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舟而復始

作者:趙乾乾
舟而復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三章 柳暗花明

第二十三章 柳暗花明

「怎麼了,怎麼突然打電話回家?是不是有什麼事?錢不夠用嗎?買了車票嗎?什麼時候回來……」
他每次都來這套,氣消了就當是都沒發生過一樣,周筱很想不理他,但是硬不起心腸,還是匆匆忙忙趕去坐車。
陶玲跟她男人和好了;周筱明天早上十點的車;趙泛舟一直沒出現。
「你打個電話給他不就行了,男人嘛,哄哄就得了。像我和阿偉還不是一樣。」陶玲的聲音居然帶點幸災樂禍。
他媽家?他爸爸和媽媽離婚了嗎?他很少很少跟她說過他家裡人的事,她只知道他爸爸媽媽是商人,家在H市,其它的就都不知道了。
周筱拿了手機和錢包就出門了,本來計劃要給媽媽買件外套的事一拖再拖,乾脆今天就去買了吧,反正明天回家了,反正趙泛舟那死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發完神經。
「你不要買太貴的啊,明天上車的時候要打個電話回家啊。」
「媽……」周筱有點哽咽,她是個壞孩子,談個戀愛就忘了家人,只有難過的時候才想起他們。
「你這麼不正經,我告訴你,我大媽覺得我是她犧牲婚姻換來的,所以對我要求很嚴格的,所以……做為我的女朋友的你皮繃緊一點吧。」
「那真是謝謝你了。」周筱想說早知道上大學會遇到這種貨色的室友當年就不考大學了。
「現在去坐車,大概四十分鐘左右。」
「認識她以後,我就再也不哭了,我多了一種哥哥的使命感,我要保護這個很愛哭的女孩。也是她的存在,陪我渡過了沒有媽媽陪伴的日日夜夜。你現在明白了嗎?賈依淳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你能不能為了我,試著理解她的存在?」
「這有什麼好在意的?你之前一直不告訴我該不會是怕我會在意啊?」
「媽,你慢點講,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我怎麼回答啊。」周筱趕緊打斷媽媽的話。
她不吱聲了,反正兩人現在也還沒和好,m•hetubook•com•com她沒有必要附和他的每一句話。
「這樣啊……說真的,大媽這個稱呼真的很難聽,你還是換個吧。」她一臉嚴肅,但眼神里閃爍著調皮。
「知道了。」
「怎麼了?」他皺著眉問。
一下車周筱就看到趙泛舟,他還是那張冷冰冰的臉,活像每個人都欠了他錢沒還一樣。
「你不在意嗎?」趙泛舟其實有點擔心。
「切~~把我看那麼膚淺。」周筱很不以為意,「你恨他們嗎?」
「沒有,我在外面逛街,周圍聲音很吵,我是要問你,給你買件大衣,你要什麼顏色的?」周筱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他七拐八拐地轉了很多的巷子,越走周筱心裏是越發毛,他該不會突然覺得她實在很討人厭決定殺她滅口?還是決定先奸后殺?
「嘟……嘟……」
「是什麼時候?」
他更用力地收緊手臂,嘴角卻忍不住上揚,她對一切的反應都讓他鬆了口氣,真是個貼心的女朋友。
「對你很好你還叫人家大媽。」她小聲地說,「這稱呼真難聽。」
「你在哪裡?」居然不罵她掛他電話,真是難得。
「有一天,我放學回家,家裡來了一個慈祥的老太太和一個戴很多珠寶的女人。她們說老太太是我奶奶,女人是我爸爸的老婆。後來她們帶著我和媽媽坐了很久的車和飛機,然後我很累,我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我在一個很漂亮的房間里,有很多的玩具,很多的零食,但是就是沒有媽媽。老太太叫我叫那個女人媽媽,那個女人看著我笑,但是我沒有叫。」故事講到這裏,周筱大概已經明白是什麼樣的故事了,她靠近他想抱住他,他後退一步。
「哦。」
「過來。」他招招手,靠,他又以為他在叫小狗啊?
「我爸的老婆,我不想叫她媽媽,後來就叫她大媽。」
「那他們有結婚嗎?」
「我不要見你媽媽。」哪有人就這樣來見家長m•hetubook•com.com的啊?她連個禮物都沒帶,手上還提著給媽媽的大衣,而且兩人還在吵架期間。
「現在分手來不來得及?」她故作沉思狀。
相冊里的照片並不多,大多是一個漂亮清瘦的女子,抱著一個小嬰兒,笑得一臉幸福。
「不用了啦,媽有衣服穿,你把錢留著給自己買衣服。」
「我媽家。」趙泛舟掏出鑰匙開門,說話的口氣很平淡,聽不出個所以然來。
「她和我爸爸在一起,他們一起在外面做生意,一年會回來看我一兩次。」趙泛舟說。
「走吧。」他丟下一句話之後就自顧自往前走。
「喂。」
「喂喂喂喂……真的勒死了啦,你想換女朋友你就說啊,不用勒死我啊,你不要別人還可以循環利用啊,現在講究環保啊……」
「這樣會死我就陪你殉情。」他確定,有一天他會被她氣死!
「沒有,你電視劇看太多了,她對我很好。」
她自己坐了半個鐘頭的車到了步行街,自己逛起街來,其實她不是心裏不難受,但是要她主動去找趙泛舟她又做不到,一直呆在宿舍等他來找她又度秒如年,乾脆找點事情給自己忙好了。
「你再吵我們就接吻。」這女朋友哪裡貼心了?鬧心還差不多。
「白痴。」
「她是我妹妹,我會疼她保護她,但僅限於此。」他的回答很堅定。
周筱安靜了,這傢伙最近技術太卓越,她不要等下腳軟回不了學校。
「沒有啦,我也只是好心。」陶玲自以為調皮地吐吐舌頭。
「這樣就夠了。我帶你去看我媽的照片。」他到另一個房間里拿出一本相冊。
「哦。」
「……」又罵她白痴?
「你見風轉舵倒是挺快的嘛。」
「哦,好。」周筱把手機夾在耳朵和肩膀之間就掏出錢包付賬。等到她付完錢拿到東西的時候才發現電話那邊一直是沉默的,她那下手機一看,唉,她夾住手機的時候碰到了掛斷的按鍵……和圖書唉,她怎麼老是會陰錯陽差地掛了他電話呢,要是她真的是故意掛斷也就罷了,明明不是,每次都要背負掛斷電話的罪名,連她自己都很想問,有沒有這麼巧啊?唉,要不要回撥給他啊?正在猶豫間電話又響了。周筱趕緊接起來。
他點頭。
「抱一下。」
好吧,她承認,她不懂他們家的相處模式,他能不能解釋清楚點啊?
「這是哪裡?」周筱好奇地問。
「喂。」
「我的家庭很複雜。」
「她有沒有虐待你?」
「算了,算了,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很有才華吧?」她討好地說。
「待會兒。」
「大媽?」
「停下來我就死掉了。」她軟軟地頂回他的話。
「我奶奶當年給了我媽兩個選擇,一是我跟著我媽過,但是從此我媽必須和我爸切斷關係;二是我入籍趙家,由奶奶與趙家媳婦帶,我媽和我爸的事她們從此不過問。我媽選擇了後者。」趙泛舟看她滿臉的問號就乾脆講清楚。
「你聽我把故事講完,我就留在了那間很大很漂亮的房子里生活,她們對我都很好,但是我很想我媽媽,有一天我在院子里一個人哭的時候,隔壁有個小女孩聽到了就跟著我一起哭,甚至哭得比我還厲害,我很好奇,就翻過牆去看她,我問她為什麼哭,她說她聽到我哭就哭了。她真的是一個很愛哭的女孩子,什麼事都會哭,被媽媽罵哭,被狗吠了哭,摔倒了哭,作業做不完哭,連看到我哭也會跟著哭。」周筱聽他這麼認真而傷感地敘述著另一個女孩,心裏百感交集。
「訂了票怎麼也不打電話回家?你最近怎麼那麼少打電話回家啊?是不是學習很忙?還是家教很忙?很忙就不要做了,爸媽不缺你賺那點錢……」
「你幹嘛不理我?」
「四十分鐘后我在車站等你。」
「怎麼和-圖-書了?聲音怎麼怪怪的?是不是感冒了?」媽媽的聲音有點著急。
「幹嘛?」周筱沒好氣。
周筱看中了一件大衣,但不知道媽媽喜歡什麼顏色,就打了個電話回去,接電話的是媽媽:「媽。」
「小時候恨過,長大后就覺得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也就沒什麼恨不恨的了。」
算了,還是出去好了,再跟她呆在一個空間里,周筱都不敢保證會不會發生命案了。
「訂了,明天的票。」
「……」短暫的沉默。
周筱還是不動,她被搞糊塗了,完全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不講清楚別指望她會踏進這間屋子。
「那你們為什麼沒有在一起?」周筱很冷靜地問,不帶感情色彩的,她知道賈依淳一定是喜歡他的。
「你現在是怎樣?唯恐天下不亂?」周筱瞪了她一眼。陶玲太太,知道你閱男無數,行了吧?
「小姐,謝謝,249。」
「好,那我掛電話了啊。」
「在意什麼?」
「來得及啊,要不要?」他蔑了她一眼。
「哦。」她拖拖拉拉走過去。他用力扯她入懷。
「你先進來,我告訴你所有的故事。」趙泛舟有點無奈。
「你這孩子,什麼時候回家啊,訂了車票沒?」
周筱考慮了一下,就跟著進去了,房子看起來很久沒人住了,但還是可以想象當年住在這裏的人的用心。趙泛舟帶著她進了一間房間,好像是個小男孩的房間,牆壁上還貼了一張《七龍珠》的海報。
「……」
周筱不吭聲,媽的!以為每個人都跟你們這對姦夫淫婦一樣啊。
「沒有,我爸跟我大媽沒有離婚,我戶籍上母親一欄填的也是大媽的名字。」
「哎喲,你別管我啦,我還有錢,你告訴我喜歡什麼顏色就是了。」
「你放心,我媽不在。」
「去幹嘛?」
掛了電話後周筱就挑了件黑色的大衣去櫃檯付賬,在掏錢的時候電話響了,低頭一看,是趙泛舟:「喂。」
「到了。」趙泛舟在m.hetubook•com.com一間房子的門口停下,房子雖說不上很漂亮,但也看得出房子的主人有精心裝潢過的。
「你的腦袋瓜子給我停下來。」趙泛舟停下來看她有沒有跟上來的時候看她一臉呆樣就知道她又在胡思亂想了。
「我明天就回家了也,你還懶得理我?我怎麼這麼命苦啊?」
「好說好說。」(*^__^*) 嘻嘻……「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說的話比你跟我交往到現在所說過的話全部加起來還多?當然,要扣除你訓我的時候,你訓人的話那還真是老太婆的裹腳布,又臭又長啊。」
趙泛舟轉過身來要牽周筱往屋裡走,周筱不肯往前走。
「掛了。」
「這孩子,講不聽的啊,那就黑色的吧。」媽媽的埋怨帶著濃濃的喜悅,父母是這個世界上最容易取悅的人。
「女孩子要懂得適時示弱的,不然男人很快就會移情別戀了。你別以為你們家趙泛舟比其它男人有什麼了不起的,男人就是那樣的。」陶玲看她沒反應就接著說。
「懶得理你。」
「你媽媽好漂亮哦。」周筱說,「你還沒告訴我你媽媽去了哪裡。」
「給我媽買衣服。」
「什麼時候回來?」
「步行街。」
媽的!他以為他在叫狗啊?狗都沒那麼聽話!她心裏在罵,但腳步還是乖乖跟上。
「我十歲之前都和我媽住在這裏,我爸大概一個月會回來兩三次,他很疼我,每次都給我買很多玩具。我爸媽很恩愛,爸爸回來的時候會幫媽媽做飯,陪媽媽散步,和我一起看卡通、玩遊戲。每次爸爸要走了的時候,媽媽都會牽著我站在門口看著爸爸走,一直到看不到爸爸的背影為止。」趙泛舟的眼神直直地落在牆上的海報,整個人沉浸在她不能理解的憂傷之中。
周筱認真考慮了好幾分鐘之後跟他說:「我不敢保證我能不能理解,但是我會盡量的,這樣可以嗎?」
「趙先生,不要那麼用力,我快被你勒死了,我知道你很饑渴,但是請你冷靜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