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七十四章 市井小民的智慧

從自己老媽那個角度來說,她沒有做錯,她是按照她了解的宋天耀來考慮的,總是想著宋天耀因為沒有學問,幹不了多久就要被解僱,所以趁機謀後路,順便占些小便宜。
「多謝宋秘書,放心,一定辦妥。」這名福義興小弟對宋天耀規矩的笑笑,就轉頭跑回了街道的另一邊。
「你仲好意思叮囑我?我上次回家你不是收了水果雞蛋堆滿整間屋?差一點連雯雯都被你嫁出去。」宋天耀聽到自己老媽居然叮囑自己,好笑的對她問道。
宋天耀也從床上坐直身體看過去,那名青年咚的一下跪在地上:「珍姨!我是前幾日惹麻煩的阿泰!我老豆老母講,多虧你讓耀哥出面救我,我才能從警署里走出來!我來給您磕頭!」
自己老媽的小手段耍的不比自己差,自己做上秘書,她居然知道趁機安排自己表弟去警察學校,這樣等哪怕自己真的秘書坐不穩,等趙文業警校畢業,也已經是警察身份,哪怕只是個普通軍裝,也能http://m.hetubook.com算上木屋區的一號人物,至少小混混或者街坊不敢再和之前一樣找自家麻煩。
趙美珍提著雞毛撣子把宋天耀的手「啪」一聲打掉:「都說你蠢啦!那些東西全都被那幾個福義興的門神原封不動退了回去!都說你是白眼狼,自己富貴就不管爹娘!那時候還未辦妥,怕你拒考的事牽連到阿業,除了我和你小姨,別人都不知道。」
「對你親生的兒子要不要這麼大怨氣?」宋天耀對趙美珍笑著走過來,幫她把手裡的被褥接過去放到床上說道。
「順便買些老豆愛吃的酒菜,我陪我老豆飲兩杯。」宋天耀坐到床上,把上身靠在疊好的被褥上說道:「雯雯呢?」
她知道自己兒子出身不好,沒有正經讀過書,所以認為秘書做不長久,自然就趁兒子現在是秘書,先收街坊好處,而且她收的全都是不值錢的水果雞蛋,最貴可能也就是些布匹米面,就算被人找上門,http://www•hetubook•com事情也不會鬧大。
宋天耀轉身沿著街道回了自己家,這次回來家裡好了很多,但是比起上次回家那種逼仄感覺已經好了很多,趙美珍正在翻出櫃底的被褥打理,看到宋天耀回來,臉上喜色一閃,不過可能又想起上次宋天耀甩臉離家,所以又馬上改了臉色,哼一聲:「懂的回家呀?我仲以為你扔下你老豆老母,自己準備去拜鈔票做契爺。」
「真的搬?你做人家的秘書?哪裡這麼快就有錢租灣仔的房子,租一層唐樓,租金雖然每月只有二百塊,但是頂手費高的嚇死人。」趙美珍望著宋天耀說道:「你去做秘書,外表風光而已,不要偷偷瞞下主家的錢。」
趙美珍手裡握著一支已經有些掉毛的雞毛撣子輕輕撫著被褥上的浮塵,嘴裏說道:「我哪裡敢,你都快惡過港督。」
「那我上次回家,你居然不告訴我阿業去考警校?無端端做什麼差人,我還想以後讓他幫我。」宋天耀摟著自己和_圖_書老媽的肩頭笑笑:「果然是女中諸葛,後路都已經鋪好。」
剛好和外面進來的一個高高大大衣衫有些襤褸的年輕人走了個對面,差點把趙美珍嚇的一個趔趄。
「我真的有錢,也不是褚家的錢,不用你擔心,頂手費也付得起,更何況,我這個表面風光的秘書,雖然口袋錢不多,但是招牌響,說不定頂手費還能省下來。」宋天耀對趙美珍笑嘻嘻地說道。
「你邊個呀!冒冒失失丟了魂一樣,跑來報喪呀!」趙美珍拍拍自己的胸口,對面前這個最多和宋天耀差不多年紀的青年叫道。
不過雖然話語雖然聽著有怨氣,但是看到自己兒子站在面前,趙美珍還是最後補上一句:「中午在不在家裡吃飯,在家裡吃飯我就去買些豬心和豬肝,燉湯還來得及,你在那種大戶人家做秘書,勞心勞力,補補心血。」
趙美珍把雞毛撣子插回崩了口的梅瓶里:「整日口氣大的好像港督一樣,和你老豆年輕時一個死德性,真不知你們宋家人到底同邊個和*圖*書學的吹牛。你在家睡一會兒,我去幫你買些豬心和豬肝燉湯。」
「好啊。」宋天耀等趙美珍撣完浮沉,抱起被褥幫她放回柜子里:「吃過午飯下午我讓人找輛貨車,搬走這裏。」
「被你嚇的跑回去繼續去女子茶樓開工。」趙美珍扔下一句話,抓起自己碎布拼縫的錢包朝家門外走去。
宋天耀摸著被敲了一下的手指,無語的翻翻眼睛。
「知道了,我中午在家裡吃飯,他過來讓他去家裡見我就可以。」宋天耀從錢包里取出一百塊零鈔,遞給這名手下,指了指自己父親的修鞋攤:「臨近中午時,如果還這麼多人,趕走他們,幫我老豆收拾攤位,讓他回家吃飯。」
趙美珍白了兒子一眼:「你當我蠢咩?當然是趁你現在風光,我讓你小姨借了街坊兩千塊,把阿業送去了警察學校,六個月後,他就是差人身份,你到時就算不頂用,還有阿業支撐,再有人找麻煩,我就讓阿業戳在門前,看邊個夠膽再登門,敢惹雯雯,就讓阿業帶差人天天去他家做hetubook•com客。」
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話,這個青年就咚咚的用頭朝地面狠狠磕了幾下。
「哇,看不出你這麼狡猾,不過老媽你不擔心我真的秘書沒得做,到時街坊和雯雯婆家那些人找麻煩?最可憐是雯雯,萬一嫁過去我如果秘書沒得做,夫家拿她出氣怎麼辦?」宋天耀覺得自己老媽這麼多年木屋區不是白混的,市井小民的聰明狡詐全都在這番話中體現出來。
趙美珍眉眼一挑,瞬間露出的神色倒是與自己兒子某些時刻的氣度相似:「你懂個屁呀!你肚子里有幾滴墨水,你老媽不清楚?我是怕你秘書的位子坐不穩,所以先收些街坊好處,把雯雯安置個好位置,你中學都沒讀過,做秘書能做多久,當然是我先趁你風光撈些好處。但是,我可以貪街坊好處,你不能,你老媽臉皮厚,無所謂,你做人卻不能這樣,我怕你在外面被錢晃花眼睛。」
宋天耀被這番話說的愣了愣,趙文業被送去了警察學校做了警察學員?難怪這幾天都沒有看到自己這位憨厚孝順的表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