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舟而復始

作者:趙乾乾
舟而復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六章 聽者有意

第五十六章 聽者有意

周筱幾乎是逃著下了車的,太恐怖了,她都幾年沒見識到他的獨門秘技——江湖上人稱「冷若冰霜寒蟬臉」。今日一領教,果然英雄寶刀未老。
周筱換好衣服慢吞吞地下了樓,果然趙泛舟已經在樓下了,真爽,現在她每天都有司機接送。她上了車,發現他今天穿得特正式,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裏面是白色的襯衫和黑紅條紋的領帶。周筱看得有點發愣,好想對他吹口哨,他怎麼能這麼精英啊?
果然,寧願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張嘴。切~~還說他搞定一切呢。
「那打火鍋好了,我搞定一切。」趙泛舟打斷她的回憶。
電話在桌子上震動起來,她瞄了一眼,是趙泛舟,趕緊接起來:「喂。」
「袁阮阮叫我不要回去打擾她約會,我無家可歸了。」她晃著手中的手機,「都不知道我要上哪去打發時間。」
「哪個?」趙泛舟沒有聽清楚。
她接過了擰開一看,居然是粥!確切地來說不是粥,是稀飯,他從哪裡弄來的稀飯啊?
周筱頭靠在他胸口哭了一會兒,才意識到什麼似的推開他,扯著他的手到水龍頭下沖水,眼淚還是不停地往下滴,一滴滴打在他的手臂上。他的手好紅好紅,看起來像要滲出血來的樣子。
周筱被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驚恐地張大眼睛看著趙泛舟完成一系列電影里的動作。然後他的手迅速地泛紅,她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車開到一半,袁阮阮的簡訊就來了。
「說話啊。」周筱等了一會之後發現沒有聲音,於是有點不耐煩地說。
後面節目播了些什麼她都沒印象,腦子裡就好像有一個復讀機,不停的回放著小S的話,「我不懂,既然相愛,為什麼不在一起?」……
「好。」趙泛舟領命出去,十分鐘后又回廚房:「是不是下了水,東西全部丟進去就好?」
「是。」
周筱笑著按下簡訊:小妞又發春了,煮飯不給我吃就算了,還不准我回去和_圖_書
她稍微冷靜一點下來之後才說:「沒,我沒事。」
阮阮
周筱只是搖頭,抽噎著說不出話來,眼淚還是不停地掉。趙泛舟盤腿坐下來,伸手把她摟入懷裡,輕輕拍著她的背小心地哄著:「不哭不哭,怎麼了啊?」
「是我,起床了沒?」趙泛舟的聲音傳了過來。
周筱無語以對,拿著東西往房間走。
「師姐,你不要都拿走嘛。」袁阮阮在身後大叫。
趙泛舟揚起唇角,她鬧彆扭的樣子好……
「上班要遲到了。」他的聲音滿是笑意。
他真的就記住了。
趙泛舟停下車子,一手接過她手裡的保溫瓶,一手輕輕拍著她的背,「沒有就沒有,不用那麼激動。」
趙泛舟倒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遞給她一罐熱奶茶,看她拿著不動又接回來把易拉罐環拉開,遞到她嘴邊,她就著他的手喝了一口之後才發現有點曖昧,自己接過來喝。
周筱有點不滿,他最近老是這樣,脾氣好得不得了,她沒辦法惹他生氣,一點成就感都沒有。她「嗯」了一聲之後順手按掉他電話,從床上爬起來,唉,上班上班,煩死人了。
周筱對著電腦捧腹大笑,唉,小S真的好好笑啊,嘴巴怎麼會這麼賤啊?台灣最近有一對藝人分手了,鬧得挺凶的,男方和女方都前前後後去上了好幾次《康熙來了》,每去一次小S就糟蹋一次,而且一開始都一再強調說,「你放心,我今天絕對不聊感情的事,那個你的前女友啊,上次來康熙大聊你的壞話,說你劈腿耶,我覺得你不是這種人,你真的劈腿了嗎?」「她上次來康熙我問她還愛不愛你,她哭了耶,你呢?」真是服了小S,她怎麼能用這麼無辜的眼神問這麼犀利的問題?那男的被她問得有點慌,支支吾吾地說了一堆官方說法,最後小S給他下了個註解,不要解釋了,就是還愛的意思嘛,真羅嗦。蔡康永及時跳www.hetubook.com.com出來打圓場,小S隨口說了句:「我不懂,既然相愛,為什麼不在一起?」她說的無心,節目上其它人也沒什麼反應,倒是坐在電腦前的周筱被她這句話給愣住了。是啊,為什麼?
「怎麼了啊?還是摔到哪裡了?哪裡疼啊?」他手足無措地連連追問。
好不容易她才止住咳嗽,揮開他的手,很是氣憤,於是有點口不擇言:「我只是怕她跟我一樣的下場。」
周筱還在慢悠悠喝著奶茶,手指撫在「原味」那兩個字上,思緒有點飄遠:
「你吃夠多了,剩下的我吃。」她頭也不回地把東西拿到房間里,開了電腦,邊看節目邊啃雞翅是人生最美好的事。
周筱一個晚上都被小S騷擾著,她蹦蹦跳跳,來來回回,不停地問她,「我不懂,既然相愛,為什麼不在一起?」她想解釋,但是怎麼也發不出聲音,她急得滿頭大汗,最後是一陣手機鈴聲把她從夢魘中拯救出來。
電話這邊的趙泛舟一怔,她剛睡醒的聲音沙沙的,有一種慵懶的性感,他一瞬間喉嚨有點發緊,居然講不出話來。
「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要開。」他遞給她一個小小的保溫瓶。
「喂。」她把頭蒙在被窩裡接電話,「誰啊?」
「你穿得這麼……今天要去幹嘛?」她把到嘴邊的衣冠禽獸吞了回去,偶爾還是積點口德比較好。
周筱端著保溫被,有點出神,也不知道是哪次相親,天特冷,她實在是被冷到沒心情應付相親的人,於是掰了個理由溜了,但是她出來的時候發現趙泛舟不在車裡,她在車旁等了十多分鐘他才出現,她被冷得一肚子火,忍不住臭罵了他一頓,他只是笑笑地遞給她一碗粥說:「天冷,喝點粥吧。」要說她不感動那是騙人的,但她還是一時拉不下臉來,冷著臉喝粥,然後還死要面子地念了幾句說這裏的粥不好喝,想喝家裡的粥。(潮汕人喝的粥比較像稀飯,是可以看到一顆顆完整的米https://www•hetubook.com.com粒的)
「才……才……咳……咳……沒有呢。」周筱一緊張,有點結巴,又突然被粥嗆了一口,劇烈地咳了起來。
「沒,我這就下去。」周筱掛了電話之後隨便把一些東西丟進袋子就匆匆下樓。
他在兩人的唇齒間輾轉悱惻,直到感覺她都快沒法呼吸了,他才退開來,低眼看她:她用力地呼吸著新鮮空氣,兩頰嫣紅,眼底水光波動,嘴唇因為劇烈呼吸而微微張開,吐出溫熱的氣息輕噴在他臉上。他眼神一暗,輕嘆了一聲,忍不住又把唇貼了上去,封住她的唇,又是一場唇和唇的纏綿廝磨。
周筱拚命搖頭,埋頭哭著。
他心髒的某個角落好像迅速地坍塌下去,向來引以自傲的自制力一瞬間潰堤,他用沒被她抓著的那隻手固定住她的頭,對著她的唇,輕輕地吻了下去。
「自己做的。」他說,想了想又補上一句,「我有人教的,她說好吃了我才帶來給你吃的。」
師姐,我今晚煮飯給我同事吃,你能不能晚點回來?
她不講話撇過頭去避開他的臉。
趙泛舟把鍋往流理台一放就跑過來蹲在她前面,著急地問:「怎麼了?燙到哪裡了?」
她洗完澡出來,發現袁阮阮坐在電視劇前吃東西,她也坐過去,「他剛剛買的嗎?」
周筱和趙泛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一手小心地捧著他的手,另一手拿著藥膏往他手上擠。她擠出一小坨,然後用手把它抹開,抹著抹著眼睛有點發癢,忍不住想拿手去蹭,趙泛舟眼明手快地抓下她的手,口氣有點急:「你手上有葯!」她一怔,垂著眼不講話,手無意識地推抹葯。
周筱怔怔地看著衣櫃里的鏡子,頭髮剛剛被趙泛舟揉得有點亂,她用手指梳了一下,心跳得有點失序。她拿了兩件衣服,用力甩上衣櫃門。
周筱咕嚕咕嚕地喝著稀飯,含糊不清地問了趙泛舟一句:「她是上次我在餐廳門口看的到那個女的嗎?和圖書
趙泛舟被揮開的手僵在半空,停頓了好幾秒之後才放下來,發動車子。
趙泛舟從她手中抽出一隻手去關掉水龍頭,一隻手反牽住她的手,「我沒事,你別哭,讓我看看你有沒有被燙到。」
周筱及時地把青菜從趙泛舟手裡搶救了過來,「你再洗菜就爛了,出去把湯底煮起來。」
趙泛舟聽完說:「不然去我家吧,反正不遠,而且你也還沒去過我家,晚飯也順便買好了去我家煮吧。」
趙泛舟看了她一眼:「謝逸星的秘書,也是潮汕人。」
兩分鐘后簡訊又進來了,
「是你啊,沒起床,別吵我。」她一想到他就是害她做了一個晚上惡夢的罪魁禍首口氣就好不起來。
「哦。」她隨便應了一句,又擰開蓋子,淡淡的米香隨著水蒸氣撲上來,忍不住用力吸了一口后說:「勺子呢?」
我情路這麼坎坷,你就不要回來阻礙我了,反正我沒說你可以回來,你就不要回來。
周筱接過來,嗯,好像真的都是她喜歡吃的東西,什麼滷水雞翅之類的,她想起剛剛趙泛舟說有手撕雞的,就問:「不是說有手撕雞嗎?」
「嵌在蓋子後面。」他伸手拿過蓋子,翻過來,從裏面取出一個可摺疊的勺子遞給她。
「你加班嗎?怎麼還沒下來?」
題記 老祖宗的智慧,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不要,你說是煮飯,等下還不是我煮。」
周筱端著菜出去,趙泛舟不在飯廳,放在電磁爐上的鍋里滿滿的都是水,已經開始在冒小泡泡了,大有要開始滾了之勢。她嚇了一跳,放下菜去端鍋。
「算了。」她皺一下鼻子,繼續喝粥,好好喝啊。
「好,我們去買。」
趙泛舟斜睨了她一眼:「你該不會吃醋吧?」
那時他們還在學校呢,趙泛舟在忙學生會的事,好幾天都沒空陪她吃飯,她鬧脾氣,非得要他去給她買奶茶,他心煩,根本沒法體會她小女生的心情,扔下錢包說你自己去買,愛喝多少喝https://www.hetubook.com.com多少。她當時特委屈,覺得他就不能哄哄她麽?最後真的賭氣去超市買了一堆奶茶,提著回去的時候趙泛舟拿著一罐奶茶在樓下等她,她以前真的是個很好哄的孩子,接過奶茶馬上就抱著他的手臂說好嘛,我剛剛也有不對,不過你為什麼給我買巧克力味的呢,我不愛喝,我什麼東西都要原味的,奶茶、麥片、薯片、可樂、餅乾……都要原味的,記住了嗎……
「對啊,你吃不吃?」袁阮阮隨手把東西遞給她。
周筱一整天下來都是渾渾噩噩的,下班了十幾分鐘她都愣愣地對著電腦看報表,樂得經理大媽直拍她肩膀說有前途。
「怎麼了?不喝就先蓋起來,等下冷了。」趙泛舟看她發獃就輕輕推了她一下。她回過神來,蓋上蓋子:「你去哪裡買的?」
他低頭湊過臉去看她的表情:「怎麼了?生氣了?我是怕你眼睛弄到葯。」
她端著鍋往廚房走,剛好和從房間出來的趙泛舟狹路相逢于走廊上,趙泛舟皺著眉頭看她端著這麼一鍋冒著熱氣的水,開口想說些什麼但是又怕嚇著她,只得心驚肉跳地跟在她身後進廚房。趙泛舟家的廚房空間挺大,按理說兩個人應該是不會有什麼碰撞才對,但是周筱就是不知道哪條神經搭錯了,突然就在流理台和趙泛舟之間絆了一跤,手一抖鍋就從她手裡滑了下來,眼看水就要潑在她身上,在旁的趙泛舟一個箭步衝上去,用身體把她撞開,硬生生地用雙手在鍋落地前把它接住了,水還是濺出來了不少,但都是灑在趙泛舟的身上。
阮阮
「好啊,我要吃很多牛肉丸。」她一聽到火鍋就來勁兒,這個冬天她還沒吃過火鍋呢。
她覺得很好笑,就拿著手機給趙泛舟看,他偏過頭來說了一句:「我開車呢,看不清。」
車內的氣氛瞬間冰凝。
周筱擰著蓋子玩的手頓了一下,假裝漫不經心地追問:「誰啊?」
「啊你剛剛不是說不吃嗎,我就吃了啊。」袁阮阮一臉無辜。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