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三百六十章 再慢我怕沒機會

宋天耀走到林孝康的面前,把嘴裏叼著的香煙取下去,一字一句的對林孝康說道:「我需要考慮,而且可能要考慮很久。」
「我蒲你阿姆!放開我!你阿爸自己有手有腳,懂得走路!再動我等我出去收拾你們全家!」
幾個便衣從走廊拐角處露出身形,看到小新隔著欄杆與藍剛吸煙聊天,那幾個便衣開口說道:「打開門,上面有命令,要提審藍剛!」
兩人對話時,旁邊的唐伯琦,林孝達聽的不明所以,唐伯琦滿腦子的金融知識,卻聽不懂兩人在他身邊這種好像說著無謂廢話卻又像是在認真交流的聊天。
「再慢我擔心沒機會。」林孝康對宋天耀笑著說道。
不過藍剛也算頭腦反應迅速,被對方按著頭在走廊里踉蹌著朝前走,心中震驚,嘴中卻毫不猶豫的開口:
藍剛被扣押在羈押房內,不過好在念在他是差佬,而且罪名還未定,此時單獨為他開了一間羈押房,沒有把他與那些江湖爛仔關在一起。
黎民佑咬著香煙,在旁邊眼神冷淡的望著地面上蜷成一團,不時發出慘哼的藍剛:「無頭,自己選的路,自己走絕就不要怪別人,我現在問你,是不是宋天耀指使你雇兇殺了龍爺!」
「皇后碼頭,普通人不讓靠近,應該不會有人不小心走漏消息吧?」黃六聽宋天耀說林孝康死定了,愣了一下:「我注意了http://m.hetubook.com一下,附近肯定沒有其他人,如果說有人要走漏消息,那就一定是另外那兩個人。」
唐伯琦因為宋天耀這句話,心臟幾乎都差點停跳一拍。
就在兩人隔著欄杆吸煙時,外面一連串腳步已經響起。
藍剛接過來叼在嘴裏,朝軍裝笑笑:「謝了,以後出去請足你一年的香煙。」
聽他吩咐動手,其他人馬上抄起板凳或者直接抬起腳,狠狠的朝著地上的藍剛打去。
他在其他人面前從不吸煙,一般只有他自己或者只有宋天耀與他兩人在場時,才會點支煙來吸。
所以軍裝覺得藍剛就算能簽擔保,也會丟了警隊里的前程。
小新不敢得罪便衣,取出鑰匙打開羈押房的鐵門,幾個便衣進去之後按住藍剛,先把藍剛的雙手背銬鎖死,然後采著藍剛的頭髮朝外拖去。
「比利仔,我等著你。」
「我知道你會說考慮兩個字,我也知道,你早晚會再來見我。」林孝康語氣肯定地說道。
看著遊艇已經要從尖沙咀慢慢靠岸停泊,宋天耀從護欄處轉身,拍拍黃六的肩膀,朝著舷梯處邁步走去:「走啦,六哥!想不到吾廬雖小,卻在龍蛇影外,風雨聲中。林家,嘿嘿……」
「嘔……」藍剛嘴裏吐出一口亮紅色的鮮血,滿口牙齒都已經被鮮血染紅,此時咬著牙齒,在地面http://m•hetubook.com上趴著好像一條狗,卻努力抬起頭,表情扭曲猙獰的望向黎民佑,如同地獄爬出的惡鬼:「是你老媽指使我雇兇殺了你老豆,想讓我做你便宜老豆……我蒲你阿姆!再來呀!」
幾個便衣聞言精神大振,踩著藍剛朝審訊室塞去,藍剛被黎民佑剛才的一腳踢的眼冒金星,此時看清楚對面踢自己的是黎民佑,只是冷笑:「夠種就送我上路,我如果活到天亮,就讓你們幾個的老媽老婆排好隊,等著我去嫖~我……」
藍剛被強壓之下低著頭,不過身體卻劇烈掙扎,嘴裏狠話幾乎是連綿不絕:
藍剛不知道為什麼得罪了李就勝,被警方突然掃蕩,從他開的金源俱樂部里搜出手槍,子彈,鴉片等等,本來這種事不放到檯面上,沒有任何問題,可是一旦擺上台,每一條都夠藍剛喝一壺。
「無頭哥,真的不用幫你給家人送消息?」軍裝自己也點了支香煙,對藍剛說道:「就算洗不掉罪名,暫時先簽擔保出去也好呀。」
「你想聊什麼?」宋天耀彎腰撿起地上那把刀,遞還給黃六,然後對林孝康問道。
「你都已經做到沙展,都不能自己作主?」軍裝好奇的問了一句。
「無頭哥,李Sir要收拾你,你就算能脫身,以後恐怕也不再穿這身虎皮……」負責值班看守的軍裝與藍剛無仇無怨,只要和_圖_書藍剛不搞事,需要喝水,吸煙,吃飯,他都盡心幫對方搞定,此時聽藍剛說要請他一年的香煙,也只是隨意笑笑,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老闆,幹嘛突然又回去打那傢伙一下?」黃六自己點了支煙,對宋天耀問道。
宋天耀把手裡已經燃盡的煙蒂丟進黑漆漆的海水中:「林孝康不是已經講了?再慢,我怕沒機會,打他一下也算幫允之報仇,不然下次說不定就只能對著屍體出手。」
在他們這些軍裝眼中,藍剛已經算是晉陞速度飛快了,不過二十幾歲的年紀,就已經完成了從軍裝,到軍裝探目,再到便衣沙展的三級跳,很多差佬沒有靠山,三十幾歲都未必能熬到現在藍剛這個沙展的位置。
「嘭!」一腳突然從前面踢了過來,明光鋥亮的皮鞋狠狠的踢在藍剛正對著地面的鼻樑骨上!
這次換成了林孝康不再說話,只是似笑非笑的望著宋天耀。
「你想清楚回答,再慢一步,我怕想回答都沒有機會!」黎民佑邁步上前,狠狠踩在藍剛的手指上用力捻著,嘴裏陰冷地說道。
其時,夜風烈烈,依稀潮聲。
一名軍裝走過來,從自己的口袋裡取出包好彩香煙點燃一支后,隔著欄杆遞給藍剛。
得到黃六信號的遊艇慢慢靠過來,黃六護著宋天耀登船,宋天耀與來時一樣,雙手撐在護欄上,望著棧橋上的三人,身影隨著遊艇逐http://www.hetubook.com漸遠去。
至於林孝達,從林孝康說出約了宋天耀見面后,就已經看不懂自己這位六哥,此時更是滿臉茫然。
沒等說完,藍剛就被一個便衣從后狠狠踹在後腰上,直接踢的滾進了審訊室!
藍剛坐在羈押房的床板上悠然的吐了個煙圈:「有時候身不由己,我想出去很容易,我老豆就是做律師嘅,不過出去就代表我認罪啦?認不認罪,不是我自己能作主的。」
港島區總探長李就勝被槍殺了?
「小新,點支煙給我。」藍剛朝著羈押房外負責監視的軍裝喊了一聲。
「我以為你會在考慮之前,先問我一個問題。」林孝康哪怕在夜風中,額角都已經因為疼痛而微微滲出了汗水,卻仍然努力讓自己看起來表情平靜地說道。
「黎Sir,你有心。」一個跟在李就勝身邊多年的便衣對黎民佑說了一句,然後朝幾個同伴打個眼色:「動手,劉老總都已經發話,不用墊電話薄!」
藍剛腦袋「轟」的一聲!
這一腳當即就將藍剛踢的腦袋朝後仰去,鼻血也瞬間噴湧出來!
「李就勝都被槍殺,你們是不是想下去陪他?蒲你阿姆!放開我!」
「都已經被抓了起來,仲這麼囂張!關去審訊室!狠狠的修理他,他如果投訴,我幫你們作證撐到底!蒲你阿姆,雇兇殺了龍爺!不讓你拿命出來給龍爺陪葬,以後邊個仲會怕差人!」黎民佑收回m.hetubook.com腳,從口袋裡取出手帕,輕輕擦了擦皮鞋上的痕迹,開口說道。
宋天耀把手裡的香煙彈了一下,煙灰隨著夜風吹散,飄向海中:「懂了,我要認真考慮一下,在這之前,我無話可說。」
宋天耀停頓了片刻:「的確是有個問題,你為什麼這麼快?」
「我最討厭人家比我扮狠扮的更出色。」看到林孝康忍不住痛,沒了剛才的淡定氣勢,宋天耀如同個小孩子一樣開心的笑了起來,再度轉身,朝著棧橋盡頭走去,經過唐伯琦身邊時,深深看了對方一眼,帶著異樣笑意說道:
「無頭!你有種呀~雇兇槍殺了龍爺!」一個便衣在旁邊狠狠的把藍剛的頭朝下按了下,嘴裏罵道:「今晚不把你肚子里的東西全都掏出來,怎麼對得起龍爺對我們的提攜!」
黃六跟在宋天耀身後一起轉身,嘴裏無聊的喃喃說道:「三哥好像未教過我,給人做保鏢也要懂吟詩作對,三哥懂詩詞,文武雙全,我要不要去找個私塾再去念念書……」
宋天耀轉身朝棧橋盡頭走去,走到一半轉身又回到林孝康面前,伸手打了一下林孝康的傷口,林孝康嘶的一聲,再也綳不住臉,痛苦的彎下了身。
黎民佑叼著香煙隨後走了進來,看看房間里的幾個便衣:「龍爺對你們平日關照有加,劉老總讓我來的意思,就是一句話,從他嘴裏問出幕後主使是邊個,不能讓龍爺死的不明不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