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六十七章 知難而退

宋天耀點燃一顆香煙搖搖頭:「我不認同這句話,我覺得那是你的能力不夠,如果你真的有足夠的能力和智慧,你可以自己去創造機會。」
安吉·佩莉絲眼中閃過對宋天耀的好奇,隨著宋天耀一起舉起酒杯:「為了女王的健康,謝謝您的款待。」
他似乎完全不擔心自己會拿著這點兒錢跑掉,或者說他也完全不擔心,自己通過這點錢與律師或者官員聯合起來,套取他手上更多的錢。
想想之前的顏雄和陳阿十,宋天耀心中默默嘆口氣,那倆傢伙有這英國妞一半的大腦反應,也不至於一個去守水塘,一個丟了利康的碼頭生意。
宋天耀眼中明顯有些許被挫敗的失落,把煙盒扔到桌上,從西裝口袋裡取出三千塊港幣壓在桌面上,然後推到了女人的面前:「你頭腦反應這麼快,居然還能在香港混成這個模樣,不容易。」
這不正常,安吉·佩莉絲眼睛望著宋天耀的同時,心中判斷著,她是一名法學院走出來的高材生,一名本該成為律師的精英人士,她善於從紙面或者對和圖書話中發現各種他人的漏洞。
「好色?噢,我最討厭那種對著女人色迷迷的男人。」安吉·佩莉絲吸了一口薄荷煙,搖搖頭說道:「如果我想那樣賺錢,就不會吃這麼久的三明治,連哪怕一份玉米濃湯都沒有。」
「沒你說的那麼誇張。」宋天耀在這次午餐中第二次生出挫敗感,笑了笑:「我沒有挑逗你,只是實話實說,難道你不認同,智慧和能力能創造機會?」
這混蛋要麼是個真正的騙子,準備騙自己,要麼就是已經想到如果自己做出有損他利益的事,完全可以胸有成竹的應對,並且順水推舟。
「我也沒有承認,我只是喜歡給人一些鼓勵。」宋天耀朝安吉·佩莉絲咧咧嘴,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和燦爛的笑容:「你可以晚上把與男律師的約會放在這裏,我在咖啡廳喝咖啡等你順便幫你結賬,我還有其他的事,先走了。」
宋天耀差點把還沒咽下的紅酒噴到對方臉上,他咽下之後咳嗽了兩聲,用餐巾擦擦嘴唇上的酒液:「我不並覺得自己現在http://www.hetubook•com有心情去挑逗女人。」
「那些認同你的人,可能被你騙的此時後悔莫及,你故意只說這句話,卻沒提一個重要的前提,時間,正確的時間前提下。」安吉·洛佩斯對宋天耀一本正經地說道:「你沒有說出這個前提,就是你在挑逗那些貪心的人,擴大他們的慾望,讓他們主動去幻想現在是最好的時間前提,最好的機會。」
「比如呢?」安吉·佩莉絲對宋天耀問完之後,朝遠處的侍應招招手:「麻煩幫我拿一盒壽百年女士香煙,薄荷口味。」
「你剛剛的那些話,並不是挑逗女人,而是故意挑逗你面前這個需要金錢的人,不論男女,你故意對我說,只要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可以去創造機會,我心動了,我知道你是故意這麼說的,你一定用這種方法害了很多貪心的人。我不會上你的當。」安吉·佩莉絲最後居然重重鬆了一口氣,從宋天耀那些被她自己放大的誘惑中掙脫出來:「我很高興自己是一個理性大過感性的律師。」
「有機會介和-圖-書紹他給你認識,等見到他,我覺得你能很快賺更多的錢,只不過可能與你想的賺錢方式不同。」宋天耀說完對安吉·佩莉絲眨了一下眼睛。
宋天耀停頓了一下,回視著安吉·佩莉絲,慢慢豎起一下大拇指說道:「中國話有個詞語,叫做知難而退,你很厲害,女士。」
可是她現在感覺宋天耀與她對話的話語間,完全不擔心或者甚至可以說話語中有些輕微暗示她可以去套取財富……
「你沒有否認。」看到宋天耀第一時間沒有開口解釋,安吉·佩莉絲馬上繼續說道。
一個在被英國人控制的殖民地生存的被殖民者,哪怕是那些身處精英階層的華人律師,她都沒有見到過這種對英國人的自信,哪怕自己是個英國窮人。
「再有能力,也要有合適的機會才行,比如現在,我還要謝謝你給的機會。」安吉·佩莉絲把三千塊港幣拿起來,收進了自己的手包。
「利康商行,褚孝信,藥品生意。」
「讓我猜對了你的想法,所以就不準備再對我費心思。」安吉·佩莉絲突然生出一hetubook•com種擊敗了對面男人的興奮感,對拉開椅子起身準備離開的宋天耀說道。
「錯,我不是褚先生,鄙人宋天耀,一位秘書,褚先生是我的老闆。」宋天耀對安吉·佩莉絲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特意帶你回來開間房並且請你吃頓豐盛的西餐嗎?」
「但是你對勾引那些男律師似乎並不排斥。」宋天耀好奇的看著安吉·佩莉絲說道。
安吉·佩莉絲臉上開心的笑了起來,似乎此時宋天耀的這句話和翹起的大拇指,是對她最好的讚譽。
「就像我現在,準備用你去創造和工商署官員的機會。」宋天耀把手邊的火柴遞給女人說道。
安吉·佩莉絲再一次微微搖頭:「宋先生,勾引這個詞不正確,我只是為我的僱主去通過正常人際交往獲取一些信息,我沒有出賣自己的任何東西。」
「為了女王的健康。」宋天耀舉起紅酒杯,沒有繼續說下去。
「你剛剛在挑逗我。」安吉·佩莉絲看著宋天耀的眼睛,突然開口說了一句。
如果不是宋天耀有黑頭髮黃皮膚,以及他的英語聽起來更像是帶有和圖書美國口音,安吉·佩莉絲會覺得這位宋先生簡直就是一位典型的英國男人,睿智,紳士,沉穩,最主要,是他身上帶著強烈的自信。
安吉·佩莉絲搖搖頭:「那你應該感謝那位褚先生,給了你足夠為這件事消耗的金錢。」
「我猜你還幫我準備了一些錢,保證我晚上去和男律師共進晚餐時,不用那麼窘迫。」安吉·佩莉絲說完之後,一雙深藍色的眼眸看向宋天耀,嘴角微微上翹露出個稍顯俏艷的笑容。
安吉·佩莉絲從侍應的手裡接過香煙,拆開包裝點了一支,英國女人大多都會吸這種薄荷口味的女士香煙,用來在餐后清潔口氣。
宋天耀帶著這位安吉·佩莉絲回到杜里士酒店,幫她開了一間豪華客房,又陪她去了酒店餐廳吃了一頓豐盛的西餐,等女人先吃了一會兒,確定她胃裡已經對美食沒有最初進餐時的慾望之後,宋天耀才開口說道:
安吉·洛佩斯把栗子濃湯里的火雞肉丁咽下,輕輕的擦拭了一下嘴唇,這才停下用餐:「這是我來香港之後,吃的最好的一餐,謝謝你的款待,褚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