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舟而復始

作者:趙乾乾
舟而復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六章 有驚無險

第二十六章 有驚無險

「我之前去加拿大的時候我就告訴她了。」
「對方是什麼人?」媽媽問。
「哦。」
晚飯桌上,媽媽和爸爸就一直偷瞄她來著。吃完飯,她收拾著碗筷準備洗碗,媽媽突然攔著了:「今天的碗讓弟弟洗吧,我們去客廳聊天。」弟弟一聽,不願意了:「憑什麼啊?」「叫你洗就洗,少羅嗦。」媽媽說。
周筱從手機翻了半天,才翻出一張某次在圖書館偷拍他看書的照片。媽媽和爸爸很嚴肅地傳看了之後,媽媽突然冒出一句:「小夥子模樣長得還不錯,以後生出來的小孩子應該會好看。」周筱冷不丁被媽媽雷了一場,這話題轉得也太快了吧,果然食色性也。媽媽也難逃趙泛舟的美色誘惑。
「他早上才到的家,我看他很累就讓他去睡覺,怕手機吵到他就替他關了,沒耽誤你什麼事吧?我現在就去叫他上來接電話。」
現在怎麼辦?她待會兒就回家了啊,哪能給他打電話啊,算了,知道他平安到家就好了,明天再給他打電話。
「什麼?」
「她知道你是我女朋友。」
「……www•hetubook•com•com好。」他沉默了五秒鐘后說。
我回大宅門了。到了給你簡訊。
「哦,阿姨,你好,我叫周筱,我是他的……嗯……同學。」慘了,慘了,他的媽媽,呃?哪個媽媽啊?大媽還是二媽?還是要說養母還是生母?唉,就說嘛,他家的故事跟大宅門似的。
「……」知道剛剛還問,真是個奸詐的大人。
「你先坐下。」爸爸開口了,做爸爸的就有這點優勢,不怒而威,「什麼時候談戀愛的?讓你去念書還是讓你去談戀愛的?」
「我先掛了,你不要胡思亂想,明天打電話給我。」
周筱踏進客廳,她爸媽已經排排坐好了,哈,三堂會審來了,皮繃緊點吧。
「喂,嗯,那個,我爸要跟你講話。」她吞吞吐吐地說。
周筱無奈地把手機收起來,然後回家。一進門媽媽就迎了上來:「我剛剛從樓上看到你在下面打了很久電話,打給誰?」周筱很疲倦地瞄了媽媽一眼,「朋友。」「哪個朋友?什麼朋友?」媽媽https://m.hetubook•com.com的口氣有點咄咄逼人。
這問題就比較難回答了,什麼程度?要怎麼形容啊?低級?中級?還是高級啊?這不是擺明了難為她嘛?
「喂?」
破船
「這樣啊,你找他有什麼事嗎?他剛起床,在樓下吃飯。」
不是吧?就這樣?他不要上演一下「棒打鴛鴦」或者「梁山伯與祝英台」或者「羅密歐與茱麗葉」,不然至少也來個灑狗血的《劍蝶》啊?而且,事情發展到最後的最後,她 她 她還得去洗碗????
「喂,我是趙泛舟的媽媽,你是?」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周筱嚇得差點把電話摔出去。
「我剛剛瞎掰了一些話,怎麼辦?」周筱有點害怕。
撥不通?周筱在路中央停下,搞什麼鬼啊?他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啊?算了,去上完課的路上再打。
「這個學期開始談的。」周筱被爸爸嚇了一跳,長大了之後就很少被爸爸吼了。
「小舟,下來吃水果,依淳來串門了呢。」電話那頭傳來他大媽的https://www.hetubook•com.com聲音。
「喂。」
「交往到什麼程度了?」媽媽又問。
周筱打開簡訊,趙泛舟回家了啊?她想打個電話給他,還是算了,最近媽媽虎視眈眈,還是等到要去教表弟表妹的路上再給他打電話好了。
「有沒有照片,我看看。」媽媽說。
「男朋友。」周筱有氣無力地說完,就徑直走回房間,反倒是媽媽楞在那裡,一時不知道怎麼反應。
「你別擔心,她不會怎麼樣的,開學之後我帶你去見她。」
「你這什麼態度?」爸爸突然提高聲音。
「沒事,沒事,我只是想問一下他有關學校的一些事,早上的時候他電話打不通,所以……」哈哈,她是撒謊界的天才,快點自己崇拜一下自己。
「我大媽剛剛有沒有說什麼?」哦,原來是大媽。
「同學。」
周筱很想說,那不好看也不能當飯吃啊。
「打個電話給他,我要跟他講話。」爸爸說。
「啊?」周筱快暈倒了,不是吧?
「拜拜。」
「算了,那男孩子哪裡人?家裡做什麼的?」媽媽可能自己也覺得這問題有點抽象和-圖-書,改了一下。
「H市的,家裡做服裝生意的。」戶口調查呢這是。
好像他媽媽也挺好人的,也蠻客氣的啊。
剛走到家門口,電話就響了,是趙泛舟。
周筱樂了,憑什麼,就憑你姐姐我談戀愛了,你一小屁孩還沒得談。要早知道這事捅出來了可以不洗碗,她就早講了。
「應該不會吧。」
爸爸哼了一聲,「好看能當飯吃啊!」
「快點。」
「哦。」周筱顫抖著手按下快捷鍵,心裏一直默念,不要通,不要通。「喂。」趙泛舟清冷的聲音傳來,靠!沒事接什麼電話嘛!
周筱把電話遞給爸爸,爸爸站起來拿了電話到房間里去接,她和媽媽坐在客廳里坐立不安。
「她知道你。」
「她怎麼知道的。」周筱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問。
大概二十來分鐘之後,爸爸總算結束了他們的man's talk 出來了,他把手機還給周筱,就說了一句:「既然談戀愛了,不要荒廢學習就好。去幫你弟洗碗,他那麼久了,一定沒洗乾淨。」
「……」這是趙泛舟第一次這麼清晰地表白,她卻開心不起來,他話里的hetubook•com.com意思就是「他大媽並不喜歡她啊。
關上房門,周筱把自己扔在床上,不管爸爸媽媽要怎麼想了,反正這麼大了,難道還真的就不讓人談個戀愛麽?難道自己父母,他們還能把她抓去浸豬籠麽?
「沒有,沒有。不用不用,不是什麼緊要的事。我等下再打電話給他就好了。謝謝阿姨。拜拜。」
「沒關係,喜歡你的人是我,不是她。」趙泛舟的聲音很冷靜。
「媽,爸不會罵他吧?」
「孩子他爸,別急,咱們好好跟她說,來告訴媽媽,你什麼時候談的戀愛?」這倆人絕對是有綵排過的,還一個演黑臉,一個演白臉呢。也不想想,他們上有政策,她下也有對策啊。反正不吭聲就對了,人家香港警察都說了,她有權利保持沉默嘛。
「沒有啊,她很客氣啊。」
「哦。」又是酒精?這酒精咋就不曉得這是破壞他們倆攜手喜氣洋洋奔向舉案齊眉、琴瑟和弦、白頭偕老、永浴愛河的康庄大道的行為?這法律要是由她來定,這樣的行為是要槍斃的!
她承認,苦中作樂是她的才能,不見棺材不掉淚,見了棺材心一橫也就躺進去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