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四十三章 方丈的夢

第五百四十三章 方丈的夢

我招呼了無雙和方丈一聲,朝這人輕輕地走了過去。這人是地藏王沒錯,而且呼吸均勻,顯然正在沉睡。
我被方丈的表情嚇了一跳,問道:「後來呢?」
我嚇了一跳,抱著無雙向旁邊躲了一下。
方丈點點頭,說道:「剛才你們走了之後,我迷迷糊糊想要睡覺,可是就在將睡而未睡的時候,我忽然聽見旁邊一陣亂響,想必是地藏王爬起來了。」
孟婆像是被我喚醒了一樣,她睜開雙眼,聲音極緩慢的問道:「什麼毒?」
方丈點點頭:「當時我雖然是在睡夢中,可是感覺還是很靈敏的。我悄悄地睜開了一隻眼,想看看地藏王在幹什麼。」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真的假的啊。」這事不能怪我懷疑,方丈說話,歷來喜歡誇大其詞,更何況,這次的事實在有些過於邪門了。
我接著天上的月光看了看。這人確實是方丈。
方丈這句話,極盡的妖異,想必是在模仿地藏王當時的口氣。
孟婆緩緩地點了點頭,答應下來了。然後她舉起手掌,排在了我的肩膀上。
可是孟婆幾乎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只有她幫我們解了毒,我們恐怕才有資格干預冥界的事物和_圖_書
我知道這眼淚不僅僅是流給孟婆的。
孟婆卻沒有回答我,反而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她的臉上,儘是疲憊之色,我聽到她小聲的說道:「我太累了,我要休息一會。」
我知道,我這麼干很不道德,別人都已經油盡燈枯了,我還要她在堅持一會,讓我讀完一頁書。
方丈也疑惑了,然後他無比牽強的說:「可能他又回來了,然後重新再這裏睡覺。」
我點了點頭,拉著她往回走。
無雙呼聲的哭泣了好一會,終於止住了。她擦了擦眼淚,沖我說道:「走,我們回去,看著地藏王。等他找到機緣,恢復實力,我們再扭轉乾坤。」
我拍拍他的腦袋:「也許你還沒睡醒呢。」
無雙頭也不回,大聲說道:「現在,我給你們城隍權利。一旦生人陽壽已盡,你們負責勾取魂魄,賞善罰惡,就地轉世投胎。你把這道命令,傳給其他城隍吧。」
我有些發愣:「原來這是一張網,怪不得,冥王的後人嚴謹尋找這種力量,白白坐失良機,讓其他的人捷足先登了。」
無雙和孟婆只有一面之緣,但是她蹲在地上,分明流下來了兩行淚。
城隍在後面問我和*圖*書們:「冥王大人,冥界大亂,世上的魂魄怎麼辦?」
我說道:「可能他是想要上廁所。」
方丈似乎有些不快,他說道:「地藏王?他當然沒事了,不過,事情就是他挑起來的。」
我無奈的再看孟婆時,她的身子已經散掉了,一陣風吹過來,她迅速地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這下方丈也無可辯駁了,甚至他自己都開始懷疑,摸著光頭說道:「難道我是在做夢?這不應該啊。我睜開眼,看見地藏王,然後就嚇跑了。怎麼可能是做夢?」
跑到半路的時候,我忽然看見原來我們睡覺的地方躺著一個人,看身材,正是地藏王,而且,和我們剛才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連姿勢都沒有改變。
我和無雙一時間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能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
無雙指指地藏王,說道:「姿勢都沒有變。」
那黑影撲了一空,站在地上,急切的叫道:「是我,是我,我是方丈。」
我知道,她一旦睡著了,就再也不會醒過來了。於是我說道:「先別睡,能不能先幫我們解毒?」
孟婆臉上沒有任何悲傷地表情,反而顯得很興奮,她看著我和無雙說道:「冥王的https://m.hetubook.com.com計劃成功了。開始一步步走向正規。再有三年時間,天下就太平了。以後,我們就再也不用操心了。」
方丈點點頭,說道:「當時我也這麼想,所以就沒有管他,繼續躺下睡覺,可是接下來不得了了。我聽那聲音響了一陣,然後在我身邊停住了就再也沒有動靜了。」
我說道:「我和無雙的魂魄都中了一種奇毒,想要解毒並不難,你用力量打在我們身上,將這毒逼出來就行了。」
我聽得有些摸不著頭腦:「什麼意思?地藏王挑事?」
無雙問他:「地藏王人呢?」
孟婆睜開眼睛,看了看我和無雙,慢慢的說道:「我是來到人間了,還是你們回到冥界了?」
「結果我一睜眼,正好看見地藏王正低頭盯著我,兩隻眼睛瞪得滾圓,呲牙咧嘴,像是……像是要吃了我一樣。」
我和無雙慢慢的向回走。剛剛走出村子。路旁忽然一個黑影竄起來,像我和無雙撲了過來。
方丈說:「跑了。跟我說了一句話之後就跑了。」然後他指了一個方向。
方丈愁眉苦臉的說道:「許由,你可不知道,剛才你們不在,嚇死我了。」
不得不說,她hetubook.com.com能在死亡之眼下活下來,已經算是相當不容易了。只不過,她的氣息已經弱到了極點。隨時都有可能魂飛魄散。
過了一會,她又看了看天上的太陽,點點頭說道:「看來,我是到人間來了。不過,在哪都一樣。我已經快要死了。」
我和無雙懷疑的看了方丈一眼:「你不是說,地藏王跑了嗎?」
我和無雙正在分析老冥王的陰謀,身前的孟婆卻幽幽醒轉了。
我們向那個方向急匆匆的跑過去,無論地藏王發生什麼事了,我們必須跟跟緊他,如果再把他弄丟了,我們就徹底不能挽回局面了。
我看著一臉激動的城隍。心想:「這個辦法只是權宜之計。這些城隍到底不如冥界的人公正無私。一兩年或許可以,時間長了,恐怕會攪得天下大亂。不過,好在我們最多需要三年,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我將無雙扶了起來,抱在懷裡,輕輕地拍著她的背。
我激動的問:「老冥王的計劃,是不是和溫玉有關係?」
我指指地上的浮土:「也沒有爬起來的痕迹。」
城隍跪在後面,目瞪口呆,似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過了很久,他在重重的磕了一個頭:「謝,謝……謝冥王。和_圖_書
無雙打了個哈欠,說道:「忙了一晚上,也該睡一會了。現在可不是做神仙的時候了,隔兩天不睡覺,真有點受不了。」
孟婆點了點頭,並沒有掩飾。她很坦誠的說道:「這事也應該怪那姑娘自不量力,簡直是咎由自取。好端端的,沒事非要尋找這種力量。本來,老冥王要等的人可不是她,哎,只可惜,一張大網結好了,偏偏有人要向裏面撲。」
這一掌拍下來,我根本沒有任何感覺。換句話說,孟婆根本沒有用自己的力量拍這一掌。
我問孟婆:「我們的孩子怎麼樣了?冥界怎麼樣了?溫玉和老冥王都怎麼樣了?老冥王到底有什麼計劃?」
雖然看清楚了對方的身份,我仍然很懷疑,問道:「方丈,你怎麼在這裏?你在這裏幹什麼?」
方丈瞪著眼說:「你不信我?」
我按照方丈所說的,感受了一下,不得不點點頭:「如果地藏王是站在你身邊了的話,那確實是很可怕。」
方丈緊張的說:「當時的情況太嚇人了,我連話都不敢說。後來地藏王看見我醒了,沖我詭異的一笑,說道,方丈,你醒了啊?」
無雙問方丈:「出什麼事了?地藏王沒事吧?他現在可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