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百二十二章 親戚登門

宋雯雯抹著眼角說道:「珠姨也在上面,趙厚積還說要把他老婆的侄女介紹給你。」
趙文業在警校讀書,畢業后自然是交給顏雄安排,宋天耀不打算讓趙文業同顏雄那些人一樣,做些見不得光的事,穿幾年軍裝就讓趙文業去考警隊政治處的面試,當個不貪污不受賄,安安穩穩的差佬,免得等過個一二十年,還要因為廉署通緝而匆忙跑路。
「阿耀,你沒有看到你舅舅,舅母仲有阿文也在?只懂和你珠姨講話?」趙美珍看到自己兒子只和妹妹聊天,卻沒有搭理自己和趙厚積,只能開口叫一直背對著自己這個方向的兒子,同時嘴裏還對趙厚積夫妻說道:「阿耀最近忙,一直沒有得閑去看望他珠姨,所以見面才會這樣。」
從趙厚積結婚之後,就主動疏遠了兩個妹妹。
「趙厚積真是撲街,珠姨身體不好都被他拉來,還想把他老婆的侄女介紹給我?」宋天耀一手拉著宋雯雯走出雜物間,一邊朝三個女孩招招手:「你們三個過來,陪我上樓去見人,等下再下來教你們做事。」
宋春良忙不迭的讓開門口,宋天耀示意宋雯雯和三個姑娘留在門外,自己進了客廳,客廳里連同宋春良一共坐了六個人,宋天耀看都沒看此時聚在趙美珍身旁的那家人,先是去了趙文業的老媽,看起來比姐姐趙美珍還要蒼和_圖_書老的趙美珠面前,陪著笑臉說道:「珠姨。」
「聽雯雯講,是有人準備幫我提親咩?我最中意娶老婆,正房我現在不想娶,娶小老婆倒是很拿手,就算不娶,先睡過之後再說其他也好,對了,老媽,說到提親,我又帶了三個女人回家,雯雯,幫我把我帶來的三個領進來。」
趙美珠的丈夫早逝,是趙美珠自己一個人吃力把趙文業養大,干過很多重活,累壞了身體,自從趙文業早早去碼頭做事養家糊口之後,趙美珠就很少出門走動,都是在家裡勉強做做飯,收拾一下家務。
傅妡娘,書娮,詩茵三個小女孩與宋雯雯年紀相近,不過沒有宋雯雯這樣同宋天耀剛剛對吼的勇氣,宋天耀一招手,三個姑娘就乖巧的跟到宋天耀背後,隨著宋天耀兄妹上樓走去。
他日子好過之後,趙美珍也好,趙美珠也好,逢年過節去拜年探望,禮物從來都是嘴裏抱怨著寒酸然後又全都收下,如果兩個妹妹家中有急事,想要臨時去借錢,那分文是沒有的,寧可存去銀號得利息,也不可能便宜親戚。
「阿耀……」宋春良想要開口,宋天耀已經笑笑:「老豆,我都知道,放心,我有分寸。」
站到門外都能聽到趙厚積夫妻與趙美珍嗓門洪亮的交談聲,宋天耀咚咚咚的敲了幾下門,來開門的是臉色不俞http://m•hetubook•com的宋春良,看到自己兒子出現在門外,宋春良頓時眼睛亮了起來,他在趙厚積面前抬不起頭,但是他有個出色的兒子。
「珠姨,我都已經安排好,等阿業從警校畢業,我讓人把他調去大環頭差館做事。」宋天耀對趙美珠笑笑。
一邊上樓,宋天耀又一邊把趙厚積這些年對自己家乾的事都總結了一下,確定自己有沒有遺漏。
宋天耀這才轉過身,看向臉上掛著燦爛笑容望向自己的那對夫妻,又看看客廳角落擺的那些禮物,笑眯眯的摸著下巴處依稀冒出的幾根鬍鬚說道:
「我舅舅?趙厚積?」宋天耀聽完婁鳳芸的話,怔了怔:「那撲街還活著?哇,家裡落難時那撲街一次也未登門,有點錢他就聞到味道登門,真是長了個好鼻子,不去做狗都可惜。你早點提醒我嘛。」
不過趙厚積是兄妹三人中運氣最好的那個,年輕時找了個電車司機的獨女做老婆,那時懂開車的司機還算是高級人才,尋常人根本不懂駕駛,司機薪水也比普通工人高出一截,趙美珍,趙美珠也都各自成家,不過運氣沒有趙厚積好,趙美珍找了修鞋的宋春良,趙美珠嫁給了苦力趙大忠。
「她當然心動,趙厚積是她親哥哥,不行,我絕對不能讓雯雯嫁到人渣家中,那比推雯雯入火坑仲要慘。」宋天hetubook.com耀馬上會意的把聲音放大,扭頭朝著雜物間的方向喊道。
趙厚積是趙美珍的哥哥,趙美珍父母一共生了三個孩子,趙厚積,趙美珍,以及趙文業的母親趙美珠,趙美珍也好,趙美珠也好,兩姐妹性格相仿,性子潑辣,內心剛強,唯獨長兄趙厚積最撲街。
「我就是不嫁?」宋天耀愣了一下,看向婁鳳芸不解地問道:「雯雯剛才說什麼?」
婁鳳芸俏目白了一下宋天耀,努力無視宋天耀此時身後三個柔順乖巧,此時睜著大眼睛打量自己的女孩:「你大老爺一樣,瞪瞪眼就嚇到我連話都不敢講,現在才懂問清楚?你舅舅一家登門來了,如今珍嫂和良叔在樓上陪著,好像是你舅舅舅母說起了雯雯的婚事,雯雯偷聽完就堵著氣下樓,是良叔出來倒水,看到雯雯生氣,所以才讓她去櫃檯拿些錢買些吃的消消氣,等你回來替她出頭。結果你回來之後,開口先把自己妹妹罵了一通。」
「走啦,跟你大佬我上去見趙厚積一家,放心,保證嚇到他們以後不準再來。」宋天耀拉著宋雯雯的手,把對方拽起來安撫道。
「阿耀。」看到宋天耀進門,趙美珠有些僵硬的臉上總算帶出了些笑容,伸手拉過宋天耀的手:「快一年不見,又變了樣子,穿的好像華經理。」
這次宋雯雯把手從臉上取下來,怒視宋天耀hetubook.com,醞釀著眼淚又要開始哭,宋天耀咧嘴笑起來:「騙你的,其實我願意把你嫁給之前木屋區那個連上廁所都不懂提褲子的傻仔新。」
從那次被挖苦之後,宋春良就再也沒有登過趙厚積的門口,只有趙美珍還一直心向哥哥,把責任都推到趙厚積只是找了個心腸壞的老婆身上。
在宋天耀心裏,這種撲街不要說是親舅舅,就算是親爹也沒有必要再保持聯繫,自己重生之後一沒時間二是沒必要,都懶得動心思去把對方坑死,趙厚積如果知道宋天耀這麼慈悲,都應該去燒香念佛感謝自己不坑之恩,偏偏作死登門?而且怎麼樣?把宋雯雯嫁給他兒子?把他老婆的侄子嫁給自己?這撲街算盤打的很好嘛。
上次宋天耀考警察學校,宋家寧可在木屋區街坊里挨家借錢,都沒有再去與趙厚積開口,只有趙美珍提過一句,卻也沒有真的去登門,恐怕趙美珍心中也知道,就算是登門開口,恐怕對方也不會借給自己。
趙厚積的岳父教趙厚積學會了開車,趙厚積也確實有些頭腦,先是幫九龍巴士公司開巴士,後來看到香港的士計程車出現,他咬咬牙買了一輛計程車,專門接送那些有錢卻又沒買車的大人物出入,倒是賺了一筆,很快又買了第二輛計程車,趙美珍得到消息,想讓自己丈夫幫趙厚積去開第二輛計程車,比起在街上和_圖_書修鞋來也算多一門體面些的手藝,結果趙厚積不但不同意,還挖苦了一陣宋春良,說宋春良手上整日摸爛鞋,有臭氣,會熏了客人。
後來香港淪陷,日軍佔領香港,各類車輛船舶都被日本軍人徵用,趙厚積的兩輛計程車被強征,存錢的銀號因為提前關了香港分號回大陸,趙厚積一家一下從天堂跌落,餓到幾乎斷糧,跑來求趙美珍趙美珠兩家,又是兩個妹妹發善心,分了各自的口糧給趙厚積一家才勉強沒有餓死他們,當時趙厚積一家感恩戴德,結果等日子好轉,趙厚積找到個幫日本人開貨車的工作,每日賺到更多口糧后,就馬上再度翻臉不認人。
「我還沒開口,就被你瞪的嚇住口。」婁鳳芸朝雜物間歪了一下頭,壓低聲音對宋天耀說道:「去哄哄雯雯,她滿心等你回來幫她出頭,珍嫂可能被你舅舅一家講的有些心動。」
宋雯雯晃著頭甩開宋天耀的手,不搭理宋天耀,宋天耀也蹲到地上,望著捂著臉不做聲的妹妹:「喂,你要是再這樣,我就去樓上對她們講,我願意你嫁到趙厚積家裡,給他那個撲街仔當老婆。」
然後宋天耀邁步進了雜物間,找到正蹲在角落裡捂著臉哭的宋雯雯,用手拍著宋雯雯的頭,調整著語氣說道:「好啦,你哥不是返來幫你出頭了咩?安啦,有你哥我在,趙厚積不可能把你拐回去做兒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