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百二十章 誘餌

第六百二十章 誘餌

我們在太原逗留了幾天,那神秘人始終沒有出現。無雙有些氣餒,問道:「咱們是不是估計錯誤了?」
我們三個坐著車,很快來到了墓地裏面。
王橫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剛才你沒聽明白嗎?我現在三十齣頭,一個月前,我跟你差不多。身強力壯的。」
無雙說道:「這裡是墓地,陰森森的,你有這個感覺,不奇怪。」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口棺材留在你們家了。」
無雙說道:「你得做誘餌,幫我們把那個神秘人引出來,然後我們兩個出手,將他抓住。」
王橫正坐在不遠的沙發上吃東西。聽見這話,不由得說道:「兄弟,你媽不是在卧室裏面嗎?你打算去哪上墳?」
老人顯然沒有心情和我掰扯這個。他看了看李小星,淡淡的說道:「來了啊?」
李小星看著窗外的景色,說道:「當初我病了,我媽也是這樣,帶著你去那墓地。」
王橫說道:「這一出去,恐怕會有點危險,沒準那個神秘人正在滿世界的找他呢。」
我剛問完這句話,忽然感覺到不對勁了。這老頭,直起腰來了。
無雙聽得面帶微笑:「紙紮吳好端端的上他的身幹嘛?他駝著背,跑也跑不快,力氣也不大。」
我和無雙制定了一個計劃。將我們的氣息完全收斂,偽裝成普通人的樣子。然後,時刻守在李小星身邊。無論是吃飯還是睡覺,我們都跟著他。
然而,他的和_圖_書身子仍然在一分分的蒼老下去。我根本阻攔不住。
李小星帶著詢問的目光看著我和無雙:「所以,你們是來救我的?」
這時候,躺在地上的李小星用極微弱的聲音說道:「看不見,你看不見他。」
我點點頭:「你從番僧那裡學來的煉製傀儡的辦法,就是道術。我們研究過那個神秘人的路線了,他下一步要來的,很可能就是太遠,到時候,你也會是他的目標。被他取走力量和壽命。」
然而,這老頭像是一條游魚一樣,迅速的躲開了。
李小星顯然沒有明白怎麼回事。他走到王橫面前,轉著圈看了一遍,然後說道:「老伯,你剛才說啥?」
我奇怪的看著他:「哎?你怎麼又回來了?」
我暗道一聲:「鬼上身。」然後條件反射一般的出手,打算把老頭給抓住。
時間不長,我們就來到李媽的墓地跟前。
我笑了笑,說道:「有我們兩個在這裏,可以把你保下來,不會出事。畢竟你也知道,以我們兩個的力量,這天地間幾乎沒有什麼對手了。」
李小星點了點頭:「嗯,來了。」
王橫嘆了口氣,感慨道:「哎,誰讓咱們是修道之人呢?沒辦法。」
說到這裏,我不由得好笑:「你可不知道。當時老頭被鬼上身之後,駝背也好了。直著腰就向我們走過來了。」
我拿出地圖來,仔細研究了一番,說道:「沒道理啊。和*圖*書這個神秘人出沒的地方,都是人口很多的大城市,沒有道理放過太原。而且現在修道之人並不多,這裏明擺著有一個,他不可能不來。」
我說道:「那沒辦法啊。當時墓地裏面就四個人。紙紮吳肯定不敢對付我和你爸。李媽就在我們身邊,他也沒有機會,只好上這老頭的身了。」
我一下就急了:「來了,神秘人來了。不過,他在哪?」
我們兩個正在計劃,李小星走了過來,說道:「你們兩個要跟我出去嗎?我打算給我媽上墳。」
我正看得著急。忽然聽到身後悶哼一聲。
然後,他彎著腰走在最前面。我們三個人跟在他身後。
開始的時候,李小星還有些不適應,不過幾天之後,也就坦然了。
我扭頭一看,李小星一頭栽倒在地。而他腦袋上的頭髮,正在迅速的變得斑白。緊接著,斑白變成了花白。再過幾分鐘,已經是滿頭白髮了。
我張目四望,根本找不到這個人。情急之下,我跑到李小星身邊,擋在他的身前。
老人嘆了口氣:「走吧,跟著我看看你媽。」
我擺擺手:「沒有的事。當年紙紮吳躲在這裏。上了老頭的身,就算我不來,紙紮吳沒準也算計他一下。」
這老人彎著腰,明顯是個駝背。他努力地抬起頭來,仰著臉,一臉嚴肅的看著我。
就這樣走了幾步,忽然一隻乾枯的手伸到我的面前,然後一個嘶啞的聲音傳過來https://www.hetubook.com.com:「你們是誰?來這裏幹什麼?」
李小星點點頭,沒有任何異議:「好,我聽你們的。」李小星幾乎沒有問我們打算怎麼捉那個神秘人,也沒有讓我們保證他是安全的。這份絕對的信任,倒讓人有些感動。
我有些奇怪的回過頭來。看見看墓地的老頭正站在我身後。
無雙說道:「你媽的墳墓在哪?」
我有些惴惴不安:「無雙,你這是幹嘛?你不會是因為我嘲笑了駝背,所以打算給我將一番大道理吧?」
李小星聽得很是茫然,問我們:「然後呢?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們坐在開往郊外的客車上,看著天上的太陽。現在是大白天,陽氣旺盛,這種天氣很適合去祭拜。只有悲傷,沒有恐懼。
然後,無雙飛速的向老頭跑去了。這老頭不知道怎麼回事,速度飛快,而且左搖右擺,無雙一時間居然無法將他抓住。
李小星傷感的說道:「哎,沒想到才幾年的工夫,我媽就不在了。」
無雙並沒有被我逗笑,她眼神有些異樣的看著我。
我抬頭看了看天,太陽明晃晃的照下來,似乎沒有什麼異樣。我搖了搖頭,說道:「真是奇怪了,我怎麼感覺這陽光一點溫度都沒有了呢?」
道理雖然是這樣,然而,我仍然很疑惑,所以一路上,一邊向前走,一邊看頭頂上的太陽。
我連忙擺手:「大爺,這話可不能這麼說。你可不是我害的。」和_圖_書
李小星聽得直瞪眼:「又有人對付修道之人?是化魂池裡面的那個傢伙嗎?」
我看王橫說的吞吞吐吐,李小星聽得一頭霧水,於是替他解釋到:「最近出現了一個神秘人。專門對付修道之人。凡是修道的,壽命會在一天之內,縮短几十年,而且多少年修成的道術,全都毀了。」
無雙吩咐道:「許由,你在這看著李小星,我去抓他。」
李小星看了看提包里的紙錢和香燭,說道:「我也知道我媽的魂魄在家裡,可是那魂魄根本不認得我了。我燒紙錢拜祭她,她也沒有反應。我就想啊,倒不如去墓地裏面,對著她的骨灰燒上一點。也寄託一下哀思吧。」
這聲音突如其來,把我嚇了一跳。我低頭一看,一個滿臉皺紋的乾枯老人,正站在我面前。
我點點頭:「理解,理解。」
李小星好奇的問道:「那你怎麼弄成這樣了?」
王橫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他:「怎麼沒有關係?你現在也是修道之人了那個神秘人,早晚會來對付你。」
我點點頭:「那時候無雙還在棺材鋪裏面躺著。是我師父和我一塊去的。」
無雙向我解釋道:「他還以為是幾年前,修道之人死了之後就要進化魂池那件事呢。」隨後,無雙向李曉星說到:「你說的那件事,幾年前就解決了。現在遇到的這個神秘人,是新出現的。」
無雙接著我的話說道:「不過,要想抓住這個人,你恐怕得做出一點犧牲和-圖-書。」
老人愣了一會,然後把我認出來了:「啊,我記得你了,你是那個小道士。上次你來的時候,害得我鬼上身了。」
李曉星說到:「你們去過,就在當年我們遇見紙紮吳的那個墓地裏面。哎,我回來之後不久,就被人發現了,然後強行將我媽火化了。所以那墓地裏面埋著的,不是屍首,是骨灰。」
李小星顯然很吃驚,問道:「我這個,我會道術嗎?」
等我們剛剛踏進墓地,就感覺天上的太陽好像忽然被烏雲遮住了。
無雙問我:「你害的這老頭鬼上身了?」
李小星聽王橫這麼一說,也猶豫了一下,然後他茫然地喃喃自語:「是啊,我媽在卧室裏面,我去哪上墳呢?」
李小星很痛快,問道:「你們打算讓我怎麼做?」
老人嘆了口氣,說道:「你們三個在這裏吧。我老了,不能總在這裏站著,我回去了。」然後,他向大門附近的一間小屋走去了。
我聽得一愣:「什麼意思?」
隨後,我們把王橫留在了家裡。我和無雙帶著李小星出門了。
無雙搖搖頭:「我才沒那麼無聊,你回頭看看。」
李小星跪了下去,開始一張張的燒紙。沒有哭嚎,也沒有絮絮叨叨的說話。就那樣沉默的燒著。
無雙說道:「我們不怕神秘人找他,就怕神秘人找不到他。在家裡面也呆了這麼多天了,出去走走也好。」
我錯愕了幾秒鐘之後,然後笑道:「原來是你啊。你還在這裏看墓地?」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