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有什麼理由不開心?

軍裝警員把警帽扣到自己頭上:「夏老闆,你是指銀行方面?」
顧琳姍削好一顆蘋果,慢慢切下一塊,放到唐伯琦的嘴邊,微笑著望向唐伯琦,眼神中滿是溫柔:「那你想到怎麼解決問題了?」
唐伯琦接受過檢查之後,被安排住進了病床打吊瓶,已經入夜,顧琳姍仍然沒有告辭離開的意思,安靜的坐在病床邊,手裡握著水果刀,幫唐伯琦削著蘋果。
顧琳姍對唐伯琦莞爾一笑,隨後轉身朝門外走去,走到門口處時,忍不住又扭回頭,望向此時病床上手裡握著蘋果,眉頭微蹙似乎在考慮如何尋找機會的唐伯琦,目光盈盈。
「沒有必要,我明天如果再檢查一下沒有問題,就準備回公司,公司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需要開門的。」唐伯琦朝起身的顧琳姍擺擺手:「再見,路上開車小心些。」
大不了之前的工廠原料全部作廢,自己再飛回美國向渠道商寧可賠付一定的違約金,申請延期供貨,只要想辦法吊住假髮行業這一口氣,就還有翻盤的希望,只要吊住這口氣,為了這口氣,他無論如何還應該再搏一次,他曾經站到過行業頂點,不甘心就這樣黯然離場。
「長官,我能不能見見水警總部的各位長官,每人一份心意我都準備好,我弟弟這件事,能不能暫時不要公開……」夏佐治夾著香煙的手都已經不自覺的顫抖起來,努力調整語氣,對這個年輕的水警軍裝問道。
夏佐治愣了一下,定定的望著軍裝警員,不知道對方怎麼會馬上就說出銀行方面幾個字來,軍裝警員附到夏佐治耳邊,用極低的聲音說道:「滙豐銀行的沈弼經理,在事發后第一時間就得到了消息,還有,宋先生讓我問候你,你們兩兄弟對他講義氣,他也對你們講和*圖*書義氣,讓你們不用客氣。」
「電話里他對我講,是泰國來的頭髮,怎麼會來源不明?有文件的!」夏佐治愣了一下,開口辯解道。
顧琳姍輕輕點點頭,卻沒有附和唐伯琦,而是微笑著把手裡的蘋果遞到唐伯琦手裡,站起身說道:「你早些休息,今晚睡個好覺,明天早晨我帶早餐來看你。」
夏哈利告訴他,海關的人信誓旦旦表示,文件貨品都確認無誤,他才與對方完成了交易,現在卻突然又爆出文件是偽造的?
現在唯一勉強翻盤的可能性,就在於十家工廠和他的基美國際公司保持一致向政府施壓,調查事情真相,短短一個月,假髮業十家工廠和他的基美國際貿易公司讓香港低迷的市場環境,數據變的非常亮眼,整個行業單月流水超過三百萬港幣,在香港低迷的工商業可以說一枝獨秀,這樣足以為香港殖民政府官員臉上貼金的數字,又恰逢禁運令期間,應該足夠讓那些英國官員哪怕為了自己政績,也會出頭調查,同美國方面解釋清楚吧?
婁鳳芸點點頭。
婁鳳芸完全不明白宋天耀在想什麼,本來說要去證券交易所,結果出了工廠大門見到唐伯琦被女人帶走之後,宋天耀就又匆匆回到工廠,讓她丟下手裡的工作,去註冊總署等著看唐伯琦是否會出現,她一直在註冊總署的大廳角落等到公職人員收工下班才回來。
夏佐治的腦袋卻嗡的一下,第一反應就是自己弟弟被人陰了!
可是對未來充滿野心和幻想的夏佐治回到家后,家人迎上來說的卻不是辛苦了,而是弟弟夏哈利被警方以涉嫌參与走私的罪名帶走的消息。
軍裝警員接過對方的香煙,夏佐治取出火柴幫對方點燃,這才繼續開口問道:「長和_圖_書官,我弟弟一向本分,怎麼可能參与走私,會不會搞錯了?我們是從印度運頭髮來香港,頭髮又不是什麼違禁貨品,甚至連稅務開支幾乎都忽略不計,完全不需要走私。」
就讓他今晚再多想些自己的好,明早再告訴他一切。
顧琳姍把頭靠在靠背上,自嘲一笑,心中想著。
軍裝翻了一下桌上的口供:「水警緝私隊已經調查過,那艘貨船停泊在泰國轉運貨物的文件是真的,但是這批頭髮的來源證明文件是偽造的,我們也打電話去泰國了解過,泰國南部行省根本沒有人去收頭髮,一名參与這批頭髮交易的人已經供述,這批頭髮的真實來源地是中國大陸,按照目前禁運令環境下的香港殖民政府新規定,在香港經商的個人與公司,不允許購入大陸貨物為中國大陸提供資金繼續在朝鮮戰場上對抗聯合國軍,你弟弟參与其中,也就是違反了這項規定,不過這種罪名並不嚴重,最多兩三個月,甚至繳納些罰金就可以免去關押,等下律師詢問過他在警局內是否遇到刑訊逼供等等事宜之後,你們可以選擇簽擔保帶他回家,等警方提訴時按時出庭就可以。最慘的是當晚雙方交易時在場負責驗看文件和貨品的海關緝私人員,被爆出受賄協助雙方作假,丟掉了公職。」
……
夏佐治記得很清楚,宋天耀幫他在銀行做的擔保合同上有一條,這筆貸款如果被用於非法商業行為,擔保作廢,銀行有權強制凍結夏家賬戶,向法庭申請強制執行收回貸款!
一定是宋天耀這王八蛋想要趕盡殺絕,從最初假心假意借給自己貸款,就已經設計好!
唐伯琦抬頭望過來,察覺到顧琳姍眼神中似乎有話想對自己說,他剛要開口詢問一句,顧琳姍卻已經收回目www.hetubook.com光,邁步離開了病房。
當晚這批泰國貨交易時,夏佐治還特意叮囑過夏哈利,一定要有海關人員在場,讓海關的人查清楚來路,如果貨有問題,哪怕不做這筆生意,也要保持穩妥。
夏佐治傍晚時分走出香港啟德機場,他在日本考察一段時間后,終於下定決心付錢買了一批二手的制衣機頭,只要機頭一個月後運到香港,他的制衣廠就算是可以開張大吉。
……
「為什麼唐伯琦跑掉,你這麼高興?印度人,那些工廠主,你不是都準備一網打盡,怎麼突然跑掉一個漏網之魚,你會這麼開心?」婁鳳芸自己毫無頭緒,乾脆朝宋天耀直接問道。
「成了!」宋天耀等被他打發去了經濟處註冊總署的婁鳳芸傍晚時趕回來,說起整個下午都沒有見到唐伯琦出現在註冊總署,但是見到了唐景元陪著一名年輕女人和一名律師出現在那裡辦理什麼手續之後,他就興奮的拍了一下雙手!
婁鳳芸不解的看向宋天耀:「是唐景元去了,唐伯琦並沒有去註冊總署。」
夏佐治甚至連衣服都沒有來得及換一件,去律師樓請了一名律師,兩人匆匆趕往水警炮台山總部差館。
說著話,他朝婁鳳芸張開雙臂,笑容滿面:「現在他按照我想的逃走了,我有什麼理由不開心?」
唐伯琦低頭看看手上的蘋果,又看看已經空空的門口,顧小姐對自己真的很好。
唐伯琦朝顧琳姍微笑著說道:「顧小姐,醫生說我沒有大問題,可能是工作太累,又一時急怒攻心,所以才會出問題,太晚了,我現在這個樣子又不能送你,你自己早些回去吧,路上開車小心些,這裡有醫生和護士照看我,沒有問題的,我那時只是被宋天耀的話刺激到,所以有些失神,現在已和圖書經好了,遇到問題,想辦法解決它就是。」
顧琳姍回到醫院停車場自己的汽車上時,這才想起自己的後備箱里還裝著一個手提包,裏面是唐伯琦辦公室的私人資料雜物之類,以及兩張明早七點鐘飛往美國舊金山的機票。
「那是唐伯琦的女朋友,我一直想著唐伯琦會爭取時間快速收拾賬目去註冊總署申請破產,可是唐景元下午出現在註冊總署,那就說明唐伯琦比我想的心腸更狠,為了自己儘快脫身,把堂弟唐景元做了替死鬼,我以為唐伯琦還會留下再堅持幾日,沒想到,壯士斷腕,大義滅親,好乾脆,是怕自己陪唐景元去,心中有愧,所以讓自己女朋友出面?不管怎麼樣,跑的好!」宋天耀重重吐出一口氣,整個人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似乎比平日的老氣陰沉看起來都多了幾分年輕活力。
「已經錄過口供,你弟弟已經親口承認前段時間購入了一批來源不明的頭髮。」
宋天耀咧嘴笑了起來,對婁鳳芸說道:「唐家父子翻不了身,印度人也翻不了身,但是那些工廠卻不能關門,我還要留著他們幫我生產美國的訂單,行業大亂,那些工廠主一定心中滿是怨恨,而仇恨又是很奇怪的心理反應,如果唐伯琦,唐家父子和印度人全都任由工廠主們撕咬出氣,把他們咬死之後,工廠主仍然會很失落,然後是茫然,最後則尋找新的仇人。所以必須有一個幕後黑手平安無事的離開,這一局才夠完美,那個幕後黑手讓他們始終恨之入骨,刻骨銘心,沒有心情再去想其他人做過什麼。這個幕後黑手是誰?如果唐伯琦也被這一局困死,那就會是我,我當然不能讓自己這麼被動,所以最好的人選就是曾經在假髮行業大權獨握,一心想當行業救世主,卻在得知風暴來m.hetubook.com臨的消息后,乾脆丟開行業所有人逃跑的唐伯琦。如果連他都收拾掉,那大家就算表面上對我的話唯唯諾諾,心裏也會想著一切都是我宋天耀搞的鬼,慢慢尋找機會拆我的台,但是唐伯琦活著就不一樣了,他活著離開,那麼這個行業所有的風風雨雨全都推到他的頭上去,這一切都是他搞出來的,而我宋天耀的雙手,乾乾淨淨,我接下來出手,做的是善事,是讓這個行業不能因為唐伯琦的破壞而衰敗,要讓那些工廠工人繼續有工開,有錢賺,我才是這個行業的救世主。」
隨後想到的第二個問題,則更讓夏佐治感覺眼前有些發黑!那批泰國原料因為夏哈利手上積蓄不足,從銀行賬戶上動用了那筆貸款!無論數目補回去與否,只要調查這起案件的部門向銀行說明自己兄弟用貸款從大陸購買商品這件事,或者被其他人傳到滙豐銀行的耳朵里,那就是大麻煩!
「宋天耀那番話乍然聽起來很嚇人,但是被我提前得知,還是會有辦法轉圜的,明天我馬上與十家工廠的老闆見面,大家一致口徑,再想辦法查出宋天耀如何把那批辮子賣給印度人,只要找到證據,提交給香港當局,應該還會有翻盤的機會。」唐伯琦嘴裏說的鎮定,但是心中卻對自己這番話並不看好,宋天耀那種人,如果不補全了所有可能的紕漏,不會可能出手。
「唐景元身邊那個女人是不是留著一頭波浪長發,穿著時尚,手裡拿著一個黑色鱷魚皮手包?」宋天耀舒爽的在自己辦公室里走了兩步,對婁鳳芸問道。
在律師的陪同下,水警並沒有可以刁難兩人,讓律師去見夏哈利,而夏佐治則被暫時要求迴避,夏佐治取出日本帶回來的香煙,遞給接待兩人的年輕軍裝警員,滿臉堆笑:「長官,吸支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