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一百五十七章 阿爺?

「啊~啊~啊~!」刺刀榮身體吊在半空好像出水的魚一般,連續打了幾個挺,開口用力慘叫起來。
金牙雷從長凳上站起身,分開面前的眾人,面色無懼的與手扶槍套的梁沛對峙:「梁Sir,你說我不放人就是不給你面子,可是我要開口放了他們,福義興的面子誰幫我找回來?那些叔伯大撈家要怪罪,可不會怪罪你這個動動嘴就讓我放人的差佬探長,只會怪我金牙雷無能廢材。」
「荀香主。」陳仲英等聽完女人的話,眼睛朝遠處還在被吊著的刺刀榮瞥了一眼,邁步朝金牙雷的方向走去,語氣平靜的笑笑:「我的兄弟犯了錯,通知我一聲就是,哪用您和這些福義興的兄弟這麼辛苦,親自教他們做人?」
「不會讓你難做,來人,去幫梁Sir搬條長凳,你們繼續練拳。」金牙雷開口說道。
「阿爺?」
真被這個女人把槍搶走開槍,不論會不會射中金牙雷,只要槍聲一響,那性質都已經等於梁沛的單義與14K一起不講江湖道義,對福義興宣戰,不管雙方之後勝負如何,自己和幾個差佬手下今晚馬上被福義興幾百人亂刀砍死是一定的。
梁沛,堂堂灣仔差館探長,單義二路元帥,姚木總華探長時期得力五虎將之一,被陳仲英當著福義興的面一番話罵完,硬話都不敢說一句,帶人灰溜溜的朝碼頭外走去。
萬萬沒想到,自己都已經帶著情人到場,福義興那些在碼頭上的人仍然不停手,把四個14K的小弟吊在卸貨滑杠上,當成沙包正在練拳。
梁沛的情人看到轎車出現,捂著自己被梁沛打的紅腫和*圖*書的右臉朝轎車方向跑去,等車一停下就幫忙打開車門,陳仲英,齊瑋文兩人帶著幾名十四號的手下下車,陳仲英一身中山裝,外面披著件香港很少見的將校呢披風,仍舊是小襖唐裙的齊瑋文則輕輕摟著自己被打的徒弟,低聲問了幾句。
梁沛嘆口氣:「我也是被臨時拉來,如果知道這幾個傢伙壞了規矩,今晚一定不會出現。」
直到刺刀榮左手的五根手指指骨都被掰斷,喉嚨聲帶都恨不得喊斷,才有兩輛轎車從外面轉進了碼頭。
看那四個人被剝的只剩下條內褲,渾身上下遍布讓人心悸的青紫傷痕,他身邊這位被稱為旺角十二金釵大阿姐的小情人都忍不住開口對金牙雷叫道:「殺就殺,打就打,打不過被砍死是他們不如人!但是老福要不要仗著人多,把人吊起來羞辱!」
梁沛是懶得管這種事的,可是架不住身邊這位小情人開口,最終還是帶了幾個便衣,開車趕來了碼頭。
「阿耀,你個衰仔不是對我講,你要做正行!?」
宋天耀再頭腦醒目,此時看到宋成蹊突然出現,也有些當機,獃獃的看著宋成蹊幾秒鐘之後,才冒出讓在場所有人都石化的一句稱呼:
等梁沛離開,陳仲英收回目光,臉上再度浮起微笑,望向金牙雷:「荀香主,這幾個不成器的東西做了什麼事惹您動怒,不如大方說出來,陳某人替他們向您賠罪。」
「梁Sir開口,我怎麼也要給些面子,這樣,留他們每人一口氣,不過手手腳腳就不用想完好無損了,不留些記號,江湖上還會以為老福怕了條四。」金牙雷hetubook.com笑眯眯的看著梁沛和女人吵嘴,突然開口說道。
他這句話說完,金牙雷左後方的陰影里,一對車燈突然亮了起來,筆直照向陳仲英,車門響動,宋天耀從車裡走了下來,身後跟著高佬成,爛命駒,魚佬明三人。
金牙雷手裡托著紫砂的茶壺:「福義興最近幫潮州褚家的利康做事,這幾個撲街去惹大老闆的秘書家人被我們抓到,不要說吊起來隨便打幾拳,就算是全部裝進麻袋扔進海里游水之後,然後我帶著整個幫會的兄弟去和條四開戰,江湖上也沒有人敢開口說福義興做的不對,江湖事就江湖了,利康的秘書不是江湖人,偷偷摸摸去搞對方的家人,梁Sir,你說給我聽聽,到底是福義興威風,還是條四夠威風?」
宋天耀陰沉著臉,慢慢走到燈光亮起時,伸手去擋光同時朝旁邊閃身,沉穩大佬氣度再也保持不住的陳仲英面前:「沒有惹金牙雷動怒,是我很生氣。看起來就是你吩咐這幾個人,去看一位叫宋春良的朋友?我蒲你阿媽,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叫碼頭上那些收了我的錢的英軍過來,把你們當成意圖前往海關倉庫盜竊的賊開槍殺掉,送你和後面那兩個你嘴裏說不能打的14K女人上天後,這十幾個英國兵順便還能再得一份港督府的嘉獎。」
對梁沛和女人的話,金牙雷像是完全聽不見,拿起手邊的茶壺喝了口水,對遠處那些練拳的小弟慢悠悠說道:「沒吃宵夜呀?打的拳讓那幾個撲街連叫都沒叫一聲,下手那麼輕,等著港督封你們做慈善家呀?」
雖然福義興的人很少在和*圖*書灣仔搵水,但是梁沛覺得自己單義二路元帥的江湖地位擺在這裏,救幾個14K的小弟,金牙雷無論如何也會給自己面子,無非等到陳仲英,齊瑋文趕過來,雙方坐下談判,他順便做個和事佬。
「怎麼沒聲音了?」金牙雷看到梁沛沉默,慢悠悠又說了一句。
金牙雷與陳仲英不是第一次見面,福義興與十四號動手十幾次,最後和解的和頭酒少說也擺過八九桌,此時聽到陳仲英開口,金牙雷撇撇嘴:「我當然沒興緻教他們做人,只是單純出氣,你想太多了。」
當初陳燕妮釣上他,也是看中他探長這個頭銜,能幫14K在警隊方面活動一下交情。
實際上,被吊起來打的刺刀榮四個人已經是無力慘叫,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肋骨都不知道已經被打斷多少根,如果不是宋天耀吩咐過不能踢打襠部等要害,恐怕早就死的涼透了。
「以多欺少,不和江湖規矩。」梁沛無奈,也知道自己不能真的開槍,只能開口換了個說法:「這麼多人打四個人,就算打死他們,難道福義興在江湖上就夠威風?」
「金牙雷,你這點面子都不給我?」梁沛陰著臉,對坐在碼頭一條長凳上,擺出副閉目養神造型的金牙雷恨聲說道。
沒等她的手摸到槍套,就被梁沛急忙甩開,轉手就抽了女人一記耳光,開口罵道:「你發神經呀!」
就在這時,遠處齊瑋文那輛車的後座上,宋成蹊突然走了下來,朝正與陳仲英冷漠對峙的宋天耀開口,語氣里滿是驚愕和慍怒:
梁沛被金牙雷這句話問的有些啞口,他匆匆接到齊瑋文打來的電話http://m.hetubook•com,電話里只說福義興抓了十四號的人,讓他先趕來保住幾個人的命,是他自己覺得既是灣仔差館探長,又是單義的二路元帥,更何況自己情人在側哀求,所以才開口讓金牙雷賣自己個面子。
「我的人去灣仔太和街看朋友而已,警察都不管,要你福義興來維持社會治安?嗯?管的太多了吧。」陳仲英用手輕輕拍了拍斗篷上一抹剛剛飄飛過來的灰漬,對金牙雷說道。
梁沛本來都已經準備和自己這位14K的小情人共度春宵,哪想到齊瑋文的電話直接打了過來,讓他再幫忙馬上趕去中環碼頭救幾個人的命,她和陳仲英隨後就趕到。
還沒等金牙雷開口,陳仲英已經又看向旁邊沉默的梁沛,語氣冷淡地說道:「梁探長,燕妮是齊堂主的嫡傳弟子,看你人品不錯,她真心喜歡你,齊堂主才開口同意讓她跟了你,十四號陪堂右相的女弟子,不是留著讓你隨便打的,陳燕妮是女人不假,但她也是江湖人,想打女人,回家打你老婆,十四號的女人是被男人寵的,不是用來被你打的,打你老婆,可以,打十四號的女人,不行,不相信就再試下,我保證你風光大葬,再讓風水師傅幫你選個好牌位積功德,滾。」
自己大佬開口,一名金牙雷的貼身小弟走到吊起的四人前,伸手攥住刺刀榮的左手小拇指,對嘴裏朝外涌著血沫的刺刀榮說道:「我大佬想聽你叫大聲點。」
梁沛動手撩起乾濕僂,去摸腰間的手槍,金牙雷這種當眾不給自己面子的行為,讓他完全不能忍,只是沒等他槍掏出來,金牙雷面前就已經十幾個福義興的小弟http://www.hetubook.com擋住,遠處那數百人更是慢慢的從四方朝梁沛這五六人圍過來。
他是探長不假,是單義的大佬不假,手裡也的確有槍,但是他不敢和14K的人硬頂,這些從大陸跑來香港的國民黨殘兵,戰場上屢戰屢敗,被解放軍從北至南一路殺的風聲鶴唳,聞風喪膽,但是在香港和他們這些本地社團廝殺卻從沒有軟過一次,粵東幫,福義興,潮州幫這些在九龍地區的強硬幫會都奈何不了14K,他一個只剩千把人,只守著灣仔的單義二路元帥,哪裡有足夠的底氣和對方正式翻臉。
此時聽清楚來龍去脈情況,梁沛恨不得把齊瑋文臭罵一頓,江湖人就算是再不堪,至少也要懂江湖事江湖了,十四號與福義興有恩怨,雙方各自出人手打一場,或者找個茶樓四四六六談清楚就是,現在十四號居然讓人去找利康秘書家人的麻煩,而且對方又不是江湖人,實在是手段有些下作。
女人捂著自己的臉瞪向梁沛:「虧你是個差人,五六把槍被一群人嚇的話都不敢講。」
「喀!」的一聲,刺刀榮的小拇指指骨被他反向生生撅斷!
「差人也要講規矩!」梁沛瞪了女人一眼說道:「蒲你老母!是你們條四的人壞了規矩,你讓我怎麼救他們?」
「喀!」又一聲脆響過後,刺刀榮已經沙啞的慘叫聲再次響起。
陳仲英轉過頭,望著走遠的梁沛,語氣平靜卻自有一份桀驁蘊在其中:「我拿槍殺人的時候,你還他媽不知道躲在哪裡正洗著被日本人嚇尿的褲子。」
被梁沛摟在懷裡的年輕女人,自己突然伸手要去抓梁沛腰間的手槍,嘴裏憤怒地叫道:「放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