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百五十二章 殺人兼拉皮條

顏雄鬆了一口氣:「知道,我出面去探探風聲,把宋先生你的話放出去,如果那些撲街不相信,我再約潮州幫和粵東幫的人出面。」
兩人下樓去了酒店餐廳吃早餐,服務生剛剛把早餐送上來,顏雄就已經開車到了酒店外,用手帕抹著臉上的汗水直奔餐廳:「宋先生,你搵我?」
「昨晚,我同十四號一個少山主出了些小矛盾,有個和字頭叫黑仔傑的雙花紅棍被我打傷,搞的有些難看了些,你等下親自出面,幫我給那個打傷的傢伙送兩萬湯藥費,如果對方不識趣,就幫我約金牙雷和粵東幾個幫派的大佬,我拿錢出來,打黑仔傑的字頭,打到對方認輸。」
「早晨,宋先生。」
宋天耀微微皺眉,看著臉色大變的顏雄:「你怎麼知道?」
不知道為什麼,宋天耀看到黃六這個笑臉就覺得心裏有些發虛,這傢伙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攪屎棍,在香港殺的天翻地覆說不定才對他胃口,然後他能拍拍屁股從容跑回澳門,剩下一堆麻煩事多半會倒霉的扣到自己頭上。
黃六馬上來了興緻,板著臉只是他的偽裝,愛熱鬧才是他的性格,說起澳門的事來眉飛色舞滔滔不絕:「澳門哪有幫會敢找幾大家族的麻煩,不用他們動手,他們敢張口,我馬上找到它堂口,丟幾顆手和_圖_書榴彈進去,對著招牌開幾槍,馬上全都乖乖懂做人。在澳門街,不要話半夜出去殺人,白天大街上都有人殺人,澳門的大人物,連賀先生在內,除了隨身跟著保鏢之外,自己也都要各個隨身帶槍,沾些黃賭毒生意的,像傅家高家那些人,更是連防彈衣都不會脫,澳門的江湖幫派不可怕,那些幫派也沒有膽子招惹大人物,最怕外來佬,就好像我從澳門到香港這樣,身無牽挂,六親不認,做完事就走,不要說江湖人嚇到飆尿,大人物一樣心裏發寒。我三哥說江湖人都是白痴外加膽小鬼,離開黃賭毒就不懂賺錢,不抱團就不敢自稱男人,連國民黨軍隊里的伙夫都不如。昨晚三個找你麻煩,殺了兩個,今天有幫會老傢伙敢不滿,晚上就殺他全家,連續兩天死十幾個,第三個還有人敢站出來,連我都要贊一聲有種!不過贊完之後繼續殺就是了……」
黃六笑眯眯地說道:「不得,賀先生吩咐讓我關照你,防止有人找你麻煩,我就一定要做事,在香港呆足一周然後才返澳門,自備船票。」
「第二個,是去佐敦雜貨店,問那個宋先生你送過去的女人,那女人臨走時盯著那傢伙的眼神很怪,之前對話又表明她認識那些人,所以我叫醒雜貨店的九紋www.hetubook.com龍,讓他幫忙把女人喊下來,問清楚那傢伙的住址,然後趕過去做掉了他。」
「如果是我找人做事,我一定會通知你,不是我。」宋天耀面色平靜的對顏雄說道。
宋天耀第一反應是看向黃六,黃六仍然低著頭動作斯文的吃著面前英式早餐里的香腸熏肉,彷彿沒有聽見一樣。
「我做錯了?不會呀?賀先生有時也誇我頭腦聰明,懂得察言觀色,我見那女人穿你的外套,分明是同宋先生你關係不一般。」黃六理直氣壯的回望著宋天耀說道,言語間頗為自己能察覺到齊瑋文與宋天耀關係不一般而自豪。
他身邊如今已經有了一個能讓他壓不住怒火的撲街師爺輝,不想最近幾天身邊還多出一個隨時會發飆,動輒就掏槍殺人的人形暴龍。
顏雄正端著咖啡朝嘴邊送,聽到宋天耀的話,咖啡都從杯內抖了出來:「黑仔傑?十四號太子葛志雄?師爺譚?是不是那幾個?」
看到宋天耀的表情,黃六好奇地問道:「宋先生,你連鬼佬都敢殺,賀先生都贊你年少夠膽,難道你還怕那些廢柴一樣的江湖人找你麻煩?」
顏雄坐下之後叫了象徵性的叫了杯咖啡,這才又看向宋天耀:「什麼事,宋先生?」
可是最終只是虛弱的用手搭著額頭,有氣無和_圖_書力地問道:「殺了兩個,怎麼最後剩下一個?」
宋天耀勉強朝黃六點點頭:「起這麼早?剛好,一起下樓去餐廳吃早餐。」
「坐,吃過早餐沒有?一起吃。」宋天耀讓顏雄坐到自己身邊的位置。
宋天耀看了看對面低頭吃飯不語,板著臉一副高深莫測德行的黃六,嘆口氣對顏雄說道:
宋天耀揉揉眉心,強壓下想要朝對方破口大罵的衝動,語氣虛弱地說道:「我幫你出船票,再送上辛苦費一萬塊,六個,你返澳門啦?」
「宋先生,江湖今天都傳開,昨晚黑仔傑受傷送去養和醫院,在養和醫院里不知道怎麼就掛掉啦,聽說是醫療事故。師爺譚也一早被他情人發現心臟病發作死在床上,只有葛志雄平安無事。」顏雄抖著咖啡杯說道:「外面現在都在傳言,昨晚這三個撲街不知死活得罪大人物,被大人物安排了殺手做掉他們,留葛志雄一條活路是看在他是十四號少山主,地位太高,用另兩個殺雞儆猴,為他提個醒。」
「那兩個傢伙你怎麼做掉的,你昨晚等我進房間睡覺后,又怎麼出去找到的他們?」宋天耀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換了個問題。
昨晚把九紋龍,齊瑋文送到佐敦芬嫂的住處已經太晚,所以宋天耀也沒有再回工廠,直接在九龍馬地臣酒店開了兩和-圖-書間房,黃六一間,自己一間。
黃六見宋天耀沒有真的翻臉,就繼續拿起刀叉切著煎蛋,嘴裏說道:「我先去了事發地點最近的醫院,那傢伙肚皮腸子被割斷,小醫館治不了的,所以在最近的醫院輕鬆找到了那個傢伙,隨便套上一件醫生的白大褂,戴上口罩,趁人不注意,對著對方靜脈注射了兩針空氣,這招是同台灣間諜嘴裏學來的。」
宋天耀目瞪口呆的望著黃六,最終吐出一口氣,把頭埋下去:「你之前講你父親要斃了你的話,現在我信了,你出去殺人就算啦,仲要幫我順便溝女拉皮條?」
「六哥……」宋天耀打斷黃六的話,豎起五個手指,咽了口口水,困難的張口:「我出五萬,外加往返船票,泰國,大馬,菲律賓,只要你不在香港替賀先生關照我,哪怕是歐洲,美國,你中意去哪裡看風景都可以,旅遊一圈然後返澳門?行不行?香港不是澳門,我也不是賀先生,你這樣搞,我一個小生意人實在罩不住你呀。」
「不,不用,多謝,讓那傢伙活著好了。」宋天耀急忙開口制止黃六繼續說下去。如果葛志雄知道他能活下來是因為昨晚回鄉下別墅去住,黃六找不到鄉下的路,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你在澳門就是這麼做事的?」宋天耀忍不住反問道。
「還是在香和_圖_書港安全些,我老子動不動就要掏槍斃了我,最多再住一周,等他火氣消了我就返澳門。」黃六搓著雙手對宋天耀亢奮地說道:「再說,宋先生,我不是已經把人都滅口,他們不會敢再來惹麻煩,再來我殺他全家。」
一覺睡到八點鐘,宋天耀起床后先打了個電話給顏雄,然後洗漱完推開房門,準備叫黃六一起下樓吃早餐,結果剛推開自己的客房門,隔壁黃六房間的門也馬上打開,衣著整齊的黃六從裏面探出頭來,朝宋天耀露出個燦爛笑臉:
黃六抬起頭看向宋天耀:「我說宋先生讓我去幫她出氣,宋先生說得罪他可以,得罪他的女人,不能活過今晚。然後那女人猶豫一下,就講啦。」
「只知道那傢伙住鄉下,深夜跑去鄉下太麻煩,計程車都不去鄉下,宋先生如果開口,我今晚可以……」
宋天耀很想大吼一聲,你個撲街如果真的頭腦聰明,也不會被賀先生打發來香港。
「那女人怎麼會那麼容易把地址告訴你?」宋天耀盯著黃六,慢慢開口問道。
說完之後,顏雄就急匆匆起身離開,宋天耀看向對面的黃六:「你做的?」
「我考慮到怕為宋先生你留下活口惹麻煩,所以就……嘿嘿,在澳門街,這種活一般輪不到我去做,我也是一時手癢。」黃六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笑嘻嘻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