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八十七章 背後的人

第五百八十七章 背後的人

無雙不想浪費這一次的機會,而我也想試一試。於是我們坐著,等待我們的女兒露面。
但是胖子不走。一路上他都堅持親自護送瘦子,但是到這時候,他卻沒底了:「你們兩個不跟我們一塊走了?」
我點點頭:「嗯,一個挨著一個,從來沒有變。」
無雙說道:「這個鎮子,就是一個大陣。這些體內藏著符咒的泥人,就是開關。現在他們站好了位置,這個大陣已經啟動了。」
我嘆了口氣:「行了,咱們直接御風而行,越過他們算了。我就不信,這些泥人還能飛起來。」
章信不說話。臉上的猶豫之色更加明顯了。
無雙咬著嘴唇搖了搖頭:「他們以前是泥巴,但是現在是人了。」
我有些不耐煩的看了看他們,說道:「無雙,咱們要不要殺出去?」
無雙小聲地說道:「那不成了濫殺無辜了嗎?」
胖子眨眨眼:「啥意思啊?」
我開始閉著眼睛,嘗試著用神念將那丫頭找出來。
胖子這個問題讓我一愣,因為我腦子裡出現一個很不好的念頭。我控制著我自己盡量不要去想,可是胖子卻主動說出來了:「該不會全都讓那丫頭給殺了吧?」
我感覺我的魂魄正在擴張,從街心,擴張到整個鎮子。然而,當我的魂魄接觸到那些泥人的時候,我感覺就像是有一把刀子,狠狠地在我的身體上面扎了一下一樣,那種疼,根本沒有辦法忍受。我大叫了一m.hetubook.com.com聲,捂著腦袋翻倒在地上了。
那女孩一臉冷漠的看著她的父母,像是在看自己的敵人一樣。
胖子問我和無雙:「這些人都是泥巴捏出來的?」
胖子又問道:「如果這些人都是假的,那麼真的去哪了?」
我翻了好一會白眼,才慢慢回過神來。我看著那些木頭樁子一樣的泥人,咬著牙說道:「他們不對勁。」
胖子這個神經大條的傢伙還在戳我們的傷疤:「那你們兩個可倒了血霉了,生了個孩子,居然是大魔頭。」
小道士們估計已經走怕了,埋怨道:「那得走到什麼時候啊?」
我再看章信,章信卻迎著我的目光,使勁的瞪著我。
我聽到無雙點出章信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心裏面反而一陣輕鬆,我對小山魈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
無雙拽住我:「你怎麼了?」
無雙坐在條凳上,看著那些人,忽然說道:「他們的位置,好像從來沒有變過吧?」
無雙說道:「為什麼我感覺這是一個陣?把我們困在裏面,這些人加在一塊,很有可能真的會把我們殺了。」
我和無雙都沒有說話,看起來像是默許了一樣。實際上,按照常理推測,這基本上是最有可能的情況了。更何況,當年我們經過陰寨村的時候,溫玉就已經這麼干過了。
老頭臉上的表情倒很精彩。他有些猶豫,有些糾結。就那樣看著我們。hetubook•com•com
而我自己的心裏,又何嘗不難受?
我坐在路邊,小聲嘀咕道:「不可能,我還是不信,她還不到五歲,怎麼可能有這麼縝密的心思?這還是人嗎?這是妖怪啊。」
我點點頭:「這樣還比較好接受一些。不過,是誰在教她?溫玉被封印糾纏住了。難道是奇才嗎?」
無雙也有些變色:「這麼多人,身體裏面都有那種符咒?這是要置我們于死地嗎?」
小道士茫然的抬著棺材,跟著胖子一步步的向前走了。
無雙忽然眼睛里就流下淚來,然後嗓音都有點啞了:「我這就當是給孩子積德了,你看看她,害了這麼多人……」
我沒有理會他。而是聚精會神的觀察著不遠處那些獃滯的村民。
無雙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再也不肯坐著了。她開始四處溜達。在那些房子,屋子上面東看看,西看看。然後一臉驚異的對我說:「我總感覺,這些房子的位置,也是為了配合這個大陣。」
胖子小聲嘟囔:「我自己走啊,萬一有人打劫怎麼辦呢?」
無雙皺著眉頭問:「每個人身體裏面都有嗎?」
胖子問道:「是不是你女兒,她叫什麼來著?啊,天煞。是不是她把這些人的氣息隱藏起來了?就像是昨天晚上那些村民一樣?」
胖子衝車上吆喝了一聲:「這裏的車不能用了,我們抬著棺材走。」
我無奈,也只得坐了下來。
無雙坐了下來,說道和_圖_書:「我要和她當面談談。我在這裏等她。」
我搖搖頭,敲著腦袋說:「不可能。你的意思是說,這個鎮子是為了困住我們才存在的嗎?這不可能,難道那丫頭還能未卜先知不成?就算她能未卜先知,這鎮子存在不知道多少年了。那時候的人可沒想著將鎮子建造成陣勢。」
我驚道:「這鎮子是臨時搭起來的?」
我沖他微笑:「章信,你想幹什麼?」
無雙點點頭,一臉決然的說:「我就是要教好她。現在沒有人控制她了、所以我在這等她,教她做人的道理。」
無雙攤攤手:「還有別的解釋嗎?」
無雙摳了摳牆皮:「誰說這鎮子存在很多年了?這牆還沒有完全乾。你看看裏面,除了我們吃早點的路邊攤,其餘的屋子裡面,根本沒有傢具。」
我連忙手忙腳亂的將她的眼淚抹去:「別哭啊,咱們積德,不殺他們還不行嗎?」
無雙搖搖頭:「奇才還在全力幫溫玉擺脫封印,根本脫不開身。當初跟溫玉在一塊的,一共有四個人,除了奇才。鬼使已經死了。還剩下一個章信。」
我說道:「以我們的實力,這些符咒現在不能把我們怎麼樣。但是如果剛才我們動手殺人的話,他們很有可能會出其不意的給我們來上一下。」
我點點頭:「和這些泥人打了這麼長時間的交道,我也算是有些經驗了。這些人身上的氣息都點怪。估計就是泥人。」
我有些詫異的看著https://www•hetubook•com•com她:「無雙,我發現你最近越來越心軟了啊,以前你不是挺強硬的嗎?」
我點了點頭。
無雙說道:「開始的時候,我看見她的手段,我也很吃驚。但是後來,她的手段越來越高明。我倒不吃驚了。因為這些事,她明顯做不出來,有人在背後教她。」
直到入夜時分。她仍然沒有出現。而周圍的那些村民也沒有退去。他們像是泥塑的一樣。
安靜的夜色,把無雙的聲音傳出去老遠。過了一會,果然有一聲怪叫,然後一個老頭,拉著一個小女孩出現了。
我無奈,只好回到地面上,說道:「她在空中布了一道網,將我們攔住了。恐怕我們又得用血將這道網破開。」
我向上跳了兩步,想從半空中跳出這個小鎮。然而,半空中似乎有一道網,將我攔了下來。
胖子估計也看出來了,我們兩個無心再幫忙,只好嘆了口氣,說道:「走了走了。拉著棺材走了。」
無雙這麼一說,我更加不敢輕舉妄動了。
我看無雙的樣子,似乎有些絕望的意思了,於是勸道:「無雙,你別難過。咱們的孩子,未必有那麼壞。就算是變壞了,可以教好啊。」
我們重新在早點攤前坐了下來。把剛才吃剩下的早點吃完了。然後開始一步步的向外走。
無雙問:「怎麼不對勁了?」
那些村民沉默的跟著我們,我們走,他們也走。始終包圍著我們。現在我們身邊有了一座移動的城堡。而這些城m•hetubook•com.com堡,則是由這些村民組成的。
我指了指那小丫頭:「有她在,你不用搞這麼大陣仗,硬碰硬的來,恐怕也早就已經把我們抓回去了。」
我擺擺手:「你等等。你到底在說什麼?」
我看了看我的女兒,她別過臉去了。
無雙忽然蹲了下去,開始小聲的抽噎。我發現無雙最近越來越愛哭了。
我像是趕蒼蠅一樣沖他揮揮手:「滾滾滾,該幹嘛幹嘛去。」
章信說道:「我姐的意思是,把你們兩個抓回去。」
無雙從地上站了起來,將臉上的淚水抹乾凈。她看著胖子,盡量鎮定的說道:「你們走吧,她要對付的不是你們。」
我不安的在地上踱步,問道:「你打算怎麼辦?」
我搖搖頭:「不是隱藏起來了,這和昨天晚上不一樣。」
無雙一副懶得解釋的樣子。
無雙忽然站起來,衝著天空喊道:「章信,你出來吧,我們知道是你。」
我說道:「我們跟你一塊走的話,像今天這種事,不知道還要來上多少次。」
我搖搖頭:「他們算什麼濫殺無辜,又不是真的人,是用泥巴捏出來的。」
無雙看看我,問道:「這道網,可以用血破開。那麼下一道網呢?你知道她布下了多少網嗎?我擔心你會流幹了血。」
無雙淡淡的說道:「你不想抓我們吧?」
我深呼吸了幾口氣,慢慢的坐起來,然後說道:「幸好咱們沒有殺這些人。他們身體裏面有符咒。這些人一死,符咒會像是地雷一樣炸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