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舟而復始

作者:趙乾乾
舟而復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四章 相親(2)

第五十四章 相親(2)

進了門口,她才發現,什麼好脾氣!他根本也還沒到,於是她找了個位置,安心地坐下來等。
「泛舟,泛舟。」謝逸星叫了兩句,才把趙泛舟拉回現實。
大家小時候都這麼被媽媽恐嚇過吧:你要是不把碗里的飯吃完的話,長大后臉就會坑坑窪窪,其丑無比。
「我穿黑色衣服,坐在靠門口的位置。」
最後兩人實在談不攏,他自己硬是下了一個結論:喝咖啡比喝茶來得有品味。品他個頭!幸好他不是她的那杯茶,不然她都不知道要短几年命,說起這個,人家英語都有「You are not my cup of tea.」,也不見人家說「You are not my cup of coffee.」所以嘛,明顯茶高級多了。於是周筱微笑看著他口沫橫飛,自己天馬行空地胡思亂想。
「那讓陳經理去接待好了。」趙泛舟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嗯。」周筱隨口應了一聲,繞過客廳去陽台收衣服洗澡,手裡拿著衣叉,眼睛還是忍不住往下瞄了一眼,車子還在,他怎麼還不走?
「怎麼?看上我的秘書了?」
周筱突然湊上去,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這樣行了吧,求你了,開快點。」
「我今晚也有事。」
趙泛舟按熄手裡的煙,看到她安全回來,他也總算是安心了,看來她今天這場相親是沒戲了,對方長得那麼抽象,作為外貌協會榮譽會員的她應該是不會看上的,他對著後照鏡hetubook.com.com看了自己一眼,苦笑,這小丫頭以前多迷戀他的皮相啊,現在她捨得連這皮相也不要了,真倔啊。
周筱瞪了她一眼,會不會說話的,什麼叫號稱?本來就只是朋友。
「沒找著,你快開車啊,我要遲到了。」她急得要死,哪有時間跟他討論穿著啊。
「那晚上交給我,讓你的秘書跟我一起去。」
相親當天。
趙泛舟瞥了他一眼,「不錯嘛,還有心情開玩笑。」
周筱回到家樓下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多了,她關上李越的車門,禮貌地跟他說了聲謝謝晚安之後就快步上樓,她眼睛的餘光掃到趙泛舟的車停在一旁,車裡有一點點的紅光一閃一閃的,他什麼時候也抽煙了?管他的,愛抽抽去,她更加快了上樓的腳步。
回到辦公室,看了兩個合作方案之後他突然就發起呆來,她的嘴唇乾乾的,大概是剛睡醒沒喝水吧,但是軟軟的,印在他臉頰上的時候他覺得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幸好後來飆了會車,不然指不定會像個毛頭小子一樣臉紅心跳。
咖啡廳內
他眸光一閃,抓著方向盤的手一緊,腳下油門一催,車子跟離弦的箭似的飛出去。
一條是趙泛舟的,「今天是真的臨時有很急的事,是我不好,不要生我的氣好嗎?」他那種像情人般輕輕哄著她的語氣,讓她鼻子突然一酸,媽的,居然來這套!
「我在接客戶,不是很方便,待會兒給你電話。」
「我去洗澡了。」周筱https://www.hetubook.com.com抱著衣服進了浴室。
「今晚德國的客戶會過來,我有點事,所以你去接待?」
她坐下五分鐘多,電話就響了。
謝逸星苦笑,「不然呢?我難道去跳樓?」
「不好意思,我到了,你在哪呢?」
她好不容易等到一輛計程車,匆匆忙忙趕到門口的時候已經遲到了二十來分鐘,也虧得那人好脾氣,沒打電話來催。
「那我要沒來接你你還不就得遲到?」他老神在在,難得她有求於他。
周筱剛踏出辦公室的時候就被經理叫住了,讓她把張姐留下來的報表做完,張姐下午請了假去試婚紗,所以報表做了一半。周筱也不好意思說她要趕著去相親,只得快速把報表做完,她離開公司的時候下班時間都過了半個多小時了。她掏出手機尋找有車的朋友——謝逸星、蔡亞斯、趙泛舟。她打了謝逸星電話,不通。打給蔡亞斯?又不是瘋了。她百般無奈之下只得打給趙泛舟:「呃,可不可以送我去XX路?」
吃完飯,李越提出去咖啡廳坐一會兒聊天,周筱一時想不出脫身的理由,只得硬著頭皮跟著去。
周筱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電話就掛斷了。一股氣衝上腦袋,不送不送,有什麼了不起。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德國人,麻煩得要死,陳經理哪對付得了他們。」謝逸星嘆了口氣:「今天吳馨訂婚,我最後的機會了。」
謝逸星在趙泛舟辦公室外敲了幾下門,沒有得到回應就自己推了門進和圖書去,就看到他手裡拿著文件,但視線卻不知道落在哪裡,敢情這傢伙也會發獃?
「嗯。」
「沒說什麼,我沒理他就上樓了。」
周筱其實並不喜歡咖啡這種飲品,她覺得聞起來有股焦味。作為潮汕人,她比較喜歡喝茶,淡淡的茶香沁上鼻子,有一種讓人暖到心窩的幸福。但對面這個也是潮汕人的李越一直跟她說一堆什麼藍山、拿鐵、摩卡、卡布奇諾……她聽得一愣一愣的,於是她秉著輸人不輸陣的心態跟他講綠茶、紅茶、青茶、黑茶,然後講鐵觀音、水仙、普洱、龍井……也把他講得一愣一愣的。
周筱起床起晚了,趕著上班,一時又找不著趙泛舟給她買的衣服,只得隨手從衣櫃里抓了一件衣服穿上。匆匆下樓發現趙泛舟早已在樓下等她。她趕時間,也就懶得跟他矯情,跳上他的車就拚命催他:「你要是能在二十分鐘內把我送到公司,我就叫你爹。」他打量了一下她的穿著,有點不滿:「我可沒興趣亂倫,你怎麼沒穿昨天買的衣服?」
經歷了一個上午兵荒馬亂的會議,周筱閑下來才意識到她早上做了什麼,病急亂投醫講的應該就是她這種行為吧。她當時頭腦一熱就親了下去,也不知道他會怎麼想。算了,國外回來的,這有啥。再說了,他倆本來就很曖昧,劃清界線反正是不可能的,他愛怎麼想讓他想去,姐姐願意親他,他就該謝主隆恩了。但是……她下午要去相親啊,這樣會不會很沒有節操?不管了,這年頭https://www.hetubook.com.com,男男女女,道德觀薄得很,她算好的了。可是……
「你好。」一個身影停在桌子旁,周筱緩緩地抬頭看他,視線從鞋子到褲子,到衣服,到下巴,到整個臉。她心裏只有一個想法:媽,你為什麼要這樣害我?
周筱一個下午都在和自己的心裏的天使與魔鬼做鬥爭,累得要死。
「知道了你倒是快啊。」周筱拚命催,今天有個很重要的會,她負責做會議記錄的,要是遲了經理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不是吧,你們不是號稱還是朋友嗎?」
「我九點多回來就看到他在樓下了,哇,他這都等了兩個來小時了。」袁阮阮三八兮兮地笑,「那你們剛剛說了什麼?」
周筱怔怔地聽他滔滔不絕地講他去過哪些地方做生意,她心裏萬念俱灰,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抓住他的肩膀瘋狂搖著問他:「你小時候為什麼不把飯吃光,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你有什麼事啊,我今晚是真的走不開。」謝逸星奇怪的看著他,他不是拚命三郎來的嗎?
洗完澡出來,周筱吹乾頭髮躺在床上發獃,快進入夢鄉之前想起要定鬧鐘,於是掙扎著起來找手機,拿到手機才發現有兩條簡訊,一條是李越的,大意是覺得她的性格不是很適合他,還是只做朋友好了,周筱冷笑一聲,她差點跟他吵起來,哪裡會適合?幸好他覺得不適合,不然她還真不知道怎麼跟她媽說呢。
周筱回到家,袁阮阮在客廳里看電視,她手裡按著遙控,漫不經心地說:「hetubook•com.com師姐回來了啊?」
「你剛剛有沒有看到趙師兄啊?」袁阮阮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攔住了走過她身邊的周筱。
趙泛舟看她那臉鼓得,就知道又惹到她了,他剛剛實在是沒法抽身啊,一個德國客戶突然找不到護照,過不了海關,瞎折騰了半天才在另一人的口袋裡找到護照。她打電話過來那會兒他正在跟海關交涉,壓根兒沒法兒好好跟她解釋。也不想想,他現在就一戴罪立功的身份,哪敢無故掛她電話啊?這不,為了知道她在哪家餐廳相親,他硬是讓一同事把XX路的餐廳都調查了一遍,幸好XX路的餐廳也不多,不然他還真找不著她。他拉著客戶過來了,她又要走了,也不知道去哪。她旁邊那隻長得跟野狼似的傢伙口水都快滴下來了,真不爽,他為什麼總是得看著她跟另一個男人走?(僅代表天下女性送你一個字:該!)
趙泛舟一早上心情都很好,做起事來也特別事半功倍。中午的時候和謝逸星一起吃的午餐,順便想談談和德國那家公司合作的事,但那小子一直心不在焉,聽說他最近情路不順,他也就乾脆不談了。
他瞪了她一眼,慢吞吞地發動車子:「知道了。」
哪知一出了餐廳門口就遇到趙泛舟帶著一群外國佬往餐廳里走,旁邊還站一漂亮的女的。兩人打了個照面,趙泛舟想打招呼來著,周筱還在小氣他掛她電話的事,就扭過頭去跟李越說話,頭一扭就後悔了,她往那邊扭不好啊?偏偏扭過去看一月球表面?
「怎麼?」趙泛舟放下文件。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