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百零五章 棺室

第六百零五章 棺室

我的動作很慢。我們出門根本沒有人帶衣服。除非把身上這一身解下來,穿在這男子身上。
張元說道:「這地方不是石室,是一個山洞。」
瘦子說道:「他知道族人的事。我要找的,就是他。」
我仔細看了看,發現方丈真的是虛驚一場了。因為這個人不是女人,是個男人。而且他的臉,和瘦子一模一樣。
那人疼的尖叫了一聲,聲音和瘦子的也一模一樣。
又過去了幾個小時,瘦子忽然從棺材堆裏面拖出來一副棺材。
進去了之後,我才發現這石室比我想象中要大得多。
瘦子被男子咬了兩口,也開始反擊了。這兩個人的實力都不弱,一時間打得難解難分。
這過程中,他又遇到了七個控屍人。一個比一個兇悍。不過最後,他們都察覺到瘦子的餓身份,果然個個服服帖帖,不敢輕舉妄動。
方丈說道:「具體是男的女的,我沒有看清楚。你想啊,修行不易,萬一我因為這一眼,破了色戒,墜入魔道,多麼划不來?」
這時候,瘦子已經把棺材裏面的人抱出來了。
我有些鄙視的看著方丈:「鬧了半天,你什麼也沒看到啊。你這一通折騰,我以為你知道什麼內幕了呢。」
然後他將那面石牆拆出來一個窟窿,一彎腰,鑽了進去。
然後,他慢慢地後退,將瘦子放開了。緊接著,雙膝一軟,跪倒在地。腦袋貼著地面,一動不動了。
所有的棺材都是黑https://m•hetubook•com•com色的,顯得莊重肅穆,又有些沉重的悲傷。
這種詭異的動作,活人是萬萬做不出來的。
瘦子一聽這話,忽然哆嗦了一下。緊接著,我看見那死人忽然睜開眼,一下從棺材裏面坐起來了。
方丈說到:「這個棺材這麼特別,一定裝著我們想找的東西啊。」
他指了指我們身子周圍密密麻麻的棺材,說道:「這裏面,應該還有其餘的活死人。所以你們不能動手,必須由我來找。」
瘦子倒是第一次徵詢方丈的意見:「你怎麼知道一定是這個?」
方丈忍不住,趁著脖子向棺材裏面望了一眼。然後以一個極其危險的表情縮了回來。嘴裏不住的念佛。
張夫人眼疾手快,一下將桃木劍抽了出來。她正要一劍砍下去。瘦子卻急道:「別動,讓我來。」
張元說道:「這個山洞是自然形成的,外面的通道,是後來有人修的。」
然而,我們面前的這具棺材,卻不是這樣的。它的顏色,是紅色的。辦喜事的那種正紅色。
死屍坐起來之後,兩隻手一下搭住瘦子的肩膀,然後露出獠牙,張嘴向瘦子脖頸上咬過去。
方丈的表情很精彩,連連變幻了一陣,說道:「我看見活人了,有血有肉。胳膊很白,腿很長,其餘的沒有敢看。」
瘦子看見我們一臉不情願的樣子,嘆了口氣,將自己的上衣脫下來,圍在男子腰間了。
https://www.hetubook.com.com瘦子淡淡的應了一聲:「理論上就在這裏面。」
張元要維護師父的形象,自然擺出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來。
我拽住方丈,問道:「你這是怎麼了?裏面有什麼?」
我皺皺眉頭問道:「你說什麼呢?」
瘦子拖過來第二副棺材,淡淡的說道:「裏面的屍體,可能被煉屍人拿去了。如果你想找他們,外面的那些死屍中間,可能有他們的身體。」
等瘦子挪走棺材蓋的那一剎那,我看見他的目光凝住了。直勾勾的盯著棺材裏面的內容,半天一言不發。
我擺擺手:「你信得是菩薩,剛才念的是論語。你這拜神都拜串了。」
我問瘦子:「這小子怎麼回事?」
過了一會,瘦子終於將男子摁在地上,然後張開大嘴,一下咬在他的脖子上。
方丈嘴裏開始胡說八道:「非禮勿言,非禮勿視,非禮……」
我們看著這驚異的一幕,問道:「瘦子,你將他控制住了?」
幾分鐘之後,瘦子再拖動一具棺材的時候,我敏銳的聽覺告訴我,這棺材有點不同。它的聲音比其餘的棺材要低沉一些。裏面很有可能有東西。
方丈乾笑了兩聲,不再說話了。
方丈忍不住說道:「瘦子,你不能就這樣把這小子咬死,你得告訴我們,他是誰?」
我們不敢怠慢,緊跟在後面,也鑽進去了。
方丈指了指那棺材:「裏面躺著一個人,皮肉都很好,https://www.hetubook•com•com但是沒有穿衣服。」
他的兩條腿仍然筆直的貼著棺材,上半身卻直挺挺的坐起來。整個人彎成了九十度。
然後,他像是開其他的棺材一樣,開始在幾條邊上用力的拍打。那些鐵定一寸寸的被拍了出來。
我們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心中都有點失望,個個腦子裡在想:那靈芝,該不會是讓控屍人拿走了吧?
瘦子又挨個翻找了一番。每一個棺材都被他打開,然後仍的滿屋子都是。
瘦子顯然也是這麼認為的。他長嘆了一口氣,嘟囔道:「總算找到了。」
瘦子的話還沒有說完,一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男子忽然跳起來,一口咬在瘦子的脖頸上。
瘦子慢慢地站起來,向死屍行了一禮。他說道:「控屍人對於死屍來說,就像是皇帝一樣。他既然把我認出來,就一定會尊重我。」
果然,我們看見山洞裏面摞著很多的棺材。靠著石壁,一層又一層。我估計如果把這裏的棺材都扔掉的話,山洞的面積可能會大上一半。
與此同時,死屍的獠牙忽然停住了。就停留在瘦子的脖頸上。沒有再咬下去。
瘦子點了點頭,說到:「這棺材確實很特別。希望我們的冤枉可以實現。」
我果然看見一個光著的人。這個人確實像方丈說的,身上很白,一個可能就是,他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曬過太陽了。
進來之前瘦子就有言在先,我們不要碰這裏的東西。我們當然遵守諾言https://m•hetubook•com•com,只是站在空地上,動也不動。
方丈問道:「棺材就在這裏面?」
我小聲的問方丈:「是個光著的,女的?」
瘦子將這些活死人弄到外面的通道裏面了。這裏只留下我們幾個活人。
這棺材馬上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因為它實在是太特別了。
這時候,最符合色狼特點的,就只有我了。
瘦子摸著棺材蓋,第一次有些猶豫了。
我用詢問的目光看著瘦子。瘦子將那人放在地上,說道:「能不能給我一件衣服。」
然後,瘦子將棺材蓋挪走了。
瘦子說道:「沒錯,這個山洞確實是後來形成的。歷代的族人,都葬在了這裏。」
裏面躺著一個面目粗獷的漢子。雙目緊閉,端端正正的,像是睡著了一樣。
我們這才明白瘦子的用意,向後退了兩步,不再打擾他。
張夫人這時候才想起來,在門口的約定,於是退了回來,狐疑不定的看著瘦子。
方丈說道:「山洞怎麼會有那麼多九曲十八彎的路?」
瘦子雖然喊了一嗓子:「讓我來。」實際上,他根本沒有任何動作。仍然像剛才一樣,蹲在地上。人後死屍緊緊地抓住他的肩膀,然後張口咬下去。
方丈大叫了一聲:「我的媽啊,詐屍了。」然後就很狼狽的向我們身後逃過去。
我說道:「別說沒用的了,你直接告訴我,剛才在棺材裏面看見什麼了?」
贔屓活了千萬年,對這個不感興趣。
當時我們就站在瘦子的後面。眼睜睜的看和圖書著他在棺材上拍了兩下,幾寸長的釘子從裏面冒了出來,然後棺材蓋被移到一旁。
瘦子走到一副棺材面前,伸手將棺材蓋掀開了。我們看見那裡面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
方丈又開始支招:「別想了,肯定是這個棺材,錯不了。」
我看見漆黑的獠牙已經接觸到瘦子的脖頸了。牙尖將脖子上的皮膚壓得凹陷下去。下一秒,就會切開他的皮肉,露出血管,一口咬斷。
老冥王、張夫人、無雙幾個人是女同志,瞪了方丈一眼,都沒有接話。
方丈忍不住問道:「為什麼是一副空棺?」
瘦子挨個的翻找那些棺材,一直找了幾個小時,地上七零八落的扔了無數空棺,始終沒有發現屍體,更別提什麼靈芝了。
這裏的氣氛頓時曖昧起來了。
方丈眨眨眼,問道:「怎麼?我剛才念得是論語?我一直以為是佛經呢。」
方丈說到:「這屍體保存的不錯啊。看起來像是死了有幾百年了,但是沒有多少腐爛。」
瘦子說道:「這一位,生前恐怕也是控屍人,死了之後,讓徒弟把自己釘在棺材裏面。」
我看見這龍精虎猛的男子,頓時驚呆了。這和剛才差點死掉的樣子簡直有天壤之別啊。
然而,我看見瘦子身體裏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它們聚集在脖子周圍。我看見瘦子脖頸上的血管瞬間粗了一圈。
方丈驚魂甫定的走到我們身前來,說道:「這棺材什麼情況?怎麼還在裏面裝著這種東西?」
然後,他伸手打開了棺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