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百三十章 破印

第六百三十章 破印

張元擺了擺手,含含糊糊的說道:「沒什麼,沒什麼。」
我心中一片恍然:「恐怕這就是我看到的那個人影了。」我拍拍他的肩膀:「快走。」
我對他說道:「放心,你們兩個別亂走,和他們在一塊。」
李小星雖然恢復了正常,但是這一番變故,顯然消耗極大。他從地上爬起來,要晃了兩下,就很快又摔倒在地了。
我看見原本死氣沉沉的紙人馬上有了神采,然後散發出一股兇悍的氣息。
張夫人搖搖頭:「現在就去買。一定要用買來的。」
李小星搖搖頭:「不能休息,我想救我媽。」
那些人顯然誤以為我和無雙是惡鬼了,都說不知道。
我問道:「什麼?怎麼回事?」
李小星笑了笑,沖張夫人說道:「多謝,多謝。」
然後,我看到那一滴血慢慢的在紙人身上擴散開來。詭異的是,隨著血液的擴散,它的顏色並沒有變淡。
紙紮吳的紙人很快就紮好了。上面寫著李媽的生辰八字。而且滴上了李小星的一滴血。
張夫人點點頭:「沒錯,確實是這樣。我們只要將那道符咒抹去。她就不再受控制了。但是因為魂魄的原因。她仍然沒有神智,會變成一頭出籠的猛獸。」
小黃毛一個勁的打擺子:「人沒有看到。但是,但是,影子看到了一個。」
骨肉相連,這一滴血,能夠讓李媽安穩的呆在紙人裏面。
太原城裡面安安靜靜的。走在這裏,和m.hetubook.com.com走在鄭州沒有什麼區別。
車上坐著幾個少年,頭髮五顏六色的。他們抬起前輪,後輪著地,飛快的行駛著。
我指了指其餘的年輕人:「你們知道嗎?」
我只好點點頭:「好,我馬上去。」
我嗯了一聲。正要出去。忽然感覺,外面的影子似乎多了一個。
無雙問我:「怎麼了?」
我回頭向年輕人說道:「你們兩個先不要走。不然的話,我會追上你們的,你們信嗎?」
小黃毛哭喪著臉,一副痛改前非的樣子:「我再也不出來了。」
我和無雙提著東西上樓。
我伸手將他揪住了。問道:「兄弟,別跑,我們只是想買紙錢而已。」
我趁他們這一刻速度放緩,一步竄過去,伸手揪下來一個小黃毛。
小黃毛看見我們只有一男一女,居然敢向他動手,不由得火冒三丈,喝道:「哥們,你什麼意思?」
張夫人皺皺眉頭,說道:「不差這一會。」
無雙點點頭。和我一塊坐在了摩托車上。
我抻著脖子看了看。發現通紅的紙人身上,只剩下背上有一塊地方,仍然是白色的。這塊白色方方正正,像是印上去的印泥。
張夫人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先睡一會。準備的事交給我來做,一小時之後,我們開始。」
我指揮者他們兩個,把我和無雙送到了李小星家樓下。
幾分鐘之後,和圖書整個紙人變得通紅。氣氛更加詭異了。
我對小黃毛說道:「晚上好好睡覺,沒事別再出來亂跑了。」
老冥王倒沒有追問,因為我們的目光都集中在李小星身上。
小黃毛說道「剛才我們兩個在外面等你們。路燈下面明明只有我們兩個的影子,但是忽然又多了一個。我抬起頭來,想要看看是誰來了。但是看不到人,只有一個影子。」
紙人發出一連串的鳴叫,似乎很興奮。
回去之後,我看見所有人都在,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小黃毛本來一副要殺人的表情,聽見我這句話之後,忽然嚇得目瞪口呆。然後掉頭就跑。
白色當中有絲絲縷縷的紅色,像是血管一樣,互相勾連,組成一個繁雜的符文。
張夫人走到紙人背後,指著背上一處地方說道:「符咒在這裏。」
李小星點點頭,說道:「我寧願她變成厲鬼,也不願意看見她現在這幅樣子,被人控制著。」
李小星點點頭:「我早就想好了。」
那些年輕人騎著摩托車,在大馬路上發出一陣尖叫,然後轉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彎。
那些年輕人看見這幅樣子。紛紛跨上摩托車,一鬨而散。那速度,簡直比剛才還要快。
張夫人提醒道:「你想清楚了嗎?一旦毀掉符咒,你媽就不再受控制了。」
我指著遠處的樹說道:「剛才好像有個人從這裏走過去。」
張夫人說道:「你先休息一會吧。」
張夫人www.hetubook.com.com回頭吩咐道:「許由,無雙,你們兩個去紙紮店,買點紙錢,白紙,香燭。」
李小星在地上盤著腿,足足坐到半夜時分。然後,他終於長舒了一口氣。臉色恢復如常。
我和無雙走出門口的時候,我爸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心點。」
我和無雙走過去,身手在那把鎖頭上用力扭了扭。將那把鎖扭掉了。
我問小黃毛:「剛才你們兩個在外面,看見人了嗎?」
紙紮吳點點頭,問道:「是男是女,生辰八字和名字知道嗎?」
無雙問我:「你知道哪裡有紙紮店嗎?」
我和無雙雖然元氣大傷,但是仍然是這些普通人比不了的。
小黃毛哆嗦了一會。說道:「我不知道哪裡有。」
那兩個人根本沒有不答應的機會。我和無雙像是混跡在市井中的無賴一樣,押著他們跨上摩托車,開始在街上亂轉。
張夫人將我們買回來的東西取出來。然後交給紙紮吳:「吳老頭,你扎紙人最厲害,能不能幫我們扎一個?」
然後她將李小星叫了起來,問明了李媽的生辰。
李小星說道:「我剛才已經想到一些門路了。剛才咱們兩個一番探查,我媽的問題,應該是魂與魄相分離。魂太重,魄太少。然後,那番僧在她的身上種下了一道符咒。」
那年輕人目光躲閃的看了無雙一會,忽然發狠道:「我還就不信邪了。」然後他伸出手來,打算給無雙來上兩拳。
十分鐘之後和*圖*書,我們在城郊看到了一家紙紮店。這時候已經是半夜了。紙紮店早就已經關上了門。黑燈瞎火的。
無雙不耐煩的拽住一個,威脅道:「你不說實話我可打人了啊。」
我和無雙走到紙紮店裡面。將燈打開。然後開始裝紙錢。
李小星把紙人送到卧室裏面,然後搖晃著鈴鐺,把李媽的魂魄送到紙人上面了。
我話音剛落,在大街的另一頭,傳過來一陣嗚嗚的聲音。是幾輛摩托車,正在以極快的速度開過來。
我站在路邊,側著耳朵聽了聽,說道:「過一會,我們找個人問問。」
我一愣,緊接著一步跨了出去。然後我明明白白感覺到,有一個人影一閃而沒,逃入到陰影中去了。
張夫人答應了一聲,說道:「那就開始吧。」
小黃毛早就嚇得魂都飛了。聽見我吩咐。馬上加大油門,逃開了。
我看了看手裡抓著的小黃毛,又看了看無雙抓著的年輕人,嘆了口氣說道:「兩位,我們兩個把你們扣下。這事做的確實不怎麼樣。不過,我看你們晚上反正也沒什麼事,幫我們個忙怎麼樣?帶著我們在太原城裡轉轉,看看我們能不能找到紙紮店。」
等我們把東西收拾好了。就要走的時候。無雙叫住我了。她從兜里掏出幾十塊錢來。放到桌子上了:「你忘了?我媽交代,一定要用買的。」
我們都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無雙身子根本沒有晃動,只是抬了抬手,就將年輕人的拳頭攥住hetubook•com.com了。他滿臉通紅的向回奪,可是哪裡奪得回去?
我笑著搖搖頭:「這不是雜技,雜技是要收費的。」
我撓撓頭:「李小星家以前就是賣紙錢的,這些東西他們家肯定有,我看就不用再去買了吧?」
李小星咬破中指,將鮮血滴在了紙人身上。
我點點頭:「咱們早點回去吧。我們現在還是不要招惹太多的東西。」
無雙問道:「這是什麼?雜技嗎?」
我搖搖頭:「已經有幾年沒有回來過了。哪裡還知道?」
無雙皺皺眉頭:「不知道?那我們去哪裡買?」
這時候,他才確定了,我們兩個恐怕神的不是人。
張夫人在半小時之後,就把身上的魂魄清理掉了。他有些虛弱的走過來,看著盤腿坐在地上的李小星,說道:「他雖然學全了控魂之術,但是畢竟經驗不足,被那些惡魄趁虛而入,幸好我及時出手,不然的話,他的身體已經不屬於他了。」
我聲音低沉的問道:「我們想跟你打聽個路。你知不知道哪裡有賣紙錢的?」
年輕人愁眉苦臉的答應道:「信,怎麼不信。」
張夫人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李小星:「就是李媽。」
然後,他仰頭向後倒去。就這樣躺在地上。馬上大睡起來了。看樣子,他實在太累了。剛才雖然用意志強撐著,實際上,也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
無雙說道:「好像?能讓你看不清楚的,速度應該極快。」
我爸點了點頭。然後,我和無雙就向街上走去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