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六十四章 停工

第五百六十四章 停工

屠夫悶聲悶氣的答應了一聲,然後風風火火的從贔屓身上爬了下來。
炸彈搖搖頭:「還沒有死。」然後他指了指贔屓:「毒王在他的身體裏面。」
無雙白了我一眼:「滾蛋。」
炸彈臉上的肉蹦了蹦,顯然方丈的話讓他很忌憚。
第三天的時候,瘤瘤和屠夫終於回來了。我看見瘤瘤面帶喜色,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炸彈有些擔憂地說:「你自己去?我聽說干這個的老闆都是刀尖上滾過來的,不會有什麼危險吧。要不然我跟你一塊去?」
一隻沒有說話的瘤瘤張口了,他說道:「關鍵是老闆啊,這樣吧,我去一趟,和老闆好好談談。」
炸彈的話說的很誠懇,但是我們卻心裏沒底,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他們。
我們幾個人向遠處走了兩步。我小聲的問:「怎麼辦?」
炸彈怒道:「屁話,工人們都是我們的子孫,他們的膽子我們還不清楚嗎?既然鬧鬼了,他們還敢開工?」
炸彈急的團團轉,眼看他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我們終於承受不住壓力,開始明令禁止,炸彈不得靠近我們五十米之內。
然後他們兩個就離開了。
我們點點頭,說道:「好,我們可以幫www.hetubook.com.com忙。」
瘤瘤和炸彈臉色就有點不好了。他們不自然的看看我們,自嘲道:「這些兔崽子,越來越不孝順了。」
我看見炸彈因為生氣,越發漲大起來的肚子,不由得擔驚受怕。
我想了想,說道:「你給我幾分鐘,我們幾個商量商量。」
我指了指頭頂:「因為這條臭河,污染了你們的屍骨。如果讓工廠停工,我們再幫你們洗骨遷墳,一切都會好起來。」
無雙說道:「有點難辦。毒王在贔屓身體裏面,如果咱們強行救走贔屓的話,毒王恐怕就得出手了。」
地藏王想了想,說:「遷墳肯定不行。他們身上有怨氣,要先把怨氣解掉,然後再洗骨,最後才是遷墳。」
「實際上,回來的不是毒王,而是這隻大烏龜。毒王告訴我們,他正在烏龜的肚子裏面。據他說,這東西是一件神物,如果不是毒王魂魄特殊,即使靈魂都帶毒,烏龜根本不會怕他。大概這些神物,都忌憚靈魂一類的東西吧。」
我說道:「他們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得病,居然有怨氣?」
我問道:「然後你們就把贔屓困在這裏了?」
無雙指了指那些小鬼,m.hetubook.com.com笑道:「剛才我們辦不到,不過,現在有幫手了。」
然後他擺擺手,叫過來十來個小鬼,吩咐了一番,那些小鬼走了。
瘤瘤瞟了一眼炸彈的肚子:「你跟我去我更不放心。」他指了指屠夫:「屠夫,你跟我一塊去吧,等一會,我讓你揍誰你就揍誰。」
炸彈點點頭:「好,請便。」
炸彈問道:「我們現在就去把工廠掀翻。」
方丈關心的掰著手指頭問:「我們先搗毀工廠,化解他們的怨氣。然後幫他們洗骨,之後是遷墳。這樣的話,就可以天下太平了?」
這些小鬼搖搖頭:「不行啊,我們在工廠裏面,又是大笑又是起旋風,連我們自己都嚇到了。可是工廠還在開工。」
我心想:果然是鬼怕惡人,惡鬼也不例外。
等到晚上的時候,三個老大帶著我們從水底浮了上來。
我一拍大腿:「怪不得你們這麼囂張,敢吧贔屓困起來,原來給他下毒了。」
方丈說:「只能幫他們只好病了。不過,咱們會嗎?」
我擺擺手:「我們不提倡以暴制暴,你們去裝神弄鬼,嚇唬嚇唬他們就算了,只要工廠停工就可以了。」
我點點頭:「簡直火冒三丈。」
https://m•hetubook•com•com藏王微笑著搖搖頭:「如果你莫名其妙的得了這種怪病,心裏是不是惱火?」
炸彈看了看我們幾個,很誠懇地說道:「我們也知道,這麼干,早晚得遭報應,所以一直等待有真本事的人過來。如果你能幫我們,這烏龜我們自然會放回去,而且,無論你們要什麼,只要我們能做到,絕對不含糊。」
瘤瘤說道:「果然是刀尖上滾過來的,我們兩個現身之後這小子都不怕,帶了一幫保鏢要走我們。幸好有屠夫,大鬧了三天,這小子終於服了。」
方丈一臉憐憫的看著炸彈:「你知道贔屓是什麼東西嗎?這是神物,有翻江倒海只能,你得罪了他,肯定沒有好果子。」
不過他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說道:「當初我們四個最先得病,準備等死。然後毒王說,他住在這裡是個禍害,早晚把我們都得毒死。因為只要他碰過的東西,我們都沒有辦法再碰了。」
我們先去了工廠,這裏大門緊閉,裏面靜悄悄的,果然是停工了。
方丈又發愁道:「還是得讓工廠停工。可是我們辦不到啊。」
我聽這句話沒頭沒腦,問道:「怎麼回事?」
可是還沒有高興多久,就看見十幾個醉漢,喝和圖書著酒一路叫罵。而嘴裏罵的,全是自己的先人。
我們在贔屓身邊等了很久,瘤瘤仍然沒有回來。
我啞然的看著屠夫:「他的智商,似乎有點……」
炸彈問:「停工了?」
我們四個沒有回到岸上,而是坐在了贔屓背上。贔屓身上所產生的光暈雖然不能幫我們解毒,但是我能感覺到,身體內的力量有些增長的趨勢。看來,等贔屓恢復過來的時候,我們一定可以複原。
我看他站起身來,身上的瘤子到處亂抖,心想:你這幅尊容也需要談嗎?直接往那一站,老闆都得被你嚇得魂飛魄散啊。
瘤瘤說道:「我們逼老闆放棄這廠子,老闆認出我們來了,把我們乾的事告訴了村民,那些村民覺得是我們斷了他們的飯碗,所以今天就這樣了。」
地藏王說道:「生氣也是病的一種,只不過,沒有人幫它當做病罷了。」
炸彈怒道:「原來是那家工廠?我早就覺得他們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我們幾個走了回去,炸彈沖我們拱拱手,頗為客氣的問道:「幾位,怎麼樣?」
我們相視一笑,心裏面都很舒暢,舉的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小鬼們說:「老闆把工資漲了,這些小子見錢眼開,又仗著人多,所以重新開工了和*圖*書。」
無雙問道:「毒王呢?怎麼看不到他?已經死了嗎?」
我們問問道:「怎麼樣了?」
我點點頭:「可以。」
炸彈點點頭:「聽你們的吩咐。」
那些小鬼出去了一晚上,第二天才回來。
我捅捅無雙:「聽見沒?你有病。」
「毒王離開這裏之後,就只剩下了我們三個。這中間,得病的小鬼越來越多,個別的,熬不住都死了。我們幾個生前比較強裝,倒可以再撐幾天,不過,也快要到極限了。這時候,毒王回來了。」
屠夫悶聲悶氣的說:「那個老闆說了,把我們乾的事告訴村民。」
瘤瘤點點頭:「停工了。晚上我們去看看。」
瘤瘤說道:「胳膊腿太粗壯了,腦袋有點不靈光。」
炸彈問道:「那現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們了,我們為什麼得病?」
炸彈大喜,說道:「我們也一定會放了這位烏龜兄。」然後他不好意思的笑笑:「不過到時候你們能不能攔著他點?不要報復我們?」
炸彈點了點頭:「據毒王說,這烏龜可以延緩我們的病。我們試了試,發現是真的,只要坐在這光暈裏面,身上的病就會好上一分,雖然不能治本,但是至少可以多拖延一段時間。」
地藏王點點頭:「理論上是這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