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水寶地

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水寶地

我們走在路上,無雙有些擔心的說:「也不知道現在冥界怎麼樣了。」
情況緊急,他也來不及多想,直接趴到地上了。
隨後,我和無雙向旁邊躲了一躲。胖子在我們身後,根本感覺不到什麼異動,只是聽見我說了一聲快閃。
我一聽這話,不由得一陣苦惱。沒錯,真的讓無雙說中了,這裏真的一個魂魄也沒有。而每次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一定是出現什麼問題了。
無雙握了握雙拳:「這些人快把我搞火了,我現在煩躁的要命,他們可不要惹我。」
我和無雙商量了一下,說道:「咱們總不能大白天去挖墳吧,要不然,我們晚上再去?」
無雙黑著臉說了一聲:「我們走。」
我問他:「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放狗咬我們?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我問方丈:「你的身體怎麼樣了?去找找嗎?」
方丈嘆了口氣:「哎,跟你們在一塊就沒有什麼好事。」
無雙冷著臉走過去,喝道:「你們這些孤魂野鬼,都聚在這裏做什麼?」
方丈摸摸光頭:「走到大街上,大標語到處都是,我又不是文盲,當然知道了。」
紙紮吳擺擺手:「胡說八道,這是盜墓嗎?這是和-圖-書盜屍。」
我們在家裡面安頓下來。尤其是方丈、我、無雙、我們三個人合力,將瘦子的魂魄烙印在一個紙人上面。
無雙搖搖頭:「既然老冥王交代了,我們不要插手冥界的事,我們還是聽她的吧。不然的話,萬一弄巧成拙,倒壞事了。」
方丈打了個哈欠:「你們兩個太小心了。我們這麼強大,怎麼會有事?」
無雙說道:「難道你讓我挖墳?」
我心裏明白,大家從冥界退出來,誰的心情也不好。我跟上前面的無雙,心想:「只是挖個墳而已,希望一切順利吧。別再出事了,不然無雙和方丈發起飆來,我可攔不住。」
方丈有些驚訝:「這是怎麼回事?」
天上掛著一輪明月,我們三個人一路先聊著。
我看了看周圍,很平靜,沒有什麼風波。於是問道:「鄭州怎麼了?好像沒什麼啊。」
然後,她身上爆發出濃郁的陰氣,看樣子是打算攻擊那些狗了。
這時候,終於有人把無雙認出來了。他驚呼:「不好了,這三位我見過,他們是冥王的人。」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如果不是因為我,尼恩或許能平平安安過日子,也不用整和_圖_書天這樣擔驚受怕,東躲西藏的。」
我們出了城市,向郊區走去。慢慢的,我們已經接近老家了。
無雙有些惱火的說:「別管怎麼回事了,先把這群狗給解決了。」
無雙看著我說:「你感覺到沒?這裏一個魂魄也沒有。」
方丈訕笑一聲:「意外,純屬意外。」
方丈有些不耐煩的說:「到底怎麼回事?老子在冥界呆了兩天,現在的活人都這麼不友好了嗎?和諧社會怎麼能搞成這樣?」
對於奇才的話,我選擇了充耳不聞。無雙幾個人已經收拾好了東西,準備離開了。
方丈有些不情願:「怎麼又有我?」
方丈湊過去聞了聞:「是血?」
晚上終於來了。我們三個人找了工具,隨便交代了一聲就出門了。
小鬼有些擔憂的看著我們,似乎有什麼話想說,但是又不敢說,無雙說道:「有什麼話直接說。我聽聽。」
無雙說道:「不管你有沒有身體,今晚上幹活的肯定有你了。」
無雙一道陰氣打過去,直接掀翻了幾個小鬼。
我看了看他,說道:「上次你說這話不久,我們就著了孟婆的道了。」
我回頭看了看奇才,向他說道:「你好自為之吧。」和*圖*書
我爸媽看著這裏,唏噓不已。
我看他們兩位如此豁達,也就放心了。
方丈說道:「晚上去?那不成盜墓了嗎?」
我揪出其中一個,問道:「你們在這幹嘛呢?」
我回頭看了一眼,是一個破碎的酒瓶子,躺在地上,而瓶子裏面,流出暗紅色的液體來。
我們先來到鄭州,打算稍微歇息一下。
但是無雙和方丈將陰氣幻化成一道道無形的屏障,把他們留下了。
我們沒有再理有些瘋癲的村民,直接放開自己的力量,三股強大的氣息,帶著一陣旋風,直接向墳地掠取了。
今晚上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所以沒必要那麼小心翼翼。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去鄉下挖個墳還要出事的話,那也不用和溫玉拚鬥了。
我們家已經很久沒有人回來過了,到處落滿了灰塵。
我輕輕地把這親戚放在地上,含笑看著方丈:「你小子還知道和諧社會呢?」
我哈哈大笑:「無雙,如果他們中間選出一個總書記來,你這位子可就危險了。」
方丈驚道:「這些小鬼想幹嘛?開黨代會嗎?」
我大叫一聲:「不好,快閃。」
我說道:「要不然你把判官叫聲來問問。」
我爸擺擺手:「和-圖-書都是一家人,說這種話做什麼。」
小鬼見逃跑無望,只得老老實實回答道:「據說這裡是風水寶地,我們打算來沾沾光,下輩子也要投胎,投個好人家。」
我一看這個人,很是面熟,分明是我們家的一個遠房親戚。當年假出殯的時候他還曾經參加過。
只不過,這些狗似乎比人葯靈敏的多,它們被無雙散發出來的陰氣嚇了一跳。忽然誰也不叫了,在我們身前十幾步的地方停住了,然後紛紛掉頭逃回去了。
我皺皺眉頭,問道:「風水寶地,我怎麼不知道?」
然後,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跟著大部隊走了。
我們三個人加快腳步,逮住了一個。
方丈搖搖頭:「不找了。你們幾個都把身體扔了,我也就入鄉隨俗吧。反正以我現在的能力,幻化出身體來也不是難事,沒有身體,反而更加方便。」
這一聲傳出來,頓時樹倒猢猻散,小鬼們四散奔逃。
可是這親戚根本沒有回答我們的話,他兩眼一翻,暈過去了。
然後她忽然疑惑的向周圍看了看,問我和方丈:「你們有沒有覺得,今天的鄭州,有點不對勁?」
忽然,我感覺到一陣陰風,沖我們面門來了。
無雙看了看長長https://www.hetubook.com.com街道,拽了拽我:「走吧,走吧。把爸媽的身體挖出來,然後我們去找地藏王。」
我媽也笑道:「如果不是你,我們也不能去陰間玩一圈啊,哪個人有這特權。」
他話音剛落,在我們前面不遠的地方,忽然傳來了一陣狗叫聲。緊接著,一群惡狗朝我們撲了過來。
那些狗逃走的方向,陰影綽綽的似乎有不少人。看見我們三個追過去,全都是掉頭就跑。
等我們到墳地的時候,這才發現有點異樣了。
我爸問我:「我們什麼時候把屍體挖出來?我們兩個總不能在人間做孤魂野鬼吧。」
如果擱在別的時候,這番話是絕對的褻瀆,不過我們都是從冥界回來的,見慣了生死,這些小節也就沒那麼重要了。而笑的最歡暢的,也就是我的父母了。
那些小鬼看了看我們,仗著人多勢眾,居然有些氣焰囂張。我聽見那邊吵吵嚷嚷,有幾個刺頭說道:「關你屁事。」
墳地周圍全是小鬼,密密麻麻,鋪了一大片。
然後我們聽見啪的一聲脆響,緊接著,是一陣濃濃的血腥味。
這紙人沾了我們三個人的血,不懼水火,已經相當頑強了。換句話說,如果不是有人故意要損壞它的話,瘦子總有機會復活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