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百一十八章 新貨?

婁鳳芸送走已經交割完畢的工廠主和負責訂合同的律師行律師,自己坐到已經有些狼藉的工廠簡陋辦公室里,摘掉高跟鞋,用手輕輕的揉著腳掌,心裏恨恨想著自己這兩日累到腰酸腳痛,口乾舌燥,宋天耀卻說不定現在正陪著那個叫孟菀青的女人開心快活。
如果是讓宋天耀教些經商經驗,他倒還可以應付,說到真正的車間生產,他宋天耀上一世起家時就沒做過這種粗活,當然不可能有任何經驗能參考。
宋天耀轉頭看看身後的阿偉:「喂,裏面阿姐說要叫差人。」
門外的阿偉和宋天耀交換了一個眼神,新貨?
宋天耀臉上的喜色幾乎堪比在美國見到蓋倫·納爾遜手裡那批過時機器,看來,皇天不負有心人,辛苦在油麻地找了兩日,恨不得連鼠洞都問過,自己果然還是有些運氣的。
「說了不做生意,你這種人呢般難纏,再不走我叫差人啦?」中年婦女在門內不耐煩的回了一句。
這段時間,婁鳳芸把西藥行交給趙美珍與宋雯雯打理,她則親自去了北角工廠區幫宋天耀選工廠,如今禁運令勢頭兇猛,很多工廠都關門大吉,等人承兌,按照宋天耀的交代,幾乎各個工廠都符合要求,讓婁鳳芸一家家走過去,和圖書快要挑花了眼睛。
宋天耀想到的就是中國假髮,香港沒有工廠生產西方那種假髮,但是卻未必沒有中國假髮,所以他先想到了戲曲中常用那些所謂髯口的假鬍鬚假頭髮,這幾日他在各個粵劇團中詢問了解,已經知道粵劇中用到的假須假髮不同於北派京劇常用馬尾或者犀牛尾製作髯口,粵劇中全都是由真發製作,只不過大多數粵劇團里的假髮假須都已經是製作數年甚至十數年,當初全都是在省城廣州請老匠人生產,不清楚香港是否也有這樣能製作假髮的老匠人。
所以兩國外交官員就鴨子身份問題多次往來書信公文,至今仍然還未解決。
而且宋天耀注意到個細節,不過是走到街邊倒垃圾,這個女人也要鎖門?
「阿姐,能不能我進去見見師傅?我想請師傅幫忙做些假髮,價錢可以商量,或者不求做假髮,幫忙指點一下也可以。」宋天耀朝中年婦女露出個和煦笑容,禮貌地說道。
說來也可憐,香港臘鴨是在香港製造,孵化養殖也是在香港,可是之前使用的一向是從中國大陸運來的鴨蛋,於是禁運令頒布后沒多久,美國政府用這些臘鴨是共產主義孕育下的鴨蛋孵化加工而成作為理http://m.hetubook•com由,拒絕臘鴨進入美國市場。而英國人又堅稱鴨子是在香港長大,吃的是香港食物,是地道的英國殖民地鴨子,認為美國這項舉措分明是想要搞事。
中年婦女目光警覺的打量了一下宋天耀,點點頭說道:「是呀,後生仔,你粵劇團嘅?不過這兩年未掛招牌,師傅年紀大了眼力不如從前,所以除了相熟的老客,已經不再做外人生意,你們另找別家吧?」
所以婁鳳芸在抱怨宋天耀時,宋天耀正遊盪在油麻地的各處大街小巷,尋找能製作中國假髮的老匠人,比婁鳳芸實際上還要辛苦的多。
有生意上門都不做?
阿偉把吸了半支的香煙丟掉,上前用力拍拍木門,這兩日他跟在宋天耀身後,始終沒得到機會在宋天耀面前展示一下自己,心中火氣比宋天耀還大,此時用力叫道:
看到阿偉腰間的手槍,中年婦女反而臉色放鬆不少,不用阿偉再催促,就主動開門,嘴裏還嘮叨著:
而宋天耀手裡這批過時落伍的機器,蓋倫·納爾遜能賣給他,可是卻沒辦法教給他如何使用,只能由宋天耀自己去想辦法研究如何用這些機器生產出假髮,並且研究清楚之後還要教會工人。
宋天耀最後在西營盤問過和_圖_書一個小班粵劇團之後,才得到個消息,這家粵劇團的假髮是四年前由團長在九龍油麻地附近請一位老匠人製作的,可是團長如今已經去世,新任團長也不知道上任團長具體去油麻地哪條街請的老匠人。
其實假髮這東西並沒有太高技術含量,就算是自己摸索排發,織發次數薄厚等技術問題,有過幾次實驗之後應該也能摸索出來,但是現在機器還沒有到香港,他覺得找個能提供些技巧,少走彎路的工人很有必要。
就在宋天耀開車走遍油麻地也沒找到任何能與粵劇或者假髮沾邊的招牌或者幌子,立在一處小巷外叼著香煙心裏準備發狠大不了等機器到了自己摸索著實驗生產時,身後陋巷裡一處低矮木門推開,一個中年婦女端著簸箕朝外走出來,先把木門從外面用一把十字鎖鎖好,然後端著簸箕把裏面的垃圾朝宋天耀身邊不遠處的垃圾箱里倒去。
「這位阿姐,麻煩問一下,這裏面是不是做粵劇假髮假須?」宋天耀不動聲色的朝中年婦女開口問道。
「開門!差人來嘅!不相信是不是等我亮出槍呀?快點!」
這次裏面忙碌足有三四分鐘,那個中年婦女才從門內稍稍打開道縫隙,用半邊臉望著門外的阿偉和宋天耀,阿偉把m.hetubook.com腰間槍套露出來:「真的是差佬來的!」
把正要幫他點煙的阿偉撥開,宋天耀扭回頭朝女人剛剛走出來的低矮木門望了下,發現門外沒有任何招牌提示,然後又走到垃圾桶旁朝裏面望望,裏面那些細碎頭髮明顯也不是家中大人為孩子自己理髮能出現的發量,旁邊倒垃圾的中年婦女被宋天耀的動作嚇一跳,穿的西裝革履的年輕人,眼神發直的打量垃圾桶?現在乞丐也都這麼光鮮?
顏雄得知宋天耀這兩日在油麻地,擔心油麻地探長黎民佑會因為柴花超的事招惹宋天耀,特意打發了手下阿偉跟在宋天耀身邊幫忙開車。
兩國政府互相扯皮,糾纏不休,香港這些做臘鴨的大小工廠卻沒有時間等,不到兩個月,幾家大些專門靠做出口美國生意的臘鴨工廠就承受不住虧損,宣布關門大吉,老闆回家繼續開小作坊,這間工廠就是如此,老闆不願意再等下去,乾脆壯士斷腕,便宜處理給婁鳳芸,回家繼續開間小小的臘鴨店,鴨子愛是哪國就是哪國,大不了他不做美國佬生意,賣給香港人吃。
他走過去敲敲木門:「阿姐,幫幫手啦?」
說著話轉身就朝房門走去,打開十字鎖,進去之後又把門從裏面閂好。
她在賭檔時見慣三教九流,hetubook.com如今又是幾乎各個等著關門的工廠主求她一個買家接手,絕對是買家佔盡主動,所以很是展現了一下殺價手段,之前偌大一個臘鴨工廠,足有四五千平尺面積,被她用年租金一萬一千港幣的價格就租了下來。
中年婦女卻搖搖頭:「都說了現在師傅已經不再做,只做些多年熟客的生意,你們去上環吧,那裡也有一位假髮師傅。」
美國人賣給他機器,但是並沒有教會宋天耀如何生產假髮,馬庫斯的假髮工廠流水線更是毫無人工技術含量,一體化操作,頭髮經過漂洗之後送入機器,再出來時已經是成型的假髮。
宋天耀這兩天找人找的心火旺盛,目光煩躁的在街邊四下巡梭,恰好這女人經過,把垃圾倒進垃圾桶,宋天耀一眼就看到裏面有不少細碎頭髮。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宋天耀哪能再被對方打發去港島上環,萬一上環那裡再轉兩日找不到怎麼辦?
「差佬就差佬嘛,幹嘛要說做假髮,這批新貨還未調教好探長又不是不知,偏偏就急著派你們上門催……進來啦!」
實際上婁鳳芸倒是真的錯怪了宋天耀,她忙碌的同時,宋天耀也沒有閑下來,而是開車繞遍港島,九龍拜訪各個粵劇大小劇團,只為問出粵劇中假須假髮在香港是否有人懂的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