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百三十六章 重逢

第六百三十六章 重逢

贔屓忽然說道:「方丈。你做了魚眼之後,對以前的事,是不是也了解了一些?」
然後,方丈指了指地面,說道:「瘦子在地下,很深很深的地下。」
贔屓淡淡的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陰眼應該和我的祖先有關係。你忘記了嗎?三仙山也可以控制時間的流逝。」
忽然,我聽見有人叫我:「爸,媽。你們都在啊。」
然後,另外一個小女孩,從樹後走了出來。
我現在心情極度的不好。我咆哮著喊道:「天大地大,她化作兩股氣,那得多大的幾率,才能重新變成一個人?這簡直比魂飛魄散還要讓熱絕望啊。」
贔屓追問道:「那麼,陰眼是誰?」
方丈說道:「外面一冷一熱,你恐怕受不了,我來送送你。」
而這個小女孩,看見我們幾個,也是一臉茫然。果然也不認得我們。
我們一行人飛快的想那邊跑過去。
我的在這裏來回的亂走著,總想找個人出氣。我扭頭,看見旁邊站著的那幾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二話不說,一拳打了過去。
無雙走了之後,天煞拽著我,小聲地說道:「你看看那個小女孩,有沒有覺得面熟?」
我擺擺手,叫住無雙:「你看看,這幾個人,像不像咱們的孩子?」
無雙蹲下來,拉著她的手問道:「你是我的女兒嗎?」
贔屓問道:「如果我的祖先真的是陰眼的話。它不可能那麼輕易地消失。你能找到它嗎和-圖-書?」
我問道:「什麼意思?什麼老相識?」
這樣過了幾個月之後,我們終於感受到了魂魄的跡象。
方丈拍拍我的肩膀:「別著急,其實還是有機會的。」
「從那個時候起,陰陽的平衡就被打破了。神石也同樣受到了影響。到後來的時候,神石為了支撐大陣的運轉,幾乎將自己耗盡了。然後,它也流落到了世上。我不知道你的祖先經歷了什麼,居然留下你們這麼一支血脈,而他自己,卻消失了。總之,算起來,這千萬年的爭端,應該是你的祖先引起的。」
無雙聽我這麼一說,馬上跑了過來。她左看右看,漸漸地露出笑容來了:「沒錯。他們雖然長得不一樣。但是確實很像我們的孩子。你看,這個和她的眼睛一樣,這個,和她的鼻子一樣。」
方丈似乎知道贔屓在問什麼。他的眼神有些躲閃:「是啊,稍微知道一些。」
我聽得有些糊塗:「怎麼?你猜到了?猜到什麼了?」
方丈說道:「我勸你還是不要報太大的希望,你的祖先既然躲在三仙山不肯出來,恐怕也知道當年的事做的有些不地道。你想借用他的力量稱霸這方天地,他未必會答應啊。」
方丈卻搖頭不答。
方丈點點頭:「我也有這種感覺,可是按道理說,不應該啊。」
方丈說道:「我現在與這方天地融為一體。想要找到一個人,很容易,但是https://m.hetubook.com.com我找不到你的祖先。」
方丈嘆了口氣:「你一定要聽?」
這時候,我看見一個小女孩,約莫八九歲的樣子,慢慢的從樹後走出來了。
然後,方丈拉著贔屓,慢慢的走出去了。我看見方丈在這個地方走的猶如行雲流水,絲毫不受掛礙,不由得讚嘆不已。
天煞得意的說道:「我造出來的。你忘了?我身上有不死之心。」
我問方丈:「瘦子在什麼地方?」
三天之後,方丈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果然從另一處魚眼中,將天煞的另一半領回來了。
方丈很熱心的坐下來,說道:「你們不用著急,我和瘦子同在大陣之中,心意相通。很快就能讓他把剩下的部分送過來。」
這樣一等,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了。經過多年的苦修。我們甚至在這裏重新煉出了內丹。
我聽見她這麼說,腦筋一轉,頓時腦袋嗡的一聲:「該不會是她吧?」
這個女孩眉開眼笑的看著我們。正是讓我們等了十幾年的天煞。
我們一看見這小女孩,頓時愣住了。因為她根本不是天煞。
忽然,他一拍腦門,說道:「我明白了,是瘦子。瘦子那裡,應該同樣有兩道氣息。按道理說,那邊應該也有一個天煞才對。現在你們看到的只是一般魂魄,她還沒有真正的融合。」
幾天之後,天煞所呆的那個角落傳來了強大的靈魂波動。我心中一動,說道:「是不是https://m.hetubook.com.com成功了?」
然而,我的拳頭在接近他們的臉的時候。我停下來了。
贔屓說道:「我沒有稱霸天地的野心。只不過,想要拜謁一下先人罷了。我現在得回去了。老冥王,無雙,我們日後再相見了。」
方丈點點頭,說道:「仙人的力量的確很強大,不過,能夠控制時間的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主宰。贔屓的祖先,確實是陰眼所化。」
贔屓走了之後,我們開始等待著天煞恢復神智。
我摸著她的腦袋,說道:「好了,太好了。一家團圓了。我們可以回家了,可以回家了。」
因為這時候我發現,這幾個人長得似乎有點面熟。
然而,站在我們面前的人,卻不是天煞,雖然她和我們的女兒長得很像。
贔屓向方丈說道:「你老老實實告訴我,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方丈搖搖頭:「你們最好將她留在這裏。只有這個地方,才最適合她的成長。至於時間,你倒不用擔心,我現在有能力讓這裏的時間和外面發生一些變化。你們可以在這裏儘管等她。無論等上多少年,等你們回到人間的時候,不過經過了三兩日而已。」
無雙繞著這幾個人看了一圈,說道:「不知道還要等多久啊。我們能把她帶走嗎?」
終於有一天,那些半死不活的人開始慢慢的融合。她們越來越像是天煞了。
我指了指那個陌生的女孩,問道:「這個是誰?」
方丈老老實實hetubook.com.com的回答道:「是陽眼。」
方丈愁眉苦臉的看著我,看樣子,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勸我了。
我喜道:「這麼說的話。這些人,是我的女兒所化?」
贔屓點了點頭。
我看了一眼,確實覺得這陌生的女孩有點面熟。我問天煞:「你造的誰?」
幾分鐘之後,她睜開了眼睛,微笑道:「原來,那邊還有幾個老相識啊。」
方丈忽然臉上露出無賴之色:「你已經猜到了,幹什麼還要問我?」
方丈聽見我們兩個這麼討論。臉上居然露出興奮之色。他說道:「我明白了。當初天煞在大陣初成的時候,化作了陰陽二氣。這兩道氣息,是大陣中最根本的氣息,所以不會跑到其餘的地方去,肯定是在雙魚的眼睛裏面。」
我和無雙大笑著跑過去,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裡。
我不由得讚歎道:「你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啊,雖然你被困在這個地方,但是已經變成這天地真正的掌控者了。」
這時候再看那陌生的女孩,眉目宛然,可不是溫玉的樣子嗎?只不過小了很多而已。
方丈笑了笑,謙虛的說道:「一切,還是要依靠天道來行事,很多事,我並沒有辦法做主。」
我點點頭,說道:「猜到了。猜到了。」
方丈說道:「說起來。你的祖先做的事,並不光彩。在不知道多少年之前。那時候世上甚至沒有仙人。天地按照既定的規則運轉著。然後,陰眼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有了自己的意識。又不知道和圖書經過了多少年,他設計脫離了天地大陣,獨自到了人間。」
老冥王有些不滿的說道:「她這幅樣子,我怎麼總感覺,好像智力有點不健全?」
天煞搖搖頭,笑道:「其實她不是我造出來的,我擔心我媽生氣,所以撒了個謊。」
無雙笑嘻嘻的看著天煞:「我去收拾收拾東西,咱們馬上走。在這個地方等了很久了,早就膩死了。」
我問道:「這地方在哪?胖子能找到他嗎?」
方丈點了點頭:「他們會不斷地融合,然後變成一個新的魂魄。這魂魄,就是你的女兒。如果運氣好的話,她還會記得你們兩個。」
贔屓說道:「神石是魚眼中的陽眼還是陰眼?」
她木愣愣的看著我們,一言不發。
老冥王淡淡的說:「不用找了。他藏在三仙山裡面。那裡的時間和外界不一樣。你根本察覺不到。」
天煞狡黠的看著我:「好啊,我們回家。」
方丈說道:「在一片火海之中,海中有一塊寒冰。他就在寒冰裏面。」
我大失所望的說道:「這是誰?怎麼回事?」
兩個天煞見面之後,二話沒說。躲進一個角落裡面,開始了新的融合。我們並沒有打擾她,只是在外面靜靜的等待。
方丈微笑道:「胖子已經找到他了。哎,他的本事,可比你們幾位差得遠了,這一趟,真是歷經千辛萬苦。」
贔屓的身子都有些顫抖了:「原來我的祖先還在世,而且是這麼強大的所在,恐怕,我們這一族,要興旺起來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