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三百五十四章 事到臨頭需放膽

「能拍馬屁拍到總探長的位置上,也是本事。」宋天耀把黃六剛剛提來的十萬塊現金推到顏雄面前:「這些錢拿去打點警隊那些人,包括李就勝,就說十萬塊幫無頭買一個降職,最好保住差佬身份,等過幾日,我親自約李就勝一起食飯。」
宋天耀望向顏雄,笑了一下:「怎麼可能,無頭的官職再小,也是我宋天耀的人,他動了無頭,我怎麼會和他一起吃飯,我約了信少一起吃晚餐,準備收拾李就勝。」
劉福雖然看起來有些痴肥蠢夯,但是坐到總華探長,統領全港便衣,頭腦自然不可能和他的外表一樣愚蠢,相反非常靈活,考慮的也比黎民佑更深遠。
……
「宋先生,黎民佑……」
顏雄心中一沉,果然,宋天耀的話就不能隨便相信,聽這番話的意思,分明宋天耀又挖坑準備坑人。
看到黎民佑仍然堅持要對付李就勝,劉福拍了一下桌面說道:「你說不插手就不插手呀!一百萬就讓你不止雙眼盲到看不見,仲讓你腦子都壞掉?」
顏雄對和圖書宋天耀說道:「李就勝這個人,很得鬼佬的器重,他沒有什麼大靠山,就是靠跟對人,拍鬼佬馬屁出頭。」
見黎民佑時說的那番話,不止黎民佑神情激動,就連他顏雄都已經信了,把黎民佑捧上港島區總探長的位置,他接油麻地探長的位置,藍剛接旺角高級探目的位置,聽起來合情合理,可是現在看來,黎民佑百分百是被宋天耀坑了。
黎民佑不是白痴,如果不做事,根本不敢吞下宋天耀存到他名下的一百萬港幣,必然是還回來。
宋天耀說道:「他收錢不做事,得罪我在先,也不算反目成仇,更何況,黎民佑如果有你這種膽色,當總探長也不是沒有機會,我給他機會,他抓不住,那就不要怪我,如果他肯對付李就勝,我說到做到,他有個潮州老婆,與潮州人怎麼也能攀上關係,就看他自己抓不抓得住。事到臨頭需放膽,沒有膽色,連男人都做不成,還談怎麼做事。」
「宋先生,能讓黎民佑與你搞好關係,總比反目成仇好吧m.hetubook.com。」顏雄用手指輕輕搓著敞開襯衫的胸口處問道。
劉福有些痴肥的身軀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對面站立的黎民佑面前:
「不是讓黎民佑去解決李就勝嗎?」
東莞商會什麼態度他不關心,可是他黎民佑一輩子像這種問鼎總探長的機會不會有太多,如果錯過以後未必再有,那可是總探長,那可是一百萬港幣!港島區總探長,如果做的好,宋天耀未必不能再捧他最後去坐坐劉福現在的總華探長寶座。
顏雄沒有絲毫猶豫:「當然是把錢再還給宋先生你。」
劉福雙手順勢撐在桌面上,目光凌厲:「我不准你去,把錢還給宋天耀,我會讓人盯著你,你如果敢擅自行動,我馬上把你扣起來!我這是幫你!」
「我想試一試。」黎民佑聽劉福仍然不鬆口,抬起頭,聲音平靜地說道。
「幫宋天耀搞定李就勝?宋天耀捧你接李就勝的位置?你白痴呀?」
「老總,你幫不幫我?」黎民佑目光坦然的看向劉福,沒有理會劉福對自己的訓http://www.hetubook.com斥,而是開口反問道。
顏雄現在就好奇一件事,宋天耀這顆腦子到底是怎麼想的。
「收錢容易,退錢就很難了。」宋天耀對顏雄說道:「我那麼信任他,先把錢給他,他卻搞不定,最後推諉責任把錢還回來,就是和我成了仇人,那我收拾掉李就勝,再收拾他也就名正言順,東莞商會也無可奈何,對不對?到時那一百萬,就讓你拿去坐上油麻地探長的位置。」
「不行,我不同意。」劉福愣了一下,沒想到宋天耀居然先把錢給了黎民佑,不過他隨後就一口回絕,轉身坐回辦公桌后,望向盯著自己的黎民佑:「你跟了我這麼多年,我不會見你有機會出頭而擋你的路,只不過這次不同,那個小沙展無頭被李就勝搞,不是表面那麼簡單,我聽說宋天耀與林家現在有瓜葛,說不定就是林家的人讓李就勝做事,現在你冒失捲入,如果出事,你是我的人,到時我幫你還是見死不救?幫你就等於同林家做對,到時東莞商會的人質問我,我怎http://www.hetubook.com麼回答?宋天耀很可能是想藉機把東莞商會扯下水。」
「我查過銀行賬戶,現在有一百萬躺在賬戶里,隨時可以取出來。」黎民佑對劉福說道:「我沒見過哪個有錢人像宋天耀這樣,做事之前先把錢拿出來,有這一百萬,我現在就算不去做事,也能馬上保住油麻地探長的位置,這算不算宋天耀有誠意。」
「收了我的錢,他沒有做事,會怎麼做?」
「真的請他吃飯?」顏雄接過現金,不解的望向宋天耀。
看到顏雄欲言又止,宋天耀問道:「是不是覺得對黎民佑說的那番話聽起來也不錯?」
劉福用手指戳了戳黎民佑的額頭:「你一把年紀,見慣場面,應該知道有錢人的話最多只能信一半,宋天耀講拿錢出來捧你就真的捧你?他是想借刀殺人,讓你替他搞定李就勝為自己手下的無頭出氣,你又不是他的人,他怎麼可能捧你出頭!」
「我只搞李就勝,不關心林家與李就勝的關係,李就勝出問題,林家還可以找其他人繼續搞事,到時我不會再插手。」黎民www.hetubook.com佑態度頗為固執的繼續開口。
「黎民佑當然是想收拾李就勝,不過他是東莞人,劉福又壓在他頭上,想動不是那麼容易,只不過是用一百萬畫張餅給他,到時讓他交出油麻地差館探長的位置時,心甘情願認賭服輸,別怪我沒給他機會。」宋天耀對顏雄說道。
「老總,我從進入警隊就開始跟著你,這麼多年鞍前馬後,現在我有機會搏一搏……」黎民佑跟在劉福身邊年深日久,劉福開口動怒,他第一反應是把語氣緩和下來,仍然希望得到劉福的點頭。
這趟渾水,黎民佑如果卷進去,外面的人都知道黎民佑是他劉福的鐵杆心腹,黎民佑如果出事,他劉福不表態,以後怎麼做人?可是如果表態支持黎民佑,就等於與林家做對,萬一東莞商會因此不滿,他劉福到時很難扛的住。
劉福見黎民佑說起這些年跟著他忠心耿耿,也把剛才的態度稍稍緩和下來,攤開雙手:「阿佑,這麼多年兄弟,如果你有機會,我一定挺你,可是現在宋天耀不知道搞什麼鬼,這種事卷進去,再想脫身就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