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百九十六章 得手

第五百九十六章 得手

老冥王看了看被我們五花大綁的靈芝,淡淡的說道:「我們先找個地方,將裏面的魂魄弄出來。」
我拽住老頭,問道:「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怎麼回事?」
張元兩眼看著門外,小聲的說了句:「這話說得簡單,做起來難啊,大敵當前,心懷鬼胎的湊到一塊。等事情解決了,誰知道會是個什麼局面呢?」
章信連連點頭,說道:「就是這個道理。無雙,我們這可是同意了。你趕快把神石搞定,把溫玉救出來,以後咱們還是朋友,和和氣氣的,多好。」
於是我把今晚的事,詳詳細細的向老頭說了一遍。
我心想,這一次,他們恐怕要失望了。
我擺擺手:「現在還沒有時間解釋。趕快把這靈芝逮住再說。」
老冥王點點頭:「確實很強大,甚至比許由的魂魄還要厲害。」
這東西已經有了靈性,稍有不慎,就會跑的無影無蹤。
我正在閉著眼睛運功的時候,忽然聽到老冥王喊道:「小心。」
控制他們的靈芝死了,他們恢復了自由,卻又一時間想不明白,為什麼會忽然出現在街上,剛才不是在睡覺嗎?
老冥王說道:「可能在幾千萬年前,有一個人的魂魄被打散了,然後變成了瘦子,變成了殘魂,變成了靈芝裏面的魂魄。他們各自轉世,繁衍生息。奇怪,真是奇怪。」
於是我們從神廟中走了出去。
我看章信滿面紅光,很是興奮。看起來,他真的希和-圖-書望我們能冰釋前嫌。
我看他的意思,似乎有些不相信。於是說道:「你可以等著,看看明天早上,是不是仍然有食物送過來。」
無雙問道:「溫玉同意了?」
我聽老冥王的聲音裏面透著焦急,連忙睜開眼睛,這時候我看見,神像正面目猙獰的朝我走過來。
無雙看了看站在我身旁的章信,看他的臉色也猜到結果了。
這個局面,我能看出來,神像自然也能看出來。
然後,我看見村民紛紛將工具丟下了。他們回去睡大覺了,並且等著食物自己飛到自己家。
我正準備挨這一拳的時候,忽然有一隻手伸了過來,握住了神像的拳頭。
不得不說,神像的計算很周密。這時候的我,基本上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剛才方丈那一掌,在我絕對沒有防備的時候打過來的。
老冥王也很贊同的點點頭:「她身上有不死之心和死亡之眼。這兩樣東西,都是神石幻化出來的。相當於和神石同出一源。而且我看她最近似乎漸漸地能夠掌控這兩樣東西了。這可比我當年強得多了。那神石傷不了她,也在情理之中。」
老冥王嗯了一聲,然後說道:「理論上說,這些魂魄都是瘦子的,不過,如果強行將他們三個融合在一塊的話,我擔心瘦子的神智會被另外兩個吞噬。到時候,你們見到的瘦子,就不再是原來的那一個了。」
我或許可以強撐著走到神和*圖*書像附近,但是一旦到了那裡,我的力量也就消耗殆盡了。那時候,我恐怕和普通的壯漢沒有什麼區別。要想打敗神像,恐怕相當困難。
為什麼手裡拿著工具,這裏的東西不是免費提供的嗎?
神像一愣,緊接著臉色一變。像是受到了什麼大威脅一樣,身形暴退。
老冥王將靈芝裏面的魂魄取了出來。同時,將桃木劍裏面的殘魂,以及瘦子的魂魄,都取了出來。
身體裏面的氣息很來就很紊亂。現在一出手,我感覺陰陽二氣在體內亂竄,五臟六腑被衝擊的亂七八糟。
然而,那隻手緊緊地握住他的拳頭。神像掙扎了兩下,居然沒有掙脫開。
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章信笑眯眯的站在我身後。
其餘的人都是一臉茫然,顯然,他們對這些事沒有印象。
老冥王研究了一會,忽然咦了一聲:「好像有點不對啊。」
它之所以面目猙獰,只要是因為它還在分心控制著方丈幾個人和老冥王對敵。它每走一步,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不過,即使是這樣,如果讓他走到我身邊,我也危險了。
胖子問我們:「怎麼只有一個?其餘的呢?」
我一時間沒聽明白:「什麼意思?」
陰陽二氣在我體內遊走。原本因為中了一掌,被震得錯位的五臟六腑也開始慢慢的恢復,劇烈的疼痛慢慢的消減。
張元說這話的時候很遲疑,而且聲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語,並沒有和圖書多少人關心。
我慢慢的吸了一口氣,心中想到:「今天拼了。大不了一身修為不要了。」
神像全神貫注的操縱著方丈幾個人。老冥王和他斗得勢均力敵。只要我恢復一點點力量。天平就會朝我們這一方傾斜。這點微小的改變,將會徹底影響整個戰局。
章信點點頭:「同意了。」
胖子緊張的問道:「怎麼辦?能把人救活嗎?」
無雙看著幾乎完整的三個魂魄,說道:「如果這些魂魄是同一個人的,那麼他的魂魄也太強大了。」
老冥王說道:「或許,我可以嘗試著先取一部分魂魄,先把瘦子弄醒。不過,這個我要準備一下,稍有不慎,瘦子可能就不存在了。」
不過,神像被章信打得現出原形。被他控制的方丈和無雙幾個人卻藉機恢復了神智,我們一擁而上,逮住了靈芝。
老頭聽得目瞪口呆,連連問道:「真的?」
這時候,我們兩個都是強弩之末了。但是神像的狀態,很明顯比我要好上一線。
老冥王說道:「瘦子的魂魄,經歷了幾次轉世。而靈芝裏面的魂魄是男的,桃木劍里的殘魂是女的。」
神像慢慢的伸出手,看樣子打算打我一拳。我也不甘示弱,同樣打出去了一拳。
神像的身子晃了一晃,看樣子,他並不怎麼好受。與此同時,他的拳頭也到了。
我說道:「其餘的都是表象,這裏的靈芝只有一個。你沒看到他的個頭很大嗎?我猜,和圖書這幾千年的時間里,他並沒有閑著,而是互相吞噬,慢慢的將殘魂聚攏起來。不然的話,它也不會擁有靈智。」
胖子著急的說道:「那怎麼辦?」
當我們走到外面的時候,發現村民正站在大街上,一臉茫然地看著周圍的世界。
我的喉嚨里一陣腥甜,差點吐出血來。我強忍著將這口血咽了下去,然後將拳頭打在了神像的身上。
章信看見我這個反應,也猜到了我心裏在想什麼,他微笑著說道:「許由,你別緊張,我姐答應了。」
昨天接待我們的老頭最先醒悟過來,他說道:「我好像隱隱約約記得,晚上的時候,我會夢遊。」
老頭搖搖頭:「我也不清楚。」
說完這句話,我也沒有理會老冥王的大呼小叫。盤腿坐下來,開始用功。
頓時,我也有點想要逃跑了。
胖子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你的意思是,靠著靈芝裏面的一點殘魂。他復活了?」
這時候天還沒有亮,火把仍然在熊熊燃燒,把街上照的亮如白晝。
章信雖然是我們的老熟人,但是就在幾天前,他還在設計要把我們抓回去。現在我們在這種地方遇見他,真不知道是敵是友。
老頭也茫然的往家走,忽然一回頭看見我們幾個,連忙熱情的打招呼。
章信看見這一幕,也有些驚訝。他指著靈芝問道:「這算什麼?」
我眼見神像距離我越來越近,也不由得咬了咬牙,勉強的站了起來。
然後我看見神像的身和-圖-書形一點點的發生變化,最後,變成一隻碩大的靈芝。看來,他果然是靈芝所化。
我點點頭:「是啊,沒錯。」
老頭將信將疑的睡著了。而我們開始研究那隻靈芝。
章信搖搖頭:「這個你放心,你的孩子很安全。那塊神石根本傷不了她。」
老冥王說道:「到底怎麼回事,等把裏面的魂魄找出來,我們自然會知道。」
於是我說了句:「老祖,你先牽制住他們,等我喘口氣,然後咱們合力擊殺神像。」
章信說道:「我姐的情況很不好。那神石的力量越來越強大,現在不僅僅我難以近身,就連奇才都不敢靠近。所以,你的孩子留在溫玉身邊了。她的力量很特殊,可以幫忙抵禦神石的控制。至少能給我姐爭取一點時間。」
我問道:「怎麼了?哪不對?」
無雙臉色很不好:「那我的孩子豈不是很危險?」
我心中大喜。我身上的傷要完全康復,可能要花上幾天的時間。但是現在,我要的不是完全康復,而是恢復一部分力量。
然後,他轟然打出去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神像身上。
單以力量而論,章信不如我們幾個。但是關鍵在於,我們都被人牽制著,所以他的加入,直接將神像打得吐血,委頓在地。
老冥王說道:「可怪就怪在。他們的魂魄,似乎是同一個人的。」
無雙又問:「我的孩子呢?」
我點點頭:「可以這麼說。不過我感覺很奇怪,這魂魄似乎也太多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