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舟而復始

作者:趙乾乾
舟而復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十九章 至少

第四十九章 至少

「你連假都請了,還問我幹嘛!」他聲音突然提高八度!然後卡的一聲把電話掛了,周筱再打過去的時候他已經關機了。
「你去好久。」趙泛舟看周筱推門進來,很委屈地說。
周筱揉著眼睛站起來,愣愣地看著醫生和護士。
「誒,你這是人身攻擊也。」
他不知道看了她多久,越看心就越柔軟,好想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
徒留蔡亞斯傻呵呵地捂著發燙的右臉,久久都沒回過神來。
「這樣算很好?」他扯著沙啞的嗓子說,有點激動。
凌晨三點,周筱在床上正睡得歡騰,刺耳的鈴聲響起來,跟午夜凶鈴似的,她躺在床上摸索了半天才找著手機,眼睛怎麼也睜不開,隨便按了個按鍵:「喂?」
「嗯。」周筱點點頭出去打電話。
「算了,你回去,我照顧他。」周筱跺了跺腳,對自己的心軟有點生氣。
「喲,心疼了啊,對前男友這麼好,小心現在男朋友滅了你。」
蔡亞斯推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一幕,她把粥在嘴邊吹涼了,再送到他嘴邊,他張口吃下,兩個人的臉都紅紅的,空氣中瀰漫著曖昧。
「我只有兩隻手。」他一手接過來,另一手在打點滴,很無奈地看著她。
「反正你自己看著辦,我沒辦法。」
謝逸星回過頭來,「現在應該是沒事了,在打點滴,但是還沒醒過來。」
「我剛剛請了假。」
「哦,你好,晚安。」她把電話按掉,又睡著了。
「你在哪個醫院?」
「不知道,他沒說,他只說他去過你家樓下。」
醫生護士走了之後,周筱用手耙了兩下睡亂的頭髮,問他:「你怎麼樣了?還難受嗎?」
趙泛舟搖搖頭,頭一搖倒是一陣暈眩,趕緊靠住床背,周筱瞪了他一眼,忍不住想說他幾句:「活該https://www.hetubook.com.com啊你,你是瘋了嗎?喝那麼多酒。」
蔡亞斯送袁阮阮和周筱到樓下,袁阮阮自以為上道地跑上樓,剩兩人依依惜別。
周筱向上走了兩級階梯,回過頭來看蔡亞斯傻傻地站在原地往手裡呵氣然後放到鼻子下去聞。她笑著跑回來,站他面前,「亞斯,把頭低下來。」
「早說嘛,瞎折騰啥?捨不得就留嘛,何必為難自己。」謝逸星轉著車鑰匙,痞痞地說,「那我先回去了,你要把他怎麼樣就怎麼哦,不用客氣。」
早晨的光線慢慢地移進房間,趙泛舟好想拿把槍把太陽射下來,他又不敢動身去拉窗帘。最終把周筱吵醒的是白目的查房醫生和護士。
「他喝那麼多,你也不攔著點。」她不小心又看到趙泛舟糾結的臉,忍不住埋怨道。
「能。」他用力地點點頭,又是一陣暈眩,但是眼睛閃爍得像天上的星星。
「喂,吃早餐了嗎?」蔡亞斯的聲音聽起來心情很好。
「聽到了沒?」周筱叉著腰很兇地問。
周筱這會兒才反應過來,敢情這個醫院的醫護人員以前是干狗子隊的,這麼八卦?她張嘴想解釋,但也不知道從何解釋起,只得算了。
周筱衝下樓,大城市有個好處——就是不管多晚都是車如流水馬如龍,她很快地上了計程車,也不知道是天氣冷還是,她的手微乎其微地顫抖著。腹膜透析?到底是多嚴重?
「為什麼要喝這麼多?」
「哪個醫院?」她已經開始一邊聽電話一邊找衣服換了。
話說這個蔡亞斯同學不知道怎麼了,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周筱被風一吹,他身上的酒味跟著飄了過來,她用力地推開他:「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用你那都是酒味的嘴親我,你就死和圖書定了。」
「周筱,是我。」
「謝逸星。」
「人民醫院。」
進了醫院,周筱在大廳就看到了在辦理手續的謝逸星。
門一開,兩人同時看向門口,滿臉錯愕。
門外開始傳來激烈的爭吵聲, 「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你是不是想跟我分手去跟他在一起?」「你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女人?」「我不出現你們準備進行到什麼程度?」「你要怎麼折騰我你才會開心?」……蔡亞斯的聲音很激動,而周筱的聲音很低,好像小聲地解釋著什麼,壓根就聽不清楚。
終於周筱推了門進來,眼睛有點紅,「我先回去了,我等下打電話給謝逸星,讓他開完會後來照顧你。」
「你不用上班嗎?」聲音開始有點火氣了。
「嗯。」他乖巧得很,就怕惹到她,她會不理他。
趙泛舟醒來的時候,看到就是這麼一幅秀色可餐的畫:周筱趴在床沿,臉蛋枕在他手邊的被子上,黑色的頭髮撒開在白色的被子上,劉海有點點遮住眉毛,臉頰上的肉壓在床上擠成可愛的弧線,嘴巴微微張開,粉紅粉紅的。他好想碰一下她,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他情不自禁地把手從被子里抽出來,中指輕輕地碰了一下她的嘴唇。她動了一下,他很快地把手收回來,合上眼睛但是在偷瞄她的反應。她只是把臉在被子上蹭了蹭,嗯了一聲,又沉沉睡去。
「我咋知道?估計睡不著吧,唉,問世間情為何物,一物降一物。」謝逸星涼涼地說。
「怎麼會這樣子?」她不敢再看他蒼白的臉,轉過頭去問謝逸星。
「我想說在這裏照顧他一下,他現在沒有人可以照顧他。這樣可以嗎?」
蔡亞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地低下頭,她迅速在他臉頰上啄了一下,「你以後要是再給和圖書我想一些鬼主意氣我,你就試試看。」
「你女朋友對你真好,要我男朋友喝成你這樣子,我就讓他醉死算了。」護士小姐開玩笑地對趙泛舟說。趙泛舟只是笑著點頭。
周筱的背僵了一下,沒有轉頭說:「不是,他平時對我很好的。」
「什麼刺激?」
周筱有點火氣,即使她有錯,她也夠低聲下氣的吧?懶得理他。她買了點早餐回去,還特地排隊給趙泛舟買了粥。
「逸星,他怎麼樣了?」她的聲音有點輕微的抖動。
趙泛舟躺在床上,兩隻眼睛緊緊地閉著,眉頭皺得死緊。醫院濃烈的消毒水味道和他蒼白得像紙的臉,讓周筱的心一陣一陣地抽搐著。
「滾。」周筱沒好氣地說。
謝逸星看看手錶,說:「都四點多了,你留下來照顧他吧,我明天有個很重要的會,就先走了。」
趙泛舟聽著她的腳步聲越來越遠,遠到好像要遠遠離開他的生命。昨天的酒精和剛剛喝的粥開始作怪,他的胃開始翻騰,頭也劇烈地抽痛起來。
周筱快快樂樂睡覺去了,她完全不知道,她自以為的國際禮儀般的親吻擾亂了兩池春水。
「不是我,是趙泛舟,他酒精中毒。」她說。
「……然後呢?」聽不出來他有沒有不高興。
「趙泛舟酒精中毒,現在正在醫院做腹膜透析。」
周筱向門口走去,趙泛舟嚇了一跳,「你要去哪裡?」她回過頭去看他,他可憐兮兮的,好像被主人丟掉的小狗,她搖搖手裡的手機說:「打電話回公司請假和買早餐,你能吃早餐嗎?」
「吃早餐。」她遞給他一碗粥。
「這裡是醫院,請安靜一點。」好像是護士小姐的聲音。接下來是長達十幾分鐘的安靜。
「人民醫院。」周筱有問必答,態度好的不得了。
「神經病。」周筱和-圖-書懶得理他。
「受刺激了。」
「你是誰啊?」她還在夢中。
「至少他沒有一聲不吭地離開,不是嗎?」周筱輕輕地說了一句,輕輕地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和……還沒吃的早餐。
「聽到了。」他還在發愣。
「周筱,你給我出來。」蔡亞斯撂下一句話,砰的一聲甩門出去。
刺耳的鈴聲再次響起,周筱還保持著手裡握著手機的狀態,被吵醒兩次,她一肚子火,拚命撐開眼睛看來電顯示,又是謝逸星。
她瞪他一眼,他乖乖閉嘴。
「不行,我明天也要上班,而且你也說了,我男朋友知道了會滅了我。」周筱才不幹呢。
蔡亞斯捂著臉,小臉蛋兒通紅,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小姐,好好管管你的男朋友,沒人這麼喝酒的。」醫生笑笑地對她說。
「還沒。」周筱還在斟酌語言,「那個……我在醫院。」
門合上之後,房間里就剩她倆了,安靜得周筱都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她輕輕地搬了把椅子在床邊坐下,忍不住端詳起他來:從跟他重逢之後她都沒有好好地看過他呢,他好像跟她記憶中的樣子有點不一樣,具體怎麼不一樣她也說不上來,像是有點陌生的熟悉。她忍不住把手伸向眉頭,撫平他眉間的褶皺,嘆了口氣,不要那麼不開心好不好。
周筱崩得緊緊的神經一下子鬆了下來,腿有點發軟,靠著醫院的牆發獃。謝逸星辦完手續走過來,「走吧。」她安靜地跟著他走進一間病房。
「我馬上過來。」
「我出去一下。」她對趙泛舟說,他沒有表情地點點頭。
在黑暗的街角,睡不著想來看看她房間燈光的趙泛舟,也是楞在原地,久久都沒回過神來。
每一分鐘對趙泛舟都是一個煎熬,他感覺好像在刀山油鍋里滾來滾去。
「哦。」剛睡醒的和圖書她特好拐,壓根沒反應過來醫生的話。
「你前男友酒精中毒算不算急事?」
「下次不了。」他啞著嗓子說。
「誰要親你啊,想太多。」蔡亞斯站直了腰,眼神慌亂,「你上去吧,我回去了。」
「那也沒辦法了,他剛回國,有聯繫的人也就你和我,誰會沒事來照顧他?不過反正醫院里有護士,死不了的。」謝逸星無所謂地說,「走吧,我們先回去,我送你。」
「怎麼會這樣?你怎麼了?」他聽起來很著急。
周筱接回那碗粥,早知道就買個餅給他啃!
「還有下次?下次讓你自生自滅。」
趙泛舟點了點頭,欲言又止,最後在她轉身要離去的時候才說:「他都這樣對你的嗎?」
「去我家樓下幹嘛?」周筱有點猜到怎麼回事了。
「短時間內空腹飲用大量的酒。」
她先打了個電話去公司請假,經理拉拉雜雜地說了一大堆才不情不願地讓她請了假。她在醫院的餐廳門口站了一會兒,才決定給蔡亞斯打電話,她怕這些事他如果從別的地方知道反而會變調。
五分鐘后。
周筱把碗放到床頭的小桌子,有點無奈,他的脾氣是越來越大了。
周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嘴巴那麼賤,一物降一物,我等著看你那吳馨妹妹怎麼降你!」
「這才乖,我上去了,拜拜。」周筱踮起腳摸摸他的頭,轉身爬上樓。
「你就請假一天啊,我明天的會真的很重要啊,而且你沒聽過十年修得同船渡啊,好歹你也念念舊情,而且你男朋友那邊你不說,他怎麼會知道?」
「什麼?」周筱總算是醒過來了,快速地坐起來開燈。
周筱跟著他走了兩步,忍不住又回頭看了床上的趙泛舟兩眼,他蒼白得好像要和醫院這個純白的空間融為一體了。
「謝逸星,你最好是有什麼急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