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百二十八章 活著

第六百二十八章 活著

張夫人說道:「小星,你能不能給我講講,那番僧是用什麼辦法,將你媽控制住的?」
我們全都撲過去,推搡他,捶打他。
無雙一拍腦門,喊道:「活著。」
然後,她極為小心的,一步步向後退。
他在地上掙扎了一下,慢慢的坐了起來。
無雙也說道:「今天他是不在場,不然的話,我第一個把他扔上去,餵飽了那個什麼天地大陣。」
老冥王似乎因為我的話有些觸動。她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以天地位八卦,只要找到陰陽魚兩隻眼睛對應的位置,應該就能找到瘦子和方丈。」
我問胖子:「能不能憑藉這一縷殘魂,找到瘦子現在在哪?」
李小星和王橫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樣貌。
贔屓首先搖搖頭:「幾千年的修行,全都完了。哪裡還有力氣救人?」
張元只好點了點頭,說道:「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我低頭看了無雙一眼,她滿臉通紅,兩隻眼睛瞪得滾眼,看起來確實是生氣了。
無雙聽了之後,也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嗯,有道理。那我們等兩天,看看她會不會自己來找我們。」
我們攙扶著他,讓他坐在沙發上。
我點點頭:「如果他們兩個還活著的話。」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只是可惜了你的那些同伴了,我沒有辦法再讓他們恢復了。」
李小星搖了搖頭:「誰知道他,神經病。估計是又有了什麼旁門左道,想要在我身上試驗和_圖_書試驗。剛才我的魂魄差點就被他給擊潰了。幸好,今天白天我見識到了天地的威力,魂魄和見識都比之前厲害了好幾倍,所以他那我沒辦法,只好自己走了。」
我聽得連連點頭,然後把李小星怎麼被人脅迫學藝的事,詳詳細細的講了一遍。
我問李小星:「那個番僧為什麼要控制你?」
王橫說道:「我們有生之年,能夠看到真仙,已經很滿足了。實際上,我本來沒有料到,自己還能恢復正常。畢竟,人的壽命,怎麼能要回來呢?這次跟著幾位一番經歷,感覺受益匪淺。多謝了,多謝了。」
無雙說道:「你指的哪一句?」
王橫說這番話的時候,連連鞠躬,當真是很感激的樣子。然後,他向我們請教了一些修仙的法門。隨後,收拾衣物,向我們告辭了。
胖子把紙人拿回來,小心的放到懷裡,說道:「有一點意識。他能夠感應到,瘦子是不是還活著。我就是通過他,知道瘦子有可能活著。」
無奈之下,我們只好瞪著眼看著她。
現在的氣氛很怪異。因為我們從來沒有這麼憋屈過。能夠把我們這些仙人逼到這份上的,居然是個修鍊有些小成的妖僧。
我問道:「這話怎麼說?」
我看著無雙,一時語塞。忽然,我腦子裡靈光一閃,說道:「無雙,你還記不記得,天煞臨走的時候說的話?」
然而,她站在門口處,正要推門進去的時候。https://www•hetubook•com.com卻忽然停下來了。
胖子嚇了一跳,然後絮絮叨叨的說道:「我剛才就說了一句,他們可能還活著。無雙就把我揪起來了。」
李小星點點頭,說道:「你們都跟著我來吧。」
無雙問道:「那天煞呢?她可不在魚眼的位置,我們去哪找?」
張夫人輕手輕腳的走到我們身邊,小聲地說道:「裏面有人。」
張元積極充當和事佬,拍著胖子的肩膀問:「怎麼回事?把無雙氣成那樣?」
我向老冥王幾個人說道:「李媽被人取走了魂魄,而且煉化成傀儡,咱們誰還有力量?去救救她。」
我自然知道眾人元氣大傷,沒有能力救李媽,也是情理之中了。我心中感覺到一陣歉意,畢竟當初我是打了包票的。
幾分鐘后,屋門吱扭一聲,被人打開了。
胖子把手伸到懷裡,摸索了一會,遞過來一個紙人。
我們回到李小星的家中。
我這番話其實是在鬼扯,胡亂說出來安慰無雙的。然而,我說完之後,忽然感覺沒準真的有這種可能。
我們不明所以的看著她,不知道她在做什麼。
我看見他身上背著一把桃木劍,走的很是瀟洒。不由的感慨,這個人倒是很不錯啊。
胖子嘿嘿笑了一聲,說道:「這不是師父你教的嗎?萬事留一線。瘦子出發前,就做了這個紙人。在上面留了一道殘魂。」
胖子撓撓頭:「你的孩子有沒有活著,我還不大清https://www.hetubook•com.com楚。但是我知道,瘦子應該還沒有死。」
紙紮吳問胖子:「怎麼回事?瘦子的魂魄怎麼在這?」
我們全都扭頭看向卧室的門。
張夫人慢慢的轉過身來,馬上向我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誰也不準說道。
我也小聲的回答:「是啊,有人,李小星在裏面,剛進去的。」
我說道:「如果這道殘魂能夠告訴我們他的情況就好了。」
我指著張夫人,介紹道:「這是我師娘,她也會控魂。」
張元站起來,說道:「我卻抓他。」
張夫人白了我一眼:「我沒跟你打哈哈。裏面有個陌生人,會道術。應該是那個番僧了。」
我點點頭,心裏面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李小星說道:「我倒是想。但是鬼不都喜歡這樣陰森森的嗎?」
張夫人擔心的問李小星:「剛才怎麼回事?」
我不滿的說道:「李小星,你何苦把這裏搞得這麼陰森?換個寬敞的地方豈不是更好?」
李小星仍然有些虛弱的說道:「那個番僧回來了。剛才他想控制住我的魂魄。但是我拼盡全力,擋住他了。」
張夫人有些無奈的說道:「現在我們個個元氣大傷,就算加起來,能厲害到哪去?」
我們打不過那個番僧同時又很擔心被他一鍋端了。於是坐在客廳裏面,圍攏在一起,八方戒備。
李小星看了看李媽的卧室,向我說道:「我去看看我媽。」隨後,他推開門走進去了。
張夫人說道:「和-圖-書當初我偷學了一些控魂的辦法,但是沒有學全,不知道和李媽的情況是不是一樣。」
雖然之前已經去過這間卧室。知道這裏面有點邪門。不過,剛剛走進去的時候,還是被裡面的陰森恐怖搞得有些心驚肉跳。
王橫向我一抱拳,說道:「大恩不言謝。」
我看著紙人,說道:「這殘魂,似乎沒有意識啊。」
無雙掙開我,伸手指著胖子,喝道:「說。」
李小星像是看見救命稻草一樣,眼前一亮,然後一點沒有保留,將他的控魂之術,和煉化傀儡的辦法講了出來。
無論如何,我們得到瘦子還活著的消息,這是一個好消息。
胖子小聲的說:「她,應該不是生氣。」
眾人聽得連連嘆息,然後說道:「這個番僧,恐怕也不是什麼好貨色,為了自己的衣缽能傳承下來,居然把別人的母親害成這樣。」
張夫人連忙攔住他,說道:「你別去。我們現在的實力,不是他的對手。」
最後,她想了想,說道:「現在能不能帶我去看看你媽?」
胖子茫然的看著我:「瘦子不是在陣紋裏面嗎?」
張夫人問我:「李媽怎麼會被人煉化成傀儡?是控魂術嗎?」
張元有些不甘心的看著我們:「我們這麼多人,加起來都不夠?」
張夫人聽得連連點頭。看她那副求知若渴的樣子,似乎不是來幫人救人的,倒像是來偷師的。
我問道:「怎麼回事?」
我說道:「你別著急,慢慢說,到底怎麼了?」
十幾分鐘后和_圖_書,平靜的卧室想起來一陣腳步聲。這腳步聲不是很有力。一走一踢踏,似乎是鞋沒有穿好似得。
我點點頭:「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無雙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我:「瘦子還活著,這麼說,咱們的女兒,有可能也活著?」
我看見李小星倚著門框,面色蒼白的站在門口。
張夫人慢慢的走到李媽的卧室門口,看樣子,她是打算和李小星商量一番了。
說完這一句話之後,李小星就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老冥王也搖了搖頭:「現在的我,恐怕也沒有那個力氣了。」
我搖搖頭:「未必。那個陣紋,只是這一片天地的幻影。說白了,他們哪都沒去,還在這方天地之中。只不過,我們不知道具體是哪裡罷了。」
我看見紙人身上寫著生辰八字,上面有一些極微弱的靈魂波動,正是瘦子的。
他看見我們緊張的看著他,傻笑了一下,然後虛弱的說了一句:「我贏了。」
我瞪瞪眼:「什麼說著?」
我說道:「我記得她說過。她有不死之心,讓我們不用擔心。我總覺得,這句話似乎在暗示什麼。難道,她知道自己不會死掉?」
過了幾秒鐘,他總算悠悠醒轉了。
這時候,無雙顯然也從剛才的激動中回過神來了。她看著胖子,說道:「你剛到才說的活著,是不是我的孩子?」
我說道:「差不多。但是他的方法似乎更厲害一些。」
無雙張開嘴,似乎要說話,但是又說不出來,只剩下兩隻眼睛,迅速的轉動著。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