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舟而復始

作者:趙乾乾
舟而復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十章 他們的生活(2)

第四十章 他們的生活(2)

「我剛吃過葯了。泛舟啊,跟大媽說,你是不是……喜歡……男的?」大媽突然一臉擔憂地看著他:「你這兩年來就沒交過女朋友,你該不會真的是喜歡男的吧?」
「要不是我的話,你也不會離開她了。」她嘆了口氣,有點難過。
「我跟她一直都有聯繫。而且我有安排眼線,暫時還沒有可疑人物出現。」他試圖用比較輕鬆的語氣跟她說。
「對啊,怎麼了?」
「閉嘴!那叫深情。你才變態。」管家的老婆擰了一下管家的耳朵就離開了,她還要去給親愛的少爺做好吃的呢。
「醫生說你至少還有一年才能康復,而且我還有一年的研究生要讀。」
「都兩年前的事了,而且她該不會是個幌子吧?」唉,想象力會不會太豐富了一點。
「唉,泛舟啊,不然我們換一個吧,這好的女孩子這麼多,你們年輕人不是流行什麼不要為了一棵樹放棄弔死之類的嗎?」這是「不要為了一棵樹放棄一整片森林」和「不要在一棵樹上弔死」的結合版本吧?
「還是什麼啊?你最近有沒有聽醫生的話好好吃藥?」他現在跟她講話的口氣都會不知不覺像跟小孩子說話的口氣。
他瞄了一下大媽手裡攥著的棋子——車、象、馬,只得承擔起傳道授業解惑的責任「elephant,war chariot and horse.」護士小姐還是眨巴著藍色的大眼睛問他:「why elephant?」她的眼睛有一種https://www.hetubook.com•com深不見底的藍,純凈的像孩子的眼睛。可惜他看慣了某人烏溜溜的大眼睛,其它鶯鶯燕燕都入不了他眼。唉,這還真考倒了他,why elephant?他思索了一會之後說:「I'm not quiet sure, maybe because we call the deputy 'xiang'. And there are many Chinese characters pronounced 'xiang'. One of them means elephant.」那小洋妞聽得一愣一愣的,趙泛舟嘆了口氣,唉,聽不懂就算了,何必為難你也為難我?他大媽倒好了,樂呵呵地在旁邊笑著,一臉曖昧的奸詐。
他開始有點興奮,怎麼都看不下書,她生日呢,他又可以有借口給她打電話了,他這兩年成了各大節日的忠實愛好者,不管是春節、元宵、端午、聖誕、元旦……反正是個節日他都會拿來給她打個電話,剛開始其實挺尷尬的,只能說一些節日快樂之類的話。有次他打電話去祝她節日快樂的時候她愣愣地回問他什麼節日?他才仔細看月曆,居然是清明節!他從唐人街買回月曆的時候讓管家先生把所有的節日圈起來……於是管家先生很盡職地把清明節也圈了起來……當時她從電話那邊傳來大笑聲和_圖_書,她說趙泛舟你也太好笑了吧,都跑到美國去了還想著要逗我開心啊?你也真有心啊。……就是從那個時候起兩人才越來越沒那麼尷尬,這麼說來管家先生倒還真是幫了個大忙。
「不了,回去又得回來,我不想又從她身邊離開,這樣對她不公平。」他淡淡地說。大媽若有所思了一會兒說:「是你之前那個女朋友嗎?」趙泛舟點點頭。
「你才變態,沒事偷看少爺幹嘛!」他老婆狠狠瞪了他一眼。
「大媽,你不是說你是過來人?」他想了一下說。
趙泛舟回到家裡第一件事就是上網想辦法把《你是我心內的一首歌》下載到手機上,然後給周筱發了封電子郵件,也沒說什麼,就把大媽和護士小姐的象棋事件當趣事講給她聽。他們現在算是好朋友,維持一個星期通一兩次郵件的關係,郵件的內容也常常是生活化的小事,比如說她告訴他最近胖了幾斤還是瘦了幾斤,看了什麼書和電影;他告訴她在國外生活遇到的一些趣事,管家先生的老婆做的菜有多好吃……
「什麼不是?不是Gay還是她不是幌子?」這下英語又變好了,還知道Gay?
護士小姐一走開,大媽就拉著他的手問:「你覺得剛剛那個護士小姐怎麼樣?」其實也不用等人家走開的,反正她也聽不懂漢語。
「沒什麼感覺。」
趙泛舟回家的路上順便拐進唐人街買了點東西,路過一家餐廳的時候聽到裏面傳來熟悉的音樂:「你是我心內和*圖*書的一首歌,瞬間開出花一朵……」他的腳步在門口停頓了好一會兒。
「少來,就是你對她有什麼感覺啊,不怕,告訴大媽,大媽過來人。」她還三八兮兮地用手肘拐了他一下。他很頭痛,怎麼會這樣呢?大媽好像被開發成另一個人似的,而且返老還童的跡象是越來越明顯。
她看著他不自覺上揚的嘴角,有點感動。趙泛舟這孩子從小就很懂事,但相對而言也是個過於早熟的孩子,有點冷冰冰的,一般沒什麼情緒化的表情,更不用說這種溫暖的表情了,而且換做以前,他也不會和她說這麼多內心話,果然讓人變化最快的催化劑還是愛情啊。
「我沒偷看啊……他門沒關,我路過就看到了啊,真的,你看他的表情,似笑非笑的,多變態。」
「那你該知道,有的人是不能替換的。」他微笑著說,很溫暖的微笑。
「我有喜歡的人了。」
「我其實都打算好了,明年我們回去之後我會去找她,會把她追回來的。」他只得多補幾句安她的心。
「都不是。」他哪裡像Gay了?這要是給周筱知道非得嘲笑他到天荒地老。
「還是……」她突然欲言又止。
他本來已經攤開書準備要學習了,畢竟他要早點回國,所以當然要狂修學分,但是突然想起好像某人的生日快到了,他們倆一次都沒一起過彼此的生日,總是在冥冥之中就錯過了彼此的生日。
「那她要是被別人追走了呢?你要是回去了發現都牽著個孩子叫你叔叔了和_圖_書怎麼辦?」
「什麼怎麼樣?」他很無奈,大媽的病情好轉了很多,但是性格也變了不少,以前她是典型的大家閨秀,矜持莊重不苟言笑。現在跟個老頑童似的,自從發現他和賈依淳不會在一起之後一天到晚張羅著要給他找女朋友。
「我交過女朋友的,你忘了嗎?」他沒好氣地說。
「她在國內,等我們回國了再帶給你看。」
有時候,一首歌可以帶你回到多年前的某個下午,陽光點點,鳥兒吵鬧,很無聊,你旁邊還有另一個人陪你無聊,於是無聊就是雙份的。反正就是很無意義的一個下午,但是怎麼也忘不了。
「不是。」
「不說話該不會真的就是了吧?」大媽的聲音有點發抖。
「……」真的,除了無奈,他還是無奈。
還有八天就可以聽到她的聲音了,想想就覺得很開心,他乾脆放下手中的筆,從抽屜里拿出那個面具睹物思人,唉,他居然沒有她的照片,只能淪落到看這麼個猙獰東西的地步了。
「怎麼會?她多漂亮啊,我不介意來個混血孫子,那多可愛啊。」
「誰啊?帶回來給大媽看看啊。」大媽聽到這兒,馬上就來勁了。
大媽安靜了下來,幾乎輕不可聞地嘆了口氣,獃獃地看著前面的草地。趙泛舟只得又安慰道:「那個時候的我還不成熟,所以才不知道怎麼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就算當時沒有這件事我們之間也會出現別的問題,真的不是你的問題。」大媽還是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嘆氣。
「那我們https://m.hetubook.com.com馬上就回國。」大媽很是興奮,說風就是雨。
「沒興趣。」
「那我們先回去看看再回來啊。」大媽還是維持在很興奮的點上。
「那你幹嘛不交女朋友啊?」
趙泛舟下了課之後去療養院看了一下大媽,她現在好了很多,情緒也不再那麼波動了,沒事還會教療養院的護士小姐下象棋,看大媽操著一口破爛的英語跟護士小姐解釋車馬炮之類的就好笑。大媽驕傲地指著棋盤上的車馬炮說:「This is car. This is telephone. This is house.」護士小姐一臉驚訝地看著趙泛舟,中國人的象棋不是發明了好幾世紀嗎?怎麼會有「car」和「telephone」?而且下棋為什麼會有「house」? 車、電話、房子?怎麼會有這麼居家的一種棋?
「你不要胡思亂想,是我自己沒處理好,不是你的問題。」他說。
偶爾他實在很想她了就把她在雲南送給他的那個很藝術的面具來出來看看,沒想到那麼猙獰的東西看久了也挺順眼的。有一次管家先生進房的時候還被那個面具嚇了一跳,一直問他是不是要參加化妝舞會,他否認了之後管家先生很長時間都用一種詭異的眼神偷偷觀察他,估計怕他是什麼變態殺人魔之類的。
「你看你看,少爺又在看那個面具了,是不是很變態啊?」管家和他老婆躲在樓梯口。剛剛管家路過的時候剛好看到趙泛舟在拿面具於是以光速跑去拉老婆過來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