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三百七十九章 對不起

在這種情況下,他成為了吉東浦的女婿,吉方兩家聯姻,再配合靠向吉家與方家的其他董事,趕絕其他想要逼宮的人,穩住了東亞銀行的局勢。
汽車翻滾了三四次之後,才落到下面的山道上,司機的反應已經非常迅速,第一時間掙扎著從車內滿臉血污的爬出來,腳步踉蹌的衝到後車門外,用手拽開已經變形的車門,把後座上已經因為撞擊轉滾而昏迷過去的林孝則拖了出來,想要檢查林孝則的傷勢。
那輛汽車經過林孝則的座駕時,車速放緩,後車窗慢慢搖下一個縫隙,裏面的眼睛望著殘破變形的汽車,聲音淡淡地說道:
吉悅強說的是他小時候的往事,當初吉家還未與黎家,方家合作創立東亞銀行,當時吉東浦自己創立了德信銀號,全家三十多人都非常高興,因為當時吉東浦除了十四個子女和妻妾之外,還贍養著祖母,姑母甚至大哥家的八九個子女,全家唯一的生活來源就是吉東浦的收入,結果明明家裡開銀號,但是吉家卻過的非常清苦,比起那些在外做工的人家還不如。
「我回去同大家商議一下,應該沒有問題。」林孝則低頭思索片刻,抬起頭看向吉東浦與身後的方秉芬:「到時就要麻煩肯尼你。」
「阿則,你家的事,我都已經知道,不如這樣好了,如今股價高和-圖-書的有些嚇人,讓東亞拿出一億港幣借給你也有些吃力,這段時間香港經濟低迷,銀行的效益也不如往日,我看不如讓肯尼出面,收購怡和手裡的股票,肯尼的生意最近現金充沛,而且狀況良好,不缺錢用,那個姓宋的後生仔無論開出多少價碼,他都不會賣,這樣的話,既不需要林家再為借錢頭痛,也讓東亞這裏不會過於吃力。」吉東浦在自家的花園裡走了一圈之後,對身邊的林孝則開口說道。
肯尼是他女婿方秉芬的英文名。
「阿叔,多謝你教我。」林孝則誠懇的對吉東浦道謝。
等到家人,外人乃至所有人相信吉東浦的德信銀號不賺錢時,吉東浦突然一口氣拿出數十萬港幣,與黎石朋,方平山等等一起成立了東亞銀行,從小到大連西餐都沒吃過的吉悅強和兄弟姐妹們到那時候才知道,原來自己父親不是沒有錢,只不過是他們一直以為父親沒有錢而已。
「我做了一輩子銀行生意,所以我知道,有時候銀行吃起人來,比野獸還要兇殘,不要留機會給它。」
司機橫抱起林孝則,顧不得再管汽車,腳步跌跌撞撞的直接衝下山坡,避免在山道上被對方汽車追擊,一主一仆消失在夜幕中。
不知道為什麼,林孝則總感覺方秉芬的笑容中藏著些其他心思。和*圖*書
可能是年紀大了,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這位白髮蒼蒼的華人銀行業魁首喘息了兩下,杵著手杖說道:
方秉芬此時雖然只是掛著東亞銀行董事的頭銜,沒有接手銀行事物,不過並不是沒有能力的富家子,相反,方平山去世時他十九歲,接手家族生意的第一年,就充分利用背靠東亞銀行雄厚資金的優勢,橫掃香港水產乾鮮業,香港水產乾鮮行業七成生意都歸他所有,方家的兆豐商行當年銷售額兩億三千萬港幣,冠絕香港,十九歲的方秉芬就被人以水產王,乾鮮王,冬菇王等等稱號稱呼。
位於哥賦山頂的吉家大宅吉峰園。
他是吉東浦的女婿,也是東亞九大佬之一方平山的兒子,東亞銀行雖然是方家,黎家,吉家,黃家,周家等等聯手創辦,但是各個殷商都有各自的產業,只有吉東浦是銀行世家出身,銀行業務最為熟練,所以出任東亞銀行總經理打理銀行生意,隨著東亞銀行在二十年代構建出遍布全球的商業網路,甚至成為上海發鈔銀行,儼然是中國人的滙豐銀行,這種火熱前景之下,東亞銀行十幾名董事之間自然而然就升起其他心思,之前入股東亞時只是想著分取紅利,而當東亞銀行成為一頭金融巨獸時,都有了想要把這頭巨獸親自駕馭的想法,於是東亞http://m.hetubook.com銀行內部高層之間就出現了拉幫結派準備篡位奪權的暗潮。
林孝則的汽車直接被撞出了山道,沿著十幾米高的山坡翻滾而下!
吉悅強現在正與林孝則說的就是那時口袋裡沒有零用錢,最奢侈的花費是去街角的麵攤處吃一碗素麵,搞的身邊同學都詫異的問他,你爸爸不是銀號老闆嗎?為什麼你不和大家一起去吃西餐?
而那輛肇事汽車,此時冷靜的從上方道路調轉車頭,朝著山下開來,似乎不準備讓他們活著離開!
吉東浦每天回家都很累的樣子,而且家人問起生意如何,則長吁短嘆,所以大家都覺得銀號可能不會開太久,多半吉東浦還要去幫鬼佬做買辦。
就在路過一處彎道時,山下同時開來一輛燈光刺目的對頭車,似乎剎不住車,車頭直直的撞向了剛好車身在彎道時橫過來的林孝則這輛轎車的車腰處!
「等東亞銀行開業之後,父親沒辦法整日再扮窮,給了我們些零用錢,我才第一次和幾個兄弟跑去西餐廳,吃了一大塊牛排,又吃了三塊麵包,一邊吃一邊想,自己要把那些年沒有吃過的肉食全都要吃一遍。」吉悅慶笑著感慨一句。
老人說的話在林孝則聽來,非常直白,卻值得他深思,坦然告訴他,想讓東亞銀行借錢不太可行,但是可以讓女婿方秉芬出m.hetubook•com面買下怡和手中的股票,當然,也不是不存在風險,風險就是這批股票到時很可能會交給他吉東浦的七女婿林孝傑個人手中,也許多年後,林家新家主會是有吉家支撐的林孝傑,不過這樣總比林家的產業被抵押給銀行更安全。
……
方秉芬對林孝則露出個微笑,溫和地說道:「怎麼會麻煩,我都看好林家的發展,何況我只不過暫時幫忙持有一段時間而已。」
他話說了一半,就不再說下去,吉東浦等了兩秒鐘,沒有聽到林孝則繼續開口,慢慢轉過身:「我知道這種事要同你兄弟商量清楚,不過你也不要覺得我剛剛這樣講,是準備把怡和手裡的股票最終交給阿傑,最後搞到讓他爭林家的家產那種局面,我只是不想看到林家弄險,我是做銀行生意,見多了最後搞到破產下場的生意人,姓宋的後生仔弄險滾雪球,就是也想等著林家按照他的棋路一樣走下去,但是他與林家不同,他弄險輸了無非是他一個人身敗名裂,但是林家的產業規模比他大的多,如果一味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也弄險求存,過程中會容易出現紕漏,那個後生仔不值錢,但是林家不同,如果有機會,很多有心人都會乘虛而入。」
林孝則與剛剛一起用過晚餐的吉東浦,以及如今已經是香港知名大狀,立法局議員的吉東浦三子吉和*圖*書悅強,東亞銀行董事,吉東浦大女兒吉雪嫻,大女婿方秉芬兩夫婦一起在花園裡悠然的散著步,立在吉家花園內,朝遠處望去,就是香港繁華夜景。
「對不起。」
林孝則笑了起來,對吉東浦說道:「當然沒有問題,股票交給肯尼我自然信得過,不過……」
如今方家的生意更是遍布香港地產、工商、貿易、運輸、銀行、保險、傳媒,甚至飲食等等各個行業。
曾經創立東亞銀行,一心想要植根香港力圖對抗外資銀行的東亞九大佬,黎時朋,方平山,黃潤堂,周壽成等人都已經去世多年,如今東亞一手遮天的吉東浦也已經是六十八歲的皓首老者,此時拄著一根手杖,慢慢走在前面,正聽著身旁的兒子吉悅強與林孝則笑談當年吉家趣事。
林家的產業在其他人眼中也許是巨富,但是與低調的方家比起來,卻差了不止一籌。
從吉家喝完茶再出來時已經是深夜,司機開著車沿著山路下山,林孝則坐在汽車後座上,想著吉東浦的話,股票在方秉芬手中,的確比在怡和手中安全,至少方秉芬吉東浦不會把股票賣給宋天耀,畢竟還有聯姻關係來維繫幾家的親情,唯一需要考慮的是,這批股票最後真的被交給林孝傑,到時林家幾兄弟該怎麼做。
方秉芬在後面笑了笑:「早知道那時候你那麼凄慘,我請你吃鮑魚嘛。」