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九十二章 桃源

第五百九十二章 桃源

方丈說道:「怎麼回事?只是睡了一覺?這東西不錯啊,當安眠藥的用。」
我們七嘴八舌的說道:「這裏的食物是一般食物嗎?這裏的東西處處透著邪門,你們也敢吃?」
我們一步步地接近他們。他們看起來很淳樸的樣子,衝著我們微笑,絲毫沒有因為我們是外來人而排斥我們的樣子。
我說道:「既然你不是在等我們,那剛才那句,來了,是什麼意思?」
我們的力量並沒有受到影響。奔跑起來很快,只是幾小時的時間,就把方圓幾百里看了個遍。
無雙說道:「進去啊,當然進去,咱們這個陣容,有什麼好怕的?」
於是我耐心的解釋道:「陶淵明寫過的一個故事,說在一處人跡罕至的地方,生活著這麼一群人,從來不跟外界接觸。」
胖子說道:「該不會是什麼麻藥吧。或者……哎,你們覺不覺得,這種感覺,像是吃了毒蘑菇。」
我們一愣,說道:「對啊,這些野味能吃什麼,也就是樹葉蘑菇之類的。這個地方最容易吃到嘴裏的無疑是滿地的靈芝。」
這些小道士不滿歸不滿,不過畢竟輩分在那擺著,他們到底不敢對我們說什麼。
方丈不得不盤腿坐下,說道:「不行了,我得打坐,抵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我感覺現在身上越來越麻了呢?」
我們只是抱怨了幾句,過了一會,舌頭都開始不利索了。
我搖了搖頭,強打起精神,告誡m.hetubook.com.com自己:「不行,不能睡,睡著了就危險了。」
這時候,小道士們已經把扔掉的下水拿回來了。他們帶著一腔歉疚之心,開始查看這些野味的胃,大小腸。根絕還沒有消化的內容來看。他們平時確實是以這些靈芝為食的。
那老頭說道:「我們不知道你們幾個是誰,有何來等著你們這一說呢。」
過了一會,小道士說道:「你們看,這是不是紅繩?」
說話的工夫,我們已經走到一間小屋跟前。
老冥王和贔屓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更加的疑惑。白天的沒頭蒼蠅又開始討論,最後,我們得出來一個問題,這裏的野味有問題。
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我看見天上的太陽照在我的臉上。我慢慢地坐起來,發現身上沒有傷痕,一切都很正常。
無雙說道:「你的意思是,咱們找到他說的那個地方了?」
張夫人擺擺手:「咱們各自看看各自身體裏面,有沒有這些碎片,如果有的話,可以用剔魂的辦法將他們逼出來。」
贔屓說道:「我似乎明白這裏為什麼沒有人了。無論是這裏的靈芝,還是花草,恐怕都有這種毒。吃了之後,會讓人感覺麻痹,昏昏欲睡。這裏的動物生活的久了,倒沒什麼,但是對於山外人來說,初來乍到,肯定受不了。」
方丈問我們:「咱們進去嗎?」
光陰似箭,晚上很快就來了。吃野味吃了個半飽,剩下和圖書的全是用水灌飽了。
我搖搖頭:「陶淵明寫的是小說。咱們未必是真的到那種地方了。這裏具體是哪,還不好說。」
裏面確實有光明,但是和外界的光明不可同日而語。我抬頭看了看天,那裡沒有太陽。
贔屓說道:「這應該不是巧合,我總覺得,這些靈芝有靈智,他們故意讓那些動物吃一些沒有魂魄碎片的靈芝,然後將這一片山谷控制起來了。」
然後我們在原地碰頭,眾人都搖搖頭,表示沒有找到。
我們湊到洞口附近,挨個向裏面看。那裡面有老人,有小孩。住著茅草屋,在裏面安居樂業。
然後,我們聽到一陣說話的聲音。
這一群人中,有文化的沒幾個。眾人紛紛問道:「什麼意思?什麼桃花源記?」
老頭說道:「看來你們是誤闖進來的啊。嗯,既然你們能到這裏來,也算是有緣,也罷,你們跟我來吧,讓我招待招待你們。」
我低頭一看,那紅繩已經斷掉了。
然而,困意一陣陣襲來,我還是倒在地上了。
我搖搖頭,說道:「誰知道呢?」
老頭說道:「這裏每隔幾年就會來人啊。難道你們和他們不一樣,不是來求死的?」
我們點點頭,說道:「這些動物吃的靈芝,都沒有魂魄。」
方丈回過頭來,看著我們,說道:「地下有人?」
好心幫我們找野味的小道士百口莫辯。他們委屈道:「你們幾個不是號稱百毒不侵,百病不https://www.hetubook.com.com生嗎?怎麼現在出了問題,到怪起食物中毒來了?」
一個白髮老人走過來,樂呵呵的說道:「來了?」
胖子看著滿地的靈芝,有些悲傷的說道:「我們把瘦子的魂魄給吃了。這可怎麼辦?他還救得過來嗎?」
無雙看著這裏的居民,說道:「看他們慈眉善目的,應該不是壞人。」
我撥了撥地上的雜草,說道:「肯定在這裏,我們得仔細找找。」
我們一愣,說道:「這是什麼意思?你們在等著我們?」
我們挨個走下去。開始挖那些泥土。忽然,贔屓擺了擺手,說道:「你們聽。」
我們靜下來,連呼吸都壓低了。
於是我們七手八腳的挖開一個洞口,鑽了進去。
然後他笑眯眯的說道:「初來此地的人,總是有很多問題。來,你們問吧。」
方丈驚道:「這些靈芝有毒?」
我把所有人都叫醒了,大家互相檢查了一番,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方丈沒好氣的說:「誰吃過毒蘑菇?我哪知道。」
方丈抓了一把,很快將前面抓出來一個大窟窿。裏面露出天光來。
張元說道:「人不可貌相啊,咱們必須得提高警惕。」
張元搖搖頭:「咱們是吃的野味,可是你得想想,這些野味平時吃的什麼。」
我把這個感覺一說,眾人紛紛表示:我們也困。
太陽落山的時候,我忽然感覺有點困。在野外的時候我很警惕,馬上意識到:這有點不對勁啊,我和圖書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困了?自從得道成仙以來,就算是幾天幾夜不睡覺也沒有關係。
我望了望這裏,說道:「這周圍都是原始森林,只有這一塊長著雜草,沒有一棵樹。我感覺,靈芝留在這一片,他並沒有走。」
贔屓說道:「別著急,讓我想想。我這腦袋,好像有點沉。」
贔屓現在說話都有點結巴了。我們聽著他有些睡意的話,不由得也越來越困了。
我們跟在老頭身後,晃晃悠悠的向一座小屋走去。一路上,有行人對我們看兩眼,但是他們也只是看兩眼而已。我們的出現,並沒有對他們的生活造成太大的波瀾。
老頭笑呵呵的說:「這個村子,原本沒有名字。後來來的人多了,大叫都叫它桃源。不過你們不要誤會,這裏可不是桃花源記那個桃源。只不過大夥覺得這裏和那篇文章很像,所以把名字借過來用用罷了。」
那些小道士很不滿的嘟囔:「你們剛才還不是吃的很爽?」
我摸了摸這裏鬆軟的泥土,說道:「可能在下面,咱們挖吧。」
胖子有些著急:「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咱們也要像鬼使一樣,找幾個小孩來,和那些靈芝攀攀交情嗎?」
方丈拍拍胖子的肩膀:「我就說吧,這些靈芝邪門的很,怎麼會這麼輕易讓人給吃了呢?」
我們慌了一陣,然後漸漸安定下來:「別著急。那些靈芝跑不遠,我們四處找找。」
我點點頭,說道:「您老人家分析的倒是不錯。不過關鍵問m.hetubook•com•com題是,咱們現在怎麼辦?」
無雙說道:「這麼邪門?」
方丈問我:「咱們已經找過了,這裏沒有。」
我揉著越來越沉重的腦袋,說道:「老人家,咱們就別說這個了。還是趕快想想辦法,怎麼解決現在這個情況吧。」
贔屓說道:「咱們吃的靈芝,裏面並沒有魂魄。」
我點點頭:「很明顯,裏面有人。」
我們幾個人在一瞬間又變成了盜墓賊,開始在這裏挖洞。到中午的時候,這裏出現了一口深井。
贔屓點點頭:「如果這些靈芝真的有靈智的話,咱們可能已經著了道了。」
我情不自禁的說道:「桃花源記?」
我有點反應不過來了:什麼意思?什麼求死?
我說道:「有沒有毒我不知道。裡面包裹著魂魄碎片,正常人應該不會吃進去的。」
張夫人已經困得睜不開眼了,她雙目微閉,說道:「咱們沒有吃蘑菇啊,只是吃了點肉。」
我們走過去,果然看見一截紅繩,已經斷掉了,一半埋在土裡面。
老頭把我們讓進去,一人給了一碗茶。
於是我閉上眼睛,用神念一遍一遍的掃自己的身體。過了一會,我說道:「我沒有發現。」其餘的人也說道:「什麼都沒有找到。」
我們老頭:「你們這個村子,叫什麼名字?」
胖子奇怪的說道:「這裏的光是哪來的?」
無雙忽然叫道:「許由,你手腕上的紅繩。」
我連忙俯下身子,撥開地上的草叢。我看見裏面空空如也,那些靈芝不見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