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九州縹緲錄1·蠻荒

作者:江南
九州縹緲錄1·蠻荒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章 青銅之血

十四

東陸的使節也在邀請之列。雷雲孟虎在鎧甲外罩了一件白色的麻衣,立在拓拔山月的背後,壓低了聲音,「將軍,我們的大事也該定了吧?」
「將軍也有這種感嘆么?」大君忽地回過頭來。
拓拔山月被他的目光微微刺了一下,忽地有些驚醒,搖了搖頭,「想起了一些舊事,都是些無謂的感慨。」
「拓拔將軍知道我要宣布希么事么?」大君低語。
「見見這些牧民吧。就算是假的,將來不會後悔。」
比莫干抬起頭,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沉默。
「今天晚上,你們通知各家的首領到金帳里來,我有些事情要說。」大君揮了揮手,「你們退下吧。」
拓拔山月看著火堆前那個穿白色裙子的女孩,看她白色的裙角和辮子間編織著的白色髮帶隨著燃燒火堆的滾滾熱風飛揚起來,像是風裡的一片葉子。
拓拔山月沉吟了一會兒,上前一步和他並肩而立,「殺再多的人,如果不是自己的親人,未必知道什麼是生死吧?」
巫師們燒起了牛骨和香木,把那件白狐的舊斗篷作為世子的遺體焚化在火堆上,裊裊的青煙升上了天。貴族們的心落了地,他們三三兩兩地聚在遠處小聲議論著,卻沒有膽量上前打斷大君的沉思。
巴夯猶豫著,「大君,那些人確實看著像是來要賞金的。和-圖-書
「阿爸。」阿蘇勒低低地說。
祭壇上點起了熊熊的烈火,火堆中灼燒著氂牛的肩胛骨和檀香木。香煙縹縹緲緲地升上天空,在無風的天氣中一直升到高處才彌散開去。神巫們披著紅綠兩色拼成的綵衣,高舉銅刀,圍繞火堆起舞,祈求盤韃天神的指引,接引死者的靈魂去往天上。
明媚的陽光照進骯髒的篷車中,在馬草上睡著蒼白的少年,他已經餓得皮包著骨頭,虛弱得爬不起來,可是他的眼睛還是清亮的,總有些東西深深地藏在裏面。大君默默地看著他,像是認出了,又像是完全認不出來,牧民們也不安地看著沉默的大君。
「你們的弟弟這就真的死了,他在盤韃天神的懷裡,滿是歡樂。而你們,我的大兒子和三兒子,你們是我最聰明的兒子,都可以成為下一個世子,你們悲痛么?」
大君眼裡的神色微微一跳,「讓那些人進來。」
「哦,」拓拔山月略略回了一下頭,「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比莫干、旭達罕,你們過來。」大君對兒子們招了招手。
他緩步上前,站在大君背後。
他無聲地笑笑,「過了這一次,總算心裏對這個孩子少了很多愧疚。」
比莫乾和旭達罕都沒有說話。
「父親。」王子們並肩在父親的面前跪下。
和*圖*書夯不解地看著主子,還是從腰間摸出黃金,每人賜給了一塊。
今天是五王子阿蘇勒下葬的日子,誰都知道大君的心裏遠不如表面上的平靜。
大君愣了一下,「拓拔將軍這番話,我還是沒有聽得很明白。」
他又側身去看不遠處的織錦小輦。女奴揭開了半片帘子,指點著燃燒的火堆,端坐在錦繡中的蠻族貴婦眼神略略有些獃滯,看著熊熊烈火。她無聲地笑著,抱著布制的娃娃,不時低頭吻著那些布辮子。
神巫終於耐不住性子,跟著過去看了一眼。
他疲憊地合上了眼睛。
直到瀾馬部的神巫帶著吉祥的白氂牛遠道而來,建議大君為五王子設下祭奠,這樣盤韃天神才會開恩接引迷失孩子的魂上天去,大君才終於答應。
大君嘴唇動了動。還是沒有說話。
五王子失蹤已經有半年之久,大君一直沒有宣布他的死訊。貴族們都關心著新的世子人選,可是大君那裡卻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動靜。偶爾會有牧民說在草原上看見了獨自流浪的孩子,像是五王子的模樣,可是每一次都是虛無縹緲的事情。
拓拔山月忽地笑了笑,「我聽一個長門夫子說,人生在世,怎麼能不後悔呢?開始覺得滑稽,後來才想,人力總是有限,有很多事做不到,就一定會後悔。不過我們活http://www.hetubook.com在世上,早起晚睡,不就是為了多做些事情,讓自己將死之時不至於太過後悔么?」
許久,淚水慢慢從孩子的臉上滑過。
「大君,這些愚昧的牧民說的話,難道我們每次都要相信么?」格勒皺著眉,「我們是堂堂的帕蘇爾家,如果要賜還這個孩子,也是天神賜還給我們,難道會是這些低賤的牧民?何況我們這幾個月相信了那麼多來報告的牧民,多半都是用一些賤民的孩子來冒充,難道大君在祭典上還要召那些人進來搗亂么?」
「閼氏……閼氏……」上了年紀的老女人輕輕撫摩著夫人的頭髮,夫人卻還是痴痴地微笑。
「揭開篷子看看!」巴夯下令。
「你瘋了?」
他臉上有一絲為難的神色,「有一夥朔北部的牧民闖進來吵著要見大君,他們說帶著馬隊經過城邊的山溪,找到了……世子!」
大君也不回頭,話音格外地平靜,「我統領青陽,一生殺過很多的人,總以為自己已經見慣了生死。可是真要自己說出他已經是死了,還是不忍心,就想再拖那麼幾天,再拖那麼幾天。讓拓拔將軍見笑了,我知道拓拔將軍想以新的世子為質子,這才在我們這荒僻的地方呆了那麼久。」
大君深深吸了一口氣,「先賜給這些人每人一兩黃金。」
「我知道你們很hetubook•com難說,是啊,說什麼呢?你們弟弟的死,就是你們成為世子繼承金帳的機會,你們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連我這個父親都不知道了,」大君搖頭,「生在帝王之家,居然連哭笑都由不得自己啊。」
大君走到了篷車前,扭過頭去看著那些牧民,「多謝你們。」
暴吼聲驚亂了所有人的心神,人們驚訝地看見大君忽然搶過了那根牛骨對著神巫的腦袋砸了下去。神巫翻了翻白眼,軟綿綿地倒在車前,大君踩著神巫的背登上了篷車,把那個孩子緊緊地抱在懷裡。
「混賬!」格勒大汗王從人群中走出來,「前幾個月這種事情還少么?哪一次不是那些賤民撒的謊?不過是為了討一些賞金,這個時候,怎麼還讓這些愚蠢的賤民進來搗亂?都趕出去!」
大君點了點頭,「拓拔將軍可以定下南歸的行程了。」
拓拔山月點頭,「大君對於新世子的人選,已經有了決定吧?」
神巫在花白的眉下抬了抬眼看大君,並不說話。
輕微的騷動從人群外傳來。
他忽地揭開了篷子。
「拓拔明白了。」
年紀最大的神巫小步走近,「大君,我們已經聽見冥冥中天神的應答,世子的靈魂已經被接引到天上去了,正在盤韃天神的雲城裡面享福。」
「世子……世子已經死了……這是鬼,鬼……鬼現身了!和圖書是鬼啊,是鬼啊!」他驚恐地大喊起來,急切地敲打著牛肩胛骨,嘴裏念著古蠻文的經文對著孩子的頭頂敲了下去。
拓拔山月微微側頭,看見大君臉上有一絲遲疑。
大君轉過頭去,巴夯撥開人群閃了進來,疾步來到大君身前下跪,「大君,有……」
大君袖著手站著,雙目茫然地望著遠處,不知道目光投向哪裡。身邊侍衛的武士們都被煙氣逼得要流淚,大君卻像是沒有感覺,那雙帶著白翳的眼睛彷彿早已乾澀了,眨也難得眨一下。
「慢!」大君喝止了他。
「是!」王子們一起退下。
牧民們被帶了進來,他們都裹著沒有硝制過的皮子,葛布衣服的袖子扎在腰間,確實是草原上最貧困的流浪牧民。他們趕著一輛矇著布篷的大車,排隊跪在了車前。
大君指了指火堆前方的女孩,「這些天,常常會自責,覺得我稱雄北陸幾十年,卻不曾真的對我的妻子和孩子們好。他們說,這半年來,她總是這麼站在阿蘇勒被擄去的那片草地上,沒日沒夜地。她在等著看他回來。看見她,心裏覺得真正在乎阿蘇勒的反而不是我這個父親,其實有些話早該對他說,卻一直沒有說出口。雖然是個懦弱的兒子……」
遠處「乓乓」聲傳來,神巫在頭頂擊打著烤焦的牛肩胛骨,那聲音空寂遼遠,最後渺渺地散入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