,她就活了。
無雙像是終於抓住理由一樣,說道:「對啊,你怎麼知道那是老冥王?」
我一邊思索,一邊說道:「沒錯,他取過我們的血了。但是當時她說的是血脈測https://www.hetubook.com.com試。這個血脈測試,恐怕和驗血不一樣吧。」
這話雖然沒有明說原因,但是威脅的意味很明顯。我想了想,最終還是嘆了口氣,放棄了。
孟婆微笑的說道:「不是我弄出來的,是你的血弄出來的。你們在我面前可能會說謊,但是在自己的血液面前,會說實話的。」
方丈驚慌的看了周圍一眼,好想他現在就身處那宮殿中,而面前就擺著一副棺材一樣。
我心中一動,看著無雙說道:「為什麼是兩個人?不是三個人都出現幻覺了?」
無雙忍不住喝道:「一派胡言。」
方丈也沒有深入的考慮這個腰撐不撐得起來,繼續說道:「當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逃跑。但是我這時候才發現,根本動彈不得了。這時候,棺材裏面的老冥王忽然抬起手來。她那隻手一邊往上舉,一邊向下掉碎肉,把我噁心的……我是又噁心又害怕,然後就被她抓住了。」
我搖搖頭:「不一樣。」
我說道:「你還記不記得,孟婆說要給咱們三個做個測試。」
我揉了揉眼睛,回過神來。發現我站在大殿裏面,而我面前的那奇異的植物,是生長在一隻碗裏面的。而這隻碗,分明是之前孟婆取血的那一隻。和-圖-書
隨後,我和無雙看見了傳說中的老冥王。我真沒想到,她居然是這樣的。
無雙不服氣的說道:「你就是因為見多了雕像,所以才出現了幻覺。」
顯然,對於方丈的說辭,張夫人也不大信,她說道:「方丈,你怎麼知道那是老冥王?」
我想也沒想,順口說道:「亂葬崗上的墳墓,不就是這麼分佈的嗎?」
恰好在這時候,無雙輕輕哼了一聲,也醒過來了。她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驚呼了一聲:「果然是在這裏。」
我們好奇的問道:「後來呢?後來發生什麼事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剛才的東西,是你搞出來的?」
無雙點點頭:「是啊,她不是已經取過我們的血了嗎?」
無雙看著這些小屋,皺著眉頭說道:「我怎麼總感覺這場面有點面熟呢?」
無雙問道:「照這麼說,冥王還活著?為什麼我們三個人看到的不一樣?」
說完這些,方丈又生怕我們不相信似得,斬釘截鐵的說道:「我剛才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無雙捏了捏手指,關節發出咔咔的響聲,然後她笑著對方丈說:「你說,你好好說。」
我剛剛想要解釋,但是周圍的空間一陣波動,眼前的張夫人,方丈,全都變得虛幻起來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