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一線生機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一線生機

贔屓笑了笑,說道:「這兩樣東西,可不能同日而語。」
我們的話倒聽得贔屓一愣,然後他問道:「大和尚,你的力量,為什麼消失了?」
這時候,我感覺身上的那些毒藥,被我一震,全都鎮開了。
地藏王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了。」
贔屓點點頭,很隨意的說道:「這有何難?」
贔屓搖搖頭:「只有一隻。他在千年前浮出水面,被人稱為方丈。千年之後再出現的時候,又被人稱為蓬萊,再過千年,他得到了一個新名字,叫瀛洲。這些傳說太過久遠了,以至於真正有人要記載下來這件事的時候,已經弄不清楚一共有幾座山了。如果你們留意一下,會發現另外一種傳說,傳說中,海上仙山有五座……」
贔屓點點頭:「傳說中,三座仙山漂浮在海上,隨著波濤起伏不定。這三座仙山,時而在岸邊不遠的地方出現,時而,在萬里之外的茫茫大海上飄蕩。更多的時候,你根本不知道它們在哪裡。你們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地藏王微微的嘆息了一聲,說道:「如果實在不行的話,我也不勉強。」
贔屓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是老冥王的事吧。」
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們這正圍著贔屓轉悠,忽然它的背上出現一道裂縫,很快,這裂縫越來越大,漸漸地,擴展到它全身都是,像是罩了一層蛛網一樣。
這種痛苦經過了十幾分鐘,才終於慢慢消失。然後,我感覺久違的陰陽二氣又回來了。起初的時候,他們很細小,但是慢慢地壯大,很快,匯成江河湖海,終於,砰地一聲,灌滿了全身。
無雙問贔屓:「你已經恢復過來了嗎?」
我們走到河邊,跳到髒水裏面去,然後沉入水底。
無雙點了點頭。
贔屓看了地藏王一眼,隨後,眉頭緊皺起來。
贔屓想了想,說道:「恢復了十之七八吧。」
贔屓忽然笑了,問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天上一日,人間一年。」
贔屓看著我們,說道:「指的是三仙山。」
贔屓這話聽起來很像是安慰人的,所以我們的心情繼續消沉下去了。
無雙問道:「有多難?」
我無比舒暢的嚎叫了一聲。看看無雙和方丈,他們臉上也都有喜色。看來,同樣也是恢復了。
無雙急道:「可是我們只有三年時間。不對,在路上耽擱了一年,和_圖_書現在只剩下兩年了。」
贔屓說道:「因為這三座山是活的。」
他沖我們拱拱手,說道:「幾位,別來無恙啊。」
無雙著急的問:「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又變成石頭了?」
贔屓點點頭:「毒王已經離開了。這小子倒是逃得挺快。如果再讓我遇見他們,必定一個不留。」
然後,砰砰砰,接連三拳打在我們身上。
這話有點悚然聽聞了:「山也可以是活的?」
地藏王面露欣喜,說道:「能不能幫我也恢復實力?」
贔屓說道:「很難。」
贔屓說道:「咱們別在這臭河裡面帶著了,走吧,咱們去我的老家。」
贔屓詫異的看了我一眼,說道:「這你都猜到了?沒錯,指的是渤海村。不過,到了渤海村,沒有人引路,你們也找不到三座仙山。」
我點點頭,說道:「這話有點玄了。而且我們曾經去過仙境,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的。」
地藏王嘴裏嘟囔道:「難道,那個大機緣,不在這裏?」
我們都高興地問道:「具體要怎麼做?」
在路上的時候,我問地藏王:「你的大機緣,會不會在那三座仙山上面?」
這景象讓我們大為緊張,難道贔屓已經身亡了https://www.hetubook.com.com不成?
贔屓想了想,點頭道:「你說的也有道理,我給他們個教訓就算了,至於他們那條爛命,我沒有興趣。」
贔屓輕蔑的一笑:「記載下來這個傳說的人,不過是凡夫俗子。目睹過三仙山的人,也不過是凡夫俗子。實際上,又有誰說,三仙山是真正的山了?他們真正的身份,是一隻龐大無比的烏龜。」
我們疑惑的問道:「指的是哪?」
我們全都搖搖頭,問道:「為什麼?」
方丈牛氣衝天的說道:「仙境我們都去過了,仙山我們也不怎麼看在眼裡。」
雖然知道面前的老者不是以前的石老頭,不過我仍然感覺很親切。我問道:「你身上的毒好了?」
贔屓沉默的先前走。走了一會,他忽然說道:「你們本來肯定沒有辦法了。不過,你們遇見了我。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贔屓點點頭:「實際情況當然不是這樣的。不然的話,仙界和人間不就亂套了嗎?實際上,這個天,指的並不是仙境。」
觸手很涼,很硬。分明是一塊石頭。
我們擔憂的問:「怎麼樣?不行嗎?」
隨後,石塊紛紛的掉落下來。露出裏面的肉體來。
贔屓微笑道:「至於https://m.hetubook.com•com原因,我剛才已經說過了。天上一日,人間一年。在龜殼浮出水面的時候,曾經有漁民誤闖到上面去。或許他只是停留了片刻,但是再回到家鄉的時候,已經物是人非了。這樣一來,又有誰不認為它們是仙山?」
無雙忽然疑道:「不對,這裏面有問題。能從水面上飄出來的龜殼確實很神奇,如果它足夠大,被人認為是仙山,也算說得過去。可是,為什麼它變成了仙山呢?就因為時而出現,十二消失?」
無雙問道:「能不能解掉我們身上的毒?」
我們連忙跑過去,敲了敲贔屓:「哎?你怎麼樣?」
我愣了一下,說道:「你的家?」
我們驚詫不已的看著他:「三隻山一般大小的烏龜?」
我說道:「渤海上有三仙山,這三仙山,指的是渤海村吧。」
贔屓看了我們一眼,隨即化作一個老者。分明是石老頭的模樣。
贔屓擺擺手:「你也不用灰心,讓我好好想想。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或許有化解之法也說不定。」
贔屓說道:「或許,大和尚可以恢復力量,不過,這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我只能提供一個機會,他能不能抓住完全要靠他自己。」
我心中長舒了一口氣,心想:「和-圖-書炸彈,你托我辦的事,我可算是給你辦成了。」
我們都高興地附和:「對啊,地藏王才是重頭戲。」
贔屓嘆道:「難。」
贔屓聽了這話,緩緩地說道:「你這種情況,想要恢復力量,恐怕只有兩個辦法。要麼,重新修鍊,修仙得道,不過這樣的話,雖然能獲得力量,但是不能真正把善惡兩念融合在一塊,他們仍然難免爭鬥。要麼,參悟大道,這樣雖然能將他們融為一體,但是參悟這種事虛無縹緲,或許幾百年都沒有結果。」
我感覺魂魄幾乎要被打散了。頓時軟倒在地,難受的閉上了眼睛。
地藏王說道:「我的魂魄分為善惡兩念。善念行善積德,惡念為非作歹。可是我發現,行善難,為惡易。這樣下去,我等於是在辦壞事。於是我嘗試著將善惡兩念煉為一體。沒想到,他們水火不容,而且勢均力敵,彼此消耗了一番,最後所有的力量都消耗光了,我的幾千年修為,也就不見了。」
在水下,我們看到了贔屓。然而,他身上的光暈卻不見了。
無雙有些激動,急切的問道:「你說的一線生機,指的是什麼?」
我勸道:「你已經這麼大本事了,何苦和他們一般見識。他們也是求個活命,別為難他們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