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一百一十三章 路是自己走嘅

「你叫什麼名字?」宋天耀朝對方問道。
似乎那短短一番話,已經耗盡了他所有勇氣,不敢再留下來與宋天耀對視。
「認輸?你想認輸退出對方都不會放過你,你越能打,打倒的對手越多,江湖上的名頭就越大,佩服你跟隨你的人也就越多,怕你驚你的人也就越多,那些被你打倒想要你死的人也就越多,到時就是八個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退都無路退。美酒佳肴,錢財女人,不去混江湖也一樣能得到,利康不久以後會開一間製藥廠,看在我老媽的情面上,我讓人開你雙份薪水,安穩賺錢,等有適合你的更好的工作,我會再幫你安排。」宋天耀把嘴裏的香煙取下來,插進了陳泰的嘴裏,再把煙盒拍進陳泰的手裡,然後用手指輕輕敲了敲自己的額頭:「出嚟行是要靠大腦嘅,不是靠拳頭,你就算命大,又有高佬成那種頭腦,混到大字頭雙花紅棍的位置,又點樣?褚孝信吩咐一句話,他就要乖乖在外面跑斷腿,又不敢抱怨。」
那名福義興小弟生的精瘦黝黑,頭髮剃的一根不剩,此時隨著流汗而變得油光閃閃,身上的衣服大了些,站在製冷櫃旁就像個掉光了毛穿著衣服的馬戲團猴子,但是一雙眼睛卻還算有神,耳朵靈醒,聽到宋天耀的叫聲,急忙快步跑過來:「宋秘書,你搵我?」
「那些做小販的老鄉,會遇到些出嚟行的撲街強借他們的錢或和_圖_書者貨,借完又不認賬,大家都是小本生意,又是同鄉,我當然要站出去幫他們把那些賬討返來,幾拳下去,那些撲街就求饒乖乖還錢,耀哥,我冇做壞事。」陳泰低著頭,像是個想要認錯卻又不知自己錯在哪的孩子。
「方便袋能讓工廠用油墨印上標記,毛紙可以么?」宋天耀對陳慶文說道:「我也是剛剛想到這個問題。」
說著話,他扭過頭朝一個剛把冷糖板推進位冷櫃的福義興小弟招招手叫道:「喂!叫你,過來一下。」
鹹魚栓嘀咕了幾句,對宋天耀點點頭:「記住。」
「你去見高佬成,就說是信少講的,先讓他再多安排一些人手過來幫陳老闆做藥糖,然後讓他去北角找一間方便袋工廠,我不管他用乜鬼方法,總之讓工廠今日到後天早晨,只能加班加點的生產利康要的方便袋,錢我明日得閑會去付。」宋天耀一邊說,一邊把香煙盒從口袋裡取了出來,遞給這個叫鹹魚栓的傢伙:「方便袋只需要這個煙盒大小,仲有,在袋身上,讓工廠用油墨印上五個字,信牌花塔糖,五個字下面隨便放個鬼佬女人的圖案當標記。記清楚未有?」
陳泰想都未想,直接開口說道:「認輸嘍,大不了道歉。」
陳泰此時有路要走,他宋天耀也有路在腳下等著自己。
說完之後,留下呆立的陳泰,宋天耀轉身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
梅茵會館一和圖書桌價值千多塊港幣的美酒佳肴嘗過,男女滋味試過,仲是兩個陪酒小娘一起陪他這個童男大戰整晚,幫那些同鄉出頭討債,又讓那些同鄉高看自己一眼,無論年紀比自己大小,都開口稱自己做泰哥,見到自己就要對自己請酒請茶,儼然是同鄉主心骨,搵到的一千多塊送去給父母,父母也歡天喜地,如果這樣就是在江湖上出嚟行,陳泰覺得沒什麼不好,打的是那些不守規矩的撲街,幫的是自己同鄉,又能搵錢回家給父母。
說完這番話,陳泰就大口喘著氣快步從宋天耀身邊衝過,俯身鑽出了店鋪,消失在宋天耀的視線中。
「想不明白?」宋天耀走到陳泰的面前,揚起臉看向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表弟問道。
就在宋天耀俯身準備從門板下鑽出去時,陳泰在後面開口:「耀哥。」
宋天耀臉上毫無波動,他對這個遠房表弟沒什麼感情,生死去留都與他無關,如果是自幼就相識,一起長大的表弟趙文業講完這番話,宋天耀說不得會上去抽幾個耳光打醒趙文業,可是陳泰還不值得讓他宋天耀去浪費力氣。他只是沒想到陳泰才享了兩日所謂富貴,就鼓足勇氣對自己說不。
陳泰此時卻從自己的褲子口袋裡取出一盒短支硬裝的三五香煙,遞給宋天耀:「耀哥。」
等鹹魚栓跑的不見人,宋天耀抓著幾枚花塔糖對陳慶文說道:「等高佬成安排的人趕來hetubook.com后,讓他們去其他店鋪幫手生產,比例一定要准,如果搞錯是會中毒嘅。」
這傢伙居然懂得先低頭把自己髒兮兮的衣服整了整,規規矩矩站直身體朝宋天耀回話:「宋秘書,我是福義興的四九仔,我叫鹹魚栓。」
說完,也俯身出了店鋪,他還有很多事要去做,沒時間浪費在一個只懂拳腳的白痴身上,陳泰說的那番話,只有一句話宋天耀認可,那就是,路是要自己走嘅。
宋天耀轉身望向陳泰,陳泰噗的一聲,把嘴裏宋天耀點燃的那支香煙吐掉,眼神不忿的望向宋天耀:「耀哥,你把我從差館救出來,我很感激你,想幫我搵一份工,我也多謝你好意,可是我這雙拳頭是去碼頭打人,仲是幫你在這裏攪粗糖,是我自己決定,欠你的,我一定會還,但是路,要靠我自己走!就算是走投無路時,我也會靠一雙拳頭打出條路!」
宋天耀指了指那些被生產出來的花塔糖:「有沒有生產小型方便袋的工廠?我想訂一批小型可封口的方便袋用來裝這些藥糖,每三顆裝一小袋,可以先訂一百公斤的方便袋。」
立在原地十幾秒之後,宋天耀就自嘲一笑:「人蠢真的是無葯醫嘅,早知就高高興興鼓勵他去出嚟行,還省下剛才那麼多口水,真是浪費。」
說話的同時,他下意識就去摸口袋裡的香煙,等手伸進去才想起,自己的香煙已經給了剛才那個負責跑腿和_圖_書的鹹魚栓。
宋天耀看看那盒香煙,伸手接過來自己點燃,卻沒有把煙盒還給陳泰,而是握在手裡打量著說道:「最近兩日你應該是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好,而且在碼頭走到邊度都有人追捧,道謝。對不對?」
「方便袋工廠,在北角附近就有幾家上海人開辦的,不過用不了一百公斤,一百公斤的小方便袋,豈不是有十幾萬個?」陳慶文回過神來,看看那些花塔糖說道:「不如用毛紙裁小,每三顆包成一個小包,就好像藥局包中藥那樣,毛紙很便宜。」
鹹魚栓好像背書一樣把雙手放在背後,慢慢的複述宋天耀剛才講過的話:「去見成哥,先讓成哥找些兄弟幫陳老闆開工,再讓成哥去找一間方便袋工廠,讓工廠從今天到後天清晨,只能生產利康商行要的方便袋,煙盒大小,方便袋上要印上信牌花塔糖五個字,還要再加上個鬼佬女人的圖案,宋秘書會去結賬。」
「不是做不做壞事的問題,阿泰,你很能打,福義興的坐館金牙雷已經對我講過,他勸過我,讓你去碼頭上闖一闖,很快就能出頭。我當時就冇同意。因為只靠一雙拳頭,是打不退江湖上所有的人嘅,你現在無名小卒,靠拳頭能護住幾個,十幾個甚至再多點,幾十個同鄉也好,兄弟也好,讓他們不受欺負。那些同鄉兄弟大家都把你捧的高高,對你感恩戴德,因為你厲害,能為大家遮風擋雨,可是你想未和_圖_書想過,你一雙手能打倒多少人?如果有一日,對面站著一個比你更能打,更惡的對手,你打輸,下場是乜鬼?」宋天耀吐了個煙圈,有些唏噓地說道。
陳慶文還在宋天耀上一句話中沒有醒過神來,此時被宋天耀又問了一句,眼神茫然的啊了一聲。
說完這句話之後,宋天耀甚至就沒有再理會陳泰,留在對方戳在原地發獃,宋天耀則繼續對陳慶文說道:「你店裡制出的這些糖果都是散裝?」
「去吧,快一點。」宋天耀從錢包里取出五十塊遞到鹹魚栓的手裡:「拿去坐車。」
「多謝宋秘書。」鹹魚栓抓著煙盒和鈔票轉身快步跑出了店鋪。
他從在梅茵會館接過高佬成分給他的一千三百塊港幣開始,到宋天耀讓高佬成把他從碼頭叫來這處糖果店鋪做工這段時間,陳泰覺得是自己出生到現在,過的最風光最開心的兩日。
「放心,放心宋秘書,我一定親自叮囑那些老闆,讓他們配藥粉,如果出問題,毒也先毒死我。」陳慶文已經是拍著胸口對宋天耀保證。
「講一遍。」宋天耀說道。
「多謝宋秘書,宋秘書,香煙。」鹹魚栓接過錢的同時,想把手裡那一盒三五香煙還給宋天耀,宋天耀已經轉身朝那些花塔糖走去:「送給你,免的你忘了方便袋大小。」
這時,宋天耀才又看向仍然戳在原地望向自己的陳泰,陳泰臉上仍然是一副憨厚模樣,但是眼神中已經有了委屈和不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