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九十章 消失的靈芝

第五百九十章 消失的靈芝

在這個過程中,胖子的那些小徒弟率先在野地里睡著了。然後是胖子自己。他們修為尚淺,熬夜對他們來說,仍然是一件痛苦的事。
方丈向後躲了躲:「怎麼的?你要碰瓷嗎?靈芝可不是我弄沒得啊,你別找我要。」
我指著靈芝,一時間有些結巴。當年死在這裏的村民,也就一百來人。用得著這麼多靈芝嗎?這靈芝成千上萬,上百萬,上千萬……
方丈沒有理會我的挖苦,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們大家,各自找一個比較舒服的敵方,然後閉上眼睛,睡一覺,等明天天亮的時候,事情沒準就解決了。」
我們堅持到黎明。後來發現睡覺這件事也會傳染。在胖子和方丈幾個人均勻的呼吸,以及鼾聲的感染下,我們也開始打瞌睡了。
原來,這靈芝這麼容易找到。可是等我找到的時候,卻又無比失望。
贔屓果然伸出手,依言握住這些靈芝。過了一會,他緩緩地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老冥王說道:「你自己感覺一下就知道了。」
殘魂根本不知道這些靈芝代表著什麼。裏面有生前記憶的事,也是一概不知。我們問了幾遍,什麼有用的信息都沒有得到和*圖*書。乾脆,讓它回去了。
這個提議簡直是在瞎胡鬧,討打得很。但是方丈自有他的道理,他說道:「晚上陰氣重,很多時候,我們看東西,是被鬼給迷惑住了的。等到白天陽氣充足,自然迎刃而解、鬼打牆之類的,不都是這麼個道理嗎?」
我們找到了中午,幾乎把這裏翻過來了。但是什麼也沒有找到。那些靈芝,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或者說,我們幾個人,集體做了一場夢。
我不由得揉了揉太陽穴,我現在有些腦仁疼。
我們都點點頭,深呼吸,放輕鬆。
我走到野地中間,挨個的感知這些靈芝。每一顆裏面都有魂魄的跡象,但是每一個都極其微弱。
可是我仔仔細細的找,卻什麼都沒有發現。我找到了頭骨,找到了屍骸,甚至找到了一些粗糙的生活用品,可是就是沒有靈芝。
這裏老冥王的輩分最大。我們雖然覺得這個答案有些扯淡,不過誰也沒有吱聲。只有贔屓已經很老了,他有些倚老賣老的說道:「瘦子的魂魄你已經見過了,是不是他的你分辨不出來?」
方丈這樣一解釋,我們不得不承認,這裏面有著幾分和-圖-書道理。但是我們不肯睡覺,每一秒鐘都很珍貴,我們得商量對策。
然後,她又說道:「胖子,我們幾個人加在一塊,一個月內,可以幹完這件事。可是這裏面的魂魄是同一個人的嗎?這麼多靈芝加在一塊,裏面的魂魄完整嗎?這裏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的靈芝。這裏面的原因會不會影響到瘦子?我們都不得不考慮啊。」
這個答案被我們當場否定了。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因為我看到了很多靈芝,可以說得上是漫山遍野。它們像是玉米苗一樣,一個挨著一個。
我把周圍的人叫醒了。我揉著眼睛說道:「咱們繼續討論吧,這裏的靈芝是怎麼回事?」
我們伏在草叢裡,再找那些靈芝的時候,怪事出現了。這些靈芝全都消失不見了。
方丈就蹲在我身後,他摸了摸光禿禿的頭皮:「這地方,這地方,該不會是有人在種靈芝吧。這是一塊靈芝田?」
方丈打了個哈欠,說道:「什麼怎麼回事?先看看是不是障眼法。現在陽光明媚,陽氣充足,看看那些靈芝有沒有什麼變化。」
老冥王想了想,說道:「大概一個月吧。」
我認出來和_圖_書它們曾經是一個院子。所以我走進去。當年那位大小姐,曾經在這裏殺了不少的村民。換句話說,有村民曾經在這裏喪命。這個地方,應該有靈芝。
尋找的時候,我倒是找到了一道石牆。數千年的風化,它已經完全不成樣子了。石頭沒有了稜角,幾乎變成了粗糙的橢圓。手指摸上去,一層層的掉石屑。
老冥王蹲下身去,將手掌放在一株靈芝上面。半天沒有說話。我們自然知道她是在幹什麼。
我點了點頭:「關鍵問題是,為什麼這麼多?」
張夫人拿出那把桃木劍,將裏面的殘魂揪出來了。她問道:「你知不知道這是這麼回事?你的族人,死後為什麼留下來了這麼多記憶?」
胖子問老冥王:「如果把這些靈芝都帶回去,一個個把魂魄找出來,估計要多久?」
不僅僅我驚呆了。其餘的人也都嚇愣了。
然後,我愣住了。
我們錯愕又慌張,只有方丈拍手大笑:「看來真讓我說中了,晚上有障眼法。」
我搖搖頭,有一搭沒一搭的說道:「靈芝再神奇,從生物上說,也算是蘑菇,不可能這樣長,就算是人工養殖,也不是這麼養的。這不對啊,怎麼能密密麻和圖書麻的長出來這麼多呢?這塊地有問題啊。」
方丈忽然提出來:「我倒有個辦法。」
我回頭問老冥王,我們現在怎麼辦?
方丈插嘴說:「也許他們生前心思細膩,心事比較多。所以死了之後,就留下來了大量的記憶。所以這裏的靈芝就比較多了?」
方丈咂咂嘴:「咱們要采蘑菇嗎?這麼一大片地,恐怕要干到天亮啊。」
贔屓把我拽開:「是個人就看出來這裡有問題了。你向後讓讓成不成?不要把這些靈芝踩壞了,沒準這裏哪一個就有瘦子的殘魂呢。」
再後來,提出的主意開始和睡覺有關係。
無雙問道:「怎麼樣?裏面有沒有瘦子的魂魄?」
我們緊張地問:「哪樣?」
老冥王躲開了那些靈芝,遠遠地坐下來,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們都冷靜,著急是沒有用的。」
胖子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而方丈,早早的宣布了我們的行為根本就是徒勞之後,也睡著了。
我拽住他:「你先別管什麼障眼法了。靈芝呢?靈芝哪去了?」
後來,集思廣益變成了隨便一個人提出來一個扯淡的理論。然後被大夥否定。
我打了幾個打哈欠,然後不知怎麼的就睡著了。https://m.hetubook.com.com
老冥王說道:「這些靈芝裏面有魂魄的波動,很顯然,他們是那些死人死後形成的。」
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看見艷陽高照。太陽在這個高度,大概已經八九點鐘了吧。
我嘴裏亂七八糟的念叨著,然後彎下腰去。嘴裏嘟囔道:「靈芝在哪呢?」
那些小道士紛紛說:「就算是天亮也干不完啊。而且還要挨個把裏面的魂魄弄出來。恐怕得有個十年八年的。」
我聽得有些煩躁,很想找個人揍一頓。但是我克制住了。
贔屓說道:「這裏面的魂魄,極其微弱,幾乎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如果不是我們有極強的感知能力,根本不會發現。」
開始的時候,我們絞盡腦汁的想,到後來,我們的腦子糊塗了,還是層出不窮的提出來一些奇談怪論。一種解釋是我們太累了,困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令一種解釋是,所有的可能都被說出來了,我們只好越想越偏,越想越怪誕。
老冥王說道:「我們都在四處找找,看看有沒有靈芝的影子。」
我說道:「方丈,你辦事屢次不靠譜,這次你又有什麼餿主意?」
老冥王慢慢的說道:「裏面確實有一點點魂魄。不過,是不是瘦子的,我就不知道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