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一百一十一章 唯美人信重,最難辜負

此時,別墅二樓卧室臨窗矗立的石智益,與此時獨自坐在杜理士酒店客房沙發上翻看著《菊與刀》的宋天耀,雖然膚色不同,樣貌不同,但是表情卻都和兩個女人說的一樣,冷靜沉穩,讓女人心安。
這番話說出口時,安吉·佩莉絲心中還在佩服宋天耀,這些話是他叮囑自己的,如果貝斯夫人問起他們的需求,告訴她,利康這麼做的目的不是追逐暴利,只是褚孝信需要和她一樣的名譽,這樣會讓她即便臉上不承認,心中也會放鬆警惕,生出不自覺的親近感,稍顯信任,而且只要樂施會打響名頭,宣傳配合得當,貝斯夫人的名字傳到倫敦非常容易,配合她丈夫石智益政界近二十年的人脈,為貝斯夫人拿到一枚低級別卻足以改變她地位的女王勳章易如反掌,那麼出錢出力的利康老闆褚二少,拿到個太平紳士的稱號同樣輕鬆。
這就是宋天耀身為褚孝信的秘書,為褚孝信謀划的前景,想要讓褚孝信在香港商場站穩腳跟,就要先把他推到一個夠高的位置上去,拉開與其他那些能力出眾的同齡人的距離,當其他同齡人還在商海摸索時,褚二少已經可以頂著太平紳士的頭銜繼續去蝦蝦霸霸,順便在名片自己的名字後面綴上JP頭銜,去大大方方的參加港府舉行的hetubook.com正式酒宴。
「樂施會的註冊事宜都已經籌備完善,用來捐贈的藥品也正在生產,兩天後就能公開宣布成立,註冊需要的三個發起人,分別是您,褚先生……」安吉·佩莉絲說到這裏頓了一下。
窗外,夜正深,唯美人信重,最難辜負。
貝斯夫人好奇地問道:「第三位是那位宋先生嗎?」
「不,是我。」安吉·佩莉絲臉上浮現出幾分感動的表情,語氣卻淡淡的,像是說著一個陌生人:「我也曾以為是他,但是他堅持把這個位置留給我,他說,這樣就可以對外宣布,我是因為來香港做慈善才耽擱了在倫敦的學業,等樂施會的項目完成時,倫敦的法學專家也許會排隊邀請我這個善良而又熱衷慈善的女實習律師去他們的事務所實習,為我送上他們簽字的實習證書。他的大腦,總是能考慮到所有事,我自己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他卻還幫我記得。」
「我遇到的他,至今也未辜負過我。」安吉·佩莉絲也開口說道,只是笑容中卻有幾分對未來的不確定。
剛剛修改完報告書,才鬆一口氣的貝斯夫人馬上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動又有加快的跡象:「媒體?和照片?我都還沒想到這一點。」
「你們付出這麼多,想得到的只會m.hetubook.com翻倍,但是……為了帕特里克,我沒有選擇,我必須改變自己的身份,我不是個澳洲罪囚之國聖基達的鄉下女人,也不是個澳洲化學公司的低級土著職員,我是英國倫敦聖公會的信徒,是慈善家,英國女慈善家,和女水文學家。」貝斯夫人從桌上拿起了一盒壽百年女士香煙,划著了火柴,把細長的女士香煙叼在嘴裏,語氣有些虛弱地說道:「看在你也是英國女人的份上,安吉,告訴我,我不是和惡魔在簽合約。帕特里克對我說,讓我放心,你們不會表現的像貪婪的永遠喂不飽的鱷魚,至少合作初期不會這樣做。他仔細考慮之後,才答應讓我見你。」
同樣是這個深夜,已經臨近凌晨,安吉·佩莉絲和貝斯夫人在石智益位於太平山半山區的獨棟別墅,仍然在書房裡的桌前交談,除了一樓書房此時亮著的燈光,從別墅外望去,二樓石智益夫妻主卧室的燈光也仍然在亮著,石智益端著酒杯站在卧室窗前,似乎不急不躁的等著妻子回房與自己一起就寢。
「我知道,所以那些難題就交給那個男人去苦惱吧,我就輕鬆的按照他的吩咐做事就好。」安吉·佩莉絲把剛剛不自覺流露的心情收拾起來,笑著對貝斯夫人說道。
「沒你想象的那麼複雜和圖書,夫人,我們最初只想找個海關的中級官員,做做藥品生意,但是當我們得知了您和您的丈夫履新之後,意識到我們之前考慮的太膚淺,利康的老闆褚先生,是一個大家族裡的庶子,他在繼承龐大家族產業的問題上處於很危險的劣勢,那麼,你有想過,如果這位今年二十六歲的褚先生,獲得港督嘉獎的太平紳士頭銜之後,他的父親會如何看待他嗎?那對他會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種生活。所以,您需要的是改變所有人對您的印象的名譽,我們的老闆也是,您的善舉應該會獲得女王授予的勳章,褚先生不需要那麼大的榮耀,香港地區的太平紳士頭銜就足夠,而跟在您的腳步之後,這一點要求想要達到並不是什麼難事。」安吉·佩莉絲望著有些糾結的貝斯夫人,開口說道。
「帕特里克說,那位褚先生不可能做出這樣的計劃,只有你和那位宋先生,他很聰明。」貝斯夫人把香煙放下,好像長輩一樣輕輕拍了拍安吉·佩莉絲的手背:「但是你要考慮清楚,喜歡上一個黃種人,你在倫敦的親人未必會祝福你。今晚你住在客房可以嗎?我們還能多聊聊,我幫你準備一套新的床墊和鴨絨被。」
深夜,宋天耀正和褚孝信在杜理士酒店閑聊褚孝信明日的零用錢,章玉良和章玉http://m.hetubook.com麟兩兄弟在麥當奴道老宅里閑聊要設計褚孝信的利康。
「如果我說我們還準備出錢購買電台的廣告時間,用一周的時間來宣揚您和樂施會的善舉,您會不會更驚訝?我們已經想到了之後所有該發生的步驟。」安吉·佩莉絲對貝斯夫人微笑了一下說道。
「這份水質報告還有些問題,我們現在就要修改掉,相信我,我在墨爾本大學環境學院拿到的水文科學學位,可不是隨便說說,這份報告書上有幾處措辭還可以更精準些,而且幾處數據還有些錯誤。」貝斯夫人從書桌上攤成凌亂一片的文件里,重新拿起那份安吉·佩莉絲帶來的香港水質報告,對安吉·佩莉絲說道。
安吉·佩莉絲安靜的等她把所有認為可能出錯的地方都修改完,又遞給對方一份文件:「香港樂施會邀請您這位水文學家擔任主席的邀請函和初步計劃書,您可以先提前看一下上面的措辭是否有錯誤,下面是一些到時會安排出場的報紙名稱,如果有您不想看到的報紙名字,盡可以劃掉,還有,我們計劃僱用四名專業照相師,用高清手持照相機全程記錄樂施會成立儀式,以及您去九龍以及港島地區為貧民贈送藥物的照片,那些照片當然是在經過您的挑選之後,才會出現在香港各大報紙的新聞上面。」
http://m.hetubook.com抱著書快步走回書桌,用鋼筆劃掉那份報告書上的某處錯誤,認真的在下方修改過來。
貝斯夫人也笑了起來:「說的沒錯,難題就該交給男人,我就是想要去做樂施會的首任主席,剩下的問題,讓帕特里克頭疼吧,感謝上帝,讓我遇到了他,這個可靠的英國紳士,他從未辜負過我,永遠冷靜沉穩,讓人心安。」
安吉·佩莉絲臉上沒有任何倦色,而是微笑著端起已經涼透的咖啡,優雅的喝了一口:「夫人,我當然相信您是香港唯一一個對水文方面有深厚了解的專業人士,但是這份水質報告並不重要,大多數香港人不會懂地下水,岩層與水域這些名詞,他們也不關心這些,他們關心的是,此時他們肚子里有多少條蟲,而樂施會和您發放的藥物能不能把那些排出去。」
很快,她找到了自己需要的那本水質方面的參考書,嘴裏喃喃的念動著:「花崗岩層,花崗岩層環境,狹長……找到了。」
「香港也許沒有,但是倫敦會有,親愛的安吉,我不能讓一份錯誤百出的報告出現在倫敦那些真正的教授手裡,那會成為更難堪的笑柄,等一下,我記得書房的架子上有一本這方面的參考書,感謝我們的保姆,把我們在倫敦時的藏書都打包運來了香港。」貝斯夫人從書桌前起身,朝著書架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