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三百三十章 我撐你

褚孝信今晚的情分,宋天耀能記住,可是褚孝信手裡的錢,宋天耀一分也不會碰,碰了,與褚家,盧家勉強維繫的這點點關係,隨之就斷裂,說不定還會翻臉成仇。
抬手看了一下腕表,時間已經傍晚五點鐘,他也不知道褚孝信把他叫來銀月舞廳的包廂想說些什麼。
宋天耀咧著嘴笑了起來,難怪褚二少心情不爽,原來是在意褚耀宗對這件事的態度,他望著褚二少:「那豈不是剛好趁你的心思,你不是一直等我回去幫你打理利康?褚會長已經仁至義盡,至少肯表態幫我在輸掉時擦屁股,這都已經算是大人情,難道我自己選擇對上林家,仲要拖褚會長下水?那才是真的不知好歹。」
「不聽你講那麼多話,我就問你是不是一定要對上林家?」褚孝信瞪著兩隻眼,等宋天耀說完之後,仍然重複之前的那個問題。
宋天耀慢慢起身:「走吧,其實我非常不鍾意去澳門,澳門太亂,不過沒辦法,誰讓林家在香港有這麼大和-圖-書的臉面,而澳門又恰好有對林家恨之入骨的人。」
宋天耀側過臉避開褚孝信的目光:「時間不等人呀大佬,林家現在只能算是馬馬虎虎,藉著林希振留下的虛勢與林孝和在香港英國人眼中的名望勉強支撐地位不倒,你信不信,等再過些年,林家手裡那些行業全都爆發迎來黃金期時,加上他手裡的地皮,物業,林家會是香港華人中最大的地主,我本來只是想正常從股市裡賺一筆,最後用手裡股票同林家換些未開發的地皮,算不上深仇大恨,可是林家實在逼人太甚,我三嬸同允之現在躺在醫院里,我該怎麼做?難道我回去對她們講,三嬸不要氣,乖乖回林家,林家已經道歉,而且林家勢力大,我們惹不起?你先在林家忍辱負重,讓允之按照林家安排乖乖嫁人,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我慢慢來,賺到大錢在想辦法報仇?我怕我能忍十年,三嬸未必能再忍十年。何況,怎麼保證林家將來不會收和_圖_書拾掉我?我三嬸與林家的關係是我要對上林家的一部分原因,第二個原因,林家是塊肥肉。我自己吞不下,無所謂,我出面為那些有實力吞下去的人做割肉的刀就好了,我不貪心,做這把刀割林家這塊肉的時候,沾些油水就好。」
「我是你老闆也好,大佬也好,怎麼都好,褚家不撐你,我做不了褚家的主,我撐你,你見盧文惠時,我同我老豆吵了一架,我對他講,銀行不肯借錢給阿耀,阿耀是褚家走出的人,銀行不幫褚家也要幫,我父親就講了之前我講的那些話,等你輸掉再幫你收拾首尾。做人不該這樣,你借不到錢,我借的到,別墅是留著娶老婆的,不能隨便處理,不過利康公司我自己那四成股份外加製藥廠,可以抵押給銀行。」褚孝信用力捏了捏宋天耀的肩膀說道:「等我明天搞定手續,你去利康取錢。」
宋天耀點點頭,肯定地說道:「是。」
「老闆,雷先生的手下到了,說他的船已經和_圖_書到了碼頭,隨時能去澳門,用他的船更快更安全些,仲有,澳門的酒店我也已經提前打電話讓三哥安排好。」外面的黃六探頭進來,對裏面閉著眼睛自己按摩頭部的宋天耀說道。
說完這句話,褚孝信搖搖晃晃的起身,朝著包廂外走去,宋天耀一把拉住褚孝信:「大佬,你發癲呀?!」
「我搞不懂太多,不過我知,你先是我秘書,現在就算不是我的秘書,也是我兄弟,朋友,我問一句,你真的不準備收手,一定要同林家對上?」褚孝信滿嘴酒氣的對宋天耀問道。
「我不會去取的,你也不要抵押。」宋天耀對已經走到門口的褚孝信說道:「這件事不關大佬你的事,我自有分寸,你不要插……」
這動作把宋天耀嚇一跳,按住褚孝信又要去抓的威士忌酒瓶:「大佬,要請我飲酒,也是要灌醉我嘛,哪有上來自己準備灌醉的道理,有話直接講啦。」
「我想過,你現在應該很不好過,銀行借不到錢,我老豆又不撐你和_圖_書,騎虎難下,又不肯退一步,我不撐你,邊個撐你,輸掉利康也無所謂,大不了我再過回之前那種回家要零用錢的日子,籌錢開間小公司,你繼續幫我做秘書,憑你的頭腦,早晚有機會捲土重來,說起動腦,我不如你,你講的那些下刀割肉那些,我聽不懂,也不耐煩聽。但是說到做人,你不如我,做人就是靠一個信字。」褚孝信對宋天耀說道:「全香港銀行都站到林家那一邊等著看你輸,我都站在你這一邊撐你,走了,我老婆仲不知道這件事,不過知道就算生氣也無所謂,反正都已經上過床,想退婚也是我佔便宜。」
「大佬,你要不要這樣沉著臉?我本來急著要過海去澳門,你打聲招呼,我馬上過來陪你坐下飲酒。」宋天耀對銀月舞廳包廂里,沉著臉咬著牙,一副發狠糾結表情的褚孝信說道。
褚孝信沒有再去從宋天耀手裡取回威士忌,撤回手點了支香煙,對宋天耀說道:「我老豆不準備撐你,話你今次頭腦發熱,過和*圖*書於自負,輸一次也好,等你輸了以後他在出面,以後也能讓你安心做生意,記得褚家這份人情。」
說完之後,褚孝信哈哈笑了兩聲,鬆開宋天耀抓著自己的手,朝包廂外走去。
褚孝信不理宋天耀的問話,自己拿起酒瓶,朝自己酒杯里倒了半杯威士忌,也沒有去加冰塊,端起酒杯把半杯烈酒一飲而盡。
褚孝信不耐煩的擺擺手:「用不用隨你,錢放在利康賬戶,回去哄老婆先。」
等褚孝信走出包廂,宋天耀坐回座位上,自己倒了半杯酒精刺鼻的威士忌朝嘴裏灌下去,褚孝信自己這位老闆,做人真的無可挑剔,全香港沒有人信自己,他信,沒人撐自己,他撐,可是這件事,宋天耀真的不希望褚孝信介入,他一介入,褚家,盧家馬上就會對宋天耀表示不滿,哪怕是褚孝信自願開口拿錢出來,這件事也會算到他宋天耀頭上,褚孝信陪自己賭贏還好,皆大歡喜,如果出現些意料之外的情況,褚家,盧家為了保褚孝信,也能幹脆把他宋天耀賣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