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百一十三章 騙局

第六百一十三章 騙局

他看見我仍然一臉陰沉,笑道:「還生氣呢?要不然我教你兩招怎麼騙人?就剛才的例子吧,要點就在於……」
方丈搖搖頭:「真的疼,這次不是裝的。」
我被他突然這麼一問,愣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這個,我倒是不記得了。那麼長時間過去了,誰還記得?」
方丈的聲音很輕,表情也很神秘,我被他說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咱們兩個,來過這裏嗎?」
我又問:「孩子幾歲?」
方丈連忙搖頭:「我只是不想被你鎖起來。和你開個小玩笑,也是給我自己爭取點時間,看看能不能把自己放了,自己躲起來。」
我絮絮叨叨的說著:「我是一個例外,因為我曾經從這裏逃出去過。」
我也沒廢話,將他的手用鎖魂環鎖住,然後問道:「你該不會是想喝紅糖水吧?」
方丈繼續用神秘的聲音說道:「不是你不記得了,而是孟婆不讓你記得。你想這樣鎖我,已經鎖了無數遍了。」
我笑著說:「你怎麼也是仙人,也怕鬼嗎?再者說了,這裏的鬼死的乾乾淨淨,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嚇到你了。」
無雙有些不高興了:「四歲啊。你連這個都記不住?」
然後他開始哈哈大笑,沖我伸出大拇指:「許由,你不錯啊。我以為我能騙你兩次,沒想到,第二次就被你識破了。不過,還算聰明。」
我腦子一激靈:「啥?你什麼意思?」
我這才終於確定了和_圖_書,方丈果然是在騙我。
如果疼痛可以用聲音和表情來作假,這汗珠子,是怎麼裝出來的?
我說道:「沒什麼,你等我一會啊,我出去一下。」
我嘿嘿笑了一下,心裏已經有了計較,我對方丈說道:「你就跟我來吧,我給你找一個好地方。」
我剛剛進門,就看見方丈一手抓著鐵鏈,一手在用力的敲打著鎖魂環,似乎要把它砸爛,然後逃走。
方丈用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說道:「我在看你。」
我盯著方丈:「你沒有發燒吧?」
方丈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事情沒錯。但是這不是剛才的事了。這是一千年前的事。」
我風風火火的跑了回去。去找方丈算賬。
方丈悠悠的嘆了口氣,說道:「你不記得了嗎?咱們兩個來過這裏。」
我憑著記憶,領著方丈在冥界七扭八拐的走著。
方丈很配合的點點頭:「我知道,所以我現在不逃跑了。」
無雙說道:「怎麼也得幾天之後吧。孩子的情況很穩定,算起來,她坐在這神石上面也不過幾個小時而已。」
我楞了一下,小聲的嘀咕道:「不是已經過去一千年了嗎?」
我大叫著跑了出去。身後傳來方丈的聲音:「許由,你倒是把我鬆開啊。」
方丈問我:「你還記得,剛才我們在幹什麼嗎?」
方丈繼續一臉悲天憫人的樣子看著我,我被他盯得發毛,好像我是天下第一大蠢人https://m.hetubook.com.com一樣。
與此同時,我看見方丈的身上,起了一層淡淡的光暈。這光暈不停地變化,似乎在一點點的加強。
方丈很不滿的跟著我走了十幾分鐘。然後我將他領到了一間屋子裡面。
我小心翼翼的跑了兩步,心中有些竊喜:「還好,還好。我還記得以前的事。」
我看著鐵鏈上的鎖魂環,說道:「這地方,是孟婆呆的地方。」
我說了一會,忽然發現一向喜歡插畫的方丈很沉默。
我跺了跺腳:「媽的,讓這小子給騙了。」
無雙奇怪的看著我:「許由,怎麼了?外面出事了嗎?」
我踹了他一腳:「放屁,你還想騙我?」
緊接著,我的腦子一激靈,問無雙:「咱們來冥界多久了?」
這時候,我發現方丈面目猙獰,乍一看居然有些可怕。而且不僅如此,他的臉上,流下來一串串的汗珠子。
我聽這方丈說話,已經快要瘋了。我抓撓我的頭髮:「這算是怎麼回事?無雙,無雙。」
他搖頭嘆息:「每一次你將我鎖進來,我都告訴你真相。你都會震驚一次。然後問我同樣的問題:無雙和孩子怎麼樣了。一千年了啊,許由,你的問題從來沒有變過。說實話,我不知道你的孩子和無雙怎麼樣了。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我的活動場地,只有從這裏走到門口,被鬆開,被鎖上。再被鬆開,再被鎖上。」
我沿著原來的路https://m.hetubook•com.com,迅速的奔跑著。跑到大殿裏面。喊著無雙的名字撲了進去。
沒有誰別人這麼耍了還能笑出聲來的。我有些不爽的看著方丈:「你整我?」
方丈繼續很古怪的看著我,終於,他慢慢地說道:「許由,你真的不記得了?」
我有心把方丈給供出來,但是這事實在不怎麼光彩。
我心中暗叫一聲:「大事不好,看來那塊石頭要出手了。」
無雙仍然盤腿坐在地上。她正扭頭看我。看見我狼狽的跑進來,大口大口的喘氣。
我又是高興,又是奇怪的看著她:「你怎麼還在這裏?一點進展都沒有嗎?」
然後,他慢慢地抬起頭來。
我撿起地上的鐵鎖,給方丈套在手上。一邊套,一邊說道:「那些傳說都是訛傳。這些鎖魂環能把你的魂魄牢牢鎖住,你逃不掉。如果孟婆還在世的話,她會出現,將你的記憶取走。所以沒有人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因為凡事來過這裏的人,都失去記憶了。」
方丈撓撓頭:「孟婆呆的地方?孟婆不是在奈何橋上賣湯嗎?」
我跑出那間屋子,腳步緩了一緩。
我被他的聲音說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我警告他:「你可別在這地方開玩笑啊。這裏氣氛不對勁。」
光幕還在。天煞還在。
方丈的臉上沒有半點的驚慌失措,他淡定的問道:「你見過她了?哎,她是假的。每次你的問題都一樣,每次她的回答也都一樣。這種事和*圖*書,你也做了不少次了。」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抬起頭來看方丈。只見方丈神情很是古怪的看著我。好像我身上有什麼東西一般。
方丈說道:「我當然不想傷了自己人,我是替你發愁,什麼地方能把我關住?過一會我萬一真的發起狂來,恐怕沒有東西能困住我。」
我心裏開始有點惴惴不安,心想:難道這小子說的是真的?無雙和天煞都是假的?只是為了將我困在這裏?可是我為什麼還沒有失去記憶?
一會又說:「這冥界空空蕩蕩的,可真嚇人,你不會是想把我自己關在一個什麼地方吧?那也太折磨人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方丈,問道:「無雙……」
我搓了搓手,說道:「方丈,你也不想誤傷了自己人,抱憾終身吧?」
無雙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我:「不到一天啊。你怎麼了?」
方丈打量了一番這裏,然後伸手白弄了一下掉在地上的鐵鏈,問道:「這歷史上什麼地方?地牢?」
方丈在我身後一直搗亂,提醒我:「你這路線也太複雜了,過一會自己找得到回去的路嗎?」
我說道:「這個地方,只有我曾經逃出去過兩次。至於你的智商,恐怕是不可能再跑出來了。」
我擺擺手:「我幹嘛跟你學騙人啊。手拿過來,先鎖上再說。」
我一聽他這個聲音,心裏就咯噔一下,然後問道:「我記得什麼?」
方丈微微的點了點頭:「你還記得,你是怎麼逃出去的嗎?m•hetubook.com•com
我說道:「我不能放你,不然我們都可能有危險。」
方丈說道:「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咱們兩個,中了別人的全套,我醒了。你卻沒有。可是我受制於你,沒有辦法幫你也清醒過來。」
我撓撓頭:「剛才?剛才你說神石和你說話了。然後我為了保險起見,帶你來這裏,把你鎖住啊。」
方丈憐憫的看著我:「你已經浪費了一千年的時間。」
我猛地回頭,看見身後是一堵牆,並沒有什麼東西。我問方丈:「你看什麼呢?」
方丈艱難的搖搖頭:「不是,我肚子有點疼。」
「無雙和孩子怎麼樣了?」方丈替我把下半句說出來了。
我聽方丈說的玄之又玄,連忙搖了搖頭:「你在說什麼?什麼洞中放一日,世上已千年?」
我大驚失色,搖搖頭:「這不可能。沒有這個道理。」
無雙奇怪的看著我:「什麼意思?誰把你給騙了?」
我面帶怒氣的走進去,說道:「方丈,你又騙了我一次啊。」
我警惕的看著他:「你又有什麼花招?」
我正要把鎖魂環套在方丈的手腕上。忽然,他的臉色又是一陣大變。
方丈苦笑一聲:「我當然沒有發燒。許由,你每次走到這個屋子裡面之後,都會失憶一次。這裏沒有孟婆,但是你依然會忘掉過去。你的記憶始終停留在一千年前。就這樣不斷的將我帶出去,不斷地帶回來,鎖住我。重複了一千年。」
我正在胡思亂想,方丈忽然噗嗤一聲笑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